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陕西 > 渭南 > 富平县人物

王安民


[公元1913年-1933年]

   王安民(1913—1933),又名安太,出生于陕西富平县流曲镇臧村的一个农民家庭。父亲、母亲及继母都是勤劳厚道的农民。他兄妹五个,行二。在父辈的熏陶下,他们兄妹个个勤劳朴实,安民更具有刚正坚毅的性格。安民十岁人流曲通川学校读书。他聪明好学,性格开朗,积极上进。除学好各门功课外,课余还经常同进步的老师同学来往,末积极参加校内外的一些活动。1927年后半年,共产党员王克勤到该校任教,对他的成长进步起了重大影响。在王老师的教育下,他经常与师生一起到齐村、昌宁等地向群众进行宣传,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罪行。当年底,王克勤介绍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是通川党支部在学生中吸收的第一名党员。在学校里,安民爱憎分明,是敢于斗争的积极分子。一次,安民揭发了教师任某-学校灯油费问题。他把写好的揭发信,径直放在任某宿舍窗台上。以后他到西安,找到了中山学院(第二期农运班)学习的通川支部党员孙育信,孙把他安排在西安北大街一家图书馆里帮忙。不久,他辞职回家。1929年春,随着陕甘革命斗争的不断发展,为壮大红军力量,开展游击战争,巩固和扩大革命根据地,党组织决定动员和组织各地广大青年积极参加红军。孙育信受组织之托到王家说明来意,安民惊喜若狂,当即表态愿意参加红军。他那追求真理,渴望革命的心愿终于实现了。他毅然告别乡亲,光荣地参加了红军游击队,跟随刘志丹走南闯出生人死战斗在革命道路上。这年秋,安民受组织指派,由红区转赴西安国民党唐子丰部队从事兵运工作,任副排长。由于他宣传鼓动,在唐部奉命开赴甘肃平凉途中,带领排官兵一起哗变,投奔红军。1930年,军阀混战,旱魔肆虐,渭北地区赤地千里,民不聊生,农民揭竿而起的事此起彼伏。5月下旬,中共陕西省委根据中央指示“将领导灾民斗争作为党的中心任务之一”,决定以三原、富平为中心,开展游击战争。6月16日,各地武装集汇,成立渭北灾民自救队。安民与王志英、田裕国、王笃等二十余人,带长短枪二十余支参加了灾民自救队。灾民自救队成立当天,就分了武字区文龙村一家地主的粮食。接着又在长坳等地分了地主豪绅赵应科、牛振合、叶子青的粮食,又捣毁了武字区马额乡公所。7月13日,灾民自救队向富平转移,在康家洞与富平民团遭遇,损失了部分0。行至瓦窑头附近的法华洞休息时,一大队的分队长张成义突然叛变,打死正在参加会议的独立大队分队长王笃,并收了其它大队的枪。灾民自救队被迫逃散。安民和大多数党员被迫出走,暂时进行分散活动。1932年,安民在旬邑杨虎城部一营任职,作兵运工作。期间,他经常给红军通风报信,使红军对敌情有了更清楚的了解和防备。一次,在得悉杨部要攻打红军时,安民及时报告了情况,终于使红军免受损失。1933年初,遭到敌人严重破坏的三原心字区党组织基本停止了活动。省委决定,要不断开展反“围剿”斗争,创造陕甘边新苏区,把渭北革命根据地向武字区以西发展,开辟心字区工作。武字区委根据省委决定精神,派安民与黄罗斌、赵宝森(包森)等到心字区开展工作。他们一来到心字区,首先找到心字区党组织负责人宋士斌,同他一起开会,分析了当时的形势。研究并部署了工作,决定安民任心字区委宣传委员,同赵宝森(组织委员)一起负责恢复建立党的组织,黄罗斌负责团的工作和建立武装。他们经常深入各地,吃住在群众家里,白天化装成老百姓在地里千活,晚上组织群众除内奸,打土豪,进行分粮斗争。经过一段艰苦工作,群众很快发动组织起来,心字区的党组织也得到恢复,并建立了一支游击队。游击队经常在心字区一带镇压土豪劣绅,进行分粮斗争。当敌人不断派来侦探、民团及军队进行围剿袭击时,群众就立即给他们通风报信,设法保护他们。给他们送衣服,帮助转运物资。在群众的积极配合下,一次又一次地粉碎了敌人的突袭,使心字区的革命斗争又重新轰轰烈烈开展起来。
  1933年4月,心字区游击队改编为渭北游击队总指挥部第二补充支队,安民任渭北游击队中队长。在红二十六军和三原中心县委的领导下,带领游击队在三原、富平、耀县、高陵一带活动,不断打击敌人,曾袭击了鲁桥镇的民团,还经常在耀县一带公路上截击敌人的车辆,取得对敌斗争的不断胜利。6月,执行“左”倾机会主义路线的省委书记杜衡,不顾客观条件和坚持正确意见的刘志丹、边特委及三原县委的一致反对,一意孤行,强令红二团南下渭华,致使二团官兵在蓝田遭敌袭击,造成很大损失。随红二团南下的安民,和同志们一起英勇杀敌,奋战在秦岭山中,历经千难万险,于10月4日(农历中秋节)终于返回到照金苏区。之后,安民任红四团二连政治指导员,继续开展游击战争。攻打甘肃合水县城战斗中,他身先士卒,机智勇敢。以奇袭战术一举攻克合水县城,消灭敌人一个连和几十名民团,俘获敌县长及一批豪绅,破狱营救出一批同志,缴获了许多布匹、银元和武器弹药。