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辽宁人物

张寿山


[][公元1860年-1900年]

   张寿山(1860-1900),字眉峰,明尚书袁崇焕后裔。袁氏子文弼于清初流寓外地,以功编入宁古塔(今宁安镇)汉军正白旗,后徙黑龙江城(今爱辉镇)。传至富明阿为七世,寿山富明阿长子。生于咸丰十年(1860),以父功得五品顶戴二品荫生。
  光绪八年(1882),因病解职的吉林将军富明阿去世,寿山服满后,于光绪十一年依例引见,得旨除袭骑都尉世职,以员外郎归部选用,后迁郎中。寿山自幼好学,在京供职时,折节读书,欲以功业报效国家。其间与肄业于国子监的程德全相识,二人意气相投,结为好友。
  光绪二十年(1894)中日战争爆发,寿山主动请缨,奉旨驰赴奉天(今辽宁依克唐阿(时任黑龙江将军)军营,任步兵统领。时其弟永山已在营任前敌马队统领,驻摩天岭。
  依克唐阿宋庆聂士成、刘盛休等集70余营约4万人驻九连城,军势颇壮。惜各军将领不服节制,布置亦欠周密,竟致束手待敌来攻。草河岭之战,寿山兄弟由南路山脊冲锋陷阵,所率亲兵伤亡殆尽,犹率部猛攻,击毙日军步兵大尉斋滕正起,击伤日炮兵大尉等军官,日军死伤40多人。寻大捷于四棵树。而在攻凤凰城时,恒玉率所部攻城东门,清军甫入,城内埋伏日军突起,城外日军潮涌而来。永山率马队增援一面山,因掩护队伍,受弹洞胸,仍大喊杀敌,终而战死。寿山等引军力战,余队始得转移。次年,寿山率队往援辽阳,途中在汤岗子与日军遭遇,激战多时,日军突放排枪,寿山中弹负伤,子弹由右腹穿入左臀,仍色不为动,迎战益猛。敌退后,跨马行30里回营,血缕缕盈衣裤,江淮诸宿将见而咸为瞠目。寿山从军后,深受依克唐阿倚重,始则以其“系属文职,犹虑调度有余,勇战不足”,终至赞许为“谋勇兼优,洵属不可多得”之才。
  中日甲午战后,寿山受到清廷嘉许,擢升知府赏花翎。光绪二十三年(1897)调充镇边军左路统领,驻黑龙江。时黑龙江将军恩泽闻之喜曰:“吾得一臂矣。”光绪二十四年授开封府知府,未到任,值东北边防日亟,经恩泽力荐,得任黑龙江副都统。光绪二十五年春,入觐。光绪帝向他询问边防事务甚多,奏对称旨,于是依例命以黑龙江副都统帮办黑龙江边防和军务。寿山即奏准添募边军15营,专归管辖,饷银由户部拨给。回任后,与恩泽会商择长于边事谋勇兼优者,奏调京外官12员为新军参赞。又亲去上海采购军械军装,后循海路经长崎、海参崴、伯力而归。一路留心观察形势,规划战守之计。他铭记甲午之战失败的教训,经常教育将佐说:“临事而惧,好谋而成,此千古用兵第一义。非训练十年,不能收功一旦也。若不知彼己虚实,轻开边衅,幸而获胜,亦无以善其后,况不胜乎?甲午之役,是其前车。”他在战争中受重伤,身体十分孱弱,时发眩晕之症,仍不惮劳苦,白天训练边军,晚间处理案牍,每至夜半始得休息。时成军未及两月,车马器械尚欠完备,适恩泽于十二月因病逝世。他痛惋失去实现巩固边防计划的有力支柱,悲恸地说:“门户未葺,梁木遽摧,天殆不欲我成功也。”旋即奉署理黑龙江将军之命,他深知黑龙江为国家边陲重地,幅员甚广,北与沙俄接壤,水陆险隘皆与俄共,更以江禁久弛,既无能以御敌的雄兵和坚船利炮,再加文武积弊又深,如不大加整顿,则不足以图自存。于是孜孜求治,不遗余力。亲批文牍,忙碌终日,不以为劳。对部下不惮口讲手画,殷殷授以方略。又亲手订定军事行阵操法,绘制要隘位置图,发给所属。并十分注意发现人才,即或是职位卑微的,也要切实考核,务使人尽其才。自此,黑龙江吏治、边军声势为之一振。
