首页 > 安徽省 > 亳州 > 涡阳县人物

张乐行


[][公元1811年-1863年]

   张乐行(1811~1863),乳名香儿,别名老乐。清嘉庆十六年(1811)生。安徽涡阳县(立县前属今亳州市)西北张老家村人,豪绅地主家庭出身,至张乐行辈,尚有土地500 余亩,兄弟分家后,张乐行得70 余亩。少时曾略读诗书,后在家务农,兼与他人合开作坊,经营杂货。张乐行为人宽厚,仗义疏财,爱管不平,视恶如仇,深受贫苦百姓尊敬。
  道光年间,雉河集位于亳、蒙、宿、阜4 州县结合部,被官府追缉的亡命者多匿居于此。张乐行热情款待反抗官府的义士;如遇官府追捕紧急,难再隐匿,他则厚备川资,亲送出境,故声望日高。当时,在县境行销的官盐,质次价高,百姓拥张乐行为首贩运私盐。在此期间,他结识了龚德树、苏天福刘玉渊等人。咸丰元年(1851)初冬,借宿于张乐行家的逃荒者,入邻村大户宋某地里拾遗弃的山芋,遭宋某殴辱,归而哭诉于张乐行。张乐行让其次日复往拾芋,自率多人一旁窥视。当宋氏大户辱骂逃荒者时,张乐行出面劝阻,遂与之发生械斗。宋氏大户死4 人,奔亳州状告张乐行。亳州知州遣皂隶持械拘捕张乐行,见张乐行人众势强,未敢出手,改以商请赴城对簿。张乐行答:尔知州如欲与吾相见,带兵来洪沟作战可也。皂隶无奈,回亳。从此,涡河北的逃荒者,汇集张乐行门下。同年,张乐行贩运私盐回涡阳,闻族侄张羊(张德才)撵夺绵羊被河南永城县拘捕,即聚众万人围永城,迫知县吕赞阳释放张羊。咸丰二年(1852)冬,18 铺捻股在雉河集聚义,共推张乐行为首领,歃血为盟,祭旗举事,是为捻股由零星分散、互不相关走向联合,成为一股抗清主力。
  咸丰三年(1853)春,太平军入安徽,淮北各地百姓纷纷结捻起义,形成了攻城破寨、杀富济贫、除暴安良的斗争高潮。清廷先后遣兵部侍郎周天爵、工部侍郎吕贤基、兵科给事中袁甲三等至淮北,专办团练攻打捻军。张乐行率众与之周旋,转战3 年,毙吕贤基于舒城,周天爵忧卒于阜阳。清廷鉴于武力未能奏效,遂遣宿州知州郭士亭以许官职、给口粮诱降张乐行,同时增派大兵进剿捻军。在清廷的分化瓦解和武装进攻面前,起义军遭到很大破坏。四年(1854)秋,苏天福在永城、亳州交界处聚众起义,张乐行率部与苏天福、龚德树等联合行动,不到半年便发展成一支10 多万人的大军。咸丰五年(1855),张乐行为首的捻军不断出征豫皖边境,并与河南夏邑王贯三、宋喜元等部捻军取得联合。从此,张乐行、龚德树、苏天福、王贯三等领导的捻军,便成为当时皖豫两省起义军的主流。他们四出攻城夺寨,打击豪绅,肃清 团练,以亳州、蒙城、宿州、永城为活动中心的起义根据地逐渐形成和巩固,起义队伍获得空前发展壮大。
  此时,以蒙城岁贡郑景华、李士钴为代表的一群知识分子,见捻军的燎原之势已成,遂四处游说、联络,至咸丰六年(1856)正月初,跨越二省五州县的捻军聚集雉河集,会盟于山西会馆,推张乐行为盟主,称大汉明命王;以尹家沟为都城,雉河集为陪都;确立五色和五色镶边旗军制;宣布信条和《行军条例》。张乐行统帅五色总旗及镶边、八卦、麦穗、大花、小花等旗,各旗统将皆归盟主调遣。十一日,张乐行率军和夏白、任乾合兵攻宿州。徐州清军震动,令符离集、夹沟集一带团练扼守濉河,防阻捻军北进。十四日,捻军李大喜率部增援,马步数千人渡濉河北上,杀团练数千人,练总文生睦维东、宋星三皆被捻军击毙。二月,张乐行率捻军由河南入山东曹县河刘口南岸,旋即退回。是为捻军第一次进入山东。三月,张乐行率大队捻军分5 路进攻河南,围永城,占夏邑,生俘夏邑知县郭凤恩,击毙团练数百人,在归德附近察边口击败清军邱联恩和崇安部,进而围攻归德,把负责剿捻的河南巡抚英桂包围于城中,四五月间,正当捻军东征西战节节胜利时,豫皖边区战局发生变化。清军增强兵力,分进合击捻军,捻军-失利。五月上旬,清左副都御史袁甲三督翼长舒通额、副都统克蒙额、南阳总兵邱联恩、怀庆总兵崇安等部,由亳北进剿雉河集捻军。张乐行率蒙城诸旗西上,占据义门集,跨河作垒置障设伏,抗击清军。八日,袁甲三抵义门集,督马步兵分由集西、集北进攻,另遣西凌阿等马队沿河东下,抄袭捻军后背,捻军战败,退守雉河集。张乐行急调怀远捻军张龙部驰援,扼守涡河北岸营垒,亲率主力在雉河集掘深沟、筑高垒,置大炮于涡河桥口,防御清军进攻。十七日,各路清军齐抵雉河集近郊与捻军大战,涡河北、南两岸捻军营垒先后丢失,清军蜂拥越墙入集。张乐行亲领黄、红两旗于集西各巷阻击,令其余各旗突围。清军尾追至集东南铁牛岭,疑有伏兵,遂止。是役,张乐行身受重伤,捻军损失严重。为改变强敌压境局面,张乐行采用“围魏救赵”战略,引军南下,过颍河,于六月十七日攻克豫皖边重镇三河尖。清军闻讯,即冒暑南下追歼。张乐行率捻军主力放弃三河尖,东击颍州、蒙城等地。七月二十一日,分兵3 路,由展沟、板桥集、西阳集向雉河集猛攻。清守将西凌阿、崇安部望风溃逃,捻军光复雉河集。此后,清军与捻军在雉河集 反复争战,雉河集得而复失。
