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江苏省 > 扬州 > 仪征市人物

周在才


[公元1957年-1983年]

   周在才,1957年出生在江苏省仪征市古井乡仓房村一个农民家庭。他6岁就失去父亲,全家6口人生活重担落在母亲一人身上。由于家庭生活比较困难,得到党和政府的关怀,四邻乡亲也常常帮助。这一切,在他那颗幼小的心灵里,感受到了祖国和社会大家庭的温暖。
  1976年3月,周在才怀着保卫祖国的决心参加了解放军。来到部队这所大学校后,他服从命令听指挥,认真学习各项军事技术,继承和发扬解放军的光荣传统,充分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很快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
  1979年初,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为了保卫祖国,打击侵略者,周在才从所在的南京军区奔赴中越边境,参加了对越自卫还击战。由于他作战勇敢,完成任务出色,在火线上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荣立三等功。同年9月,他被昆明军区某部提升为排长。
  担任排长,周在才感到党交给自己的担子更重了,祖国人民对自己的要求更高了。他暗暗下定决心:当个好排长,带出一排好兵。从此,周在才工作更加积极,训练更加刻苦,对自己的要求更加严格。几年来,他一心扑在连队建设上,从不计较个人地位。和周在才同期当排长的同志都提了职,提了薪,他都没有因为自己还是一个排长而闹情绪。他说:“当兵不是为了当官,而是为了保卫国家。”由于周在才心灵美,境界高,1982年被评为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先进个人,出席了师的先-表大会。
  1984年2月初,周在才所在的部队也开到了中越边界的者阴山附近。者阴山自古就是我国的领土,可是,从1979年3月起,越军侵入了该地区,驱赶、残杀我边民,在山上构筑工事和各种高射机枪、重机枪、火炮阵地。五年多来,盘踞在山上的越军经常向我边境一线的29个村寨开枪开炮。仅1983年4月以来,越军就制造挑衅事件30多起,发射炮弹700余发,枪弹1700多发,打死打伤我边民多人。我各族同胞早已忍无可忍,强烈要求边防部队严惩越军,夺回被侵占的国土。周在才再也坐不住了,他代表全排给上级写了请战书,恳求上级下命令,把侵略者赶出国境。同时,他带领全排投入了紧张的临战训练。他所在的三排被誉为训练的“尖子排”。
  周在才除了搞好排里的训练,和战士们一起摸爬滚打外,还抓紧时间刻苦钻研本级指挥业务。设想各种各样的难题,逼着自己去思想,去学习。搞了一套又一套的作战方案。
  周在才盼望已久的日子到了,边疆军民期待已久的时刻到了:上级下达了还击入侵者阴山越军的作战命令。4月29日晚8时,连队奉命开进。部队-深情地握着周在才的手,问他:“你搞训练呱呱叫,打起仗来能不能呱呱叫呀?”他坚定地回答:“请-放心,我周在才完不成任务决不回来见你!”这之前,他在给家里亲人的最后一封信中写道:“妈妈、仁美,我们很快就要上前线打仗了,战斗中我要冲锋在前,绝不后退一步,死要死的值得,死得光荣,要用最好的成绩向你们汇报,向党和人民汇报。假如我牺牲了,你们不要悲伤,不要跟党和人民讲价钱,因为这是我的义务,是我的职责,为祖国我情愿献出自己的青春。”
  4月30日6点40分,收复者阴山的战斗打响了。按照作战方案,周在才所在的排是营的机动分队,任务是配合友邻分队消灭22号高地之敌。这个高地位于者阴山主峰和敌人营部所在地柴山堡、新寨之间,是敌人的核心阵地,工事坚,火力强,地势险,易守难攻。在23号高地的前面,依次是11号高地、1号无名高地和2号无名高地,敌人盘踞的力量也不弱。
  为了尽快投入战斗,他命令全排跑步前进。当他们赶到冲击出发位置时,友邻分队已突破1号无名高地的前沿,战斗打得十分激烈。周在才当即向营部请求提前加入战斗。营长同意后,周在才作了简短的战斗动员,并将全排战士分为3路:七班在左,九班在右,他带领八班在中间冲击。只听得周在才高喊一声:“跟我上!”3个班犹如3支离弦之箭,向2号无名高地奔进。
