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湖南省 > 常德市 > 石门人物

覃远琎


[]

   “眼收千山风和雨,心关万代沉与浮。”
  这是光绪皇帝送给他的爱将、通义大夫、资政大夫覃远琎的一幅挽联,褒扬之情溢于言表。
  覃远琎,字玉次,土家族,道光元年(1821)七月初二午时,诞生于石门渡水一个世宦之家。父亲覃庆辉,曾任都督,玉次是他的第三个儿子。
  一、天资敏异,学业有成
  覃远琎自幼聪慧好学,相传过目不忘。他先就读于离家几里远的冷风垭寺庙私塾。老师见他调皮捣蛋,便说:“覃玉次,象你这样读书,岂不是棒槌钻到牛皮眼里”,他正想说“一张滥皮”,覃玉次马上抢着说:“师傅,那不是若干大个人物。”师傅一听,再仔细端详这个孩子,见他头大耳大,身材高,心想这孩子日后必成大器。便对他莞尔一笑走开了。后来,他又转到大后山九渡河读私塾。一天,县督学到校视察,听师傅介绍,说覃远琎聪慧过人,将来前途无量,便特意把覃远琎叫到跟前,想试一试他的胆量和口才。他说出上联,要求覃远琎应对:
  “小学生,进学堂,习文习武习文章。”
  远琎摸摸大脑袋,略加思索,不慌不忙念道:
  “老大人,督学堂,做官做府做宰相。”
  督学十分高兴,捋捋胡须,再摸摸远琎的大脑袋,笑着说:“好,好,好,十来岁的孩子对出这么工整的对联,难得,难得。”
  在师傅和亲人的激励下,他改变了顽皮的习惯,发愤读书,又转入岳麓山书院就读,学业大有长劲。咸丰元年(1851)湖南乡试,他一举及第。乘船回乡路过洞庭,他即兴赋《夜泊洞庭》一首:
  夜泊洞庭水乱横,推开篷窗一望平。
  月光穿浪层层涌,星火摇波点点红。
  隔岸钟声催梦醒,连敲钟鼓助诗兴。
  披衣起坐窥鸥露,满湖莲花尽霸生。
  咸丰二年(1852,壬子),覃远琎参加京试,考中进士,时年三十一岁。他的文章做得好,有个决窍:简而精。在他的家乡,至今还流传着这么个故事。覃远穆是个教书先生,而他的儿子覃小露因家穷、家无人手,却从未正式入学。他便在劳动之余,听他父亲给学生讲课,久而久之,四书五经竟能融会贯通,且能文善书。有次,他和父亲一同参加童子试,考取了秀才,而教书的父亲却名落孙山。他父亲觉得好没面子,还老想不通。他便问赋闲在家的覃远琎:“我儿子没正儿八经的读几天书却考起了秀才,我读书、教书几十年,赶考许多次,怎么硬考不起?” 覃远琎也不讲大道理,只出个“人之初,性本善”的题目让他作文,这位老夫子下笔千言,长篇大作,覃远琎一看就摇头。覃元穆好不过意,央求道:“你就给我写篇作范文吧。” 覃远琎笔不调挥,文不加点,一气呵成,短小精悍。覃远穆看了说:“这样的文章能行?”
  “怎么不行,我考进士时就是这个章法。写文章要言之有物,简明扼要,长了空了没人看。”这样的文风,在他著的一卷《程墨文》、一卷《程墨诗》、一卷《杂文》《从小瀛州七律百首》中,均可看出,他的诗文自成一家,独树一帜,可惜均未付梓,丧失殁尽。
  二、文官挂帅,镇守边关
