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河南省 > 开封市 > 杞县人物

杨侠生


[公元1921年-1948年]

   杨侠生,1921年6月3日出生于河南省杞县南部西陶陵岗村一个贫穷农家。1935年,其父被土匪杀害,杨侠生与母亲-迁到县城内亲戚家居住。第二年,杨侠生以总分第六名的成绩考入了杞县私立大同中学。1938年毕业后参加了新四军游击队。1939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1年秋,杨侠生被调到新四军水东独立团第一营第二连任指导员。
  一天晚上,杨侠生等人在杞县北部偷袭伪军,一枪未发,62名伪军全被活捉,收缴了全部武器。解放战争中,杨侠生任豫皖苏军区独立旅三十五团参谋长。
  1948年6月,在睢县城郊,杨侠生率部经过激战歼敌二十五师一个团。
  8月21日,杨侠生所在的豫皖苏军区独立旅第三十五团,接受了攻打夹沟车站的战斗任务。
  凌晨2点,团指挥所上空升起三发红色信号弹,随即炮声隆隆,大地震动,第三十五团炮兵的炮弹像冰雹一样砸向敌阵地,一瞬间,车站和小高地都燃起了熊熊大火,映红了茫茫夜空。杨侠生待炮击停止,大喊一声:“冲呀!”便率先离开掩体,冲向小高地,小高地上的碉堡吐出了密集的火舌,轻重机枪“嗒!嗒!嗒!”、“嘟!嘟!嘟!”打得冲锋的指战员抬不起头来。杨侠生想,硬冲会造成更大的伤亡、对一营长说:“一营长,用重机枪掩护,让爆破小组炸掉这个碉堡!”
  一营长一声喊,爆破小组在夜色中向小高地匍匐爬去,杨侠生两眼注视着战况。敌军的机枪又响,爆破小组视死如归,一往无前地向小高地运动,突然,一道耀眼的火光扑来,爆破小组被大火吞没,0包被烈火引燃,0了,杨侠生气得七窍生烟,大吼一声:“第二爆破小组上!”但是,还是被敌军的火焰喷射器的烈火吞噬了。杨侠生急得团团转,虽然夜幕中看不清他的脸色,但是从他的动作上可以判断出他的焦急心情。
  忽然,杨侠生想起在水东地区作战时把湿棉被搭在方桌上,战士们顶着方桌冲锋,取得了一次又一次的战斗胜利。于是他喊一声:“一营长!快派人下去弄四条用水浸透的棉被子来!”
  一营长明白了参谋长的意图,马上吩咐一连长派一班离开火线。
  杨侠生注视着火光一片枪声一片的小高地,心急如焚,火烧火燎。当一班的战士们抬着湿棉被来到他身边时,杨侠生对一营长说:“你派三名身强力壮的战士随我去炸敌人的碉堡。”
  一营长急了:“参谋长,你在这里指挥,还是叫我去吧!”
  “不行,这是命令!”
  一营长只好挑出三名膀大腰圆的战士,杨侠生异常严峻的对三名战士说:“同志们,我们必须炸掉高地上的碉堡。”他拉住一个叫王泽良的战士说:“咱俩个各端一挺轻机枪开路。”又对马二炮、申付同说:“你们两个各抱一捆0包跟上,待我们压住敌人的火力后,你们就冲上去炸碉堡。”
  杨侠生交待完毕就出发。只见他们两个人一组,各顶一条叠在一起的湿棉被向小高地爬。这招儿真顶用,尽管敌方的子弹密如飞蝗。却打不穿湿棉被,清脆的枪声变成了“卟、卟”的闷响,碉堡里的蒋军借着子弹的火光,看见四个庞然大物爬了上来,惊呼起来:“团长,团长,共军上来了!”
  “给我狠狠地打!”敌团长恶狠狠地嚎叫。
  一阵暴雨似的子弹扫了过来,四人毫不理会,继续向碉堡爬去。
  “火焰喷射器!喷射器!”敌团长惊慌失措地喊叫起来。
