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甘肃省 > 临夏 > 广河县人物

马纪才


   马纪才,回族,家住广河县庄禾集镇田家村。1949年8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3年1月以第1军第7师20团4连班长身份参加抗美援朝战争,1953年6月,他和4-士在朝鲜桂湖洞战斗中荣立集体二等功,《停战协定》签订后,在朝鲜修筑备战工事。1956年回国后在重庆 学校学习,后参与四川藏区的平叛工作。1957年复员回家。
  斗转星移,岁月流逝。总有一段历史,让我们泪流满面;总有一段记忆,让我们刻骨铭心。60年前的那场战争,留给马纪才老人的不仅仅是回忆,还有满身的伤痛。
  现年82岁的马纪才因腿骨骨折已不能正常行走,因战争时炮弹和空中 的肆虐听力也严重损坏,需要人在他耳边大声喊着重复几遍才能听得见。但一听到我们是记者,采访他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经历时,他说的话确实出人意料:“现在,他们那些国家要打中国的话,就得好好掂量掂量,我们过去在那样困难的条件下打败了17个国家的联合国军。”
  据马纪才回忆,他于1947年被抓丁后加入了马步芳堂弟整骑8旅旅长马步銮的部队。1949年,兰州战役时,他投降后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
  他说:“我是个孤儿,我两岁时父亲参加三马拒孙(殿英)的战斗在永登去世了。我参军时只有16岁,人比较小,就当司号员。我能活到今天很幸运,记得兰州战役打败后,我们中的许多人跳进了黄河,我和一个会水的乡亲跳了下去,他在水中游着,看到一位军官一手拿着大刀,一手提着20响盒子 ,坐着羊皮筏往下漂,他就急忙抓住了羊皮筏子,结果那位军官一刀把他砍翻在水里淹死了。我不会水,一跳跳到了黄河水平台上,水一下子淹到了我的胸脯,把我憋得非常难受,于是我又爬上了岸,就向解放军投降了。我记得那是1949年8月25日。”
  兰州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在甘肃省兰州地区同西北国民党军队进行的战略决战,战役发起于1949年8月12日,经过窦家山、古城岭、马家山、营盘岭、沈家岭、狗娃山、黄河铁桥等激战的追击中迫使敌人在强渡黄河时被淹死2000余人,至8月26日结束;兰州战役后,国民党在西北的势力被基本清除,也结束了马家军、胡宗南在西北地区长达40余年的统治。解放军第三军8月下旬参加兰州战役,会同第四军攻占城南狗娃山国民党军重要防御阵地,尔后攻入兰州城西关,抢占黄河铁桥,切断守军退路,保证了战役胜利。兰州战役是我军为解放全西北而与敌进行的一次决战,也是西北战场上规模最大、战斗最激烈的一次城市攻坚战。第一野战军以伤亡8700余人的代价,共歼灭国民党军马步芳部42360人,其中俘敌24630人,毙伤13480人,起义1250人,投诚3000人,这一胜利,打通了进军青海、宁夏和河西走廊的门户,为新疆乃至整个西北地区的解放铺平了道路。
  9月初,第三军向甘肃省河西走廊进军。军长黄新廷率快速部队于9月25日进占老君庙油矿(今玉门油田),使中国唯一的石油矿区免遭破坏。9月下旬,进驻张掖武威酒泉地区,执行剿匪肃特、维护社会治安、建立人民政权和参加生产建设等任务。在此期间,对拨归第三军建制的骑兵团、独立团、驼兵团等国民党军起义部队,进行了改造。之后他们向河西走廊进发。
  后来第一军与第三军合并成立了重装军,于1952年10月开往中朝边境的安尼市(丹东市),他们在安尼训练了近3个月,装备换成了苏式先进装备,大炮也是苏联的,由苏联人教会后,交给他们使用。1952年12月,整编后的第一军参加朝鲜战争。
  马纪才说:“我们4连是加强连,共有6个排,4个步兵排,两个火器排,主要是火箭炮等,用于打击敌人的坦克、装甲车。那是共产党的政治动员不得了,上战场前,我们每个人都咬破大拇指写血书:‘人在,阵地在!’在桂湖洞战斗中,我们打得很勇敢,全连180多人到战斗结束时只剩下15个人,全连18个班长、副班长中,只有我和另一位战友活了下来,我们也荣立了集体二等功。”
