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东省 > 潍坊 > 寿光人物

安致远


[][公元1628年-1701年,清代文人]

   安致远(1628~1701),字静子,别号拙石老人,清代文人,山东省寿光市纪台乡安家庄人。自幼聪慧,勤奋好学,博通经史,乡里间颇负才名。18岁中秀才,27岁选拔贡。后因屡试未酬,遂放弃科举,在家乡辟“自鉏园”,建“晚读堂”,与子安箕读书著作其中,以研讨文词自娱。他的朋友安丘张杞园说他:“书未尝须臾离手,倦而就卧,亦必挟册,睡去便坠枕旁,醒后复纵观”,又说他“暮年学日富,名誉日起,世皆趣(趋)而悦之。长歌短吟,若顺风以呼,碑版卷轴,不胫而驰四方;自山以东,无不知有静子先生者”。自称“文宗庐陵,诗喜摩
  诘”。他的诗文也确有欧、王两大家的遗风流韵。如“真意亭”诗句:“白云出岫崚嶒起,红叶衔枝宛转啼”;又如咏牛山诗:“当年涕泪处,今只此牛山;千载君臣事,一时儿女颜;石梁流水急,0霸图间;日晚牛羊下,依依樵唱还。”意境疏淡悠远,自然谐和,毫无刻意雕琢之痕。
  社会评价
  他的文章,深受当时学者赞誉。王渔洋亲自向主考官施愚山推荐他。户部侍郎周栎园写信给他说:“子之文排宕有奇气,但勤为之,古人不难至也”。临朐县令张昆诒说;“先生文大概得力庐陵,而绝无比拟皮毛之迹,《万年桥碑》等作则又直追昌黎矣……”。张杞园说他的文章“奇耸健拔,脱凡化腐,叙事写物,间见层出,伟然成一家。”。
  个人履历
  安致远同情贫苦农民的悲惨遭遇,他在《斟鄩叹》一诗中,揭露了封建官吏榨取农民的罪恶,“一隶催十丁,绁颈杂绳繘…血肉溅公堂,严笞祗对膝”;“家缘久已破,鬻子想速偿,百钱苦难办,目动身已僵”;“老翁杖下亡,幼者僵衙庑,积尸不敢收,冰雪为黄土。吏见掀髯笑,逋税渠自苦。昂首诉苍穹,有言不敢吐”。“冤魂甫及千,得最考功课,使君真神明,孑遗称觞贺;野老哭吞声,视地不敢唾!”这里,安致远已经敢于把矛头指向最高统治者了。
  在《明季县境被兵纪事》一文中,他对清兵所到之处烧杀掳掠的景象,满腔激愤地作了记述:“村外马迹成通衢,村落皆颓垣坏壁,鸡犬无遗,惟树之不中薪采者,仅免斩刈耳”。“所至牵持老幼累累索金帛,无者立刃之”。“锁或以旧钥启之,得脱,逾重濠密栅,体无完肤,或追及,则磔之以威众”。“纵火焚毁、百室皆烬”。“孟氏楼坏,焚杀四五百人”。他敢于无所讳忌直陈其事,确有胆识。
  屡试不中的经历,使他认识到科举制度的弊病,他在《丹泉劝学记》里说:“今之学者则不然,日役役焉从事于帖括禄利之途,父以是勉其于,师以是训其弟,其幸而得者奉臭腐为珍宝,其不得者则亦终身于臭腐之内,而于昔人通经学古之义,明体达用之方,白首懵如也,岂下重可哀乎”。又在《东归草》序言中“纤毫必备”地记叙了投考前后的“困顿憔悴之状”,路上“红埃雾腾,扑面沾臆、,搔首则尘垢满爪,脱衣则汗流沉碧……彳亍蹉跌,泥涴眉鼻,驴溺马通,盈袜溢屣……瓜皮腐片,恶草具食……臭虫百簇,潜肤攒肌,目
  方交睫,马嘶人起,冒晨星而逾关河,扶残梦以行荆棘”。入了考场,“给卷就舍,匍匐而前,狗窦鼠穴,掉臂维难,夜阑秉烛,光影眩目,如梦如鬼,魂魄追逐,或形声之可即,或啼笑之俱误,偶摅情以运管,忽思颓而神瞀,出就邸而顾瞻,讶容颜之非故”。最后不无感慨地说:“人生科第数十年,如熠耀之光终归磨灭,士当为其大者远者……”。可见他对科举制度是何等的深恶痛绝。
  1698年(康熙三十七年),他主持编纂《寿光县志》,提出应有“不敢枉古人以从我,不敢欺后人以自信”的实事求是的态度,而且在整个修志期间没有动用公款,“炙砚燃柴,不费官家之烛”。写成之后,被评为“不惑于闻见,不背于是非”,“思精而体要,文赡而旨洁,居然一时停史矣”!
  成就
  他死时,“远近荐绅大夫及博士弟子,以至廛井农贾,闻之靡不伤悼,走而吊哭者属路不绝”。
  相关作品
  他的著作除《寿光县志〉外,尚有《玉石岂集》、《纪城文稿》、《纪城诗稿》、《吴江旅啸》等,均被收入《四库全书》。


下一名人:李焕章
安姓名人堂
同名人物:
同年(公元1628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701年)去世的名人:
青州四大家人物介绍
寿光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清代人物专题
清代相关影视剧
寿光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