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河北省 > 石家庄市 > 平山县人物

韩增丰


[公元1915年-1943年,抗日英烈]

   韩增丰(1915―1943),字光宇,1916年出生,河北平山人。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4军分区8区队区队长。民政部公布第一批著名抗日英烈。
  1916年出生于河北省平山县观音堂乡湾子村。这是一个距县城100多公里的、被大山封闭的小山村,居民大部分是外地逃荒来的贫困百姓,没有文化,靠刨山坡荒地为生。韩增丰的祖辈来到这里较早,家庭生活相对富裕。父亲韩永年是一个性情豁达的开明人士,出资建立了一所小学,使韩增丰等同龄人能够象山外孩子一样学习知识。学校教员虽然只有一个,但却是一位思想进步又有知识的共产党员。[2-3] 。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4年秋,入山西军官学校,毕业后在阎锡山部队任职。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返县,任冀西游击队第三大队大队长,后任晋察冀四分区第八支队支队长。1939年冬,率队于洪子店伏击日军,歼敌数十名,继而又拔敌上庄村据点,毙伪军12名,俘伪军3名,缴枪18支。1941年冬,率队奇袭大郭村日军飞机场,炸毁敌运输机2架,缴获10余部电话机,俘敌30余名,并夺取日军准备运往日本的大批棉花,解决了八路军和游击队的冬装问题,获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嘉奖。1943年冬,所部于行唐县宋营遭日伪军包围,率部分人员突出重围。时已负伤,再度冲进敌人包围圈内,指挥战士与敌拼杀,掩护未突出重围者转移。后发现老百姓尚在敌阵,又率部营救群众。于激战中牺牲。时年28岁。
  主要事迹
  1933年5月,为反对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签定,第七中学进步学生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掀起学潮。韩增丰积极参加了这次学潮,但遭到国民党的残酷镇压,所创办的《晓报》也被查封,苦干社被强制解散。他弃笔从戎,考入太原军官学校,毕业后在阎锡山部任排长。
  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全面抗战开始。10月,韩增丰率部参加抵抗日军的茹越口战斗,因作战勇敢被提拔为连长。然而,国民党军的节节败退使他感到其腐败无能,决心易帜投奔八路军,只因消息走露事败。他被迫离开国民党军队,回归故里,准备自拉队伍,抗战到底。韩增丰的父亲时为地方保卫团团长,非常支持儿子的抉择,毅然把人、枪及其指挥权交给儿子,并把自家的10石小米拿出来做给养。由于韩增丰带兵有方和当地群众对抗战的热情支持,这支队伍很快发展到160多人。与此同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晋察冀军区成立,周建屏奉命在平山县成立了第四军分区。韩增丰出自对共产党的热爱,在父亲的支持下,率部集体参加八路军,被编为晋察冀军区第四军分区游击第二大队。韩增丰被任命为大队长,平山县第一任县委书记李谨亭担任该大队教导员。不久,部队再次改编为第四军分区第八大队第三中队,大队长和教导员仍然是韩、李二人。韩增丰的父亲则在县抗日政府选举中,连续被选为县议会议员。
  韩增丰由此感到了党的信任和重视,工作积极,作战勇敢,创造了许多成绩。
