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南省 > 澄迈人物

王文儒


[公元1899年-1933年]

   王文儒,乳名继清,又称王文宇,1899年8月21日出生于广东省(今海南省)澄迈县北雁乡(今文儒乡)良田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他浓眉大眼,宽脸庞,中等个头,粗壮结实。富有正义感;思维敏捷,点子多;做事果断,敢做敢为。父亲王建榜,是个勤劳憨厚的农民;母李氏,北雁乡园尾村人,是一个人人称赞的贤内助,育三男一女。王文儒在男儿中排行第三。
  王文儒自幼爱听大人们讲故事,喜欢看戏,并为故事里、戏剧中那些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除恶镇邪的英雄好汉所影响,逐渐形成抑恶扶良、不畏-的性格。
  1911年,由于父母不幸相继病故,年仅12岁的王文儒投靠亲戚。1914年,又转到西昌墟替一户地主放牛,打工度日,受尽欺凌。次年的一天,他被地主捆吊毒打得奄奄一息,幸亏得到地主家一位善良老女仆的帮助,半夜摸黑逃出了魔窟。在坡尾地区竹寮村,王文儒遇到民军陈继虞部队,向营长诉说其不幸遭遇,表示从军杀敌报仇雪恨的决心,深获同情而被收留当通讯兵。
  在部队里,王文儒作战机智勇敢,屡建战功,不久升任班长、排长,并选送到陈继虞在加积市举办的将校团训练班学习。
  1923年夏,王文儒随军渡海作战。同年秋,所在部队接受国民革命军改编,在国民革命军第四军东江守备队服役。1924年,东江守备队奉命移师广州市。翌年10月,王文儒所在部队的部分士兵和省港罢工的部分工人纠察队合编为缉私工商保卫团(一说工商缉私团),受广东省国民政府直接指挥。琼籍共产党员徐成章任团长,王文儒任缉私工商保卫团第一营第一连连长。在此期间,他结识徐成章杨善集等人,受其影响和教育,开始接受马克思主义,信仰共产主义,认识到只有共产党领导,国民革命才能取得彻底胜利。经徐成章、杨善集介绍,他于1925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春,王文儒升任第一营副营长,并兼第一连连长。不久被派往叶剑英广州主办的军官教导团学习。
  1927年4月15日,背叛革命的国民党右派军队围攻驻守在芳村、太平南路(现人民南路)的缉私工商保卫团。团长徐成章临危不惧,率部拼死突围,带领王文儒和其他共产党员转移到香港。设在香港的中共广东区委考虑到斗争形势发展的需要,决定派一批琼籍共产党人回琼崖组织工农武装,开展游击战争,建立苏维埃政权,创建琼崖革命根据地。10月初,王文儒、蔡永成、王宗尉、蔡敬义(后叛变被处决)、李志坚、林天炳等6人奉命从香港乘船秘密潜回海南。
  王文儒一踏上海南岛,旋即回到阔别4年之久的故乡。根据澄迈县党组织的介绍,首先找到童年时代的好友王锡让(中共地下党员),再串联从澄迈中学回来的共产党员黄瑞三、王文育、吴志桐、陈明仁等人。王文儒首先向他们传达了中共八七会议精神和省委的指示,然后分头到各村宣传,恢复和建立了西坡、良田、大武、哥村等4个党支部和海军永录乡党小组,发展党员50多名。他们组织群众,成立农民协会,发动青年报名参加讨逆军和农军。随着各乡村农军、儿童团的成立,沉静的山村一下子沸腾起来了。这时,中共琼崖特委派冯平符节黄善藩冯道南、刘青云带领西路讨逆军从山口的孔水、下岭开到西昌地区的南田村,同王文儒的农军会合。此间刘家弟带领南凯的农军也来到南田村。为了统一指挥会合在南田村的三支队伍,成立了西路讨逆革命军指挥部,后改称琼崖西路人民起义军司令部,冯平任司令,符节任参谋,王文儒任澄迈农军大队长兼教官。开办军事训练班,集训各村农军骨干,准备武装暴-动。
  11月,琼崖工农革命军西路总指挥部在澄迈县山口乡下岭村成立。总指挥部下辖一个营,共400多人,王文儒任营长。