  一股烈火卷了过来,但是,不仅没有伤着杨侠生等人的一根汗毛,相反两挺轻机枪却更轻快的欢叫起来,子弹一梭又一梭的飞向碉堡。忽然,国民党军的火焰喷射器哑了。
  “马二炮,你们快去爆破!”
  马二炮、申付同接近碉堡,迅速从湿被下钻出来,腾跃而起,将0包塞进两个枪眼,翻身向低处滚去。
  “轰轰”一声巨响,碉堡飞向了夜空,瞬间,小高地上一片火光,如同夜间白昼。
  “冲啊!”杨侠生马上从湿被下钻出,挥臂高呼:“一营跟上来!”喊着向小高地上仍在顽抗的敌军扑去,小高地简易工事里的国民党军纷纷往东逃,被督战队逼了回来。这时,一营迅速冲上来,与敌军展开白刃格斗,拼刺刀的“铛铛”声和国民党军的惨叫声交织在一起,在刀光枪声中,杨侠生端着机枪扫向仍在顽抗的蒋军,“别打了!别打了!我们投降!”,几十个国民党军举着枪向杨侠生走来。
  杨侠生正安排一营长留下一个班收容俘虏,抬头看见二营冲到车站西南边的铁路基下,被敌军的火力压制着,停止了冲锋。他意识到,二营遇到了国民党军的垂死抵抗,大吼一声:“一营长!向车站冲锋!”便端着机枪向车站冲去。
  杨侠生跑到二营,在火光映照下,看见20多个战士牺牲了,往上仰望,只见车站上不仅从碉堡里、沙袋工事里、候车室的窗口喷出一串串火舌,而且火车头,火车轮后面的蒋军也不停地向二营射击。兄弟部队也受阻在车站东边,形成对峙状态。
  “杨参谋长,电话员上来了!”一营长爬到杨侠生跟前轻声喊。
  杨侠生思忖一下,抓起电话大声说:“团长,请团的步炮快上来支援!”
  不大一会儿,四门步炮运动到第一、第二营的阵地后面,马上进行调整射击,“轰隆隆”的炮声响彻在车站上空,蒋军的工事在炮声中土崩瓦解,化为灰烬,国民党军的枪声稀疏下来,车站西边的攻击部队在嘹亮的冲锋号声中山呼海啸般冲上去,与残敌展开刺刀格斗。
  混战中,机枪用不上了,杨侠生挥着快慢机手枪对准国民党军点射,他那矫健的身影像猛虎、似雄狮,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突然,火车头驾驶室里向杨侠生射出一串子弹,杨侠生应声倒地,卫生员跑到跟前,看见杨侠生的胸口上鲜血汩汩而出,忙要包扎,杨侠生推开卫生员的手,声音微弱地说:“快,快消灭……”卫生员明白杨侠生的话,大声喊:“机枪快打火车头上的敌人!”
  两挺机枪交替着-了火车头的驾驶室,枪声一停,几个战士飞身跃上去,对准驾驶室猛烈地扫射了足足有半分钟,直到里面再没有声息方才罢手。
  战斗结束了,团长范迪波、政委窦洪年等-都来了,阵地上响起雷鸣般的欢呼声,范团长在狂欢的人群中找到杨侠生时,他已停止了呼吸,战士们得知杨侠生牺牲了,纷纷围上来,有的战士禁不住大声哭起来。
  范团长大吼一声:“-都装满子弹!”
  “为老杨送行!”
  顿时举枪如林,枪声响彻天空。
  解放后,党和人民政府在徐州淮海战役纪念馆为他撰文绘像,以志永久纪念。在夹沟车站烈士陵园里,杨侠生的坟墓周围松柏四季常青。那松涛似乎在向人们诉说着杨侠生壮烈的一生。
  

杨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21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8年)去世的名人:
杞县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杞县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