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甘肃省 > 临夏 > 临夏县人物

马鸿宾


[公元1884年-1960年]
马鸿宾
  马鸿宾(1884—1960),字子寅。甘肃省临夏县韩家集人。回族。信仰伊斯兰教,从先世属于临夏老教毕家场门宦。父名马福禄,字寿三,曾率回民军队马步七营旗,编为“简练军”,驻防山海关等地。1954年马鸿宾当选为第一届甘肃省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一届中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历任马鸿宾为国防委员会委员、甘肃省副省长等职。1960年病逝于兰州
  早年经历
  马鸿宾,1884年9月14日(清光绪十年甲申七月二十五日)出生于临夏。马福禄之子。1904年任叔父马福祥侍从,1908年升任西宁矿务马队队官,1910年随昭武军到宁夏,任骑兵营营长。1912年任宁夏新军管带,后任甘肃新军司令(辖骑兵5个营)。1916年2月17日被北洋政府授予陆军少将衔。1920年4月1日晋升为陆军中将衔。
  宁夏镇守
  1920年直皖两系军阀战争,直系军阀得胜,马福祥当时是站在直系军阀一边,因此得升任绥远都统。1921年马鸿宾随之升任宁夏镇守使兼新军司令,仍兼管内蒙三旗军事,其兵力主要为马福祥留下的军队。计有昭武巡防军,骑、步兵五个营,司令为马福寿(马鸿宾的三叔);甘肃新军,骑兵三营、步兵三营、炮兵一营;共七个营。司令马鸿宾兼,炮兵营长马普仁是马鸿宾的长子。此外,马鸿宾又成立了镇守使署卫兵马队一营,营长是马楚卿(马鸿宾的岳叔)。
  1924年,第二次直奉军阀战争后,冯玉祥任西北边防督办,马福祥任西北边防会办。但马福祥失去了绥远地盘,向冯玉祥要求扩充马鸿宾的兵力,经冯玉祥允许自行招兵,够一师编一师,够一军编一军,因此马鸿宾委派宁夏当地绅士和头面人物在自己地方上拔壮丁,一共扩充了三个补充团(计步兵七个营):第一团团长王德铨(又名王衡之,外号王大炮、天津人)。第二团团长马献文(马鸿宾妻弟)。第三团团长马显诚(马鸿宾四弟)。以上骑、步、炮兵共20个营,约有2000余人。7月被北京国民政府授予将军府亚威将军衔。
  1925年冯玉祥准备向甘肃进军之前,曾派人进入甘肃刺探军政情况,对于八个镇守使的底细,打探的较为清楚,并且各加评语,冯玉祥将这个情报交给马福祥过目,其中对马鸿宾的评语是“面黑若漆,骁勇善战”,马福祥看了也觉舒服。有此缘渊,所以刘郁芬率部入甘时,在宁夏得以顺利通过。
  刘郁芬兰州后,代理甘肃督办职务,以兵力不足,曾许马鸿逵为他的副指挥,调第七师拱卫兰州,意在让甘肃的军队自己火并,好收渔人之利。马鸿宾劝马鸿逵不要轻举妄动,免伤回汉感情。马鸿逵听从了这个意见,按兵不动。
  1926年,奉系军阀张作霖,直系军阀吴佩孚,联合进攻冯玉祥,同时,陇东镇守使张兆钾也发出声讨刘郁芬的通电。刘部孙良诚旅与张兆钾开战之后,地方遭受战祸,人民怨恨,马鸿宾于是发起“平番会议”,意在调和。刘郁芬在上述情势下,极表赞成,派人以汽车接马鸿宾至兰州面商,然后再往平番(今甘肃永登县),并通知兰州各界代表及各镇代表先赴平番等候。此时马鸿宾举足轻重,这一倡议很得人心。他行至石空时,为了更有把握,又渡河经中宁至同心城,欲先与张兆钾电话交换意见,再往兰州、平番。马鸿宾在同心等候多时,张兆钾才派其司令谢有胜(外号“谢苛子”,湖南人)、参议马国义(回族)、县长李某等三人为代表,携带张兆钾向刘郁芬提出的八项条件来同心与马鸿宾商讨,马鸿宾估计张所提各项条件,刘郁芬不能接受。而张兆钾又电马鸿宾,还要追加四条。
