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广西 > 贵港 > 港北区人物

石达开


[][公元1831年-1863年,太平天国翼王]
石达开
  石达开(1831年-1863年),小名亚达,绰号石敢当,广西贵县(今贵港)客家人,太平天国名将,近代中国著名的军事家、政治家、武学名家,初封“左军主将翼王”,天京事变曾封为“圣神电通军主将翼王”,军民尊为“义王”(本人谦辞不受)。石达开是太平天国最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之一,十六岁“被访出山”,十九岁统帅千军,二十岁封王,英勇就义时年仅三十二岁。一生军功无数,屡战屡胜,对湘军取得了湖口大捷,樟树镇大捷 ,对楚勇(江忠源):取得了攻克庐州之胜,对绿营取得了水陆洲大捷,并大破江南大营。他生前用兵神出鬼没,死后仍令敌人提心吊胆。
  人物生平
  1831年3月(清道光11年2月) ,石达开出生于广西贵县那邦村。
  1847年秋,洪秀全冯云山至贵县访石达开,邀其共图大事。太平天国史谓之“访石相公”,以“三顾茅庐”喻之。
  1850年8月20日 在蚂蟥冲竖旗誓师,率2000人向金田开拔。在-,卷蓬等村遭地主团练截击,大破之,并进展浔江北岸军事要地白沙圩。
  9月 率部4000人抵金田,与杨秀清,萧朝贵共同主持团营军务,负责训练士兵,兼管财务。
  1851年1月11日 金田起义,正号太平天囯元年。不久,分封五军主将,石达开被封为左军主将。
  6月 石达开在中平新寨一带大败清都统乌兰泰周天爵部,是为“独鳌山之战”。
  与萧朝贵同为“开通前路”先锋,率部自新圩突围北上。
  进克永安。此为太平军所陷第一座城池。
  1851年12月17日 洪秀全永安王建制,石达开封翼王,“羽翼天朝”,号五千岁。
  1852年 4月5日 石达开率部于深夜出击玉龙关,全歼守敌。全军随由此突出永安。
  清军乌兰泰所部在龙寮口大洞山陷入石达开和萧朝贵所设重围,清总兵4员和5000清军全数被歼。
  太平军在全州蓑衣度遭江忠源部湘勇袭击,鏖战两昼夜,冯云山伤重殉国。
  10月 太平军大部连日攻长沙不下,陷于5万清军内外夹击之中。石达开率精锐兵渡湘江,筑联营阻敌援军,并就地打粮。
  石达开在水陆洲(橘子洲)设伏,清向荣部3000人全军覆没,向荣仅以身免。
  12月 石达开率部夺益阳,下岳州,克汉阳,取汉口。
  1853年1月 太平军围武昌,石达开担任拒援任务,与向荣援军对峙,使其不能接近,武昌陷入遂成孤城。1月12日 太平军攻克武昌 2月9日 督部自武昌分水陆东下,连下黄州,九江安庆芜湖
  1853年3月19日 率部攻克南京,迎洪秀全入城,建都“天京”
  3月-8月 协助东王杨秀清佐理政务。
  9月-12月 出镇安庆,经略安徽。其间试行“按亩输钱米”的土地政策,不过三月,即“军用裕而百姓安”“颂声大起”。史称“安庆易制”。
  1854年年初 以东王北王翼王名义发布“照旧交粮纳税”政策,将‘安庆易制”全面推行,太平天囯从此放弃“天朝田亩制度”。
  2月 奉召回京,主持天京防务建设,设“望楼”制。并助东王协理军国要务。
  6月 以东王名义复信给英国使节麦华陀等,重申太平天囯在主权,宗教,通商等方面的立场。答英人所提出之三十条,并质问五十条。
  7月 返回安庆,设厂造船,训练水师。
  12月 受命督师西征。旋赴湖口,指挥九江湖口保卫战。
  1855年1月 将湘军水师肢解于内河与外江两处,阻塞湖口,大败湘军水师。
  2月11日夜 在九江再破湘军水师,掳湘军主帅曾国藩座船。曾国藩乘舢板逃脱,投水自杀,为其部所救。此后石达开分兵三路,全线反击。
  太平军第三度攻克武昌,湖北省长江两岸大部为太平军所得。
