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云南省 > 曲靖 > 罗平人物

任学源


    任学源,1918年出生在罗平钟山乡狗街村一个农民家庭。父亲任绍堂思想开明,为人正直,热心地方公益事业。弟弟妹妹和妻子在党的教育影响下,都先后参加游击队和地方工作,并先后加入中国共产党,使这个典型的乡村农户被誉为“革命之家”。
  任学源童年时就读于狗街村民小学,1934年,离家到罗平板桥东胜小学读高小,1935年考入曲靖省立中学,不久,被校方以“煽动学生闹事”为由,开除学籍。他愤然离校,去贵州省立兴义中学就读。1937年初,转罗平“师资训练班”学习。此间,他受到地下党员和进步教师的影响,积极参加“读书会”的活动,阅读《社会发展史》、《通俗辨证法》、《大众哲学》、《联共(布)党史》、《新华日报》等书刊。他常说:“求知不怕-”,“东方不亮西方亮”。勇往直前,执着地追求新知识,探索革命真理,积极参加抗日救亡活动,上街演讲,教唱抗战歌曲,出壁报,演街头剧,成为一名抗日救亡的带头人。
  1938年4月,任学源经刘浩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并按照罗平地下党的指示,回钟山乡狗街小学教书。他刚走上工作岗位,就立志要办好教育,培养革命力人才。他从外地搞来许多进步书籍和抗日歌曲,组织学生阅读和演唱,对接受快,胆子大,在群众中有威信的学生,即经常联系,重点培养。此外,由于教材缺乏,加之内容陈旧,他就主动编写一些儿歌教学生唱。这种儿歌通俗易懂,又具有战斗性,揭露了旧社会的罪恶和 派的丑恶嘴脸。如“乡长吃肥肉,保长啃骨头,甲长撵山狗,百姓泪双流”;鸡捐鸭捐,捐给官儿抽大烟,烟 对着嘴巴处,吸尽百姓血和肉“。些儿歌生动形像,含意深刻,表达了农民的心声,不翼而飞地传播到干家万户。与此同时,他与在其他学校教书的党员教师张鸿逵、朱希敏、唐德锟等共同商议组织读书会,每逢街天到任学源家秘密-,交流学习经验,布置工作任务。
  随着工作的深入开展,国民党乡长张明显把任学源视为眼中钉,阴谋拔除。1939年夏以拉垃兵为借口,从清水河高家私塾将任学源五花大绑捆到清水河乡公所,并抄了任学源的家。此举激起群众义愤,学校-,后经地下党通过县民众教育馆长张蕴璞出面营救方被迫释放。
  1939年冬,罗平县政府开办保长训练班,任学源受地下党指派参加训练班学习,从中广交朋友,为夺取基层政权创造了有利条。1949年6月,国民党在罗平制造“尹、刘事件”,地下党决定将暴露和可能暴露的党员任学源、朱希敏、王纲正转移昆明工作。翌年5月,中共云南省工委为加强罗平地下党的工作,又将任学、朱希敏派回罗平,经他与其他党员和进步青年共同努力,一面组织生产油笼出售,为党筹集活动经费,一面争取各方人士支持,将狗街村民小学搬到清水河畔,成立了钟山乡中心小学,任学源出任校长。他通过聘请教师,先后将昆明和县内的一批党员和进步青年调进学校教书,既搞好隐蔽,又积蓄力量,使这所学校成为罗平地下党的一个重要活动据点,许多青年在这所学校里受到革命的熏陶。
  1943年5月,乡长孔凡楷又下令逮捕任学源、朱希敏等,他们又被迫再次转移昆明,经省工委安排打入“大中印刷厂”工作,在敌特监视-的情况下,他紧密团结工人,认真执行党的指示,克服各种困难,为云南地下党秘密印刷了大量的书刊和文件,0完成党交给的任务。
  1944年,日军占领贵州独山,省工委决定开展敌后抗日游击战争,于是年秋派任学源、朱希敏返回罗平。任学源任钟山乡党支部书记。他与朱希敏、唐德锟等同志更加忘我地工作,深入各个山村小寨,用不同方式,建立建全“读书会”、农民小组、兄弟会、妇女会等群众组织,开展-工作,团结钟山乡上层开明士绅,使他们出钱出 ,积极支持革命。同时,发展壮大党的队伍,组织学习毛主席的《抗日战争的战略问题》和朱德总司令的《论游击战》,要求党员带头集资购买武器,秘密组织地下武装。并通过精心研究,由农民小组成员刘国才控制护路队武装。时值抗日的关键时刻,美闲十四航空队在罗平县修建飞机场。任学源出面向罗平募工委员会接头承包工程,经过一年的辛勤劳动,得旧币几千万元。一部份作为民工的报酬;一部份交省工委;一部份由乡公所(两面政权)掌握,买回轻机 两挺,长 百余支, 数十箱,手 500余枚,全掌握在地下党手中。第二年,日军投降,这些武器在后来的反蒋武装斗争中发挥了威力。
  1946年4月,国民党打着“还政于民”的幌子,搞假民主选举乡镇长,地下党趁机在我党群众基础较好的钟山乡和板桥镇,通过各村党组织的工作,把地下党员任学源、李家琳选为钟山乡正副乡长,唐德锟选为县参议员。从此,钟山乡成为罗平县第一个由地下党控制的“两面政权”。