  光绪二十六年(1900),义和团运动和八国联军侵华战争爆发。五月,清廷正式对外宣战,随之即给寿山发来“严密防范,并备兵听候征调”的谕旨,和“分路攻俄”的密电。寿山据以行咨黑龙江副都统凤翔,称:“中外边衅既起,不无开仗之举,应分行各该城镇,一律齐集正兵,不时勤加演练”,“倘遇缓急,必须寅呼卯应,不致有误军情”。又令“凡有界近俄邻之处,尤当厚集兵力,不时加以严防,以资保卫地方”。此时,久已觊觎中国东北的沙俄一面集结20万大军做进攻准备,一面向寿山提出为保护东清铁路,借路从瑷珲进兵南下经齐齐哈尔哈尔滨的无理要求。寿山对沙俄-行径,愤然道:“敌逼我都,我假敌道,如大义何!”既照会俄国驻伯力总督及哈尔滨铁路总监,表示“江省既无教案,而所有东清铁路本署将军力任保护。”同时,预做战备,将全省兵力分为北、西、东三路,命黑龙江副都统凤翔兼北路翼长、呼伦贝尔副都统依兴阿兼西路翼长,通肯副都统庆琪兼东路翼长。以同知衔候补知县程德全为行军营务处总理,对边防战守,作了周密部署。而寿山尚不自安,每告诫僚属说:“今榆关内外铁路已毁,教堂已焚,各国联军云集津沽日夜开战,腹心溃烂,肘腋安能独全!况俄人注意铁路,必举国致死于我。万一开衅,必堕其术。”因严饬各翼长,要悉心守御,幸勿孟浪,致成决裂。
  寿山的严正交涉,被沙俄置于不顾。沙俄借路未遂,竟于六月十九日攻我瑷珲,清军被迫迎击,初获几次小胜。至二十二日,俄军将我海兰泡数千居民驱集江边,用刀斧大肆-,当场未亡者,尽被逐入江中,溺死者尸浮江面,七日不绝。与之比邻的江东六十四屯居民闻讯而逃,被难者有2000余人。从此黑龙江告警。此前,寿山曾电约盛京、吉林两将军合攻哈尔滨,以分散牵制沙俄兵力。又电请伯都讷副都统,请他设法阻挡俄舰。惜均未能联络一气,和衷共济,以致失去战机。由于沙俄不断增兵,清军寡不敌众,再加外无策应,至七月初十日,在万余名侵华俄军分三路进攻中,瑷珲失陷。副都统凤翔退守北大岭,因势单力孤,援绝弹尽,全军溃败,凤翔在与敌血战中阵亡。继之,西路、东路亦皆失利,齐齐哈尔岌岌可危。寿山欲自赴前敌督师,因齐齐哈尔副都统萨保等以省城为根本所关,主帅不宜轻离相劝阻。不得已,始派营务处总理程德全于二十一日前往北路收集败兵,侦查地势,相机备守。程去后,即由吉林传来清廷已简派李鸿章为议和全权大臣与八国议和之讯和李的“俄外、户两部颇愿停战,公(指寿山)即飞饬各路一体遵照”的电报。寿山当即令已在博尔多的程德全赴俄营议和。八月初三日,寿山得报俄军已渡讷谟尔河,即欲前往与俄将会晤,又被属下阻拦,未得出城。他愤于丧师失地,誓守“军覆则死”之义,从容安排后事,亲具遗疏,肫肫以修内政、御外侮、设民官、开边务为请。另写遗书给萨保、程德全,说明必欲尽节的决心,并嘱程与姚福升、张西樵、于驷兴共同协助萨保收拾残局。然后将王命旗牌印信交给萨保,自谓“辜负国恩,不能战、不能守,亦不能与俄见面嘱托勿伤生,望与程德全保全人命为是。”此刻他已暗服鸦片,被发现后,立即被灌救,复吞生金亦未能死。初四日,俄军逼近齐齐哈尔城,因误信流言向城发炮,炮声震天,城中大乱。寿山耻堕敌手,有辱国威,乃自卧棺中,呼卫士以枪击之,卫士强忍举枪,手颤机动,弹中小腹,未死。再呼,击及胸,仍不死。更厉声大呼,卫士饮痛再击,气始绝。时年41岁。先此,寿山曾预与其妻商议先杀子女,而后夫妇同殉。恰有至戚从瑷珲来,其妻偕幼子往视,被留,故未得同死。
  寿山殉节后,幕僚于驷兴携寿山子庆恩将灵柩送至杜尔伯特贝子府其内兄处,后即安葬于彼。时慈禧太后挟光绪帝逃往西安,交通通讯阻隔。清廷以其妄开边衅,于八月十九日命“开缺,听候查办。”至光绪三十二年(1906)正月,署黑龙江将军程德全向清廷吁恳免办,开复原官,照将军例议恤,予谥,建祠,宣付史馆立传。未获允准。二年后,再次陈请,才获准免其查办,开复原官,照将军例给恤,予骑都尉兼一云骑尉,袭次完时,予恩骑尉世袭罔替,并准附入伊父富明阿专祠,将生平战功事绩宣付史馆立传。民国十七年(1928),黑龙江省公署在齐齐哈尔关帝庙侧择地建寿公祠,于驷兴为撰殉难碑铭。祠在今龙沙公园内。(黑龙江省志/人物志)

张姓名人堂
同名人物:
同年(公元1860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00年)去世的名人:
辽宁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清代人物专题
清代相关影视剧
辽宁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