  此时冯部吉鸿昌已率兵一旅援甘,经宁夏至兰州,因此刘郁芬态度也变得强硬起来,电催马鸿宾速来兰州面商,早已到达平番的各界代表和各镇代表也都电催马鸿宾速到平番开会。马鸿逵也电催马鸿宾,电中说:“甘局如不能调和,请离开同心,以便向平凉进兵,免得刘郁芬责难疑心。”马鸿宾觉得调和无望,就悄然返回宁夏。平番会议因而流产。不久,孙良诚打败了张兆钾,代理陇东镇守使。
  冯玉祥部下
  1926年,马鸿宾部改编为国民军二十二师,委马为师长,仍任宁夏镇守使。二十二师下辖三个旅:六十四旅,旅长王德铨,下辖两个团,团长为马玉麟、马维麟;六十五旅,旅长马显图(马鸿宾之弟),下辖三个团,团长为马义新、马显诚、马彦新;骑兵旅,旅长马献文,下辖两个团,团长为马忠马荣华。师直属部队有炮兵营、手枪队。共实有8000余人,马1200匹,各种步枪4000余支(其中仅有好枪1500余支),各连的第四排全部持矛杆。此外,有“三七”、“五七”、“七五”口径的火炮10门。
  1927年春,冯玉祥命马鸿宾为甘边剿匪司令,率二十二师出击原陆洪涛旧部甘肃地方军队韩有禄、黄得贵等部,战事波及正宁、宁县一带,在金村庙、龙湾激战七昼夜,马鸿宾部退守庆阳,马鸿宾因旅长王得铨、马显图,团长马荣华作战不力,先后遣返宁夏。擢升马玉麟为六十四旅旅长,马显诚为六十五旅旅长,王正德为骑兵团团长。冯部第四方面军总指挥宋哲元指挥步兵暂一师、骑三师、步兵第三师、步兵第八师、二十二师五个师,攻下敌城,击毙韩有禄和与韩合作的张九才,黄得贵逃往天津。是年秋,马鸿宾升任第二集团军第四方面军第二十四军军长,并拨高金唯师列入二十四军建制。擢升马彦新代替马献文为骑兵旅旅长。以冶成章代替马维麟、马应图代替马义新为团长,补充0,休整部队。
  1928年3月,甘肃马仲英等起事,三次围攻导河县(今夏县)城,冯玉祥命马鸿宾只身赴甘调停其事。马鸿宾去导河亲与马仲英马廷贤洽谈,对方拒不接受和解。是年冬,刘郁芬指挥各军击溃马仲英等,临夏粗定。孙连仲率军进入青海,马鸿宾随同前去,从中斡旋,将马麟所部编为骑兵旅,开往陕西。
  1929年春,马鸿宾由甘回陕。冯玉祥命将青海马步青旅(即上述原马麟所部)列入二十四军建制。马步青于是年夏到同州驻扎。渭北各县,仍由二十四军驻防。不久,阎(锡山)、冯(玉祥)倒蒋(介石)之事起、马鸿宾部奉命编为护党救国军第四方面军第七军。郑大章师拨归七军建制。但郑师在河南,并无联系。二十二师师长始终由马鸿宾自兼,兵力仍只一个师而已,适逢冯部韩复榘石友三、马鸿逵等背叛冯玉祥倒戈投蒋。马鸿宾部也中止了出关之行。冯玉祥因调吉鸿昌率所部到河南前线,所遗宁夏省主席,派马鸿宾继任。
  时马部所属二十二师的三个旅及骑、炮等团营和直属几个连,分驻陕西朝邑,大荔韩城,邰阳等县。冯玉祥命马鸿宾于二十二师内抽调一个团兵力,前往宁夏维持地方。余留陕西归刘郁芬指挥,同出潼关赴河南参战。
  这时,宁夏杂牌军队很多,境内秩序紊乱,马鸿宾只带了五个营及手枪队等约2000人到宁夏就任主席,深感力量单薄,遂令各县成立护路队,由本地豪绅负责招人买枪,无力自备者酌情发给0,并委任马赞良为北路司令,马忠为南路司令。对杂牌军队一面安抚,一面打击,不到一年,把苏雨生赶到陕西、马谦赶往凉州武威)、韩进禄赶往陇南,安抚杨子福、马存良,把杨猴小撵到后套,消灭了马大牛,宁夏暂又出现平静局面。
