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四川 > 达州 > 万源人物

廖胜敬


[公元1915年-1970年]

   廖胜敬(1915.1-1970),出生在万源市石塘乡长田坝村廖家老房子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他的父亲廖祖顺(1957年12月15日万源县人民委员会批准为烈士),是一个忠厚老实的农民,母亲胡氏出生于农民家庭,勤劳俭朴。廖胜敬六岁时,母亲因病无钱医治离开人世。一家人靠租种的一亩水田、两亩旱地无法生活,于是他父亲又去当“背0”。廖胜敬七、八岁时,就被父亲送到财主胡传先家放牛。他在胡家,每天放牛时还要割三四十斤草,草割得少了,就不给饭吃。给财主放牛是没有工钱的。十二岁那年,廖胜敬回到家里跟着父亲运木炭、矿石、生铁,当起了背0。
  1929年,万源爆发了李家俊领导的固军坝农民起义,廖胜敬的父亲廖祖顺和叔父都加入了李家俊领导农民协会和川东游击军。他的叔父在战场上牺牲。1930年,固军坝起义失败,他的父亲被国民政府抓住,押往石塘坝杀害。国民政府对农民协会会员和游击军战士的家属采取斩草除根政策。廖胜敬和他哥哥一起被抓,关在石塘乡公所。当时,廖胜敬年纪小、个头矮,看守对他看管不那么严。一天中午,廖胜敬乘大家抢着吃饭的混乱之机逃跑了。他刚跑到回龙观,看守的兵就追赶过来了。回龙观树木阴翳、杂草丛生,他钻进了树林,躲过了追捕。当晚,他回到老家老房子家中,看到家中只有七十多岁的祖母,他伤心地哭了。这时,他的堂兄(三哥)进来告诉他:“他们还在到处捉人,你不能在家住,快点儿逃到别处去”。他想:婆婆七十多岁,家里没房没地、吃穿没有,父亲被杀、叔父也战死了。他越想越恨,只想报仇。这时,他的三哥又催他赶快逃跑,不要去白送死。他只好含着眼泪离开了家,逃到了大火地。在大火地,通过亲友介绍,廖胜敬到吴培成家帮长工。廖胜敬在吴培成家时常吃不饱、穿不暖,还经常挨打受气,这更增添了他的仇恨。他不想像这样躲躲藏藏,他要报仇,但又不知道怎样才能报仇。
  1933年,红四方面军进入万源,在万源建立了苏维埃。他趁此机会离开了大火地,回到了石塘坝老家。回家后,他得知哥哥被关押在石塘乡公所,被杀害了,婆婆也离开了家,他的家没了。他的三哥把他叫到家里住,三哥三嫂对他很好。廖胜敬想,这样住下去也不是个法,不如去学个手艺。他三哥介绍他跟当地的一个姓邓的裁缝学手艺。学徒期间,他要给师傅、师娘生火、做饭、送茶、送水、端饭、洗碗、擦桌子、扫地、挑水、喂猪、喂鸡。从早忙到晚,累得精疲力竭,这样过来半年多。
  10月的一天,红军在白羊庙(今白羊乡政府所在地)召开工农群众代表大会,廖胜敬作为个人代表出席了大会。会后,廖胜敬参加了红军。那年,他十八岁。到了部队后,参加了一个多月的训练,他被分配到红四军12师36团3营7连9班当战士。这时,刘湘接受蒋介石命令,空四川全省兵力,结集20万人马,兵分六路,向川陕根据地发动六路围攻。11月,廖胜敬扛起“汉阳造”步枪,戴上竹斗笠,参加了艰苦卓绝的反“六路围攻”战役。参加两次战斗后,胆子也大了,又增添了一些实战经验。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4年,长坝、青花一带圣母团,自称“神兵”,与白军勾结,经常与红军作对。红军决定剿灭这股神兵。他被调到连里当传令兵。2月,红32团奉命去长坝剿匪。一天夜里,32团从罗文出发,溯后河北上。走了一整夜,拂晓前,部队到达了长坝外围。圣母团的神兵就住在长坝街上。团长派了一个排的战士在街口打了一阵抢。枪声过后,2000多神兵不分队列、不讲战术,一窝蜂地冲出街口。他们挥舞着木棒、大刀,口中念道“打不钻,杀不进,观音老母来救命。”神兵来势凶猛,有的竟冲到红军阵地前沿,神兵们拼命往前冲,步枪不好瞄准,红军就用机枪扫射。跑在前面的神兵中弹,倒下一大片。神兵们看见前面的被红军射杀,血流满地,知道符咒不灵了,这才往后撤。他们边跑边喊:“不行了,不行了,红军破了神法了。”神兵被肃清,长坝战斗结束。
