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西省 > 临汾市 > 襄汾人物

孙金仓


[公元1923年-1947年]

   孙金仓,中共党员,1923年出生于塔儿山上下庄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里,小时因家境贫寒,小学辍学后给富户当羊工、打短工。1941年冬,阎锡山的襄陵县政府汾东办事处 局征兵时,为有一碗饭吃,他去服役。到阎军当兵后,由于他流露对阎锡山-反人民的不满情绪,曾被阎锡山同志会襄陵县分会以共产党嫌疑拷打、关押。1942年秋,这支阎军武装通过我党地下工作人员做策反工作,反正起义,被编入我党领导的曲襄县人民武装抗日游击大队。从此,孙金仓成为一名游击队员,开始了他的革命生涯.
  1942年,即孙金仓踏上革命道路的这一年,正值蒋介石发动-高潮,加之日伪军扫荡和根据地闹灾荒,我党和人民处在最困难的时刻。那时,日军在襄陵县汾东铁路沿线和塔儿山、龙王庙、东峰顶、段村、邓庄、安李、陶寺等处修筑了炮楼,设立了据点,并对铁路、公路严密-,使襄陵汾东形成了“格子网”形势。刚成立的游击队,就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与敌人作斗争。游击队积极活动,昼伏夜出,寻机歼敌,很快形成了我主动、敌被动的有利局势。
  龙王庙炮楼的日军卡住了我们通往太岳根据地的咽喉,给我们与根据地的联系带来诸多不便。一个雪后拂晓,游击队外出活动,孙金仓趁视线好,在南凹山头隔沟打了3发排子 ,将龙王庙日军哨兵击毙。从此,人们都说孙金仓是神 手,打冷 制敌出了名。在游击队,尤其是孙金仓游击小组的打击下,日军在龙王庙、塔儿山、东峰顶3处驻扎不到1年就被逼走了,而我们抗日政府和游击队却没有吃过一次亏。领导和同志们都说:“这里边凝聚着金仓同志的一份功劳啊!”
  1942年冬,人民生活极端困苦,可是快过年了,日军还大肆抢粮、杀人、放火,十分凶恶。孙金仓看在眼里火在心头。一天早晨,孙金仓带一个班,在南垣村外与一队抢粮日军遭遇,他们一排子手 摔下去,炸得日军抱头鼠窜。这一仗,拉开了反抢粮斗争的序幕,振奋了军心、民心。后来,游击队 一响,群众就四处出动,赶来支援。1943年,在上西梁村反抢粮战斗中,军民配合,几处设伏,使日军相马队长弃粮载尸而归。
  孙金仓勇敢、机智,而且细心。他经常随-到前方察看地形,保卫-的安全。领导多次把侦察敌情和捉“活舌头”的艰险任务交给他,他每次都出色地完成了任务,给游击队打击敌人创造了条件。
  1945年12月,游击队在浮山梁家河整编为太岳二分区警卫五团一营三连,孙金仓和战士们离开襄陵,继续征战。
  1946年6月,因阎军袭扰襄东解放区,战斗频繁,上级决定在襄东重建一支人民武装——襄陵县保安大队。孙金仓、张铁钧等12人,作为骨干被要回,孙金仓被任命为排长。当月,20多名阎军到大邓村抢粮,孙金仓立即带两个班,夺回了被抢粮食,群众高兴地以猪肉等热情慰劳。此后,他带的排,经常与主力部队、武工队、民兵配合,消灭窜犯之敌,打击敌抢粮队,战斗10余次,歼敌百余名,基本保住了襄东解放区的粮食。在执行破击铁路、打击铁路沿线敌人的任务时,他更以阎军军官和机 射手为目标毙敌出了名,使敌人闻风丧胆。
  孙金仓在游击队和区分队时,曾几次奉命处决过几个汉奸-贼和阎顽坏蛋,而人们最称颂的是铲除汉奸王殿侯。