  1930年冬,蒋介石打败了冯玉祥,杨虎城进入长安。二十二师留防渭北部队由马玉麟、马显诚率领离开陕境返回宁夏,沿路人枪散失不少,实到宁夏的人不过4000,枪还不及4000。
  甘肃省主席
  阎冯倒蒋失败后,马鸿宾接受蒋介石任命,部队改编为暂编第七师,马任师长,后又被任命为甘凉肃边防司令。
  1931年,蒋介石任命马鸿宾代理甘肃省政府主席,随后又正式任命为主席。
  当时第七师的编制如下:十九旅旅长马玉麟,第一团团长冶成章(后升骑兵旅长),第二团团长马应图。二十旅旅长马显诚,第一团团长马赞良(兼北路保安司令),第二团团长马开基。直属工兵营长马忠,炮兵营长马普仁。
  马鸿宾受命接任甘肃省主席后,感到宁夏兵力不足,先以民政厅长马福寿(马鸿宾的三叔)代理宁夏主席,以马玉麟为宁夏城防司令,由宁夏各县组织护路队各六七十人至百人维持交通和秩序。自己只带了一个步兵团、一个骑兵营、一个手枪营,令团长冶成章率领赴兰。中途又令冶成章团留驻靖远县,随身只带一个步兵营和两个直属连进入兰州。
  当时兰州因扩充军队,就地筹饷,以致人民负担骤增,又经1928年河州变乱,更加穷困不堪。及至冯玉祥军大部调走,地方大小军阀分割盘踞,极为混乱,马仲英、马谦等在张掖酒泉一带;马廷贤天水一带;鲁大昌在陇西、洮、岷一带;陈硅璋在平凉一带;黄得贵、王富德、李贵清等在固原一带,蒋介石都给以各种名义,使之反冯。所以各霸一方,不相统属.横征暴敛,为所欲为。冯玉祥残部只有吉鸿昌留下的一个旅,旅长是雷中田,后扩充为一个师,蒋介石也给以暂编第八师的番号,雷任师长,驻在兰州。
  甘肃省政府主席,自孙连仲调走以后,由民政厅长王祯代理。后来冯部在甘肃势力日益减弱,王祯辞职不干,由省政府八个委员共同负责,当时人称“八大委员执政”。他们是:杨思、张维裴建准喇世俊赵元贞、王廷翰、王祯、李朝杰,是地方士绅和冯部残余的混合体,并且因为兰州是甘肃省会,兵力不足,由青海主席马麒之弟马麟为甘肃全省保安总司令,率兵驻兰防守。在此以前,1930年马麟已任临夏宣抚使,并由青海调马为良旅驻防临夏地区。
  马鸿宾到兰之初,各方都表示欢迎。雷中田自知势孤,且系客籍,对马尚不摸底。雷的师部原驻甘肃省政府内,向马表示愿意迁出。马鸿宾客气谦让,未驻进省府而临时暂住民政厅(今兰州警备区),也不换城门岗哨。久之,雷更不提迁移,马也无可奈何,只得容忍,以示大度,后来觉得不安全,携带幕僚,在小西湖居住办公,开会时才进城。马本军人,对于政治并不内行,措施不当,所带军队除留驻靖远者外,以一个营驻在兰州白塔山,一个营驻在永登,只有少数军队防卫左右,又不善联系地方士绅,用廖元佶(广西桂林人,旧文人)为秘书长,协助办理例行公事,相随多年的马恕、陈梗(均为和政县秀才)只能办些应酬文字及书信,幕僚中更无其他人才和得力助手为之策划,因之逐渐为雷所轻。
  马鸿宾就任后的一些理政措施,产生了消极因素:
  ⒈裁员减薪,取消兼职。甘肃本是穷省,经过变乱及荒年之后,民力枯竭,并且各军阀割据,就地筹饷,财政不能统一,只靠兰州附近八个县,维持不了省上所需军政费用。而一些公教人员,薪金微薄,许多人也靠兼职兼课维持生活。马鸿宾因为财政困难,又不能开辟财源.就想裁员减薪,取消兼职,以资节流,许多人员收入本来不丰,又怕裁减,有些靠兼职兼薪维持生活者,也起恐慌,致引起公教人员的不满。
  ⒉马鸿宾到任后,马麟的保安司令部尚未撤消,其所部2000余人仍在兰州驻扎,原来每兵每日口粮按一斤十二两发给,马鸿宾减按每兵每日一斤半发给,引起了马麟的不满。
