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四川省 > 凉山州 > 冕宁县人物

伍文才


   伍文才,生于1927年,原名倮伍莫哈,男,彝族,宁县哈哈乡阿始乐村人。曾祖辈从越西普雄县迁到冶勒乡。其父辈迁到哈哈乡。
  文才自幼聪颖,全家钟爱。1938年,其父打破陈规,送他到边民小学读书,老师见他机灵勤奋,给他取名“文才'.在中共地下党员李祥云等老师的启迪下,他逐渐对吃人的旧社会感到不解。一天,他问父亲:“邓秀廷为啥这样凶,专整我们?”“为什么要打冤家?”其父茫然无答。1945年,他正在冕宁中学读书,不幸父母相继去世,-缀学,挑起家务,家族重担。曾动员家支长辈伍精华(后任过国家民委常务副主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伍精治(后和解放军周培成团长,伍文才一起解放了泸宁区)到冕宁,西昌读书。
  1948年,解放战争节节胜利,中共川康特委指示在民族地区发展少数民族党员。1949年11月,经李祥云介绍和接收,伍文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组织上根据他有几十支 ,在家支和亲戚中能召集几千人的情况,指示他除了党务工作以外,负责哈哈到泸宁,九龙,里庄,盐源的交通治安。不久,国民党335师残部向泸宁逃窜,被哈哈倮伍家拦截,缴缴获部分 械,余者逃返县城。
  1950年3月28日冕宁解放。伍文才邀集部分头人参加欢迎解放军大会。会上,他代表冕宁各族人民致欢迎词,热烈祝贺冕宁解放,表达了冕宁人民欢欣鼓舞的心情。1951年初调县人民政府民族科工作,同年3月任副县长。1952年参加西南少数民族参观团赴成都,北京参观经济建设和解放军营地。“五一”节在首都北京与全国各族代表欢聚,受到毛主席和其他中央-接见。1953年冬,参加了第二届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慰问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1954年春,慰问团返回东北慰问归国志愿兵。一次,在边境与苏联边防军联欢,苏军表演舞蹈后,文才吹起口琴跳起欢快的彝族舞,获得全场热烈的掌声,增加了节日的气氛。在一系列慰问活动中,文才大开眼界,思想进一步提高。他由衷地说:入党是我思想上的一个飞跃。解放,特别是参加西南少数民族参观团,受到毛主席接见,思想又是一大飞跃。我真正体会到:只有中国共产党才是真正关怀爱护少数民族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也就没有少数民族的新生。”
  文才回到冕宁后,任中共宁县委副书记,先后当选为西康省人大代表和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1955年任冕宁县县长。为解决-,增进民族团结,巩固人民政权不惜殚精竭力的工作。1955年,,他到北京出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后有关中央领导召集廖志高天宝,伍文才等座谈,征求对民主改革的意见和建议。文才坦诚发表看法:只有民主改革才能摧毁奴隶制度,彝族人民才能奔向社会主义社会,民改符合广大人民的利益与愿望。开展民改,首先要发动群众,依靠群众;在推行民主改革中,大多数民族上层是开明的,拥护党的民族政策的,但少数奴隶主顽固分子,不愿放弃自己的利益,必然负隅顽抗;因此,必须以武装力量做后盾,粉碎 分子的武装-,才能取得民主改革的胜利。这些意见和建议受到中央领导的肯定和赞赏。1957年在他的家乡哈哈乡搞民主改革试点工作。他身体力行,主动免去五里倮秀,苦克阿拉等人的债务,解放娃子,打破娃子婚姻方面的禁锢,在家门亲戚中吃大烟,-,不务正业的人中做思想工作,讲明利害,教育鼓励他们遵守政策,共同摧毁奴隶制度。他做出的榜样,为甘孜州九龙等县代表团一致称赞;西昌专区在民干校召开民改协商会,他在会上发言,表示坚决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背叛奴隶主阶级,博得掌声不绝,受到地委书记李占林的高度赞扬。他到昭觉参加民改协商会,当时尚未通车,从西昌到昭觉要走五天的路,本来派有部队互送,但到了解放沟遭到土匪猛烈袭击,队伍被打散,警卫员和坐骑也失散了。在艰险的情况下,他将生死置之云外,只身步行到昭觉。
  1957年调任金矿县委书记,县政协主席。金矿县是一个边僻的县,他接任后,深入群众,辛勤工作,艰苦创业。以坦陈相见,平易近人的工作作风赢得全县干部群众的信任与支持。在党政机关中,上至各部门领导,下至各科室通讯员,炊事员都能和他谈心说工作。工作之余总是和群众打成一片。每月出差跋涉归来的干部和通讯员,他都要上门问寒嘘暖,端茶送水。当他们要回报工作时,他总说要等他们休息好了再谈工作。县委大力开展民主改革复查补课工作,进而引导掀起民族乡农业互助合作0。逐步改变民改前,金矿每年由国家供应三分之一粮食的状况,短短两年时间就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各乡建立了初级农业合作社,基本实现了粮食自给自足,除边缘角落外,大部分乡办起了小学校。1959年金矿县撤销建制,他离任前将原文化馆改建成为里庄烈士陵园,以纪念在民改中牺牲的烈士。在金矿县工资比较高,但到金矿撤销时,他除了几百元公债券外,只有五元的存款。
  根据上级安排,他回冕宁担任县委副书记和县长。1962年3月中共西昌地委-部部长。1965年任西昌专署副专员。
  文革开始后,伍文才被造反派打成走资派,死党,-,掀回冕宁批斗,关进牛棚,但他非常乐观,对党坚信不疑,对社会主义坚定不移。造反派无法打倒他。1969年获得解放又走上了工作岗位。他总是说:个人挨整算不了什么,可是武斗不息,经济凋敝,社会混乱,国无宁日,才是令人担忧的。粉碎-后,1978年,他任凉山州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凉山州政府副州长,他坚决维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更加精神焕发,努力工作。当地州合并时,原来两地干部群众的思想感情尚未达到融合和谐的程度,他做了大量的调节协调工作,为尔后出现的团结和睦合作共事的工作局面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当他得知一位彝族知识份子走上了省级领导岗位时,及时向另一个少数民族干部函告了自己的喜悦心情,并望予理解和支持。他分管州委州政府机关修建任务时,不怕吃苦,以身作则,兢兢业业,为党政建设鞠躬尽瘁。他经常守候在西昌体育馆接卸修建材料,工人们都叫他老师傅。
  1983年4月,当他不幸病逝,成千上万的人都为他而悲痛,都惋惜:文才走得太早了。


下一名人:黎天才
伍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27年)出生的名人:
冕宁县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冕宁县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