11月初,陕甘边党政军在包家寨召开联席会议,决定广泛开展游击战争,划分游击区,组建三路游击队,创建陕甘、陕北、关中多块革命根据地。由张明吾任三路游击队总指挥,黄子文任政治委员。不久,张明吾牺牲,黄子文因病离队,由王安民任总指挥,张仲良任政委。三路游击队在安民和张仲良的带领下,活动在淳化、正宁、耀县、黄陵、宜君富县、甘泉一带。第三路游击队建立后,在陕甘边特委和红二十六军四十二师师委会的领导下,在敌我力量悬殊、我方暂对处于劣势的情况下,游击队从实际出发,紧紧依靠群众,采取灵活机动的战术,或集中兵力打歼灭战,或分散力量避开强敌并运用偷袭、引诱等方式伏击、围歼敌人,避免打硬仗。终于积小胜为大胜,迅速打开了局面,使游击队不断发展壮大。第三路游击队进行的第一个战斗,就是消灭宁县王朗坡民团。这个民团有三四十人。民团头子赵愣娃蛮悍肆强,横行乡里,威胁着游击队在当地的活动。游击队决定为民除害,采取引蛇出洞的办法。一天,由政委张仲良带领十几名游击队员化装成“土匪”模样,首先“抢”了一家富农。接着又故意把富农放走,让其向民团头子赵愣娃报告,赵愣娃果然趾高气扬出现了。我预伏的游击队一拥而上,一举歼灭了这条万恶的地头蛇。此后三路游击队又集中四个游击队的力量,消灭了柴场子民团二十余人,又消灭了淳化民团一部。经过短短几个月的连续战斗,又新创建了新正、富甘、宁县、湫头、耀县、中宜六支游击支队,使游击队的力量增加了一倍多。在王安民总指挥的带领下,三路游击队还配合其他兄弟部队在东沿咸榆公路,西临西兰公路的十多个县境更广阔的地域,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游击战争,不断巩固和扩大以照金为中心的革命根据地。安民在这些斗争中英勇顽强,指挥有方,三路游击队从组建起,就重视示范作用。安民总指挥更是身先士卒,与战士同甘苦共患难。行军作战时,他很少骑马。战斗中总是冲锋在前,退却在后,显示了他的英雄本色,赢得了战士们衷心的爱戴。1933年冬,安民率领游击队在耀县白家山一带活动,在刚要离开玉坪坡村时,由于叛徒出卖,早已盯梢隐藏在一旁的敌柳林村民团蜂拥而至,王安民不幸落入敌手。敌人将安民带到柳林进行审讯,用酷刑折磨他,企图从他口中得到耀县地下党员的名单。然而,铁骨铮铮的王安民始终没有向敌人透露一个字。敌人见硬的不行,便用软磨的“穷伎”,每天只给他微少的食物,并将一日两餐改为一餐,施加饿刑。但是仍然吓不倒安民。几天后,敌团总萧民师亲自审问安民:“你是共产党员吗?”他理直气壮地回答:“我就是共产党员!”敌人便假惺惺地对说:“只要你供出共产党人的名单,就可以放你。”然而安民却面对敌人轻蔑地一笑,艰难地耸了伤迹斑斑的双肩,不慌不忙地回答道:“你们要想知道的,我全知道。”敌人立即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笔和纸,让他写出共产党人的名字。安民看了看自己被铐锁的双手,抖了抖遍体鳞伤的身躯质问敌人:“用拷打饥饿来对付共产党人,这就是你们的礼义吗?你们要想知道,还得让我酒足饭饱才行。”敌人满以为这样就能得到安民供出的党员名单,满口答应了他的条件。立即令团丁给安民松绑下铐,备好酒席,由萧民师及文书数人陪同。安民落落大方地入座,顺手提起酒壶,自斟自饮,毫不客气地吃了起来。待到酒足饭饱,拿起酒瓶、菜盘、饭碗,朝团总头上砸去,猛地将饭桌踢翻。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使敌人惊惶失措。于是蜂拥而上,将安民用绳子死死地-起来,用手枪威逼他,发出歇斯底里的嚎叫:“快说,共产党员的名单在哪里?”安民浩气凛然地答道:“要想得到共产党员的名单,白日作梦!要杀要斩,请便吧!”他昂首挺胸,巍然屹立。敌人见仍然得不到共产党人的名单,气得嗷嗷嚎叫,用皮鞭使劲地抽打,连刺刀和枪托也用上了,直打得安民死去活来。敌人看要想从他口中得到什么,已经没有指望了,于是穷凶极恶地将王安民拖到一棵树下,架起干柴,用火活活地烧死了。时年仅二十岁。以后,三路游击队全体战士以及张仲良,带领耀西游击队部分干部战士,怀着悲痛的心情在照金街上为王安民及王满堂烈士举行了追悼会。由张仲良主持,沉痛地悼念游击队总指挥王安民。王安民为了党和人民的事业,血洒疆场,英勇就义。1942年8月,关中分区为了缅怀革命先烈,褒扬和继承烈士业绩,特将淳耀县四区(高山槐)命名为“安民区”。将王安民生活战斗过的白家山玉坪坡村,命名为“安民村”。

王姓名人堂
同名人物:
同年(公元1913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33年)去世的名人:
富平县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富平县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