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陕西 > 西安人物

屈突通


[][公元557年-628年,凌烟阁二十四功臣]
屈突通
   屈突通(公元557~628年待考),长安(今陕西西安)人,少数民族,屈突氏,隋末唐初大将,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
  屈突通的先世为库莫奚种人,依附鲜卑慕容氏,徙居昌黎(今辽宁朝阳),后家长安。父亲屈突长卿,北周时任邛州(治临邛,今四川邛崃)刺史。屈突通“性刚毅,志尚忠悫,检身清正,好武略,善骑射。”(《旧唐书·屈突通列传》)
  屈突通之父屈突长卿,是北周的刺史。屈突通自幼性格刚直、坚毅,擅长骑射,且颇好武略。年轻时仕隋为虎牙郎将,后任右亲卫大都督。开皇十七年(597),是屈突通仕途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是年二月,隋文帝派遣屈突通到陇西去检查当地放牧的情况,结果“得隐匿马二万余匹”,文帝大怒,要将太仆卿和一千五百多名管事的官员处死。屈突通听说后向文帝说:“人命至重,陛下奈何以畜产之故杀千余人!臣敢以死请!”文帝怒视并且大声斥责屈突通,屈突通继续说:“臣一身分死,就陛下丐千余人命!”文帝这才明白过来,说:“朕之不明,以至于此!赖有卿忠言耳!”从此,屈突通就因敢于直言而得到隋文帝的重任,不久便升任左武侯将军。屈突通为官正直、严厉,即使是亲戚犯法也不会宽容。屈突通有弟叫屈突盖,当时是长安令,也以严厉著称,长安人中流传有“宁食三斗艾,不见屈突盖;宁服三斗葱,不逢屈突通。”之语。
  大业年间,屈突通和将军宇文述率部大破杨玄感,因功授左骁卫大将军。当时隋朝统治残暴,各地纷纷起兵,而尤以秦、陇一带为最。炀帝任命屈突通为关内讨捕大使。大业十年(614),延安刘迦论起兵,自称皇王,建元大世,其众号称十万。屈突通急忙率兵前往镇压。兵临安定称,屈突通并不进军,敌军以为隋军胆怯。屈突通则宣布要撤兵,来放松敌人的警惕。同时,屈突通暗中率兵前往上郡。起义军南下,大掠上郡,屈突通趁其不备,发精兵击之,起义军大溃。隋军斩首万余,并杀刘迦论。十二年(616),炀帝前往江都,令屈突通率部随代王杨侑镇守长安。
  李渊起兵后,代王杨侑立刻派屈突通前往驻守重镇河东。十三年(617)八月,李渊率兵包围河东。河东“城甚高峻,不易可攻。”屈突通自知不敌李渊,于是利用地利,坚守不出。李渊曾尝试让人从城南登城,由于突降大雨而没有成功。李渊的起义军久围河东不下,自然就耽误了他们进军长安的计划。于是,义军内部便产生了不同意见。裴寂要先取河东,再进长安。李世民张先攻长安,再克河东。李渊最终决定,自己领兵前往长安,而留下刘文静等人继续围攻河东。
  屈突通听说李渊要攻打长安后,欲入卫长安,于是留下鹰扬郎将尧君素守河东,自己率部前往长安。但在途中遭到刘文静的阻击,屈突通只能据守潼关北城。他在此与刘文静相持一月有余,曾派部下桑显和夜袭义军军营,被刘文静、段志玄打退。屈突通的处境日渐困难,有人劝他投降,屈突通说:“吾历事两主,恩顾甚厚。食人之禄而违其难,吾不为也!”他常摸着自己的脖子说:“要当为国家受一刀。”李渊希望他能投降,便派他的家仆前往招降,不料被屈突通斩杀。不久,屈突通听说长安已破,便留下桑显和据守潼关北城,自己率兵到东都投奔越王杨侗。屈突通一走,桑显和便以城投降了义军。
  经历