  随后廖胜敬被调到12师师部交通队当传达兵,12师师长是张才千。刚到师部报了到,著名的万源保卫战就打响了,师部迁到了大面山附近的玄祖殿,廖胜敬参加了万源保卫战。大面山海拔1500多米,山高谷深,坡陡壁峭。山上布满了原始森林,白沙河从山下流过。是红军保卫万源城的天然屏障。防御战历时70余天,规模之大、时间之长,是红四方面军历史上少有的。战斗最紧张的是7月中旬至8月上旬。刘湘出动140多个团,耗军费1千万元。刘湘请刘从云充任高级顾问。川军围攻万源期间,用于攻打大面山的兵力多达50多个团。7月16日上午,敌军在飞机的掩护下,向大面山发动了五六次冲锋。敌军一直冲到红军阵地前沿的山坡上。红军的轻重武器一齐怒吼,滚木礌石倾泻而下,打得敌军抱头鼠窜。红军跃出战壕,挥舞大刀,与敌人肉搏,杀得敌人尸横遍野。8月6日天刚亮,敌军发动了最大也是最后的一次猛攻。廖胜敬和他的战友们连早饭都来及吃,就投入了战斗。战斗持续了两天,整个山头几乎没有一块未被炸翻的土地,没有一处未焦枯的树木。这时,师指挥所移至到离阵地只有二三百米的前沿。军师-都上了火线,团长带着连队冲锋。战壕打垮了,来不及垒石筑土,就拖来敌人的尸体堵住战壕,豁口盖上浮土,架上机枪。7日下午,敌军开始撤退了。红军将士冲出战壕,与敌人展开肉搏,大刀砍卷了,刺刀捅弯了,一直把敌军赶过了白沙河。反六路围攻取得了胜利。9月,红四军军长王洪坤、政委王介安带领全-移到白沙河进行为期三个月的整训。
  整训期间,廖胜敬奉令调到军部电话队学习。学习结束,他回到12师后又被分到11师当电话员,负责师-与军部及各团的通讯联系。廖胜敬在白沙整训期间加入了共青团。
  1935年3月上旬,廖胜敬随军向西转移,下旬抵达嘉陵江边。嘉陵江水深流急,江上没有桥,所有船只都被敌军劫持到了西岸或被就地销毁了。28日,红四方面军5个军陆续集结到嘉陵江边,红军总部决定佛晓渡江。渡江的第一梯队是3个军,分批乘坐30余只自制的木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插西安。廖胜敬所在的四军和九军为第二梯队,从旺苍县的塔子山渡江。渡江前,红四方面军总部的工兵连在江上搭起了一座竹制浮桥。渡江时,10多架敌机在红军头顶上盘旋扫射,炸弹在浮桥两侧掀起一个又一个巨大的水柱。军、师-站在桥头指挥渡江,火光照亮了嘉陵江上空。红军战士冒着枪林弹雨,在火光、水柱中迅猛地冲向西安,强度嘉陵江成功了。廖胜敬随军参加了长征。
  过江后,廖胜敬所在的师经过剑阁县,一直追击敌军至盐亭、梓潼、江油。川军在江油构筑防线,阻止红军西进。红军到达江油后,立即渡涪江攻打江油城。廖胜敬所在的29团渡过涪江,在距离江油城几十里的地方阻击敌人援兵。由于缺乏攻城武器,江油城久围不克,红军主动撤离江油、中坝地区,继续西行,渡过岷江,攻占松潘、茂县、理县,进入了少数民族地区。廖胜敬所在的团驻在松潘南部的山沟里。红军很快就离开了松潘,到达沙坝时,廖胜敬从29团回到10师师部。离开沙坝时,寨主扬言要扣留红军的武器,否则不让通过。几次谈判,未能达成协议。逼得红军与当地武装交战。他们抢红军扔过去的手榴弹,结果被炸死了,他们感到害怕,不敢再抢,还给手榴弹取名叫“生人炸”,意思是红军是手榴弹的熟人,红军背上它不炸,专门炸与手榴弹不熟的人。还把红军攻打寨子的迫击炮叫“找人炸”,意思是专找寨子里人多的地方炸。打开寨子后,10师政委李发义率领师部和29团经过沙坝,折向西北,向黑水、芦花进军。
  1935年8月,红四方面军进入草地,四军担任右路军后卫。廖胜敬所在的十师师部和29团又为四军殿后,同时担任收容队。从黑水、芦花折向西行,踏上了荒无人烟的草地。走过草地,到达马塘山下,马塘山顶终年积雪。翻过马塘山的第三天,廖胜敬所在的十师接到停止前进、立即回头翻越马塘山,打回四川,建立根据地的命令。于是收容队变成了前队。师翻越马塘山,退出草地直奔西南。9月下旬,到达卓克基,到了金川。不久,廖胜敬又从10师被调回连部。部队从金川到达丹巴与四军会合,廖胜敬又调到军部。他随军部两次过大金川,翻越了终年积雪的夹金山、党岭山。翻夹金山是第一天傍晚上山,第二天天黑时才下山。他三次过雪山草地。
  1936年2月,红军撤离天荃、芦山,经达维、懋功,向西康、甘孜一带转移。廖胜敬所在部队再次达到丹巴,再向西,翻越党岭山。党岭山异常寒冷,多数红军战士脚趾冻裂了,鲜血流在雪地上,印出一路血红的脚印。廖胜敬背着电话机抓着骡子的尾巴往上爬。后来,骡子走不动了,他只好自己走。经过一夜艰难的行军,第二天拂晓,才爬上山顶。下山时,不少战士坐在雪地上往下溜。翻越了党岭山,经过道孚、炉霍向西南急进。3月中旬,红四方面军占领了沾化县城。此时,部队减员过半,接总部命令在此整编、训练和筹集粮草。6月下旬,与贺龙率领的红二方面军会合后,立即奔向甘孜,廖胜敬所在部队到达甘孜东边的朱倭镇。7月中旬,廖胜敬所在部队第三次进入草地,8月初,走出被称为绝境的草地。征服腊子口,进入甘南后以急行军速度到达珉州城。
