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甘肃省 > 兰州 > 永登县人物

保鉴


[]

   保鉴,字镜如,清平番县七山(今永登县七山乡)人,幼年敏悟,过目成诵,被称为“才子”,曾任七品京官,清咸丰进士,通经史、善诗文,著有《春晖草堂诗集》。所说其为诗也,举凡“世运之兴衰,时事之得失,与吾生出处离合之故,悲愉喜怒之端,有难以语言争者,无不发之于诗,转觉抑谁语中,得一放谈法,有触即吟,无事不书”(《春晖草堂集序》)。
  清同治年间西北回民频繁发动起义,曾波及平番县。各路回军猛攻苦水堡、秦王川、南大通、红城、青寺堡,在团庄、贾家场、界牌滩、费家沙沟、蒿滩等地与清军民团大战,曾围攻牛站两个月,将堡攻克;又袭击平番县城,进入南街。在战乱期间,连续三年遭受重旱,紧接着又发生瘟疫,死人无数。保鉴生当其时,在他的诗中忧国忧民,形象地反映了兵燹灾荒的惨状。
  《登楼眺睨》:“四顾何茫茫,暝色入细突,鸦点散寒烟,霞光明返照,树木多伐绝,青黄间缭绕,负郭无人家,近邮成古道,田间窜鼢鼯,水际鸣豺激,饥鸟啄死人,荒烟迷野烧。对此益苍凉,感余发吟啸。俯首望城中,伤心滋痛悼。纵横但街衢,峥嵘空寺庙,屋瓦耸高门,炊烟断冷灶”。诗人登上城楼眺望,进入眼帘的是郊外树木已光,荒烟漫野,兽类横行,鸟食死人,城中街无人迹,屋内空空,炊烟已断,不由得引起诗人的感慨和伤心。大量的人民在战乱中死去,被埋人万人坑中。“乱世人民死无主,谁人为填坟上土?北郭门外掘长坑,贵贱贤愚同一处。出自北门,偶经坑侧,血肉淋漓,尸骸枕藉。乍见惊心浑不悲,徘徊不觉双泪垂。生前你我容相识,对此茫茫知是谁?旁有少妇呜咽哭,藏刀暗里割人肉。莫道后来能居上,前者藉你任屏障”(《万人坑》)。坑里堆满尸骨,坑旁竟有少妇用刀割人肉,将扣人心弦的场面,写得淋漓尽致。幸存的人生活如何呢?《掘草根》一诗写到有一家的妇女,家已无粮,翁姑垂死,以挖草根为食。“蒙茸一掏甫到手,不嫌泥土乱入口。伤心到晚不满筐,归来翁媪死已久”。人民饥饿之情一览无余。《弃儿行》一诗叙述了一个妇人在丈夫逃亡后带着三个孩子,为了生活将长男“换军营”,将幼子“委草莽”,“指望弃二活其一”,但因“投身作佣聊度岁,人家食指嫌儿赘”,只好将仅留一孩子也弃之“不返顾”,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人民流离失所的情况。这些悲惨景象全是战乱和灾荒造成的吗?非也。“饿莩-未足衰,甫经寇退又兵来。柳营反作逋逃薮,花县难为避债台。白夺钗环朝换酒,横征犒赂夜分财。天心厌乱知何日,反正还须郭李材”(《杂感》之四),透露出清政府军的残暴。“糗糒渐空军灶减,藩篱尽撤郭门开”(《杂感》之一),“初募儿童皆踊跃,新添旗帜尽飞扬”(《杂感》之二),这些精警之句,揭露了晚清政府的政治腐朽,空谈武备,拉娃娃当兵充数的虚弱本质。这种对统治阶级揶揄挖苦式的抨击,加深了诗的思想内容。保鉴于清穆宗同治元年(1862年)到北京,清穆宗同治五年(1866年)全家迁武威,战乱期间在乎番的时间不长,未能写出战争场面,反映面比较狭窄。他“自叹只身无寸柄,仰天长啸欲如何”(《杂感》之三),感慨自己不能施展抱负,感到前途渺茫,而沉重、孤寂、惆怅,反映了封建王朝没落时期失意的知识分子的悲观心理,这是时代和阶级局限性。
  保鉴在京为宦时,曾与一些当代著名诗人切磋诗艺,对于诗有一定的艺术造诣。其叙事诗,古朴雄浑,精干有力,通俗易解,往往兀突而起,开门见山。“独木杠,朝朝暮暮送丧葬。四座静听莫悲骇,容我细为绘厥状。自从兵乱无车马,况兼殍流少工匠,平番城中富死人,一时遂兴独木杠。举尸腔,脐着木,衣带上下束头足,二人舁之走仓皇。送葬但闻青蝇哭,非舆犹得着人肩,无棺或免葬犬腹。后来死人多如蚁,独木舁之嗟何及。遂用皮索于麻练,自腰束之如鱼贯。从此独木不须钱,嗟哉后死独木难”(《独木杠》)。死人之多,独木杠尚巳抬葬不及,用绳索把尸体一串一串“鱼贯”般往万人坑里拉。这种写实手法,使读者如身临其境,死人如麻的景象令人毛骨悚然。“五叶金钗难换米,可能掘得草根起?翁姑忍死垂相待,掘草归来充蔬菜。携筇筐,来野地,满目掘草人如蚁。天寒冻合地皮硬,况兼草生不盈寸。五葱纤细钗头颤,饥寒冷透黄花面。千气万力始见根,掘得草根连钗断……”(《掘草根》)强烈的节奏,灵活的变韵,有如读白居易的《琵琶行》。其抒情诗,忧时讥事,直抒胸臆,写得深沉痛切,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豺狼接迹纷猖獗,雀鼠伤心尽掘罗”(《杂感》之三),“天寒白骨狼嗥处,日落青磷鬼哭时”(《伤乱》)。那凝炼的语言,工整的对仗,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战酣难望鲁阳戈,困守孤城计靡他”(《杂感》之三),“游釜鲋鱼活,处堂燕雀哭,高矣天下闻,哀哉民无告”(《登楼眺晚》),用比喻说理,设喻贴切,极为自然。有的寓意于景,耐人寻味。

保姓名人堂
永登县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清代人物专题
清代相关影视剧
永登县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