  10月 率部由安庆进援武昌,激战后占领崇阳,欲攻湘军老巢湖南。因协同作战的韦俊部连续受挫,遂改变计划,突然回师江西,-皆捷。
  1856年3月 克江西吉安,在樟树大败湘军周凤山部。江西13府中8府50余县尽归太平军所有。其间,胡林翼-放松对武昌的进攻而回援江西,湘军悍将塔齐布罗泽南皆死,曾国藩困守南昌,已成孤城。
  1856年4月 率军三万星夜驰援天京,分三路入皖。
  5月 连克宁国等数镇,逼近秣陵,分兵三路对敌形成钳形攻势。
  6月 佯攻溧水,江南大营张国梁所部尽皆出援。石达开会同秦日纲陈玉李秀成部,大破江南大营。
  7-8月 回援湖北,在洪山与攻武昌之湘军展开激战,渐将对洪山敌形成合围。
  韦昌辉 秦日纲等袭杀杨秀清及其部众两万余人,是为天京事变。
  石达开撤军,移营后退。
  10月初 石达开轻车简从回天京排解,议止杀之计,韦昌辉欲害之,石达开缒城而出,家属及王府所部尽皆遇害。石达开至安庆后,-天王,请诛韦昌辉,为天王所拒,天王并下诏悬赏捉拿石达开。石达开乃号召各路,举兵靖难。是时得悉陈玉宁国失利,皖南告急,遂暂缓回京,率师以援宁国。
  11月韦昌辉被诛,石达开回京,“合朝同举翼王提理政务”,军民共上“义王”尊号,天王封之为“圣神电通军主将”。对“义王”之号,石达开谦辞不受,乃以“圣神电通军主将翼王”之职总理军政。
  1857年初,石达开提理政务,军事上采守江西,-鄂皖,局面渐渐好转。但为洪秀全所忌,先封安福二王,后连封洪姓王侯16人挟制翼王,乃至有加害之意。
  1857年5月底 石达开率所部随从千人,离京至安庆。在安徽无为张贴《五言告示》,将-离京苦衷召告全国,并谆谕军民“依然守本分,照旧建功名”“或随本主将,亦足标元勋。”。
  9月天京形势恶化,洪秀全罢安福二王,命人送义王金牌请石达开回京,是为石达开所拒。同月,石达开-天王,提出由自己先赴援江西,巩固上游,而后兵进浙江,同时令李秀成联络捻军张乐行分扰下游,陈玉成韦俊等回师天京,以相互配合,解天京之围,为天王所允。
  1857年10月 石达开兵进江西,克乐平,万年。同月,洪秀全降石达开封号为“电师”(原为“圣神电”)
  12月 石达开率兵援吉安,渡赣江受挫,退回抚州。同月,洪秀全取消所授“义王”封号,改回“翼王”。
  1858年2月 自抚州,进贤,东乡东进广信,为入浙做准备。
  4-5月 率军入浙,克江山,所属石镇吉部占处州,大败清总兵周天受,明安泰,攻占武义云和
  7月 放弃攻浙,分兵进入福建
  8月 洪秀全分封五军主将,实际已取消石达开“通军主将”之职,石部受封的杨辅清率部撤出福建
  11月 石达开回师江西
  12月 进占瑞金,南安府。
  1859年2月 会诸将于南安,确定进图四川之大计。同月分并两路,突入湘南。
  1859年5月-8月 与清军激战于宝庆,未克,-退入广西。这是石达开远征后第一次重大的军事失利。
  10月 攻克庆远府,屯兵驻军,操连士卒。
  1860年5月 所部彭大顺,朱衣点等67名将领率军20万脱离。东返天京。
  6月 撤离庆远,进占宾州,上林,武缘等地。
  秋 “通军主将”衔被洪秀全正式取消,加“开朝公忠军师”和“殿左军”虚衔。同时,“电师”封号被取消,改授与萧朝贵(成为“圣神雨电”)。同时,取消韦昌辉“雷师”头衔,改授与杨秀清(成为“圣神风雷”)。
  1861年年初 “殿左军”头衔被洪秀全取消。
  7月 因投效之天地会将领叛变,放弃上林等地,退至贵县。
  9月 离开贵县,西出横州,兼程北上,经融县,怀远冲出广西,进入湘鄂边界,直趋四川
  1862年 1月30日 在湖北来凤与先期入贵州四川的曾广依部会师,全军已再次发展至10万人。
  2月 克咸丰利川,17日进入四川。分别三路至涪州会师。
