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福建省 > 泉州 > 德化人物

林鹏抟


[][公元1602年-1671年]

   林鹏抟(1602~1671)讳朝衮,字潜卿,号五纬。福建德化桂阳人。明末举人。德化名儒绅、明廪生、诰赠奉直大夫林泰心第五子。明万历三十年(1602)农历三月十四日生,清康熙十年(1671年)农历十一月初八日无疾而终,享年70岁。
  林鹏抟出身于书香门第。父林泰心(1561~1635),明代廪生,早年入泮,学识渊博。鹏抟天赋聪敏,幼承庭训,少年学业优秀。他有兄弟8人,鹏抟居五,皆读经史。时长二三兄外出求学,家务繁重,父亲年老,难于支撑,他遵从父命,克己让人,在家代父独撑家政,以致功课弛废。至近而立之年,早已成家生儿育女,诸兄弟大多进县学称“秀才”,而他自己竟连“童生”学历也没有,仍“白丁”一身。鹏抟的妻子郭清娘,德化汤头名儒郭虞山之淑女,秉性聪慧,亦通文墨,知书达理,心地善良,处事勤快,婚后夫妻恩爱,相敬如宾。据传,有一天他们家来了一位乞讨之人。林泰心家是当时誉驰遐迩的“名门大家”,诸子多是秀才,何人皆晓。该乞者一临倚他们家门时,见到妇女不管是谁,一声“秀才娘,请赏!”随即出口。这时,正好鹏抟的贤妻子郭清娘在场,她平易近人,怜悯乞者,很快起身代表女主人给以施予;乞者受施舍后,又感激地道一声:“秀才娘,万福!”而后离去。这事让诸妯娌们看在眼里,听进耳里,似无赖取笑又似讽刺地反问郭清娘:“谁是‘秀才娘’?自己的夫婿连个‘童生’还不是呢!……”被妯娌们如此狡黠一问,诚实善良的郭清娘无言以对,脸红耳赤,无地自容,迅速躲到自己房间里去暗暗落泪!
  知书达理的郭清娘明白,再不能长此下去受人呕气与冷落,只有想办法激励自己的丈夫再发奋读书,才能改变现状与处境。当晚,她写了一首“勉夫诗”,双手捧奉与丈夫。诗云:
  人生志短名声低,马瘦毛长无力驰。
  得势鸳鸯威似鸷,失群鸾凤不如鸡。
  鸿飞峡谷被禽戏,鹤入鸟群受雀欺。
  时运未逢君自励,困龙亦有上天时!
  同时,她又将白天遭受耻笑的尴尬事一一向丈夫倾诉,并恳切地以“宋代苏老泉(洵)四十始发奋读书终成大文学家”的事例等,又眼泪又柔情地再三激励丈夫自勉。鹏抟读了贤妻子的“勉夫诗”和一席感人肺腑之言,无限激动,遂下定决心,接受贤慧妻子的建议,决意发奋攻书,以期科场上一展才华。次日清晨,他将自己的决心、意愿禀告父母,央求父母的同意,一日准备行囊,拜别双亲兄嫂妻儿,远离家门,到香林寺的香山社学,潜心重温《四书》《五经》与攻读科场必试的科目课艺,以期实现自己的宏愿、追求。
  聪明勤奋的林鹏抟虽休学多年,至二十七八岁才复学发奋攻书,可是经短时间努力,文思学业大进,崇祯四年(1631),时30岁人泮为庠生(即秀才),文名大著,屡试第一。他并未因此自满,继续努力。崇祯十五年(1642)赴乡试中壬午科第58名举人,时年41岁。后诰授奉直大夫。他是诸兄弟中惟一考中举人者。
  他功名成就以后,为人更加平易谦和,深得人缘,号称“菩萨”(仁慈善良)。清顺治十年(1653),授任山东武定知州(治设惠民,辖境相当今惠民、阳信、乐陵、无棣、商河诸县)。他为官知民疾苦,清正廉明,庶人拥戴。后因水灾去职,宦囊萧然,归家无计,穷困潦倒流浪于鲁北、青州一带,被该地缙绅争相请去客食度日逾数年之久。其后,适逢霍宪副来闽,始将他带回德化。其《寓武定三学寺感怀》诗,是当时境况的写照:
  萧修宦况结愁城,潦倒此时僧舍情。
  梵语沉沉通性寂,佛灯耿耿照心明。
  眼前时事谁能识?梦里关山我独经。
  无计可随南雁去,云边阵字趁风轻!
  林鹏抟归隐后,晚年工诗,精于理数,以客游诗书棋酒为娱。70岁生日,自撰传记,高吟五言律诗一首而终,时康熙十年(1671)农历十一月初八日。
  

林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602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671年)去世的名人:
德化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清代人物专题
清代相关影视剧
德化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