  ⒊地方士绅头面人物保荐熟识之人作县长、局长及其他职位的,马鸿宾没有应付得当,强调考试取才,表示用人无私。曾经亲自在民政厅后西花园内四照厅(故址在今通渭路省图书馆内)面试县长,中悬幕布,隔幕问答,以为互不见面,挑选自必公正。但事后首批发表的县长马良(眉生)正是他的老师,跌祝南是他的同乡,引起时人讪笑,讥之为“垂帘听政”。
  ⒋不善于交际应付,和上层人物没有建立很好的友谊,逐渐貌合神离,陷于孤立。
  ⒌对当时窃据一方的各军阀,既无力驾驭,又不善接纳,打不开局面,无法建立有力的统一政权。政令不出省城,财政收入也难维持。
  雷中田见马鸿宾在政治上无能,在兰州的兵力也很有限,全省回、汉军阀也都未向马输诚,遂起觊觎之心。蒋介石这时派马文车、严尔艾、刘秉粹、谭克敏等四人为视察员。来甘肃视察国民党党务。马文车是个政客,和雷勾结,想捞取政治资本,取马自代。雷中田有通讯设备和冯玉祥保持联系,计划由苏雨生从彬县、长武回攻宁夏,雷同时起事扣押马鸿宾,想占据甘、宁,发展势力。在雷马事变发生之后,冯玉祥曾派李世军来兰与雷联系。
  雷马事变是1931年8月25日发动的。事变前夕,雷中田只带了一个卫兵亲至甘肃造币厂宿舍小院会晤杨思(曾任甘肃省长),此时任该厂监督,为甘肃士绅的领袖人物,和雷中田是换帖弟兄,临时住在厂内,地址即今兰州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内,密谈约一小时,事变之后,雷中田生日,杨还写一对联赠之,文为“龙泉太阿,气味自合;浑金璞玉,福寿所基”。
  雷马事变时,马麟虽不在兰,但有骑兵2000多人驻在东教场,事变发生第二天才撤出兰州,雷竟敢动手,无所顾忌,可见二马平时关系疏远,为雷洞悉。
  事变之日,马鸿宾仅带极少数侍卫人员进城参加会议,经民政厅到后花园会议室,觉得气氛不对,就离开会议室越墙至城隍庙(今兰州市工人俱乐部)内躲藏。此时雷中田即关闭城门,同时派人前去捉拿。因马已离去,未能得手。将要进行大索。同时派军队解决马鸿宾驻兰军队,双方交火,枪声大作。马鸿宾知不能久藏,也无法脱身,又怕交战伤及地方人民,遂出至街上,对站岗武装警察说明身份,要其带往省会-长高振邦处。因为高振邦是雷中田属下的旅长,兼任-长,马鸿宾受命来甘之时,先派其子马敦信来兰与各方接洽,曾与高振邦结为兄弟,故对马鸿宾尚表好感。高振邦就将马鸿宾安置在家。马鸿宾提出双方停火,免致伤人,其它均可商谈,可由他写手令,派人出城送达。高振邦把这个情况报告雷中田后,就先停了火,马鸿宾仍由高振邦负责看管,暂时软禁起来,直至后来释放。高振邦知道雷难成大事,也心向着马鸿宾,为自己留个后路,故不把马鸿宾交给雷中田。
  这时,苏雨生、高广仁等率部往袭宁夏,但未得手,被击溃后,苏逃后套,高被俘。但宁夏守军只有防守之力,不敢远离来兰援救,而马鸿宾自带之兵,又以马被软禁,也不敢轻举妄动,撤至新城、河口一带。雷中田成丁骑虎之势。
  雷马事变之第二日,马文车等就以各界代表名义开会,成立了甘肃临时省政府,27日又开会推举马文车、雷中田、杨思、李朝杰、赵晚江、李克明、陈硅璋、鲁大昌、王家曾、喇世俊裴建准马锡武、慕寿祺等13人为委员,由马文车兼代主席,杨兼民政,李朝杰兼财政,马文车兼教育,喇世俊兼建设。由季子英任秘书长。其中,杨思、李克明、喇世俊、裴建准、马锡武、慕寿祺是被拉拢的甘肃绅士,陈硅璋、鲁大昌是意图拉拢的甘肃军阀,但均未来兰。雷中田、李朝杰、王家曾是国民军残余。赵晚江原是潼关行营主任杨虎城派来的代表,自他参加了事变,杨另派了代表,赵在任委员期间被人刺杀。马文车是蒋介石派的甘肃党务视察员。这个临时省政府从8月28日到11月5日一共开了常会27次,直到马文车、雷中田等失败后告终。