  12月1日,在冯平、王文儒等人领导下,西路工农革命军和澄迈五区的农民揭竿而起,举行“南田暴-动”。暴-动队伍500多人,编成4个连,向下水、大塘、西昌、仁教、大坡、海军一带挺进,攻打地方民团据点,土豪劣绅闻风丧胆,狼狈逃窜,这一带成了人民的天下,西路工农革命军威震琼西三县。
  南田暴-动引起澄迈县国民政府县长王光炜的仇恨和恐惧。他于12月18日亲自带领县兵一个营及地方民团约400余人杀气腾腾地向西昌起义军扑来。王文儒奉命率部埋伏于金江至西昌的隘口——鸡毛箭岭的三个高地据险截击王光炜部。下午4时,当王光炜和县兵营长各骑着一匹白马大摇大摆进入大武村前的田洋时,只听王文儒大喊一声“打!”起义军便一齐开火,县兵和民团顿时乱作一团,喊爹叫娘,抱头鼠窜。王光炜等亦丢马逃身。这次战斗击毙县兵和民团20多人,缴获一批0弹药和两匹白马,起义军首战告捷。
  南田暴-动后,为了适应革命斗争的需要,在王文儒、黄善藩冯道南的积极组织和领导下,在尖石岭上创办了列宁学校,由王文儒任校长兼军事教官。学校招收区乡党员骨干,每期3个月,主要是学政治和军事,以提高党员干部、区乡骨干的政治素质和军事素质。列宁学校为琼崖西路三县培训了80多名骨干分子,到第一次反“围剿”开始后停办,后又复办过一期。
  1928年3月,广东军阀陈铭枢派其第十一军第十师蔡廷楷部到琼镇压革命,对琼崖各革命根据地进行大规模的“围剿”。在国民党重兵压境的情况下,冯平决定︰西路红军避实就虚,小股分散,机动作战。王文儒奉命带领一部分红军和赤卫队员,转移到澄迈县的白莲、盐丁和琼山县的羊山地区,坚持与国民党军周旋,配合红军各部,寻机歼灭敌人。
  5月,西路红军副参谋长、西昌区苏维埃政府主席王明成和他的弟弟王明范经不起斗争的考验,贪生怕死,叛变投靠国民党军,为其带路“清剿”西路红军,致使西路红军一营70多名(一说100多名)红军战士和当时任澄迈县委书记的黄瑞三在仁教岭一带惨遭杀害。冯平、符节被捕牺牲。西路红军和澄迈县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革命一时受挫。冯平、符节、黄瑞三牺牲后,国民党部进山“清剿”更加频繁,澄迈环境日趋恶化。幸存的同志按照琼崖特委的指示,化整为零,分散潜伏,等候时机。王文儒潜入到五指山腹地的琼中地区,和黎、苗族同胞一起养牛种地,患难与共,亲如兄弟。
  同年12月,王文儒打扮成商人模样,挑着黄皮、鹿筋、猴子膏等各种山区特产,一路贩卖山货,一路秘密查访党组织。一天,在澄迈县太平乡塘北村找到了冯道南,当天又在土艳村与特委派来任澄迈县委书记的冯白驹等人相逢。冯白驹对王文儒说︰“组织决定由你、冯道南、黄善藩3位同志去组织一支红军队伍,尽快开展斗争,壮大人民武装力量,推动苏维埃政权建设。”王文儒根据县委的指示,和冯道南、黄善藩回到坡尾垌和父老乡亲商量,在乡亲们的支持下,联络原潜伏下来的红军和同情革命的青年农民,仅几天时间就组织起一支工农红军队伍。队伍组织起来后,立即攻打西昌、北雁民团,奇袭金江国民党军,缴获武器装备自己,并迅速把队伍扩大到2个连,主动出击,摧毁银水村民团巢穴,并在这一带张贴标语,宣传共产党“耕者有其田”的政治主张,号召人民起来斗争。尔后,王文儒又率部向深山(现福山)、桥头、白莲地区进军,开辟新的苏区。
  12月下旬的一天,王文儒获悉国民党军2个营从临高县城开出,途经深山(福山)返海口的情报。他当机立断,指挥部队打伏击战,当国民党军进入埋伏圈时,红军各种武器一齐开火,打得国民党军人仰马翻,迫使其龟缩于敦茶、博才一带。王文儒指挥部队紧追不舍,战斗持续了三天三夜。由于处处被袭扰挨打,伤亡增多,又不能前进,国民党军被迫缩退回临高县城,不敢轻举妄动。深山一仗,震动了澄(迈)临(高)地区,鼓舞了红军的斗志。王文儒乘胜率部袭击澄迈县城——金江,偷袭黄竹,突袭瑞溪,智取白莲民团据点,使国民党军惶惶不可终日,夜间不敢外出,白天上街则结队而行,频频拍电报向广东省国民政府求援。此时琼西乡村红色政权从原来的3个区迅速扩大到11个区,土地革命闹得热火朝天。