  任学源担任乡长后,再三表示:“人民选我当乡长,我就要一心一意为人民”。许多乡亲父老也纷纷表示对任学源的信任和支持。紧接着全乡8个保的保长是通过选举,也由地下党员和进步青年担任。当年。钟山乡遭到严重的旱灾,禾苗枯死,农民生活极端困难。对此,党支部研究了救灾措施,由任学源以乡长名誉打开粮仓,发放救济稂;同时动员地方开明士绅拿出粮食救济灾民;对几家比较顽同的地主,由“乡公所”开给借条强行借粮。以此来支持农民的生产自救,获得了人民群众的拥护。
  随着地下党领导的钟山乡人民革命运动的蓬勃发展,使国民党县长沈啸霞坐卧不安,把任学源视为心腹大患,多次扬言要撤换任学源的乡长职务。1947年10月12日,国民党县政府调集县常备中队和地霸武装400余人,气势汹汹地向钟山乡开进,妄图夺回乡政权,安插国民党特务彭立柱为乡长。任学源接到城区地下党送来的情报,党支部当即决定:地下党员分头到各村发动群众,连夜组织400多人,由任学源率领占据险要地势与敌对峙。后经谈判,双方撤兵。1948年2月8日,国民党曲靖第二区保安副司令张国梁率兵,以“铲烟”为名,开进钟山乡,企图再次逮捕任学源、朱希敏、唐德锟等。钟山乡党支部迅速调集800人,布防于白木甲、五里牌一带,与敌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最后。在地下党组织的深入发动和精心安排下,各界民主人士广泛声援,迫使敌人从钟山撤兵。
  1948年4月,根据中共云南省工委“建立一支游击主力部队”的部署,朱家璧率“一支人民的军队”进入罗平。罗平党组织根据省工委的决定和阿乃军事会议的安排,派任学源率罗平人民的子弟兵钟山乡基干武装152人参加“一支人民的军队”编为第七大队,任学源任大队长。在朱家壁指挥下,他率7大队先后参加4月26日在老鸡场、头道口子、菜子塘一线的战斗,打退了国民党中央军一个营的进攻;5月11日从罗平奔袭师宗,取得一举攻克县城,俘县长保国强及其以下120多人,缴获大批军需物资的重大胜利。
  6月,朱家壁率主力南渡盘江后,为了便于指挥作战,在泸西县五嶆区舍得村(现属邱北县)将集结的主力编为3个支队,任学源部编为第3支队第7大队,大队长任学源。编队后,任率7大队参加了11日围攻邱北县城的战斗。13日,部队在邱北温浏召开大队以上干部会议,研究贯彻省工委西山扩大会议精神,决定既要坚定执行上级的指示,又要坚持根据地的斗争,第1、2支队及第7大队南下滇桂边境,同桂滇边部队会师整训;第3支部第8、9两个大队回盘江北岸,以龙海山区为中心,配合各县坚持武装斗争。朱家壁率部队(1200人)主力继续南下,于22日一举攻克广南县,任学源率7大队参加了攻城战斗。7月1日,部队在广南县里达镇(现属富宁县)召开纪念建党27周年纪念大会,并按省工委的决定,公开了这支游击主力的番号为“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第一纵队”。3日,敌578团1个营及广南县民团共2000余人突袭里达,留守里达的第7大队和独立大队,英勇还击,坚守阵地,掩护纵队机关和非战斗人员安全转移。任学源不顾个人安危,身先士卒,带领战士冲锋,阻住敌人的进攻。后在外出赶回的部队配合夹击下,敌弃尸70余具狼狈后撤。在挺进广西靖镇区的途中,又攻克滇越边镇田蓬,歼灭国民党田蓬汛署守敌。部队打破了敌军尾追堵截,紛过艰难的辗转跋涉,终于8月初到达越南河阳,与桂滇边部队会师。
  10月,根据中共香港分局电示,桂滇边部队与自救军合编,沿用“人民讨蒋自救军第1纵队”番号,以云南为主要方向回国作战。部队编为两个支队,任学源所部编为第二支队第8大队,任学源任大队长。16日从河阳出发;20日,从麻栗坡与田蓬间突破敌军几道-线越过国境,经麻栗坡、西畴、砚山、邱北等县,抵达盘江南岸,于邱北南盘江附近山头,发现敌578团3营驻扎格勒村。为扫清前进中的障碍,任学源奉命率八大队攻击九潭坡高地,经一天激战后,与一中队失去联系,同时也与纵队部失去联系。经大队干部会议研究,决定改道寻找纵队。11月11日,任学源率八大队途经师宗高良洛业沟准备渡南盘江时,突遭当地恶霸何廷珍、何廷选匪部伏击,大队长任学源等18人惨遭敌人杀害。牺牲时,年仅30岁。
                      中共罗平县委党史办公室(根据唐德锟、刘国才、陈忠弼等提供的资料及宋光、左文辉等《怀念任学源烈士》一文,李士凡、张桂云整理)
  来源:曲靖市委党史研究室、市政府地方志办公室


下一名人:温培群
任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18年)出生的名人:
罗平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罗平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