  在1号和2号无名高地之间,有一段长约70米的马鞍形部位,敌人在这里设置了五列低桩铁丝网,中间用带钩铁丝横七竖八地拉连起来,网下埋有地雷。三排刚冲到那里,两个战士踩响地雷,受伤倒下了。周在才不顾危险,喊一声:“踩上铁丝网,跟我来!”带头越过了障碍。这时,高地顶部的敌人,依托一个钢筋水泥工事,不断向周在才所部扫射,企图阻止战士们接近。周在才对敌人火力进行一番观察后,掩护战士绕到侧后去炸毁了工事,很快拔掉了这颗“钉子”。当进至2号无名高地的反斜面时,敌人向八班战士廖顺文投来一枚手榴弹,手榴弹在小廖的脚下“嗤嗤”地冒着白烟。小廖只注意前方,没有察觉这一险情。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周在才大喊一声:“卧倒!”同时,纵身上前,将小廖按倒在地。手榴弹0了,小廖安然无恙,而周在才的腰部却负了伤,鲜血涔涔往外流。小廖要给他包扎,被他一把推开了:“没功夫,打仗哪有不碰破点皮肉的!”说着,跃起身继续向前冲去,接连击毙了两名越军。在他的带领下,三排和友邻分队一起,很快拿下了2号无名高地和11号高地。紧接着,向23号高地发起了冲击。
  23号高地地势险要,拿下它,就可以控制整个者阴山地区,向左可以掩护友邻分队夺取者阴山主峰,向右可以火力支援友邻分队拔掉柴山堡、新寨敌营指挥所。但是,周在才所在的排只剩下14个人了,其中4人还带着伤。这关键的一仗怎么打?13双眼睛紧紧盯着他。周在才经过思索,立即把全排现有人员组编成一个班,分3个战斗小组。然后,他高声对大家说:“为了收复者阴山,为了给长田小学生报仇,我们要勇往直前,只要还有一个人,就要继续战斗下去!死也要死在阵地上!”说完,他用手指了指11号高地西南侧山背发出命令:“占领它!”战士们沿着排长指引的方向,迅猛向前冲击。
  这时,负隅顽抗的敌人对我攻击分队实施猛烈的炮击,周在才所在排和左侧的九连三排-放慢了攻击速度。周在才立即与九连三排排长鲁加旭联系,建议两个排协同作战,得到了鲁排长的同意。两人分手时,周在才双手握着鲁排长的手说:“我们同时发起攻击,看谁先打上山顶!”鲁排长被他那种高昂的杀敌斗志深深地感动了,斩钉截铁地说:“好,山头见!”
  新的攻击开始了。周在才带领第三组从正面进攻,另外两个组从两翼迂回包抄。这时,友邻三排被敌人猛烈的火力-,前进受阻。周在才当即命令战士李胜华火力支援。小李端起机枪向敌人扫去,敌人的火力点被打掉了。垂死挣扎的敌人企图用猛烈的炮火阻止我进攻,颗颗炮弹在第三组战士的周围0,周在才不幸被炸倒在地,全身七八处负伤,有一块弹片嵌进喉部,一块弹片钻进嘴里,牙齿被打掉几颗,身旁的廖顺文爬过去要给他包扎,他艰难地摇摇头,血肉模糊的嘴唇喃喃地说:“我没有完成任务,我……我没有……”小廖赶紧给他包扎,他吃力地抓住小廖的手,指着23号高地顶峰,催促他和同志们赶快去攻占。战士们含着眼泪,怀着为排长报仇的决心,继续向前冲去。趴在地下的周在才,突然发现我迂回小组的后侧出现4名越军,他料到,狡猾的敌人企图包抄我冲锋的战友。他强忍着剧痛,艰难地向机枪爬去,一厘米、两厘米……,在一米多远的距离上,流下了英雄的鲜血,他终于抓住了机枪。“突突突”一个长点射,两个越军应声倒地,剩下的两个抱头鼠窜进了工事。接着,他又用火力掩护在23号高地右侧迂回的另外两个小组。在他的掩护下,战友们猛烈地向主峰攻击,很快就与九连一起,将主峰团团围住,四面夹击,终于攻占了23号高地,歼灭了守敌。当接替周在才指挥的八班副班长邓飞跑来向排长报告主峰已被攻克的消息时,周在才已经不行了。他用颤抖的手指着步话机上的“6”字,艰难地说:“6……6……6……”每吐一个“6”字,喉部伤口就涌出一股殷红的血。邓飞明白排长的意思,马上用6频道向指挥所报捷。接着,周在才用很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对刚来到身旁的廖顺文说:“我……我有七十四元存款……十……十元交……交最后一次党费……六十四给……给……”话还没有说完,就壮烈牺牲了。
  周在才牺牲后,其所在部队为他追记一等功,昆明军区授予他“战斗英雄”的荣誉称号。
  

周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57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83年)去世的名人:
仪征市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仪征市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