  1929年5月下旬,琼崖工农红军独立团在母瑞山成立。澄迈红军编入独立团,梁秉枢任团长,王文儒任副团长。红军独立团的成立,为后来红军的进一步发展打下了基础。是年冬,王文儒任琼崖红军军事政治干部学校校长,亲自讲授战术摘要、步兵操典、野外勤务等课程。11月,王文儒从母瑞山率部回西昌、坡尾、加炳、新村、牛姆岭、南旧岭、永发村、加训垌等地开展除奸活动和恢复工作,驻大塘坡村整营的国民党军都闻风而逃,不敢迎战。
  1930年6月,王文儒、黄善藩带领红军攻打国民党军驻定安县岭门的据点,激战3小时,击毙国民党军两个副团长,活捉团长林国茂,缴获长短枪100多支,这一胜利使红军指战员欢欣鼓舞。
  随着革命形势的好转,琼崖红军不断发展壮大,同年8月,独立团扩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王文儒任独立师第二团团长,不久升任红军独立师副师长兼第二团团长。带领红-战在琼山、澄迈交界的羊山地区。国民党陈策部海军陆战队调一个团又一个营的兵力“围剿”红二团,国民党军进攻定安县丁指岭,和那里的红军第二团第一营交火。傍晚,国民党海军陆战队和地方民团1000多人,把100多名红军层层包围在丁指岭上。王文儒得到这一消息,连夜率领一个营的兵力奔袭丁指岭,用猛烈的炮火杀开一个缺口,解了一营的围。部队突围后,他指挥部队与敌人周旋三天三夜,把国民党军拖得精疲力尽,损兵又失枪。国民党军见王文儒战法灵活多变,神出鬼没,担心落入圈套,被迫退兵。王文儒用二个营兵力和一部分赤卫队,打退了敌军一个团和一个营的“围剿”,缴获轻机枪2挺、步枪30多支和一批弹药。从此,琼崖到处传颂着王文儒临危不惊、足智多谋的佳话。
  1931年3月,在琼崖第三次工农兵代表大会上,王文儒被选为琼崖苏维埃政府委员。4月,师长梁秉枢调任中共东江军委参谋长后,王文儒升任红军独立师师长兼第一团团长。他治军有方,军纪严明,群众爱戴。他认真贯彻执行中共琼崖第四次代表大会的六项决议和四届一次扩大会议精神,创造性地开展工作,使武装斗争不断取得新的胜利,红军队伍不断壮大。5月1日,他亲自主持成立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工农红军的第一支女子军连队,也是琼崖有史以来第一支妇女武装——中国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第三团女子军特务连,并在万人大会上讲了话,勉励100多名女子军战士为人民杀敌立功。仅半年时间,琼崖红军独立师发展到2000余人,加上苏区各县、乡基干队、赤卫队,全琼武装力量已拥有8000余人。武装斗争的胜利和发展,使琼崖革命根据地得到巩固和扩大,恢复和建立苏维埃政府的有6个县、34个区、251个乡;筹备成立的有3个县、24个区,129个乡,苏区人口已超过100万,占琼崖总人口的三分之一。琼崖革命根据地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运动,根据地建设进入全盛时期,成为当时国内有影响的革命根据地之一。
  1932年7月,广东军阀为了配合蒋介石对江西中央苏区的“围剿”,扑灭琼崖地区的革命烈火,巩固其在南部的统治,派出3000多人赴琼,向琼崖苏区和红军发起第二次疯狂的“围剿”。从8月1日起,敌军首先进攻驻守琼山、澄迈交界羊山地区的红二团,红二团奋起还击。次日,国民党军又集中1600多人,在飞机大炮的配合下,分兵3路,向琼崖特委机关和琼崖苏维埃政府所在地——母瑞山一带猛扑过来。王文儒指挥的红军主力在母瑞山区同数倍于己的敌军浴血奋战10多天,杀伤大量的敌人,红军也伤亡惨重,主力几乎损失殆尽。10月,国民党军占领苏区后,加紧推行保甲制,移民并村,强迫群众迁到堡垒式的中心村,把母瑞山周围广大地区变成“无人区”,断绝群众对红军的支援和接济,红军的兵员、弹药、粮食得不到补充,陷入弹尽粮绝的境地。