  雷马事变后,只有少数人附和,实力派皆持观望态度,马麟试作调解未成。适吴佩孚自四川经甘肃陇南天水过临洮来到兰州,仍然以“孚威上将军”名义,托词闲游,到兰后进行调解,劝雷中田释放马鸿宾,马仍回到宁夏。而蒋介石恐吴佩孚利用甘肃混乱局面,乘机东山再起,遂令潼关行营主任杨虎城派其师长孙蔚如以甘肃宣慰使名义,率陕西军队杨渠统部,由陈硅璋前导,向兰州进攻,雷中田在定西防御失败,将残部交鲁大昌,鲁资送雷中田他去。马文车随吴佩孚仓皇离兰,经宁夏往北平。孙蔚如进入兰州以后,设宣慰使署管理省政。1932年5月,蒋介石正式任命邵力子为甘肃省政府主席,从此,蒋之势力逐渐控制了甘肃。
  马鸿宾被释之后,仍然返回宁夏,将到中卫之时,在天水之马廷贤部被陕军马青苑师打败,率众逃至宁夏边境,马鸿宾一面防御,一面收抚。在这时期,马鸿宾部下人数骤增至2万以上,但马廷贤所部多为惯匪,马鸿宾恐难驾驭,把一些马匹0收缴后,士兵大部遣散。马廷贤的势力从此消灭,马廷贤本人也离宁他去。
  1931年冬至1932年春,马鸿宾按新编第七师的编制,整顿了部属,共编十九、二十、二十一3个旅和骑兵旅,旅长为马玉麟,马显诚、马培青、冶成章。师直属部队为炮兵营、辎重营、工兵营、特务营。编制人数上报1.2万多人,实则不足1万人,各种0约8000,还有一些刀矛。随后又向阎锡山处买了管退式大炮8门,充实了火力。1932年秋,二十旅旅长马显诚病故,由骑兵旅长冶成章接任。
  驻宁陇
  1932年冬,马鸿逵准备就宁夏省主席职务,时马鸿逵所部三十五师驻在河南,蒋介石令马鸿宾到河南接替马鸿逵任三十五师师长,将第七师交马鸿逵,互换防地部队。1933年春,马鸿逵到宁夏要接收第七师,并催马鸿宾前往河南接三十五师防务。此时马福祥已经病故,马鸿宾、马鸿逵在国民党中央失去靠山,所以马鸿逵来宁之时,蒋介石限令只带少数部队,他就挑选三十五师的精锐带走,留下的多系老弱。马鸿宾也不愿离开自己的原有部队,就去面见蒋介石陈述不能离开部队前去河南的理由。蒋介石为了笼络他们,准把两个部队的番号互换,就把第七师改为三十五师。下为103、104、105三个旅,旅长分别为马玉麟、马献文、冶成章。以马培青为骑兵团长,直属炮兵、工兵、辎重、特务四个营。蒋介石又配发了些重机枪,令其驻在金积、中卫、中宁一带,受甘肃绥靖公署主任朱绍良的指挥,由宁夏补助军饷每月2万元。在这个时期,马鸿宾与马鸿逵因权力上发生矛盾,不大和睦。
  1933年,蒋介石令孙殿英为青海西区屯垦督办,率部前往柴达木屯垦,指示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主任何应钦支持其赴任。但甘肃绥靖公署主任朱绍良却又指使马鸿宾、马鸿逵与青海马步芳合兵堵截,拒孙殿英部进入西北。三马因共同利害关系,遂又联合一致拒孙,马鸿宾亲自在银川指挥作战,历时两月,孙殿英战败,时为1934年仲春。此役结束后,马鸿逵、马鸿宾弟兄之间,又因军队驻地及械弹补给问题发生龃龉,仍闹矛盾,马鸿宾的三十五师仍驻在金积一带。此后,马鸿宾即以中宁为基地,长驻于此。不久,甘肃绥靖公署主任朱绍良命令三十五师向陇东开拔,堵击红军。
  1934年秋,马鸿宾部三十五师除留少数部队驻中宁等地外,派103旅旅长马玉麟、105旅旅长冶成章,率部向甘肃之庆阳环县出发,马本人也往陇东指挥。1935年夏,马鸿宾部骑兵曾在六村与红军有所接触,均系小规模战斗。
  是时,蒋介石令朱绍良下令马鸿宾堵击北上抗日红军进入陕北。马鸿宾派104旅的步兵在平凉一带布防。并在宁县属湫头和四村先后接触两次。这时,三十五师师部已从固原移至西峰镇。