  隋开皇十七年(597年)三月,屈突通任亲卫大都督,奉隋文帝杨坚之命到陇西一带(今甘肃陇西)巡查直属朝廷的牧群。屈突通秉公执法,共查出两万多匹隐马。隋文帝闻讯后大为震怒,欲将罪臣太仆卿慕容悉达及诸监官一千五百人全部处斩,屈突通于心不忍,便向隋文帝求情:“人命至重,死不再生,陛下至仁至圣,子育群下,岂容以畜产之故,而戮千有余人?愚臣狂狷,辄以死请。”隋文帝闻后,嗔目而叱之。屈突通再拜,说:“臣一身如死,望免千余人命。”隋文帝此时方认识到屈突通的心意。于是说:“朕之不明,以至于是。感卿此意,良用恻然。今从所请,以旌谏诤。”(《旧唐书·屈突通列传》)于是免除了众人的死罪。
  经过这件事,屈突通在隋文帝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日渐重用,升右武侯车骑将军。屈突通为人正直,秉公办事,即便是亲属犯法,也依法制裁,决不包庇宽容。当时他的弟弟屈突盖任长安县令,也以严整而知名。因此民间顺口流传:“宁食三斗艾,不见屈突盖,宁服三斗葱,不逢屈突通。”(《旧唐书·屈突通列传》)由此可见人们对他们的敬畏心理。
  仁寿四年(604年),隋文帝崩,太子杨广即位,是为隋炀帝隋炀帝深知自己的皇位是采取了种种手段夺来的,几个弟兄对他当皇帝都不满意。为防止意外,隋炀帝决定将他们分别召回京师,再做处理。隋炀帝便派屈突通持隋文帝玺书去晋阳(今太原市西南)征汉王杨谅入朝。原来隋文帝曾与杨谅秘密约定:“若玺书召汝,于敕字之傍别加一点,又与玉麟符合者,当就征。”(《旧唐书·屈突通列传》)杨谅见到玺书与原约不能验证,便知已经出事,于是盘问屈突通,屈突通闪烁其词而不回答,杨谅只得将屈突通放回长安,不久杨谅便起兵造反(参见隋平杨谅之战)。
  大业中期(610年左右),屈突通转任左骁卫大将军。大业九年(613)六月,隋开国功臣杨素之子杨玄感趁隋炀帝第二次征高丽之机,举兵造反(参见隋平杨玄感之战)。由于杨玄感不善用兵,错误地攻打东都洛阳,结果遭到政府军的顽强反击。这时,远在辽东的隋炀帝已率隋军主力回师,命虎贲郎将陈棱进攻据守黎阳的元务本,屈突通与左翊卫大将军宇文述驰援东都。在东莱的来护儿也停止进攻高丽,还师西进,对包围洛阳的杨玄感形成反包围态势。七月二十日,杨玄感接受李子雄李密的建议,率军西进,准备夺取关中。至弘农宫(在今河南陕县)时,耽误了宝贵的三天时间。待杨玄感军到达阌乡(今河南灵宝西北文乡)时,耽误了宝贵的三天时间。此时屈突通、宇文述、卫文升、来护儿等各路隋军已经追上,隋军且战且进,一日内三胜。八月初一,隋军在皇天原(即董杜原,在今河南灵宝县西北)与杨玄感决战,大胜,杨玄感仅率10余骑逃往上洛(今陕西洛南东南)。杨玄感自知大势已去,乃命杨积善将其杀死,起兵遂告失败。屈突通以功迁左骁骑卫大将军。
  大业七年(611年)起,在全国各地相继爆发了部分农民起义(参见隋末农民起义)。在此期间,屈突通作为维护封建统治阶级的人,也镇压了一些农民起义。大业十年(614年)五月,延安(郡治肤施,今陕西延安东)人刘迦论据雕阴(郡治上县,今陕西绥德)起兵反隋。自称皇王,建元大世,有义军10余万,与稽胡刘鹞子义军呼应。隋炀帝诏屈突通领关内讨捕大使,发关中兵进讨刘迦论。屈突通率军进至延安,按兵不动,赢形示弱,并扬言回师,即而潜入上郡(治洛交,今陕西富县)。刘迦论不明敌情,率部南进,距屈突通军70里扎营,分兵绚地。屈突通乘其无备,夜简精甲袭之,斩杀刘迦论并起义军万余。虏老弱数万口,并于上郡南山筑京观,起义失败。此后隋廷政治日益腐败,各地农民不断揭干而起,而隋军则军无斗志,很多将领皆战死。惟屈突通与农民军作战时非常慎重,所以虽然没有大捷,但是从没战败过。
  大业十二年(616年),隋炀帝南下江都宫,屈突通奉命镇守长安。