  在这严重的危急关头,琼崖特委在母瑞山召开党政军联席紧急会议,研究退敌之策。王文儒挺身而出,提议由他和师政委冯国卿率领红一团第一营和师部机关突围,把国民党军引离母瑞山,掩护特委、琼苏领导机关和部分红军撤退,击破敌人对母瑞山的围困。王文儒的建议得到琼崖特委书记冯白驹、琼苏主席符明经的支持。
  一天黑夜,秋雨沥沥,万泉河水暴涨。王文儒、冯国卿带领队伍,分成4路冲出敌人3个团5层-线,向乐万根据地转移。国民党军得知红军突围的消息,急忙调集2000余兵力到乐万苏区围追堵截突围的红军。红军在王文儒的指挥下,多次打退敌人进攻。同月,在南排岭的阻击战中,冯国卿不幸阵亡,王文儒和郭天亭参谋长率领剩下的60多名红-入密林深处,日伏夜行,同敌人周旋,开展游击战。12月21日,王文儒带领仅存的10余名战士撤到白水(泉)山边,又遭敌人伏击,郭天亭被捕牺牲。王文儒腿部中弹,仍然顽强坚持战斗,拼死冲杀出敌人埋伏圈,此时,他身边仅剩警卫员王信一人。
  一天夜里,王文儒和王信潜回乐会县第四区长尾?村,村中空无一人。王文儒派王信回深造村老家去寻觅食物。王信回家经不起老母和长兄的劝诱,当夜向敌人自首。敌人得知王文儒的落脚点,次晨即层层包围了长尾?村,采取砍山烧山、分片搜山的方法,仍然未见王文儒的影子。王文儒几经周折,爬出敌军包围圈,躲藏在山鸡(佳)寮村附近的密林里,准备夜间再摸黑转向六连岭根据地。但由于饥寒交迫,伤势加重,于1938年1月2日昏倒在乐会县山鸡(佳)寮村附近的山沟里,不幸被捕。
  王文儒被关在府城警卫旅的监狱里。开始,国民党军用大摆酒席设宴款待、高官厚禄和美人计等手段,妄图引诱王文儒投降,遭到王文儒义正词严的怒斥。软的不行,又来硬的。敌人用夹手指、手指甲里插竹签、烤红的铁条烙、在刀割破的伤口上撒盐、绑住两脚倒吊、灌辣椒水等酷刑来折磨他,但他宁死不屈,正气凛然地说︰“要革命就会有牺牲,一个共产党员为革命牺牲自己的生命,死而无憾。”
  敌人黔驴技穷,决定杀害王文儒。1933年7月的一天,王文儒从容自若,高唱着《国际歌》走向刑场。他沿途不断对站在路旁的群众点头告别,利用最后机会进行宣传鼓动︰“共产党和红军是斩不尽杀不绝的,杀了王文儒,还有千千万万个王文儒站起来,革命一定会胜利!”临刑时,他视死如归,大声高呼︰“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共产主义万岁”等口号。
  王文儒英勇就义时年仅34岁。
  王文儒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是尖石岭革命根据地、羊山革命根据地奠基人之一,是早期琼崖工农红军著名的领导人之一。曾任第三届琼崖苏维埃政府委员;琼崖西路工农革命军营长、琼崖工农红军独立团副团长、琼崖红军军事政治干部学校校长、中国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第二团团长、第一团团长、副师长、师长等职。
  全国解放后,为了缅怀和纪念烈士的丰功伟绩,澄迈县人民政府于1959年2月在良田村旁修建了王文儒革命烈士纪念碑,1991年,海南省人民政府重修并将其列为省级保护文物;1959年,北雁乡被命名为“文儒大队”和“文儒公社”。
  王文儒的光辉形象永远活在海南人民的心中!
  来源:中共海南省党史研究室

王姓名人堂
王文儒相关
同年(公元1899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33年)去世的名人:
澄迈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澄迈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