  马纪才老人告诉记者:“我们在向南朝鲜军第一师把守的桂湖洞发起总攻时,志愿军的大炮打了半个小时,清除了敌人设置的两道铁丝网和 等障碍物,天空变成了红的,地面上火光闪闪。记者也跟着,当时,我们信心很高,指挥员喊道:‘同志们,立功的时候到了。’我们就奋勇向前,虽然敌人的大炮轰鸣不断,各种武器射出的 嗖嗖地从身边擦过,但谁也没有停下冲锋的脚步。我们冲到一座钢筋搭建的坑道里,把 和机 架在坑道边上,用朝鲜语和英语喊‘缴 不杀’,并让他们扔掉钢盔,他们就乖乖地举着手走了出来。那些兵看起来个子大,但拼起命来,他们还差得远哩。”马纪才头上、胳膊上和腿子上被弹片所伤的痕迹至今尚存,但他轻描淡写地说:“那样大的阵势,这些伤痕算不上什么,当时我们身上都有急救包,就地包扎一下,连院都不用住。”
  对于这次战斗马纪才老人只有这些简单回忆,而在第一军战史上是这样记载的:1953年6月25日,第一军对南朝鲜军第一师把守的桂湖洞东北198.6高地发起了进攻。198.6高地位于临津江东岸,与我军阵地隔江相望。南朝鲜军第一师阵地有56个碉堡和暗堡,由无后坐力炮、60炮、火箭筒、 、轻重机 、自动 组成了严密的火力网,阵地前沿布设着铁丝网、 、照明雷和汽油雷。守敌为南朝鲜军第一师十五团三营,220多人。
  6月25日19时30分,一纵炮群对198.6高地进行了火炮急袭。炮火袭击35分钟后,步兵20团8连、9连和1-起冲击,犹如秋风扫落叶,仅1小时41分就占领了198.6高地,毙伤敌160余人,俘敌65人。在20团占领敌阵地15分钟后,南朝鲜军进行了炮火反击,飞机也前来轰炸。接着,南朝鲜军15团1营、3营预备队发起从班到营规模的连续反扑25次,均被20团打退。我军20团歼敌400余人。6月27日,南朝鲜军第一师第2梯队12团两个营和5团残部又发起新的连续反扑40余次,并一度突破我军防线。20团将4连、5连、警侦连投入战斗,进行反冲击,将突入之敌击溃。当日战斗残酷无比,南朝鲜军打起了人海战,结果800余人被我军歼灭。6月28日,南朝鲜军又以3个营的兵力发起进攻,3时30分至16时20分,敌人就发起进攻17次。一军20团官兵前仆后继,连长牺牲了,排长接替;排长阵亡了,班长指挥;干部、骨干都献身了,战士仍坚持到底,视死如归。当日又歼敌700余人。6月29日,南朝鲜军第一师又将11团全部调来反扑。一军20团将7连投入战斗。南朝鲜军采取波浪式连续进攻,尸积如山,仍不减进攻势头,志愿军主峰阵地两侧被南朝鲜军突破,敌人潮水般向主峰阵地靠拢。20团官兵也杀红了眼,与南朝鲜军进行了短兵相接。集团冲锋与集团反冲锋交错进行,双方交战了14个回合,南朝鲜军终于支持不住,败下阵来。此战,南朝鲜军又损失800余人。一军20团在六昼夜战斗中,共击溃南朝鲜军120余次反扑,毙伤敌3370人,俘敌65人。
  《停战协定》签订后,马纪才在朝鲜待了1年,主要是挖备战洞,当时朝鲜的许多山都挖空了,一旦再发生战争,就会很快利用上。由于双方的条件过于悬殊,停战谈判整整进行了两年。正如中国著名的军旅作家王树增《远东朝鲜战争》中提到:“在这两年中,在双方的防御线上,密集地部署着200多万人的大军,构筑了世界战争史上最漫长的、最复杂的、最坚固的防御工事。联合国军的防线由部署严密的火炮阵地、坦克群以及步兵组成,数层阵地使其纵深达300千米,每一层防线都构筑了永久性的工事和堑壕,每一层防线都制定了周密的空军支援预案,形成了一个火力强大的立体防御网络,这条防线被称做‘一道不可逾越的死亡深渊’。中国军队的防线上,数十万官兵开始建设世界上最浩大的地下防御工程,其土石方总量能开凿数条苏伊士运河、沿着对峙线自西向东,数百千米的防线上,深埋在地下的永久式坑道和交通壕蛛网般四通八达,前沿的数十万中国官兵设施齐全地生活在地下,他们所布置的火力陷阱能令任何进攻的敌人立即遭到毁灭性打击,这些在地下枕戈待旦的中国官兵被称之为‘闭居洞中的龙’”。
  1956年,马纪才被调回国,送到重庆 学校学习,学习期间还参与了四川藏区的平叛工作。1957年复员回家。


下一名人:陈国治
马姓名人堂
广河县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广河县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