  在全国农民起义的打击下,隋王朝的统治已名存实亡。一些贵族豪强、地方官吏乘机起兵,割州据郡,称公称王,企图利用农民战争战果,取隋而代之。在这种形势下,早有代隋之意的太原留守李渊及其子李世民亦起兵造反。义宁元年(617年)五月,李渊在太原宣告起兵(参见李渊太原起兵)。七月初四,以四子李元吉为镇北将军、太原太守,留守晋阳宫,负责太原事宜。初五,李渊统甲士3万于晋阳誓师出发,并发布檄文,告谕尊立隋代王杨侑之意。尔后沿汾水南下,经雀鼠谷(今山西介休西南、霍县以北汾河河谷),于十四日进屯贾胡堡(在今山西灵石西南)。隋西京留守、代王杨侑派虎牙郎将宋老生率精兵2万驻守霍邑(今山西霍县),另派屈突通率骁果数万驻河东郡城(今山西永济西南蒲州镇),与宋老生遥相呼应,以拒李渊。八月初三,李渊计诱宋老生出城,两路夹击,大败隋军,占领霍邑,打开了进军关中通道(参见霍邑之战)。
  李渊军攻取霍邑后,沿汾水南下,占临汾,克绛郡(治正平,今山西新绛),于十五日进至龙门(今山西河津西北)。屈突通率军数万屯守河东(郡治河东,今山西永济西南),准备阻止李渊军入关。时李渊军司马刘文静引突厥大将康鞘利率兵500马2000匹赶到,使李渊兵力大增。十八日,李渊军到汾阴(今山西万荣西南),招抚关中农民军首领孙华。二十四日,命其先行渡过黄河,并派左、右统军王长谐、刘弘基及左领军长史陈演寿、金紫光禄大夫史大柰率步骑兵6000渡河至梁山(今陕西韩城西北)扎营,以待大军。
  此时屈突通的处境非常艰难,正如李渊所分析的那样:“屈突通精兵不少,相去五十余里,不敢来战,足明其众不为之用。然通畏罪,不敢不出。若自济河击卿等,则我进攻河东,必不能守;若全军守城,则卿等绝其河梁:前扼其喉,后拊其背,彼不走必为擒矣。”(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八十四》)九月初,屈突通派虎牙郎将桑显和率数千名士卒乘夜袭击王长谐等军,起初进展顺利。但孙华、史大柰率轻骑从侧后袭击桑显和军,桑军败回河东。初十,李渊率诸军包围河东。但河东城高险峻,加上屈突通又善于守城,使李渊军难以很快攻下。李渊只好留一部兵力继续围城,亲率主力于十二日渡河西进,威逼关中。
  屈突通闻知李渊入关,大惧,乃命鹰扬郎将尧君素代理河东通守,亲率几万人自武关(今陕西丹凤东南)出蓝田(今陕西兰田)回救长安,至潼关(今潼关东北黄河南岸)附近,被刘文静部阻遏,不得进。时隋将刘纲守卫潼关,屯军都尉南城,屈突通欲与刘纲合兵,李渊军左统军王长谐率部抢先袭占都尉南城,斩杀刘纲,屈突通被迫退守都尉北城。李渊又派部将吕绍宗等人进攻河东,未能攻克。
  屈突通在此与刘文静相持月余,急于进军,便派桑显和夜袭刘文静军营。桑显和率军攻破二栅,惟刘文静一栅久攻不下。桑显和率军再战,李渊军死数千人,并箭射刘文静,使其士气大减,已露败相。此时桑显和却因军士疲惫,停止进攻,就地开饭。刘文静抓住战机,派兵重起营栅。时有游军数百骑自南山击隋军背,三栅之兵也呐喊而出,前后夹击,桑部全军覆没,桑显和仅以身免。
  此战后,屈突通的处境愈加窘迫。有人劝屈突通投降,屈突通哭道:“吾蒙国重恩,历事两主,受人厚禄,安可逃难?有死而已 !”有时屈突通还摸着自己的脖子说:“要当为国家受人一刀耳!”屈突通慰劳勉励将士时,没有不痛哭流涕的,大家对此也很感动。此时已李渊攻占长安,并派其家僮去招降屈突通,屈突通当即将家僮杀死。屈突通闻长安已失,家属都被李渊所俘,便命桑显和镇守潼关,自率主力东去,准备去洛阳投奔王世充。屈突通刚走,桑显和便献潼关降于刘文静。刘文静派副将窦琮段志玄等率精骑与桑显和去追击屈突通。屈突通在稠桑(今河南灵宝北黄河南岸)为刘文静军追上。屈突通遂结阵自守。窦琮派屈突通的儿子屈突寿去劝说他,屈突通骂道:“昔与汝为父子,今与汝为仇雠 。”并命左右射之。此时桑显和对屈突通的部众说:“京师陷矣,汝并关西人,欲何所去?”众人闻听此言,皆扔掉兵器投降。屈突通见大势已去,下马向东南方向(指扬州)再三跪拜,并号哭道:“臣力屈兵败,不负陛下,天地神祗,实所鉴察 。”遂被迫归降,擒送长安。与李渊见面后,李渊问道:“何相见晚耶?”屈突通哭道 :“通不能尽人臣之节,力屈而至,为本朝之辱,以愧代王。”李渊对他的行为赞赏不已:“隋室忠臣也。”(《旧唐书·屈突通列传》)下令将屈突通释放,并授兵部尚书,封蒋国公,为秦王李世民行军元帅长史。