  4月 渡过乌江,兵临涪州。石达开发布著名的《翼王石达开告涪州城内四民谕》,被后世史家赞为“全篇革命大义与爱民精神充分表露,不作宗教宣传之语,真是蔼然仁者之言,是可传也。”(简又文《太平天囯全史》)
  因敌军有备,渡江不易,旋即放弃攻城,西进巴县。
  5月 进攻綦江,欲借以攻重庆再渡长江。因内应暴露,敌军有备,受挫后即停止攻城,渡赤水河,进入川南。
  8月 回师川东,再次渡过赤水,进军合江县先市镇,并在当地三渡赤水,于赤水河西岸大败湘军刘岳昭部。因清军沿江重兵布防,没有渡江机会,遂在合江四渡赤水,挥师东进。后在綦江县东溪镇召开军事会议,做出分兵三路、绕道黔滇,至长江支流金沙江寻找渡江机会的战略决策,史称“东溪决策”。
  10月 入贵州,长驱直入。分并两路(后成为三路),以迷惑敌军。
  11月 石达开本部由云南镇雄入川,进驻横江。
  1863年1月 清军调集川滇湘军多部,欲攻占横江,以阻止太平军抢渡金沙江。15日,双方在横江激战,太平军坚守22日,后因叛徒倒戈而-撤兵,退入云南
  4月 石达开命分支李福猷部大张旗鼓东入贵州,各路清军误以为是其主力,纷纷追赶,另有四川清军多部将川北地区的赖裕新部误为主力予以追击,15日,石达开率本军三四万人在未遇抵抗的情况下自米粮坝轻易渡过金沙江,兵不血刃突破长江防线。
  5月 太平军进占宁远,四川总督骆秉章宁远战报,始知石达开主力已渡江多日,急命诸军回援,但除唐友耕距离较近外,它部远不能及。太平军经冕宁小路,14日进抵大渡河南岸与松林河交汇处的紫打地,此时北岸尚无一名清军。太平军造筏准备渡过大渡河,直下成都。率残部6千人离开紫打地向-围因被老鸦漩水势所阻,突围无望,石达开至洗马姑清营谈判。谈判后,遣散4千人,余2千人不缴械,移住大树堡。当日,石达开率幼子及少数部将入随杨应刚而行。后唐友耕强行夺俘,石达开等与2千人失去联络,后此2千人大多被杀。
  1863年6月27日 石达开在成都慷慨就义。
  石达开藏宝之谜
  太平天国末期,由于权力斗争日渐激烈,翼王石达开率领的太平军逃离政权,但由于进退无路,覆灭于大渡河。在覆灭前夕把军中大量金银财宝埋藏于某隐秘处。石达开当时还留有一纸宝藏示意图。图上写有“面水靠山;宝藏其间”八字隐训。
  抗战期间,国丅民党四川省主席刘湘秘密调了1000多名工兵前去挖掘,在大渡河紫打地口高升店后山坡下,工兵们从山壁凿入,豁然见到3个洞穴,每穴门均砌石条,以三合土封固。但是挖开两穴,里面仅有零星的金玉和残缺兵器。
  当开始挖掘第三大穴时,为蒋介石侦知。他速派古生物兼人类学家马长肃博士等率领“川康边区古生物考察团”前去干涉,并由“故宫古物保护委员会”等电告禁止挖掘。不久,刘湘即奉命率部出川抗丅日,掘宝之事终于-中止。根据研究人员赴现场考查后判断:该三大洞穴所在地区和修筑程度,似非为太平军被困时仓促所建。石达开究竟在这里有没有藏宝,也成了历史未解之谜。
  而另一种截然不同的说法是,在重庆南川市铁厂坪有段传说,当年石达开西征途中曾经路过南川,留下了一批宝藏,只要找到了一座名为“太平山”的位置,就能找到石达开宝藏。
  两地的文物部门都肯定了石达开部队在当地的活动,说,“至于宝藏,不好解释,找不到东西”。
  在大渡河岸边的安顺村,当地老百姓这样讲石达开的传说:“当年石达开率三万大军走到大渡河的时候,有个爱妃生了儿子,石达开犒赏三军用了三天时间。结果三天过后,大渡河涨水了,军队无法渡河。这个时候清军又分别从前后对石达开军队实行追堵,看见了吗?当时他们住在村后的营盘山上,而山上只有几户人家,根本没多少粮食供给军队。”
  “石达开随军带了很多金银财宝,我们的祖辈说,这些金银财宝被装到7个大棺材里,一个连的军队负责埋藏,结束出来的时候,10个人的小分队守在出口处把这一个连的人全部杀死了。然后,这10个人的小分队回去吃完饭后全部死去,而做饭的炊事员后来也被一支毒箭射死。所以宝藏究竟埋在哪里根本没人知道。”