  石家庄市是日军侵略华北的大本营之一,一直由第一一○师团驻守。于底是石家庄市近郊的一个大镇子,也是日军的一个重要仓库所在地,重兵把守,戒备森严。韩增丰敢于虎口拔牙。1938年1月的一个夜晚,他率领刚刚组建起来的一个连和运输队,在夜幕下悄悄进入于底镇,消灭了看守仓库的一小队日军和一中队伪军,将日军仓库里的军用物资全部搬入百里之外的根据地,使驻石日军大为震惊。日军尚未清醒过来,韩增丰又率部袭击了石家庄飞机场,烧毁飞机十余架,将日军存放在机场的大批棉布运回根据地。不久韩增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日军驻石部队第一一○师团长桑木崇明中将却因连连失利被罢免职务。韩增丰被日军称为“活张飞”、韩疯子、韩猛子。伪军则更是闻风丧胆,任其部队从炮楼下自由通行。
  韩增丰-连捷,更加坚定了抗战到底的决心。作为军人,他深知“将军难免阵上亡”的道理,为了不牵扯自己的精力和连累他人,果断地和结发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他全身心地投入到抗战和带兵中,率领的部队每年都在军区-检阅中排列在首位,并且驻守根据地最前沿。1938年,他率部到和日军的秋野中队仅一条小溪之隔的平山县温塘镇。当年12月,上级决定歼灭秋野中队,解放温塘镇。韩增丰便挑选了40名精干的队员,装扮成给日军送慰问品的老百姓,对敌人进行突然袭击,一举歼灭了秋野中队,解放了温塘镇。次年3月,晋察冀第四军分区扩展壮大,由原来的3个大队扩编为两个团和两个游击支队,平(山)、井(陉)、获(鹿)3县游击支队为其中四大主力之一,增丰担任了副支队长。他率领部队屡次将正太、平汉铁路切断,使这3个县敌人的炮楼形同虚设,使小股日军根本不敢出头。韩增丰的部队成为名符其实的主力,打的全是正规战,只打日军正规部队和铁杆汉奸。
  1941年2月,上级决定派韩增丰到第二军分区协助开辟根据地。当时,广灵县城东边炮台驻守着日军的毛驴中队,中队长毛驴凶狠残暴,-烧杀,无恶不作。韩增丰到任后,首先选中毛驴为打击目标。他听说大营村一个地主要给儿子办婚事,就通过当地党组织给这个地主做工作,邀请日军参加婚礼。娶亲那天,韩增丰兵分两路,一路亲自带领混在宾朋之中参加婚礼,一路潜伏于日军炮楼附近。毛驴带领几十名日军大摇大摆地赶来赴宴,架上机枪喝酒,刚端起酒杯就被韩增丰一枪击毙。韩增丰得手后,立即指挥全体官兵投入战斗。与此同时,另一路也攻入敌炮楼。部队将一个中队的180名日军全部消灭,迅速打开了广灵县的抗战局面。
  就在这年,晋察冀军区第四军分区主力部队已扩展为3个团、两个区队,韩增丰也由第二军分区调回,担任第八区队区队长职务,率部驻守井陉县赵庄岭村。接任桑木中将担任第一一○师团长的饭沼守中将闻讯,害怕他对井陉煤矿构成威胁,便指使驻守井陉县的部下和他谈判。韩增丰接到邀请信后,许多同志不同意韩增丰亲自前去,但韩增丰认为这是一场心理战,自己如果不去,便会使一些汉奸产生韩增丰不过如此的错觉;自己如果大胆前往,便会使汉奸甚至日军胆寒。他毫无畏惧地答应了日军的邀请,带领两个警卫员到达谈判地点——井陉县贾庄镇。日军官传达了饭沼守的意见:“如想继续带兵可担任石家庄警备司令,如想发财可得井陉煤矿一半利润。”韩增丰让他转告饭沼守:“煤矿是我们中国人的,你们没有权力开采;我带兵是为了打垮你们;你们不必搞什么鬼花样,有本事就在战场上见。”说完之后,扬长而去,演出了一场“单刀赴会”,重挫了日军的士气。日军的攻心战术失败后,恼羞成怒,改以重兵围攻,从三面进攻赵庄岭村。韩增丰早已料到敌人这一手,沉着迎战,除了留少数人在赵庄岭诱敌外,把大部队拉到外围伏击日军,在日军进入伏击圈后,四面出击,经一天激战,毙敌300余人,俘虏70余人,缴获战马百余匹。
  饭沼守的心理战和实战全部失败,对韩增丰望而生畏,1942年在对抗日根据地“扫荡”、“蚕食”接连受挫后,终于步桑木之后尘而被免职,师团长职务由林芳太郎接替。