  屈突通归降后,即奉命到河东城下招降尧君素归降,尧君素看到屈突通,欷不自胜,屈突通也泪湿衣襟。他对尧君素说:“吾军已败,义旗所指,莫不响应,事势如此,卿宜早降。”但尧君素态度坚决:“公为国大臣,主上委公以关中,代王付公以社稷,柰何负国生降,乃更为人作说客邪!公所乘马,即代王所赐也,公何面目乘之哉!”屈突通叹息道:“吁,君素,我力屈而来!”但尧君素不听,说道:“方今力犹未屈,何用多言!”(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八十四》)屈突通无奈,只好退走。后尧君素坚守河东郡至唐武德元年(618年)十二月,河东城因粮食乏绝,人不聊生,男女相食,众心离散,尧君素为手下所杀,其众降唐。
  武德元年五月二十日,李渊在长安称帝,建立唐朝,是为唐高祖。唐朝当时势力已超过当时任何一个割据集团,但由于政权初立,其他势力并不听从于唐廷。割据陇西的薛举即于六月攻唐泾州(治安定,今甘肃泾川北泾河北岸),威胁关中。七月,薛举突然病亡,其子薛仁杲继位。八月,李渊命李世民率军进攻薛仁杲(参见李世民击灭薛举父子之战),屈突通作为李世民的行军元帅长史,也随军出战。李世民于十一月在浅水原大败薛仁杲军,斩首数千级,并乘胜追击,包围折摭城,迫降薛仁杲(参见浅水原之战)。时珍宝堆积如山,诸将皆争相夺取之,而屈突通却秋毫不犯。唐高祖闻知此事后,对屈突通说:“公清正奉国,著自终始,名下定不虚也。”(《旧唐书·屈突通列传》)特赐金银六百两、彩物一千段。
  正当唐谋进兵中原,刘武周在突厥支持下向唐河东发动进攻。武德二年(619年)四月至九月,刘武周攻城略地,多次击败唐朝援军,关中震骇。十一月,李世民率兵征讨刘武周(参见柏壁之战),屈突通也随军前往。至武德三年(620年)四月,刘武周军战败,李世民率军追击,数次大败其军,彻底消灭刘武周割据势力。此时刘武周大将尉迟敬德前来归降,尉迟敬德作战勇猛,多次战败唐军,李世民对尉迟敬德的归降非常高兴。但屈突通怕尉迟敬德会反复,所以出于李世民的安全,多次向李世民提起此事。后来刘武周部将大多又叛唐而去。唐军诸将怀疑尉迟敬德也会叛离,将他囚禁在军中,屈突通与尚书殷开山又向李世民进言道:“敬德初归国家,情志未附。此人勇健非常,絷之又久,既被猜贰,怨望必生。留之恐贻后悔,请即杀之。”(《旧唐书·尉迟敬德列传》)虽说李世民未听屈突通之言,但对屈突通的忠心还是非常感动的。
  唐军在河东作战期间,东方局势不断变化。洛阳王世充于武德二年四月称帝,国号郑,利用唐军无暇东顾之机,夺取了唐在河南的部分州县;河北建德实力增强,多次击败在河北的隋、唐军(参见建德起义)。于是唐高祖决定进兵中原,采用先郑后夏(窦建德已称夏王)、各个击破的方略,于七月命李世民领8总管25将,统兵8万余东击王世充(参见洛阳、虎牢之战)。屈突通以本官判陕东道行台仆射,从李世民讨王世充。当时屈突通的两个儿子们都在洛阳,唐高祖想探时他的心意,便函对他:“东征之事,今以相属,其如两子何?”屈突通回答说通对曰 :“臣以老朽,诚不足以当重任。但自惟畴昔,执就军门,至尊释其缧囚,加之恩礼,既不能死,实荷再生。当此之时,心口相誓,暗以身命奉许国家久矣。今此行臣愿先驱,两儿若死,自是其命,终不以私害义 。”唐高祖叹息道 :“徇义之夫,一至于此 !”(《旧唐书·屈突通列传》)
