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欧洲 > 法国人物

伯纳德·阿诺特


[LVMH集团总裁]
伯纳德·阿诺特
  伯纳德·阿诺特(BernardArnault),1949年3月5日出生于法国,世界奢侈品教父、LVMH集团缔造者、精品界的拿破仑。66岁的他是法国的头号富翁,伯纳德阿诺特以超过290亿美元的身价在2010年《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排行榜名列第7名。依靠法国人与生俱来的艺术细胞,成立了今天的LVMH帝国。他多次被时尚杂志捧为“最佳着装男士”之类的头衔。
  温文尔雅的狼1984年,36岁的伯纳德·阿诺特将自己的家族企业抵押,收购了比家族企业规模大一倍的迪奥(Dior)集团。收购迪奥(Dior)是伯纳德收购品牌事业的第一步。当时的迪奥(Dior)集团几乎没落,伯纳德却凭借卓越的经营智慧,在两年内让迪奥(Dior)起死回生,使这个老品牌不仅保有自身的传统,又平添了国际化色彩。
  经伯纳德·阿诺特的魔法棒成功复活的品牌除了赫赫有名的路易威登(LOUISVUITTON)和迪奥(Dior),还有很多其他品牌。伯纳德收购品牌的热情非常高涨,从唐纳·卡伦(DonnaKaran)、璞琪(EmilioPucci)到罗威(LOEWE),他买入的品牌跨领域也非常广,从豪雅(TAGHeuer)到百货公司邦马士(BonMarche),从来自极品白葡萄酒唯一产地的ChateauDYquem酒庄,到菲利普斯(Phillips)拍卖行,除了古驰(GUCCI),他几乎没有失手过。
  他抛出品牌似乎同样随意,他将数十年前亲手创立的高级时装品牌ChristianLacroix卖给美国Falic集团,让整个时装界吃了一惊。那些高贵的品牌在伯纳德手里,似乎是把玩的骰子一般。经济低迷时期,他曾经放慢过收购的步伐。现在,时尚产业的潜力在慢慢复苏,整个奢侈品世界都在关注:伯纳德什么时候会重新开始新一轮收购的历程。
  这个世界最大的精品帝国的掌门人,外表一派儒雅,多次被时尚杂志捧为“最佳着装男士”之类的头衔。他生性沉稳,甚至有些寡言,在媒体面前总是很低调。但从来没有人怀疑过伯纳德是一个高深莫测的杰出企业家。他用微笑的姿态,信手拈来地买卖品牌,难怪有人形容他“穿着开司米衫的狼”。
  大胆独到的奢侈品教父LVMH大厦,坐落在纽约曼哈顿中心的第五大道和麦迪逊大道之间LVMH售卖的是奢侈品,有那么多平凡的人愿意为伯纳德·阿诺特打造的梦想、欲望、财富等高贵的定义埋单,于是LVMH的业绩一路飘红。当钢铁和电子产品在华尔街上辛苦地挣扎,伯纳德却要求巴黎的LOUISVUITTON专卖店限制顾客购买量,奢侈品就是奇货可居的东西。
  伯纳德对设计师的大胆启用,让LVMH旗下的奢侈品品牌不断焕发出新鲜的0。从为迪奥(Dior)集团钦点意大利设计师詹弗朗哥·费雷(GianfrancoFerre)开始,伯纳德有了一次次让人大跌眼镜的抉择。迪奥(Dior)在法国人心目中是最具有老牌风味的顶级名店,人们都不理解怎么能让一个意大利设计师来表现迪奥,但1987年詹弗朗哥·费雷在巴黎的处女秀“AscotCecilBeaton”让全世界为之惊艳,几乎成为日后迪奥(Dior)集团的代名词。
  伯纳德将资深老牌纪梵希(GIVENCHY)交给鬼才约翰·加利安诺(JohnGalliano),这位“英国时装界的野孩子”用煽情派的创作风格赋予了纪梵希(GIVENCHY)全新的感觉,约翰·加利安诺(JohnGalliano)用近乎极限的繁复华丽、用叹为观止的放浪骇俗,打破传统的枷锁。两季之后,伯纳德将他富有幻想的创意转调到迪奥,并委任同样富有争议的英国设计师亚历山大·麦昆(AlexandriaMacQueen)来接任。
  事实证明,虽然伯纳德·阿诺特对伦敦和纽约新锐设计师的力捧让法国设计师感觉有失颜面,但他的选择不会错。无论选择设计师,还是定位品牌,他都眼光独到。他打造LV的秘诀在于为LV创造历史,让LV尊贵的历史感融汇到现代的华贵生活,并成为一种源远流长的时尚,让人有拥有并且传承的愿望。也许今天LV皮箱的购买者根本没想过要把它留着给孙女做嫁妆,但LV依然执著地在皮箱上敲上铆钉,并且以牢固一世的质量自居。也许数字可以说明一些问题,2005年上半年,LVMH集团销售额呈两位数增长,LV更是飙升22%,公司股票频创新高,价格增长达30%。如今,LVMH经营的品牌包括时装、皮具、香水、化妆品、手表、珠宝和酒类等等。现在伯纳德·阿诺特持有47.5%的股份,是LVMH集团的最大股东,他的5个子女中,长女德尔斐娜(DelphineArnault)是他刻意栽培的继承人。LVMH的那些品牌不是阿诺特创造的,但是他比任何人都知道他们在世界范围的潜在价值,并且最擅长将它们的价值最大化。