  1935年秋,红军二十五军徐海东部路过平凉,马鸿宾部设防堵击,并派兵尾随,相机夹击。红军在平凉县白水镇附近马莲铺击溃了三十五师尾追红二十五军的马吉庵团三个营。这时,马鸿宾正赶到马莲铺,率随从20余人参加战斗,时已黄昏,又值大雨,红军撤离战场。第二天,马鸿宾在当地收集部队,埋葬阵亡士兵。而红军已进到泾川县王母宫山上,击溃三十五师208团,团长马开基被击毙。红二十五军顺利北上,进入陕北根据地。
  后来,另一支红军经过陇东,陕北革命根据地派出红军接应。时马鸿宾部冶成章105旅驻环县曲子镇,适当其冲,交战之后,被红军击溃,冶成章受伤被俘。红军教育后释还。其后又在固原的白杨河与红军遭遇,被打垮了一个营。经过几次交锋,马鸿宾受到教训,知道了红军的厉害,不敢轻举妄动了。以后蒋介石又调兵遣将,包围陕北、陇东,布防的除马鸿宾的三十五师外,还有蒋之嫡系部队和东北军部队。直到1936年西安事变后,国共第二次合作形成,才改变了这种局势。
  抗日战争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之后,马鸿宾部编为八十一军,马鸿宾升任军长,所辖仍为原部队三十五师和一个独立第三十五旅,以马腾蛟为师长,马献文为旅长。编制定后,奉命前往绥西抗御日军,由马腾蛟率一部分军队开往前方。1940年,又改以马惇靖(马鸿宾第三子)为三十五师师长。
  1939年的沙沟事变,是伊斯兰教沙沟门宦教主马震武之侄马国瑞在固原、海原、西吉一带反抗国民党的一次斗争。时甘肃省主席朱绍良兼代西北行营主任,调动大军镇压,也调马鸿宾协同行动。马鸿宾派团长马奠邦率骑兵两营,步兵一营,前往固原三营镇防御,后来马国瑞被国民党部队在泾原击败。起事群众惧怕国民党报复,十分恐惶,马鸿宾到固原三营当面指示马奠邦到沙沟八只窑与当地士绅、阿訇商议,由马鸿宾出示安民,交出武器。不咎既往,使参加此次事变的群众情绪暂时安定下来。
  1939年秋,八十一军主力三十五师及两个骑兵连,从绥西移防伊克昭盟北部达拉特旗,驻在黄河南岸滩地(东胜县属之农业区)及滩地之南沙漠台地。205团团长马维林、副团长韩哲生率团部及两个骑兵连驻台地边沿之新民堡。三个营进驻滩上,相距十余华里。206团团部及一个营驻王乃召(距新民堡十余华里)庙外,其余各营也驻滩上。三十五师师部则驻沙漠中的李玉山圪坝(东距新民堡十五六华里,北距王乃召七八华里)。军长马鸿宾率指挥所驻占檀召(在王乃召西约十七八华里)。其余部队驻在占檀召前面及迤西地区。
  1940年2月底,黄河已经封冻,侵占归绥的日军,以军用汽车六、七十辆,载运军队及大炮,从托克托县附近过河,向西进犯。先在树仁台一带和民兵义勇军接触,义勇军不支,日军有沿滩西犯可能。我方得此情报,已经傍晚,军部即电话通知各团注意警戒。次日黎明,205团进入阵地。日出时,日军军车已到新民堡阵地前方,先以30余门大炮猛轰,摧毁了我军右翼阵地,并掩护其步兵冲破右翼,包围过来,马鸿宾部士兵仅有旧式步枪,抵抗不住,向东北撤退,留一小部分战士坚持在前沿阵地掩护,最后全部壮烈牺牲。这一役阵亡副连长一人,排长二人,士兵40余人。开始,205团发现敌人,向马鸿宾电话报告,马鸿宾指示速将部队撤离阵地,退入西南沙漠地区。但在日军炮火射程之内,来不及撤退,故受此损失。随后,马鸿宾令该团在门坎梁(距新民堡约五华里)收集散兵,乘黑夜把驻在滩上的三个营撤回。
  日军占领新民堡后,第二天黎明,又向206团王乃召阵地进攻。仍凭借其武器之优势,先以炮火轰击,随之掩护步兵进攻。206团根据马鸿宾的指示,凭借工事抵抗了一个多小时,撤向沙漠内部,损失较轻。