  七月二十九日,李世民攻占东都外围重地慈涧(在,今河南洛阳市西),王世充退保东都。李世民决定先扫清洛阳外围然后攻城。九月二十一日,李世民率500骑兵巡视战场,至魏宣武帝陵(洛阳北邙山上)时,被突然而至的王世充所率万余(一说数万)步骑兵包围。王世充骁将单雄信挺槊直逼李世民,唐将尉迟敬德及时跃马大呼,横刺单雄信落马,王世充军稍退。尉迟敬德护卫李世民杀出重围。此时屈突通已闻讯率大队唐军赶到,大败王世充军,活捉其冠军大将军陈智略,斩首1000余级(一说3000余级),俘排稍兵6000,王世充只身逃脱。
  武德四年(621年)正月,屈突通与赞皇公窦轨带兵巡营,猝与王世充军遭遇,交战不利,李世民即率玄甲队(由李世民选千余精锐骑兵,皆着黑衣黑甲,分左右队,由骁将秦叔宝、程知节、尉迟敬德、翟长孙统领,号称玄甲队。每次冲锋陷阵,李世民都披上黑甲亲率玄甲队作为先锋,伺机进击,所向披靡,敌人畏惧。)驰赴救援,大败王世充军,俘其骑将葛彦璋,斩俘6000余人,王世充逃回洛阳。
  二月十三日,李世民移军青城宫(今洛阳市西北),营垒未就好,壬世充即率军2万出洛阳方诸门,凭借旧马坊墙垣沟堑,依托谷水抵御唐军。唐诸将皆惧。李世民登北魏宣武帝陵观察敌情,见王世充悉众而出,遂抓住战机,命屈突通率步卒5000渡谷水进击,并令其“兵交则纵烟”。交兵后,屈突通令部下放烟,李世民见烟起,亲率骑兵南下,与屈突通合力奋击。王世充也率部殊死抵抗,其部多次被唐军冲散,又迅即聚合。双方激战半日,王世充被迫退兵。李世民纵兵追击,直到城下,斩俘7000人(一说斩俘8000人;一说斩数千人,俘5000余人),趁势包围洛阳。王世充只得据城自守。
  在三年十一月,唐军将要围攻洛阳时,王世充便派使者向窦建德求救。窦建德遂于四年三月率10余万大军西援洛阳,进屯虎牢(今河南荥阳西北汜水镇西)东广武山,并在板渚(今河南荥阳高村西北牛口峪附近黄河南岸)筑宫,与王世充相呼应,威胁唐军侧背。面对洛阳坚城未下、窦军骤至的危急情况,李世民召集众将商议对策。屈突通、和萧璃、封德彝等多数人认为:“吾兵疲老,世充凭守坚城,未易猝拔,建德席胜而来,锋锐气盛,吾腹背受敌,非完策也,不若退保新安,以承其弊。”(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八十九》)但李世民最终采纳了宋州刺史郭孝恪、记室薛收的建议,决定扩大战役范围,采用围城打援的战法,以求“一举两克”。命屈突通随齐王李元吉继续围困洛阳,亲率精兵步骑3500人进驻虎牢。同时李世民还将自己的卫兵半数兵力分给屈突通,以保护李元吉。
  五月,李世民在虎牢之战中全歼窦建德援郑大军,唐军主力旋即回师洛阳,王世充见大势已去,被迫于五月初九率太子、群臣等2000余人投降。此战的胜利,为唐最终统一全国取得了关键性的胜利。屈突通-第一,不久拜陕东大行台右仆射,镇守洛阳。
  几年后,召屈突通回朝拜为刑部尚书。屈突通以不熟悉法律条文为由,再三辞谢,后转为工部尚书。
  从太原起兵到统一全国过程中,李世民屡建奇勋,威望很高,并形成了以秦王府谋士和勇将为核心的实力雄厚的政治集团,屈突通即为其中一员,对太子李建成构成严重威胁。李建成为保住太子地位及皇位继承权,与齐王李元吉结交,共同反对李世民。李世民得知李建成欲於为李元吉饯行时杀害他,遂与文臣武将商议,决定先发制人。武德九年(626年)六月四日清晨,李世民率屈突通、长孙无忌、尉迟敬德、房玄龄杜如晦宇文士及高士廉侯君集、程知节、秦叔宝、段志玄、张士贵等发动玄武门(长安太极宫北面正门)政变(参见玄武门事变),伏杀太子李建成、齐王李元吉。初七,李渊立李世民为皇太子。玄武门之变后,李世民担心洛阳发生-,派屈突通驰赴洛阳,以检校行台仆射之职镇守洛阳。