  第八区队名声大振。这个区队名义上是团级,实际上兵力只有一个营,但是区队长具有根据情况指挥调动当地几个县游击支队的权力,韩增丰的军事才能因此而得以充分发挥。他根据日军在平山、井陉、获鹿、行唐、灵寿、新乐、正定等7县的分布情况,有计划地端掉了一些炮楼,控制了一些炮楼,使里边的汉奸“身在曹营心在汉”。
  1943年秋,敌人纠集日伪军4万多人,对北岳区连续进行残酷“扫荡”。在这次反“扫荡”中,韩增丰负责保卫行唐、灵寿两个县机关干部的安全。这天,他们宿营属于行唐县的宋营村。10月11日晚,第一一○师团包围宋营后,韩增丰果断地做出了突围决定,率领区队干部战士接连四次往外送机关干部,如入无人之境。
  不幸的是,韩增丰在重返宋营村成功地解救完最后一批地方干部突围时,中弹壮烈牺牲。
  听到韩增丰的死讯,林芳太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来到韩增丰牺牲的现场,在几道手电光的照射下,看到了倒在前边柿子树下的韩增丰:他的上身爬伏在一个碾盘上,脊背上两个弹洞在淌血,一支手枪和一柄日军战刀在脚下,身边是几个八路军官兵的遗体。林芳太郎缓步向前走去,想亲自看看这个对手的真实面目。几个军官急忙走在前边带路,并抢先去搬动韩增丰的身子,想让他的面孔朝天。就在这时,韩增丰突然站立了起来,丢出一颗手榴弹。林芳太郎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眼前闪起一团火光,耳边传来一声巨响,身边掠过一股强大的气流,四周几个军官和卫兵被抛向空中又落于地面,自己也被这股气流推倒在地。硝烟散去,林芳太郎被后边的军官搀扶起来,目光再次转向韩增丰,只见他仰面朝天倒在地上,脸上浮现着满意的微笑。这时候,林芳太郎才意识到韩增丰刚才只是受了重伤,在坚持着等待这最后的一击。林芳太郎看到这一壮烈场面后,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感叹:“刑天!”
  刑天在中国远古神话中,是一位无头的英雄。《九歌·国殇》中说他“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林芳太郎出于对韩增丰的敬意,让军医擦洗了韩增丰的遗体,以绷带缠裹之后,盖上了一条毛毯,并悄然退兵。
  人物纪念
  韩增丰这种宁死不屈的精神,在抗日根据地内引起了巨大反响。军区领导破例授予他上校军街,追赠战斗英雄称号。人民政府一度将他的故乡以他的名字命名,观音堂乡改为光宇乡,湾子村改为光宇村。1944年11月16日,在物质条件极端困难的情况下,晋察冀边区军民在他的家乡为他建起了一座颇为壮观的烈士墓:占地面积288平方米,石砌墓位于4平方米的石台上,高515米,宽34米,5层收顶,墓前立碑一座,碑文500余字,简要地介绍了烈士一生和晋级上校、追赠战斗英雄的经过,有挽联一副:“磁河边洒热血寒林啼鸣数行泪,湾子里哭英魂长空归雁几度书。”解放后,人民政府在石家庄建立华北军区烈士陵园,将一些级别较高、影响较大的烈士遗骨集中安葬此园。韩增丰的灵柩移往此园,但是在他的家乡的这座烈士墓依然保留。文艺工作者则根据他的生平,创作了《韩猛子传奇》、《战神》、《巧计破温塘》、《花狸虎大闹灵寿城》、《朱食村大血战》等许多脍炙人口的文艺作品。在烈士牺牲50多年后的今天,韩增丰勇敢抗战的故事还一直在石家庄、平山、获鹿、井陉、灵寿、行唐、正定、新乐等地流传。在民间传说中,韩增丰是民族英雄,是神仙化身,是太行山中一座永远屹立的高峰
  1951年,晋察冀军区第四分区追认他为战斗英雄 ,并将遗体迁葬到石家庄华北烈士陵园。

韩增丰相关
同年(公元1915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3年)去世的名人:
平山县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平山县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