  抗日战争时期,日军在襄东有10多个据点,其中邓庄镇是一个大据点。这里有鬼子、伪军100多名,还有一个20多人的便衣队。自从邓庄镇成了日伪据点后,可把这带的老百姓害苦了,敌人除了要粮、要款、要苦力外,还不时外出清剿,弄得鸡犬不宁、人心惶惶。最可恶的是便衣队,他们潜入各地,刺探情报,破坏我党组织,惨害抗日军民。队长王殿侯,依仗鬼子势力,狐假虎威,为非作歹,欺男霸女,鱼肉百姓,干尽坏事,人们对其恨之入骨。
  王殿侯原是襄东某村一个游手好闲的无赖,在抗日高潮中不知咋的混进了革命队伍,可是,他吃不下游击队的红薯和窝窝头,经不起战争年代残酷斗争的考验,便暗暗同敌人据点中那班狐群狗党勾结上,悄悄逃离游击队,进了敌据点,当了鬼子的一名便衣。他领着鬼子和伪军,到处搜捕我抗日干部和地下党员。因为他为鬼子干得卖力,很快就成了鬼子队长眼中的红人,被提拔当了便衣队长。这下他高兴得眉开眼笑,跟着鬼子干得更欢了。
  对王殿侯,我二区地下党组织早就要除掉他。可是,这家伙狡猾奸诈,行迹诡秘,区分队几次行动都未能得手。一天得到可靠情报,说王殿侯找了一班说书艺人,当晚在他住的院里说鼓书。二区分委决定派区分队长孙金仓带几个人前去,处决王殿侯。那天晚上为讨好鬼子和伪军,王殿侯给鬼子和伪军送了信,让来听说鼓书,并说鼓书是“小寡妇上坟”。晚上鬼子因听不懂没来,伪军来了二、三十个。不巧,下起了小雨,说鼓书的由院里移进西房里。二更时分,书正说到热闹处,区分队来了。孙金仓等悄悄接近大门,一刺刀捅死了凑巧开门解手的便衣张福林,然后外边留下几人,其余由孙金仓带领进入院内。化装成便衣模样的孙金仓大胆走进西房,这时敌人听书正入神,也未注意他。孙金仓轻轻掀开里屋门帘,见王殿侯正与两个女人打俏斗趣。王殿侯发现来人,慌忙拿 ,但 还没有拿到,孙金仓“啪”的一 就结果了这家伙的性命。孙金仓迅即出里屋,对外屋的伪军大喊一声:“不准动!”这时窗户里也伸进几个 口,伪军汉奸没敢动。当孙金仓跨出门的当儿,被便衣张连升抱住了后腰,一名区分队员见状,一 将其击毙。孙金仓一声令下:“撤!”区分队迅速离去。两声 响惊动了据点里的鬼子,但他们赶到之后,孙金仓等人已消失在夜幕中。鬼子气得哇哇叫:“斯拉斯拉,又是这个孙金仓!”
  1947年2月4日,襄陵县保安大队一中队孙金仓排,在席村村外与阎军一个连遭遇,激战两个多小时,连续打退敌人数次进攻,后在反冲锋中孙金仓身负重伤,被战友背下战场,藏于庄稼地里。但是被阎军发现,阎军将孙金仓同志的头割下,挑在 上,在邓庄街上示众,惨不忍睹。
  孙金仓同志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革命,在不长的革命生涯中,闪耀着灿烂的光辉。他牺牲后,县上在安乐庄举行了追悼会。会上,战士和乡亲们义愤填膺,群情激昂,0的烈火在胸中熊熊燃烧。中共襄陵县委书记兼保安大队政委姚登山讲话,号召全县军民奋勇杀敌,积极支前,为孙金仓同志报仇,为所有的死难烈士报仇。


下一名人:乔贯五
孙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23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7年)去世的名人:
襄汾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襄汾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