  八月初八,李渊退位。初九,李世民即皇帝位,是为唐太宗。十月,唐太宗大封功臣,屈突通因功赐封食邑六百户。
  贞观元年(627年),行台制度被废除,屈突通为洛州都督,进左光禄大夫。贞观二年(628年),屈突通病逝,享年七十二岁。唐太宗痛惜良久,赠予尚书右仆射,谥忠。屈突通有二子:屈突寿、屈突诠,屈突寿袭爵。后唐太宗至洛阳,想起屈突通的忠节之事,拜屈突诠为果毅都尉,并赐予粮食布帛表示抚恤。屈突诠后官至瀛州(治河间,今属河北)刺史。屈突诠子屈突仲翔,唐中宗神龙年间(705—707年)亦为瀛州刺史。
  贞观十七年(643年)二月二十八日,唐太宗命人画二十四功臣图于凌烟阁,皆真人大小,屈突通名列其中,位于第十二名。
  贞观二十三(649年)年,屈突通与房玄龄配列太宗庙庭;唐高宗永徽五年(654年)三月十四日,高宗李治重新追赠屈突通为司空。
  屈突通仕隋为虎贲郎将。(隋)文帝命覆陇西牧簿,得隐马二万匹,帝怒,收太仆卿慕容悉达、监牧官史千五百人,将悉殊死。通日:“人命至重,死不复生。陛下以至仁育四海,岂容以畜产一日而戮千五百士?”帝叱之,通进顿首日:“臣愿身就戮,以挺众死。”帝寤,日:“朕不明,乃至是。今当免悉达等,旌尔善言。”遂皆以减论。擢左武卫将军。莅官劲正,有犯法者,虽亲无所回纵。其弟盖为长安令,亦以方严显。时为语曰:“宁食三斗艾,不见屈突盖;宁食三斗葱,不逢屈突通。”
  秦、陇盗起,授关内讨捕大使。安定人刘迦论反,众十余万据雕阴。通发关中兵击之,次安定,初不与战,军中意其怯。通阳言旋师,而潜入上郡。贼未之觉,引而南,去通七十里舍,分兵徇地。通候其无备,夜简精甲袭破之。后隋政益乱,盗贼多,士无斗志,诸将多覆。通每向必持重,虽不大克,亦不败负。
  高祖(唐高祖李渊)起,代王遗通守河东,战久不下,高祖留兵围之,遂济河,破其将桑显和于饮马泉。通势蹙,或说之降,日:“吾蒙国厚恩,事二主,安可逃难?独有死报尔f,'每自摩其颈日:“要当为国家受人一刀!”俄闻京师平,家尽没,乃留显和保潼关,率兵将如洛。既行。而显和来降。.刘文静遗窦琮、段志玄精骑追及于稠桑,通结阵拒之。琮纵其子寿往谕使降,通大呼日:“昔与汝父子,今则仇也!”命左右射之,显和呼其众日:“京师陷,诸君皆家关西,何为复东?”众皆舍兵。通知不免,遂下马东南向,再拜号哭日:“臣力屈兵败,不负陛下。”遂被禽,送长安。帝劳日:“何相见晚邪?”泣曰:“通不能尽人臣之节,故至此.为,本朝羞。”帝日:“忠臣也!”释之,授兵部尚书、蒋国公,为秦王行军元帅长史。
  从平薛仁果,时贼珍用山积,诸将争得之,通独无所取。帝闻,日:“清以奉国,名定不虚。”判陕东道行台左仆射。从讨王世充。时通二子在洛,帝日:“今以东略属公,如二子何?”通日:“臣老矣,不足当重任。然畴昔陛下释俘累,加恩礼,以蒙更生,是时口与心誓,以死许国。今日之行,正当先驱,二儿死自其分,终不以私害义。”帝太息曰:“烈士徇节,吾今见之。”
  赞日:屈突通尽节于隋,而为唐忠臣。
  (《新唐书·列传第十四》)
经历历史事件
同年(公元557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628年)去世的名人:
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人物介绍
西安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唐代人物专题
唐代相关影视剧
西安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