  咸丰六年(1856),覃远琎出任广西陆川知县,他扶弱锄强,案无积牍。据他自己记载,曾断清四十八宗无头案。在任六年,“民戴之如慈父,士仰之如严师”。因政绩卓著,同治元年(1862年),擢任浔州知州,兼办刘长佑所领楚军事宜。次年(1863)又以战功晋升广西观察使兼监运使,并兼理驻桂楚军营务。同治五年(1866年)任广西省按察使,统率驻桂楚军,兼左江兵备道。八年(1869年)增兼右江兵备道,统军八十四营,镇守七十二州县。
  同治九年(1870)覃远琎奉旨阅边,统水陆兵勇,督办边防。这时法国入侵越南,虎视中华。同治十二年(1873)十月初一,法军占领河内,欲以越南为跳板,入侵我国。为阻击法军犯境,远琎移营龙州,与越南隔山相望,与在越抗法的黑旗军首领刘永福等成犄角之势。百里军营,威不可敌。正当效力时,他父亲病故,远琎援例卸职回籍守制。三年期满,本应重返南疆,然此时朝廷主和,弃用战将,远琎只得赋闲故里。壮志未酬,心中自有种失落感。他写了一首《晚眺》,既是写景,更是自勉请缨:
  繁华丛里压天工,中有仙舟曲径通。
  飞阁凌霄投倦乌,小桥跨间卧残阳。
  霜寒不碍三秋菊,露冷偏宜四季松。
  最爱蓬州清绝甚,楼台连水水连空。
  光绪十三年(1887)正月,光绪亲政,启用康有为,谋求改良兴国。冬,远琎奉旨入桂侯任。越两载,十五年十月方奉旨戍边,统领水陆兵勇,固守边防。覃远琎年近古稀,不辞年高,不惮烦劳,亲自巡视边防,训练将士,治军不懈。越桂边疆崇山峻岭,犬牙交错,袤延千五百余里,覃远琎率军沿边修复三关百隘,七十二哨卡及各塘防,并重建募府兵制。广西边关,一时如铜墙铁壁,边境烟消云散,边民安居乐业,士民均敬称覃远琎为“雄边玉帅”。
  一个文人何以却挂帅戌边?其理由,石门一直相传这么个说法,一天上朝下来,有个苏巡抚对覃远琎说:“覃大人,你的靴子坏了。”这苏巡抚是拿钱捐来的官,本事不大,但拍马有术,远琎一向鄙视他,遂有意含沙射影刺他一下,说:“靴子帮坏了,底子还是好的。”苏巡抚哑口无言,却怀恨在心,乘边关用将之际,极力奏请皇上让文人出身的覃远琎挂帅戌边。覃远琎虽是文官挂帅,但却恪尽职守,把兵营带成了“细柳营”,也不负皇恩,不负众望。
  三、为官为民,心系苍生
  覃远琎为官廉洁,俸外一介不取,宁静淡泊,布衣蔬食不厌。光绪十三年冬,奉旨戌边,竟无盘缠上任。卸职返里,官船空空,只好买石狮一对镇船。他心地善良,体恤民情。一次,他从澧县赶回家过年,一群叫化子当面骂他:“0的还骑骡子。”护卫报告他:“大人,叫花子在骂你。”远琎说:“不管他,地方上的同名的多,都到腊月二十几啦,他恐怕还没有过年货。”他有三个婢女,年长后,他当作自己的女儿一一嫁出去,在当地传为佳话。石门是山区,自古以竹木贸易裕民。皂市人设卡渔利,正好远琎卸职在家,遂呈请撤卡,为林农排忧解难。
  覃远琎一生重视教育,他奏请朝廷,为湖南乡试增加了录取名额,以广济人才。他解囊捐赠,和黄碧川、郑纪略(协吾)一道重修文庙,兴建义塾,昌大石门文化。
  光绪十七年 (1891年年)正月初九晨时,远琎病逝于广西边关军营,享年七十岁。噩号传出,满营恸哭。文武百官上奏为他请封,敕增光禄大夫。
  


下一名人:郑协吾
覃姓名人堂
石门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清代人物专题
清代相关影视剧
石门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