  古弛:阿诺特的心痛阿诺特精于收购之道,但在与其他公司的对弈中,他并非招招领先。实际上,他也曾下过一些“臭棋”。多年来,意大利古弛公司一直是LVMH的劲敌。阿诺特也早就有“收编”古弛之意,但他似乎比别人多了个心眼——他要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利益。
  1999年1月,LVMH公司饿狼扑食般地扑向古弛,收购了后者34%的股份,成为古弛的大股东。古弛顿时失去了自由,受制于LVMH。面对这种情况,古弛CEO德索尔提出要求,让LVMH全盘收购古弛。阿诺特拒绝了。道理自然很简单——全部收购要花很多资金。阿诺特希望通过控股古弛,达到一箭双雕的目的:一方面以较小的代价控制古弛,从而抑制住古弛强有力的竞争,另一方面从这笔投资中获取可观的收益。
  阿诺特这次失算了。遭到LVMH拒绝后,古弛管理层决定使出杀手锏:扩充股本,并将总股本的42%以3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阿诺特的法国同胞公司PPR公司。扩股后,PPR公司成为古弛的最大股东,而LVMH公司在古弛的股份则从34%稀释至20%。不仅如此,古弛还与PPR达成一项战略协议,保证古弛公司的独立性,继续发展多品牌战略。
  古弛的举措惹恼了阿诺特。于是他向一家荷兰法庭提出起诉,要求就此进行调查(古弛虽是意大利公司,但总部分别设在意大利佛罗伦萨和英国伦敦,注册地则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阿诺特称,德索尔言行不一,没有要求PPR公司100%收购古弛,但却将古弛置于PPR的控制之下,损害了古弛公司股东的利益。LVMH公司甚至还暗示,德索尔之所以会改变主意,是因为他和PPR公司订有一项秘密的君子协议:同意PPR作为古弛的大股东后,德索尔和古弛设计师汤姆·福特(TomFord)将获得一笔巨额股票期权。
  2004年4月份,一家荷兰法院批准LVMH提出的要求,对古弛公司CEO德索尔2年多前的增资扩股行为进行调查。至今这场官司仍悬而未决。古弛也因此成为阿诺特的心头之痛。不过,在外人看来,这起旷日持久的官司倒不失精彩。
  在拒绝屈服的同时,阿诺特又玩了个花招:要求PPR公司全部收购古弛的其他股份,包括LVMH公司在古弛的20%。显然,阿尔诺要逼迫PPR出手。如果PPR不全部收购,而且法院判决古弛的增资扩股行为无效,PPR将不得不从古弛退出,LVMH又会成为古弛的最大股东。如果PPR公司整体收购古弛,以阿诺特提出的每股100美元的价格,LVMH公司在古弛的投资将获得6亿美元的收益!当然,也存在另一种可能:如果法院不认为古弛的扩股无效,PPR在古弛仍将稳坐钓鱼台,阿诺特则将输掉其生意场上的第一场恶战。
  路易·威登惟一的女董事德尔菲娜身材细瘦纤巧,是路易·威登集团总裁伯纳德·阿诺特的掌上明珠。她继承了父亲的商业头脑,从伦敦经济学院毕业后,一直在集团内部担任部门领导。2001年,她负责开发推广迪奥香水的新品种,成功地为自己在集团领导层赢得了声望。29岁时,德尔菲娜成为董事会里唯一的女性成员。作为全球最大的精品公司,路易·威登集团(LVMH)总资产高达330亿欧元。德尔菲娜出生于1975年4月4日,在巴黎EDHEC商业学院毕业后,她到伦敦经济学院深造,毕业后加入全球最著名的战略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公司,成为一名国际管理顾问。德尔菲娜在麦肯锡工作了3年,逐渐积累起一定的管理经验,这也给了她染指家族企业的信心。4年前,她正式加入路易·威登集团,担任部门领导。德尔菲娜一直致力于新产品的开发。
  申请比利时国籍阿诺特透露,他已经申请了比利时国籍,原因应该是法国政府提高了对富人的征税。
伯纳德·阿诺特相关
同年(公元1949年)出生的名人:
法国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