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欧洲 > 意大利人物

加富尔


[公元1810年-1861年]

   卡米洛·奔索,加富尔伯爵(意大利语:Camillo Benso Conte di Cavour,1810年8月10日-1861年6月6日)是意大利政治家,意大利统一运动的领导人物,曾留学过英国,也是后来成立的意大利王国的第一任首相。Conte di Cavour是“加富尔伯爵”的意思,他的姓氏是Benso。
  加富尔不仅是一个出色政治家,在意大利统一运动中显示出其灵活熟练的外交手段,生前带领皮德蒙-萨丁尼亚王国完成了大部分的意大利统一,被誉为是促成意大利统一的建筑师和‘现代意大利的大脑’。
  1847年,加富尔创办了一份名为《复兴》(Il Risorgimento)的政治报纸,志在宣传自由主义和民族团结。
  1848年,加富尔成为新一届皮德蒙议会的议员,他深信自由统一对意大利人民的重要性。故全力支持老国王查理·阿尔贝特统一意大利,以达民族主义的目标。
  加富尔于1852年11月4日被任命为皮德蒙-萨丁尼亚首相,并从根本着手,推行了一连串的创新政策。为了发展皮德蒙的新兴工业,国内大部份的公路和铁路基建先后在其首任之内起动,并开始架设全国的电报网络。 而在刺激贸易上,货币、税务、海关和法制均需接受一系列的改革,又与英国等一众欧洲国家签定了自由贸易协定。结果只是短短的8年间,意大利在1859年的贸易量已暴升二倍,而其中加富尔成功令皮德蒙-萨丁尼亚成为了亚平宁半岛里最重要的工业指标。这作用如同德国的关税同盟一样,皮德蒙可藉经济上的地位:它间接成为近年意大利工业化的领导,现实的经济利益更一步推进意大利人的统一信念。
  工业化自强的成功过后,加富尔开始将目光放至意大利的政治统一上。有鉴于1848年革命的失败,加富尔意识到单凭皮德蒙的军事实力,不足以统一意大利。当他被任命为萨丁尼亚的外交部长后,他对外交涉能力比其内政更是突出。往后的欧洲的外交场面成了加富尔的政治舞台。
  1855年,加富尔首先派出萨丁尼亚大军介入克里米亚战争,他深悉此举必能同时争取英法两国的支持。当时的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曾在年青时参加烧炭党,甚至许下过‘为意大利做点事’的承诺。结果在克里米亚击败俄国后不久,英法皆在巴黎和会上同意支持意大利的统一。1858年夏,加富尔率先前往法国东部小镇卜诺姆比尔跟拿破仑三世签订了密约。该秘密协定明确地说明了法国将协助皮德蒙-萨丁尼亚重新统一意大利北部,并当皮德蒙遭受奥地利侵犯的时候派兵支援,而萨丁尼亚王国将会把尼斯和萨沃伊交给法国(该两地至今仍属法国)。
  获得法国的支持后,加富尔旋即动员皮萨军挑惹奥地利。当后者正式在1858年4月向皮德蒙-萨丁尼亚进犯之际,取得借口的拿破仑三世果真履行承诺从派兵抗击奥军。最终法皮联军在马真塔和索尔费里诺中击败他们。
  维拉富兰卡协定突然地随奥地利的失利而签订,虽然萨丁尼亚在协定中重夺了北部的伦巴底,却同时失去了强大的外援--拿破仑三世因国内天主教徒的强烈反对和两次会战带来的沉重伤亡感到震惊,继而急于结束对奥国的军事行动。但与此同时,协定却仍保留意北唯一剩余的威尼西亚在奥地利手中。作为一名民族主义者,尽管加富尔极力说服伊曼纽二世让萨军北上收复。但碍于普鲁士已完成动员令随时支援奥国,国王拒绝了他的动议。加富尔在一气之下于1859年7月19日辞去首相一职。虽然加富尔愤然离任,皮奥战争却鼓舞了意大利中部邦国的人民。伊曼纽二世很不愿意地于1860年1月21日再度把加富尔任命其总理职务,并立即着手中部三个邦国的-事务。在各国人民一片赞成之下,帕尔马、摩德纳、都斯加尼正式与皮德蒙-萨丁尼亚王国统一,首阶段的意大利统一完成。除了法国控制的教皇国,意大利基本完成统一。
  而事实除此以外,加富尔在克里米亚打下的外交利益却未有因北部的统一而有所消歇。当时的另一盟友,英国自该战以后为了避免开罪法国,便一直对意大利的统一持消极态度,使加富尔感到强烈不满。
  1861年3月17日,意大利王国宣告诞生。加富尔顺理成章被任命为意大利总理。可惜,他亦于同年逝世,有生之年未能见证意大利统一。他死后10年,意大利才能藉普鲁士发动统一战争之机,法国再无能力支配教皇国后,收复威尼西亚和罗马,正式完成统一大业。
  遗赠今日, 有很多意大利城市的重要街道和广场以他命名,例如的里雅斯特、罗马、佛罗伦萨、拿玻里。而意大利海军的新航空母舰加富尔号(500)也以其荣誉命名。在更早之前,这个名誉则归于意国着名战舰加富尔伯爵号,当中两次大战它皆有参与。


下一名人:凯塞林
同年(公元1810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861年)去世的名人:
意大利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