  在重庆南川市,当地盛传的说法是,找到了“太平山”,就可能找到石达开的宝藏。据《南川县志》记载,石达开率部经过合口河到桥塘,沿路军纪严明,在老百姓家用饭,都会把银子留下。南川市文物管理所所长李黎说:“这是我们在县志里查到关于石达开唯一的文字记载,至于在太平山藏宝的传说无法求证。”
  和世界上所有的藏宝之谜的复杂性一样,太平天国的两大藏宝之谜至今仍未解开。仅靠文物部门的力量肯定是不够的。我们希望这些埋在地下深处的宝物能早日重见天日,以造福人民。
  石达开后人
  天京事变时,石达开留在天京的家属全部遇害。
  大渡河边,石达开决定舍命全三军时,携带5岁的儿子石定忠一起进了清营,石达开死后,石定忠被以石灰闷死。另外两个孩子年幼,恐怕路上无法照料,本意由王娘抱着投河。但当时有位刘王娘求石达开让她带其中一个幼子潜出险地,以求来日报仇。刘王娘确实带着这个叫石定基的孩子离开了险境,后来她被清人俘虏,但石定基的后事记载中语焉不详不祥。
  石达开在金田起义前已经结过婚,但是那位妻子不愿意随军,石达开便和她脱离了关系,金田起义后不久她就改嫁了。她改嫁后,携有石达开的一子,后来石达开的姐姐(未随军)把这个孩子裹着来偷了出来,对外假称是自己的孩子抚养。石达开这个姐姐的丈夫姓胡,所以这个孩子对外称姓胡,后代延续至今。这就是现在可查的石达开后裔。
  石达开被凌迟处死
  1863年5月,太平军到达大渡河,对岸尚无清军,石达开下令多备船筏,次日渡河,但当晚天降大雨,河水暴涨,无法行船。三日后,清军陆续赶到布防,太平军为大渡河百年不遇的提前涨水所阻,多次抢渡不成,粮草用尽,陷入绝境。为求建立“生擒石达开”的奇功,四川总督骆秉章遣使劝降,石达开决心舍命以全三军,经双方谈判,由太平军自行遣散四千人,这些人大多得以逃生。剩余两千人保留武器,随石达开进入清营,石达开被押往成都后,清军背信弃义,石达开麾下两千将士全部战死。
  1863年(同治二年)6月27日,石达开在成都公堂受审,他慷慨陈词,令主审官崇实理屈词穷,无言以对。骆秉章率领清兵把石达开和宰辅曾仕和、中丞黄再忠等绑赴刑场。石、曾二人分别被面对面缚在两个十字木桩上。执行凌迟时,刽子手先对曾仕和割第一刀,曾仕和受疼不过,惨叫狂呼,石达开斥责他说:“为什么不能忍受此须臾时间?”曾仕和这才咬紧牙关,不再叫喊。石达开受刑时,被割一百多刀,他从始至终默然无声。石达开的凛然正气和坚强意志使清军官兵感到震惊,观者无不动容,叹为“奇男子”。连敌对势力的四川布政使刘蓉,都不得不如此赞他“枭桀坚强之气溢于颜面,而词句不亢不卑,不作摇尾乞怜语。……临刑之际,神色怡然,实丑类之最悍者。”
  人物评价
  后世评价
  太平天国中最完美的男人,非石达开莫属。他不仅是一位形象很阳光的大帅哥(时人曾赞其曰“龙凤之姿,天日之表”),颇富文韬武略,而且是当时伟大的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和文学家,其短暂的人生(卒时年仅32岁)迸发出许多闪光点,照亮了太平天国本来乏善可陈的历史天空。
  石达开既是著名的军事家,又是优秀的政治家,文韬武略都很出众,因此对其经历不够了解的人常误以为他曾经中过科举(连咸丰皇帝都曾误因为他是湖南贡生),并把他想象成和曾国藩年龄相仿,在太平天国时期已过不惑之龄,传统戏曲中,以老生来饰演石达开,央视电视剧《太平天国》中,也把石达开演成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左图为电视剧《太平天国》中的石达开),对观众造成了很大误导。实际上,石达开在被洪秀全“访请出山”时只有16岁,金田起义时19岁,在湖口、九江大捷中令曾国藩兵败投水时是23岁(时年曾国藩46岁)在成都英勇就义时年仅32岁,是不折不扣的少年英雄。