  咸丰七年(1857)正月,张乐行率部再占三河尖,并在霍邱城外,与太平军会师,在听封不听调的条件下,两军协同与清军作战。太平天国封张乐行为成天义,升任征北主将,同治元年(1862)封为沃王。会师后,张乐行率捻军攻占霍邱、正阳关,围固始,袭寿州,渡淮河围颍上,虽遭损失,但也重创清军。是年秋,捻军各旗聚集六安,当时,苗沛霖投靠清廷,抵雉河集一带烧杀淫掠,残忍至极。蓝旗部众因故乡惨遭 ,并对与太平军联合产生分歧,旗主刘永敬主张把队伍拉回淮北,张乐行劝说无效,遂疑刘永敬有异志,与龚德树合谋,于同年冬杀刘永敬于六安城北河滩。刘永敬族弟刘天台不服,亦被杀。事发后。蓝旗部众悲愤不平,在刘天福、刘天祥率领下北归雉河集,反击苗沛霖,自此不与张乐行合作。
  咸丰八年(1858)三月中旬,清军胜保部由固始、袁甲三部由正阳关移营六安城外,配合当地清军李孟群部,向六安附近捻军据点展开进攻。四月十日夜,清军围攻六安城,张乐行率捻军与清军大战于城外。十三日,城内捻军许原如、杨邦本被胜保收买叛变,开城内应,清军拥入,张乐行率部突出重围,沿淠河水陆两路北上。六月,占怀远凤阳二城,克临淮关,使淮南、淮北大部地区联成一片,成为太平军北面屏障。十一月,张乐行集中凤阳、怀远各路捻军,龚德树集中淮北各路捻军,共约10 余万人,配合太平军进行三河战役,杀湘军李续宾、曾国华等文武官员百余人。九年(1859)六月,张乐行率捻军在太平军吴如孝部援助下,攻占定远城,杀知县周佩濂、前徐淮道员郭沛霖等。清军总兵吉顺、惠成溃逃。而后,张乐行率捻军与太平军联合走怀远、明光、盱眙,南下解六合之围。这时,清军乘虚攻陷怀远,切断淮河南北捻军联系的通道
  清江浦大捷后,张乐行应李秀成书约支持太平军北征。咸丰十年(1860)五月,张乐行命龚德树率军出定远,随太平军讨伐李兆寿,克来安县城。为援救安庆,张乐行又檄孙葵心、龚德树等随陈玉成进行挂车河战役。十一年(1861)八月,安庆失守,桐城、舒城、庐江相继被清军攻陷,天京被围。张乐行深感苦守淮南已无补大局,遂将定远移交太平军驻守,率部北归。
  同治元年(1862)正月,张乐行率部与太平军马融和部等,围攻颍州月余未下。三月,苗沛霖再次降清,张乐行捻军因此腹背受敌,被迫渡沙河北退,重返雉河集。四月,张乐行闻庐州失守,陈玉成被擒,星夜率军南下,至颍上、寿州间的江口集,欲劫囚车未成。秋,僧格林沁率清军自亳州东进,攻占苏天福据守的圩堡蒋集,张乐行应苏求,命各旗驰援,但雉河集以东圩寨,驰援之军仅有韩奇峰所部。张乐行闻讯,自率雉河集以西之捻军,在下张桥与清军大战失利,退至涡河南。张乐行令刘玉渊、江台陵、孙葵文入河南牵制清军。刘玉渊等途遭清军截击,败回雉河集。十月,张乐行率黄旗捻军,会合黑旗苏天福部进军宿州,欲北上联合山东的李成部捻军,途中遭英翰等部阻击,转而东下。
  同治二年(1863)二月,张乐行命张宗禹、相盘等入河南,联合陈大喜部捻军回攻僧格林沁清军。二月一日,清军舒通额部攻陷尹沟,是夜又陷雉河集。张乐行部突围奔西南,三日,集中残部3000 人,在涡河张村铺北,背淝水列阵,与清军血战。终因力量悬殊,孤军无援而全军覆没,张乐行仅率10 余骑突出重围,驰至阜阳马家店,继又夜走西阳集,欲去山东。四日,至西阳集蓝旗捻头李家英处。此时,李家英已降清,他一面假意款待张乐行,一面密报英翰,英翰随即率兵至西阳集逮捕了张乐行父子3 人,由牛师韩押送义门集僧格林沁大营。面对僧格林沁的严刑审讯和威胁利诱,张乐行威武不屈,痛斥清廷和叛徒。是年二月十八日,张乐行及其子张喜、义子王宛儿在义门大周营英勇就义。
  


下一名人:朱权
张姓名人堂
张乐行相关
同年(公元1811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863年)去世的名人:
涡阳县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清代人物专题
清代相关影视剧
涡阳县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