  此后,日军以新民堡为据点,向滩地进行“扫荡”战。我方在滩上驻军,先后均撤至南面沙漠台地。日军又从包头调来伪蒙骑兵,号称五个师(实际每师只有二三百人),分驻滩地。马鸿宾命令各团利用沙漠敌人汽车不能畅行之利,以“磨盘”战术与敌周旋,敌进我退,敌退我进,与敌常保持五六华里之距离,遇到有利地形和机会,就进行反击。并选拔了二三十人组成突击队,夜间到新民堡附近鸣枪扰敌,使之不得安宁。这样过了八九天。某日上午,日军又以军车二三十辆,满载敌军,从新民堡向门坎梁开进沙漠地带。日军军车只能慢慢蠕动,我军即向西南撤退。日军也下了汽车,趾高气扬,步行前进。到了距门坎梁五六华里之兰西圪坝,当面有一条虽不甚高但坡度较大的山梁,双方都抢先登山,争夺制高点,当敌军爬至半山,在敌东翼之我军一部分已抢上山顶,向爬至半山之敌开枪猛击。同时,我驻李玉山圪坝的骑兵一连,也从西翼抢上山顶对敌开火,从上压下,将山坡上的几十名敌人全数击毙。敌之后续部队一面仰攻,一面抢拉伤亡敌兵,我军继续枪击,并投掷手榴弹,又伤毙敌军200多人,遍坡都是尸体。
  因敌已接近阵地,敌军炮火失去作用,同时,地形有利,有全歼进犯之敌的可能。正在这关键时刻,敌以坦克四辆,后随大批敌兵前来增援沙窝、山坡都阻不住它的前进。马鸿宾的军队还是第一次见到敌之坦克,知道不能硬拚,遂向山后及两侧迅速撤退。敌之坦克上到山顶,未再追击,掩护敌兵抬运死尸和伤兵,装入汽车开回新民堡。这一战马鸿宾部共伤亡20多人。
  经过这次打击,日军连夜在新民堡焚烧尸体。次日一早,敌人放火烧了新民堡及王乃昭的全部房屋,匆匆撤走,经滩地,过昭君坟(在包头附近黄河南岸)、简板营子,渡河北去。时天气逐渐转暖,黄河结冰已渐融化,敌之重武器不便渡河,也是敌人北撤原因之一。
  日军撤走之后,马家军经过几天准备,分别向滩上伪蒙骑兵进攻,经过一个多月的几十次交战,伪蒙军一触即退,逃过黄河。最西面才登昭的敌人据点,被傅作义部攻克。于是伊克昭盟大面积的滩地,全部收复。
  1941年,蒋介石命马鸿宾为绥西防守司令,驻五原、临河一带,以防日军再向河套侵进。是年冬,日军过黄河南,向包头以南之桃力鸣、大树湾等地进行扫荡,与马军遭遇,激战两昼夜,击退敌军。又数次派兵袭击包头以西昭君坟之日本侵略军,并在包头以东,使士兵伪装成老百姓,相机破坏铁道,阻滞日军运行。
  1942年,蒋介石又派傅作义为绥西防守总司令,改派马鸿宾为副总司令,加强绥西防务。傅作义部前线部队进驻包头以西昭君坟、蔡灯台一带,马鸿宾部前线部队进驻包头以南大树湾,桃力鸣一带。是年冬,傅作义部攻下蔡灯台的日军阵地,马鸿宾部一七九团马奠邦部攻下史家营子,205团攻下新城日军阵地。
  1943年,傅作义部完全接替了绥西防务。马鸿宾率部撤回宁夏中宁县进行休整。
  解放战争
  1947年,胡宗南进犯延安,蒋介石命令马鸿宾协同行动。是年3月,以马敦靖为固原、海原司令,参加作战,马敦靖派其所部一七九团进至环县将台。夜间,被解放军包围,全团被俘,其后续部队一个团在环县附近也被击溃,后来解放军对被俘的一七九团团长马奠邦进行教育,阐明国内外形势,交待了民族、宗教政策,释放回宁。并带信给马鸿宾。马鸿宾也把拘押在中宁的解放军方面18名被俘人员放回。
  1947年七八月间,蒋介石计划成立“陕甘宁边区剿匪总司令部”,以马鸿宾为总司令.马鸿逵、马步芳为副总司令,张广君为参谋长,秦怀玺为政治部主任,希望诸马合作,进攻陕北,腾出蒋的嫡系部队加强其它战场。并由白崇禧出面,邀请马鸿宾、马鸿逵、马步芳到南京,与陈诚邓宝珊关麟征等沟通意见。诸马当面都表示同意,但马鸿宾过兰返宁以后,看到“戡乱”形势不好,而且马鸿逵、马步芳也不甘心居他之下,于是让张广君、秦怀玺仍各回-及西北军政长官公署,“陕甘宁边区剿总”就流产了。