  民间看法
  “稗史漫传曾羽化,千秋一例不平鸣”,翼王石达开是太平天囯最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之一。他十六岁便“被访出山”,十九岁统帅千军万马,二十岁封王,英勇就义时年仅三十二岁,他生前用兵神出鬼没,死后仍令敌人提心吊胆,甚至他身后数十年中都不断有人打着他的旗号从事反清活动和革命运动,辛亥革命党人曾通过诗歌,小说,绘画等各种媒介宣传他的事迹以“激励民气,号召志士,鼓吹革命”。有关他的民间传说更遍布他生前转战过的大半个中国,表现出他当年深得各地民众爱戴
  太平军的高级将领们对石达开的胆略十分推崇,如李秀成谈及各王优劣才能时“皆云中中,而独服石王,言其谋略甚深”,陈玉成认为太平军将领“皆非将才,独冯云山石达开差可耳”。而清朝方面,曾国藩说“查贼渠以石为最悍,其诳煽莠民,张大声势,亦以石为最谲”,左宗棠说他“狡悍著闻,素得群贼之心,其才智诸贼之上,而观其所为,颇以结人心,求人才为急,不甚附会-俚说,是贼之宗主而我之所畏忌也”,骆秉章说他“能以狡黠收拾人心,又能以凶威钤制其众”,是“首恶中最狡悍善战”。不只如此,他还赢得了众多与他敌对立场的人的敬重,如地主文人周洵在《蜀海丛谈》中称其为“奇男子”,清朝一位贡生在湘军军宴上公开说他有“龙凤之姿,天日之表”,在大渡河畔与他为敌的许亮儒对他的英雄气概与仁义之风钦佩不已。直到他死去近40年后,由清朝地主文人所撰的著作《江表忠略》之中还有这样的记叙:“至今江淮间犹称……石达开威仪器量为不可及。”
  在有关石达开的各种评价中,最著名的当属美国传教士麦高文通讯中的一段话了:“这位青年领袖,作为目前太平军的中坚人物,各种报道都把他描述成为英雄侠义的----勇敢无畏,正直耿介无可非议,可以说是太平军中的培雅得(法国著名将领和民族英雄)。他性情温厚,赢得万众的爱戴,即使那位颇不友好的[金陵庶谈]作者也承认这一点。该作者为了抵消上述赞扬造成的美好印象,故意贬低他的胆略。正如其他清朝官方人士以及向我们口述历险经过的外国水手声称的,翼王在太平军中的威望,驳斥了这种蓄意贬低的说法,不容置疑,他那意味深长的“ 电师”的头衔,正表示他在军事上的雄才大略和他的性格。他是一个有教养的人,一个敢做敢为的人”。
  李宗仁白崇禧祭石达开——
  “满清崛起东北,入主中华二百余载,其间热血之士,慨胄之胥溺,抱恢复之壮图,随时随地以发难者,不绝记载,而促其亡,以启后人之思,莫若太平天国。按洪杨诸子,起自金田,揭竿举义,纵横十余省,历时十余年,改正朔,易服冕,定制度,开科举。建国规模,亦已粗备。虽胜败非常,兴亡飙忽,然种族思想之磅礴,奇才异能之荟萃,**建设之伟大,新制善政之俸施,炳炳麟麟,至今犹有生意。”
  “先烈石达开,广西贵县人也。崛起岭峤,扫荡瞻腥,还我河山,名华天壤。顾清社未屋,既往绩之弗彰,民国以还,复歧说之约起。倘不搜罗文献,正恐有误前人,说非访剔岩阿,定更难成信吏。比以重修邑乘,寻翼王之故宅,吊先陇于荒兵,既获遗碑,兼得残刻,茔墓虽毁,世系仍胎。蔓草荒烟,慨先芒之久闷;断碑残碣,此皇凤以堪珍。足扬国光,宜扬先烈,爰于东湖之滨,创建先烈石达开纪念塔,并筑翼王亭。庶几高山仰止,用增民族**之殊荣;片石一存,永作湖山润色之佳话。”
经历历史事件
石姓名人堂
石达开相关
同年(公元1831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863年)去世的名人:
中国近代十大名将人物介绍
港北区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清代人物专题
清代相关影视剧
港北区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