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贵州省 > 黔西南州 > 贞丰县人物

吴成良


[公元1946年-1979年]

   吴成良,1946年出生在贵州省丰县沙坪乡破岩村一个布衣族贫农家庭。4岁时,家乡解放了,村子里来了人民解放军和土改工作队,率领全乡人民彻底摧毁了压在他们头上的封建剥削制度,贫苦农民分得了土地,翻身做了主人。他成天跟着儿童团唱着:“解放区的天是明朗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土地改革结束后,吴成良家分到了田地,生活渐渐好了。父亲送他到学校去读书。课文里刘胡兰生的光荣、死的伟大,董存瑞舍身炸碉堡、黄继光堵枪眼等英雄形象鼓舞着他。他立下志愿,长大后当一名人民解放军战士,为祖国杀敌立功。
  初中毕业以后,吴成良回乡种地。1964年的征兵工作开始了,他欢喜若狂,早早地跑到乡上报了名。过几天应征新兵的大红榜出来了,吴成良从头到尾看了几遍,就是没有他的名字。他急了,跑去找乡长。乡长说:“成良,你是独子,按国家的规定,独子是不能应征入伍的。”“可我……”乡长摆了摆手:“别说了,兵已经定了,你回去吧!”
  冬去春来,1965年的征兵工作又开始了。乡政府里又挤满了许多青年人,大家争着报名。这回,吴成良缠住了乡党委书记,坚决要求入伍。他竟当众脱掉衣服,隆起身上一块块发达的肌肉,对书记说:“中学时代我就练就了一身钢筋铁骨,你看看,当兵正好用得上!”“你是独子!”书记说。“独子,也能保卫祖国啊!”吴成良反复解释。书记见他参军的决心大,欣然同意了。
  吴成良终于穿上了军装。临别,母亲嘱咐他:“成良,家里虽穷,但有姐妹们,我和你爸还年轻,会支撑这个家。你去部队一定要像寨子里去当兵的娃们一样,活蹦乱跳地回来!”吴成良说:“妈!我一定带回立功捷报,让全家高兴!”母亲点了点头,但眼里还是流出了惜别的泪花。
  汽车穿山越岭,来到了祖国的南疆。这里风光秀丽,有莽莽-,清清的山泉,香甜的水果,鲜艳的山花,黑油油的土地……这一切,使他迷恋,令他心醉。在部队,他勤奋学习军事知识,刻苦锻炼杀敌本领。1966年11月,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先后担任过班长、排长、连长职务,为部队建设事业作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
  1974年元旦刚过,连队进入战备,军事训练十分紧张。这时,吴成良家里房子倒塌,爱人生孩子,要他回家处理安排。领导知道后批准他回家探亲。为了巩固连队刚取得的训练成绩,他找指导员说:“家里有事,是应该回家看看。可是,目前处于战备期间,我怎能离开连队?”指导员见他态度坚决,只好让他推迟了假期。
  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越南当局背信弃义,把枪口对准了曾经长期给予他们无私援助的中国人民。他们驱赶破孩华侨,炮击我村庄,侵犯我疆土,枪杀我村民。我国人民忍无可忍,-实行自卫还击。1979年2月17日零时,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打响了。吴成良率他的连队在红河边严守待命。虽然是阳春二月,可是这里气候炎热,战士们赤胸袒背,浑汗如雨,忍着蚂蝗、毒虫的叮咬。
  2月19日上午9时,上级发来命令:“驻谷柳、保胜之越军遭我军沉重打击后,企图沿老街至柑塘公路南逃。令八连强行军,迅速赶到264高地北侧,占领阵地后,再夺取公路两侧的制高点,截断逃敌的退路。同时阻击敌316A师向北增援。”吴成良接到命令后,立即率领连队冒着敌人的炮火,越过江河上的浮桥,向264高地挺进。尽管路程艰险,他们只用了两个小时就爬上陡坡,火速占领了170高地和北瓜窑西南的无名高地。超强度的疾进,吴成良和战士们累得筋疲力尽,有18位战士已经晕倒在地。
  这时,上级又发来电报,命令八连乘胜追击,攻占250高地。为不失战机,吴成良身先士卒,带着尖刀班冲在最前头,与敌人进行一场恶战。仅激战一小时,就夺取了250高地。这个高地被敌人看成是口中的一颗门牙,不甘失守。刚被击退的敌兵,又卷土重来,六七十名越军黑压压一片向高地扑来。吴成良将连里的特等射击手那顺义、石国杨、唐洪生调来,架好机枪对准敌人劈头盖脸地一顿猛扫,11名敌军当场倒下,其余的狼狈逃窜。
  20日,乳白色的晨雾像纱幔一样轻轻飘散,东方显出了朦胧的光亮。吴成良发出向无名高地进攻的信号。副连长姚文德带领突击排向无名高地发起冲击,中途负伤。指导员廖庭凯马上接替姚文德率突击排继续往前冲,不幸又负伤倒地。吴成良迅速组织火力掩护,一边轻机枪扫射,吸引敌人的火力,一边指挥82无后座力炮一齐向无名高地开火,推毁了敌人的5个火力点。同时命令五班、八班交替掩护,以小股出击的方式进攻,迅速消灭了14个敌人,占领了无名高地。
  吴成良率领的八连在坚守250高地和无名高地4天的日日夜夜里,越军疯狂向高地轮番炮击75次,敌军“王牌”316A师的一个步兵团多次向高地反扑,都被打退。八连坚守阵地上缺粮断水,没吃没喝,战斗十分艰苦。指战员实在太渴、太饿了,就用手刨战壕边的木薯充饥、解渴。吴成良的胃病复发,一个木薯还没啃完,就晕倒在地。不料,一根两公分长的木薯杆戳进了他的左眼皮,鲜血顺着脸面直流。通信员迅速赶来,刚为他包扎好,他就急忙走向前沿阵地,观察敌情。
  21日下午,越军向八连阵地发射20多发燃烧弹。一瞬间,阵地上浓烟滚滚,满山遍野一片火海。在指挥所里,堆放着大量的82无后座力炮弹。如果这些炮弹被正燃烧的烈火引爆,后果不堪设想。情况十分危急。战士们纷纷急着要去扑灭烈火。吴成良制止说:“这样做目标太大,大家听我的命令,原地隐蔽好!”他自己孤身一人跳出战壕,扑灭了正在猛烈燃烧的火焰。
  22日中午,吴成良带着步话机员艾维民和通信员蔡和德到二排布置任务。他们3人手提冲锋枪,借助一个又一个的弹坑,躲避敌人的弹雨,向二排赶去。突然,一发炮弹呼啸而来。在生死关头,吴成良不顾个人安危,一把将艾维民推进一个弹坑里,自己却被炮弹炸伤。五班长从战壕里跳出赶来为他包扎好伤口,他忍着剧痛,吃力地撑起身体,继续向二排阵地爬去。此时,又一发炮弹在他身边0,吴成良头部、身上多处负伤,倒在血泊中,后光荣牺牲。
  八连的战士以连长为榜样,浴血奋战,坚守阵地,毙敌120多名,赢得了战斗的胜利。
  为表彰吴成良的功绩,部队党委追记他为一等功臣。昆明军区党委授予他“战斗英雄”光荣称号。
  (朱维琛)
  

吴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46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79年)去世的名人:
贞丰县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贞丰县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