  廖胜敬所在部队突然接到命令,四方面军3个军和总部直属机关改变原定的路线向西行动。部队在洮州停止了前进。四军军部驻洮州新城,10师师部和1个团由师长佘家寿率领驻老城。
  刚住了三四天,马中义就率领马鸿逵马鸿宾等甘肃宁夏的“五马”部包围了10师。“五马”部都是训练有素的骑兵。住城外的红军退出城撤到城西的小山上,他们把小山围得铁桶一般。十师发电报向新城求援,可四军主力已离开进入陕西一带了。军部上报了总部。总部即派离洮州不远的九军火速驰援。九军到达,与10师内外夹击,洮州围解。红军迅速挺近渭源城,经过激战,红军攻占渭源城,全歼守敌。在渭源修整后,便跨越陕陇公路,连续几昼夜急行军到达会宁东南的华家岭。10月10日,进入会宁城,与一方面军会师。四军向打拉池挺进,廖胜敬参加了围歼敌军的战斗。11月,到达甘肃东北部的山城堡,参加了山城堡战斗。11月底,廖胜敬随四军到达定边。“西安事变”后,四军奉命南下三原
  “七七事变”后,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廖胜敬分配到129师385旅770团通讯排,任排长。770团团部驻庆阳西南部的驿马关。在庆阳参加了反对新的阶级投降主义的教育。
  1939年12月,廖胜敬在团部特务连任排长,参加了反击胡宗南部进攻驿马关的战斗,当敌军迫近驿马关时,团部奉命迁驻1营驻地白马铺。
  1940年3月,廖胜敬调任2营6连副连长。住在西峰镇西北的一个叫赤城的小镇,担任对西峰镇的警戒。1941年,廖胜敬被调到旅部参加参谋训练班学习半年。结业后回2营任参谋。后,廖胜敬奉命到孟坝执行任务时,左手负伤,成为了残废,不适应作战部队工作,就被分配到团部住合水留守处,任主任。1942年,大生产运动开始了,770团开赴大风川开荒生产。廖胜敬在留守处负责管理留守处的全面工作,并负责与大风川的联系。参加了延安整风运动。1943年1月,蒋介石胡宗南调集几十万大军沿宜川、洛川、宜君和龙东、平凉固原一带围攻陕甘宁边区。770团奉令撤离大风川,开进张村驿,作为叶台山的预备队,廖胜敬参加防守叶台山的战斗。胡宗南逼近叶台山,廖胜敬率抗大七分校派来的一个分队和民工,用毛驴从合水向张村驿运送武器弹药。在战斗中,八路军缴获了大量美式武器。八路军即向住延安美国军事观察组提出抗议,美国军事观察组不承认,八路军就把缴获的美式火箭筒、冲锋枪等武器送到延安。1944年10月,廖胜敬调旅部住合水兵站任站长。随后,又调任旅司令部招待所所长。1945年初,调任旅供给部粮秣科科长。
  1945年,日本投降后,385旅奉令从陕甘宁调往山东,由华东局分配到新四军山东军区,进驻临沂,廖胜敬任军区情报处科长。其时,蒋介石调集了100多个师的兵力,向华东解放区发动重点进攻。1947年9月,组织上决定廖胜敬去大连治病。病愈出院后,他留在东北工作,分配到辽东分局,任社会部行政科科长。1948年,廖胜敬调任安东省公安厅行政科科长兼公安大队政治委员。辽沈战役结束后,廖胜敬南下到江西,转业到赣州地区定南县工作,任定南县县长。1950年后,在定南,他领导组织参加了借粮支前活动和剿匪反霸、减租减息、土地改革运动。历任定南县县长、县委书记、中南行政委员会建筑工程局党委组织部部长、湖北孝感专区第一副专员、地委常委、中共武汉市委候补委员、武汉市人民政府交通办公室副主任、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1970年,因病离休。

廖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15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70年)去世的名人:
万源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万源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