  1948年,马鸿逵任宁夏兵团司令官,马鸿宾为副司令官,八十一军军长职务由其子马惇靖升任。这时八十一军的编制和人事如下:
  军长马惇靖,副军长马敦信。
  参谋长杨遇春,参谋处长郭奎武,政工处长马长瑞,副官处长王有弟,军需处长正宇栋,军医处长何云山,军务处长王树功,军法处长李育生,机要主任孙昭贤,人事科长谢兆藩。
  八十一军共辖三个师(每师辖三个团):三十五师,师长马奠邦;二九四师,师长马绍翰;三五八师,师长马明德(1948年增加的编制,1949年8月才成立。新兵尚未接收完毕就解放了)。
  军直属部队:警备营营长马悖恭,工兵营营长韩哲生,通讯营营长孙昭贤,炮兵营营长吴振文,辎重营营长马正有。
  全军人数最多时约有23000人,历经将台堡、环县、中卫等地作战消耗及逃亡,后来起义整编时只有1万人左右。
  1947年至1949年,八十一军前方指挥部设在固原三营镇,军部仍在中宁县。所属三十五师,二九四师主力布防在海原、固原一带,新编三五八师未曾投入战斗。1949年8月,兰州解放时,八十一军指挥所一度移至靖远东湾附近,军部及眷属住海原,解放军向宁夏挺进时,八十一军部队及家属均集中于中卫县一带。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49年12月被任命为宁夏省人民政府副主席。1950年3月兼任甘肃省人民政府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1953年任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中央人民政府国防委员会委员。西北军政委员会撤销以后,历任甘肃省人民政府副省长、第一副省长兼甘肃省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1954年当选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国防委员会委员和民族委员会委员。1958年又当选为第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国防委员会委员和民族委员会委员。甘肃省人大代表,甘肃省各界人民协商委员会副主席。1960年10月30日,因患胃癌在兰州逝世,享年76岁。
人物关系:
爷爷:
马千龄 (18241909)
父亲:
马福禄 (18531900) 西北三马
儿子:
马悙靖
马惇靖 (19061972)
叔伯:
马福祥 (18761932) 民国时期西北马家军领袖
堂兄弟:
马鸿逵 (18921970) 民国时期西北军阀
堂侄:
马悙静
马福寿 (18661956)
马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884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60年)去世的名人:
回族人物介绍
临夏县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临夏县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