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河南省 > 濮阳市 > 南乐县人物

王勇波


[公元1916年-1950年]

   王勇波,原名涌波,1916年6月2日出生在河南省南乐县千口乡前林家村一个农民家庭。在县中学读书时,九一八事变爆发,他找到校长要求改名为勇波。校长问他为啥改?他红着脸说:“涌字去掉0水,加上力就是勇,俺要勇敢地斩浪劈波,抗击日寇,收复失地,保卫咱的祖国!”“好哇!有志气,有抱负,好一个勇敢地斩浪劈波的王勇波,就看你今后怎么做了!”校长高兴地赞同。
  中学毕业后,17岁的王勇波考入设在大名县河北省立第七师范,参加了学校中共地下组织举办的进步学生读书会。孜孜不倦地阅读了《共产党宣言》、《国家与革命》等书,明白了许多革命道理。一天深夜,他独自一人在读书会里学习,忘记了已过熄灯时间。学校教导主任晁哲甫走到他的身后,轻声问道:“看的什么书?全校都熄灯了,你为什么不按时作息呀?”王勇波扭头一看,“哎呀!晁主任,我违反校规啦,请您处分我吧!”他急忙合上 书本,站起来忐忑不安地回话。“勇波同学,不用怕,我知道你在学习什么。你的两份入党申请书我都看过了,党正在考验你呢。只是你要注意休息,遵守纪律,不要太晚了,误了明天上课。”听了晁哲甫一番话,他手拍胸膛激动地说:“我想早日参加共产党,为人民解放事业贡献自己的一切!”
  卢沟桥的枪声传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学校-停课放假,王勇波回到家乡参加抗日救国斗争。他参加了南乐县抗日救国十人团,担任团长助理,在韩张、福坎、千口一带农村发动群众,组建抗日游击队。两个月,南乐县抗日游击队宣告成立,王勇波出任副队长,负责宣传工作。
  南乐县处在冀鲁豫抗日根据地的中心区域,经常遭受日伪军的残酷“扫荡”,抗日军民的生活环境非常困难。
  严冬季节,抗日游击队在冰天雪地里与日伪军周旋,走走打打,缺吃少穿。常常啃窝窝头,喝小米汤就咸菜,在柴草堆上睡觉,有些队员情绪低落。王勇波就编了歌曲教大家唱起来,“窝窝头,小米汤,萝卜咸菜脆又香,每班一碗辣椒酱,顿顿吃个大净光;玉米秸,咯得慌,学习卧薪把胆尝,棉衣棉裤不须脱,虱子多了不痒痒;秆草黄,暖洋洋,胜过棉被和热炕,不怕大风和大雪,舒舒服服入梦乡。”几遍歌儿唱下来,忧虑苦闷全跑光,抗日游击队的士气越来越高涨。
  1937年腊月二十三,中共直南特委批准王勇波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担任了中共南乐县东区组织委员。
  刚过春节,王勇波就冒着风雪出门了。他身上穿着土布棉袄,头上扎着羊肚毛巾,脚上穿着白底布鞋,肩上挎着藤条篮筐,里面装着吃的,看上去就是一个走亲戚的。前林家村周围的30多个村庄,他挨着走了一遍又一遍。
  就这样,王勇波以串亲戚为名在南乐县东区发展了60多名中共党员,建立起28个农村中共支部,动员100多名青年农民参加了抗日游击队。
  1939年,王勇波离开家乡,到滑县内黄和卫河县投身抗日救国斗争。在极其艰难的条件下,他勇敢地战斗着,工作着。
  在一个中秋节的晚上,时任卫河县抗联主任的王勇波正在教游击队员们唱歌,滩上村民兵班长徐双牛跑来报告:村上日伪军在炮楼里喝酒,只有一名哨兵站岗。
  “好!打他个措手不及,叫这群该死的到阎王那里圆月去吧!”王勇波当机立断,“现在出发,直奔滩上炮楼!”他和游击队长刘清霜带领30名游击队员,乘着月色,沿卫河大堤内的小道疾速前进。到滩上村后,又穿过一片玉米地,接近了日伪军炮楼。
  见炮楼里的日伪军仍在喝五吆六地热闹着,王勇波带领游击队员们冲了进去。他手起枪响,打灭了吊在梁上的汽灯,大喝一声:“不许动!缴枪不杀!”20多个日伪军被突如其来的情况吓懵了,顿时乱作一团。游击队员们扑上去,夺取了0。一个日本兵拔出战刀反抗,被王勇波当场击毙,其余日伪军全部被擒。
  战斗胜利结束,王勇波和游击队员们带着战利品,押着俘虏,迅速消失在月光下的青纱帐里。
  1946年,王勇波调任中共南乐县副书记。他根据中共中央《关于清算减租与土地问题的指示》精神,带领百余名干部深入农村,开展土地改革。
  驻扎在县境的国民党军队和还乡团地主武装勾结起来,向新生的人民政权发动猖狂进攻,1947年1月24日占据了南乐县城。数九寒天,他打扮成农民走亲戚,进入县城周围的村庄,把中共南乐县委的文件和传单送到“亲戚”们手中,还让进城赶集的“亲戚”们把千百封警告信塞进反动武装头目的门缝里。当年4月1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主力部队在地方武装配合下,重新解放了南乐县城,王勇波就任中共南乐县委书记。
  1949年春,王勇波离开家乡南下,到达江西北部,被任命为中共鄱阳市委副书记兼市长。他夜以继日地投入市政府组建工作,常常忘记吃饭和休息。机关管理员夏友看着市长身体越来越瘦,面部腊黄,走路都很吃力,就做了一碗肉菜送到他的办公桌上。王勇波一看就生气了:“小夏!你给我端回去,真是乱来,你难道不知市政府制度吗!”“市长,您都瘦成啥样子啦,大家看着心疼,才让我给您改善生活的呀!您是从河南来到江西,水土不服,工作那么忙,又和大家吃一样标准的饭菜,哪能受得了啊!”夏友说着话儿掉下泪来。王勇波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同志呀,大家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我们的人民政府刚刚成立,正处在非常困难的时期,大家都在勒紧腰带艰苦奋斗,倒在大锅里,我要与大家同甘共苦,不然,那还叫人民政府吗?再说啦,食堂天天有大米青菜,比起抗战时打游击的生活强多了。”说罢,他又给小夏唱起那支歌来“窝窝头,小米汤,萝卜咸菜脆又香……”
  时过中秋,王勇波奉命离开鄱阳,随军挺进云贵高原,1950年2月到达贵州,担任中共息烽县委书记。
  位于黔北的息烽县是国民党反动派经营多年的-巢穴,社会状况复杂,反动势力活动猖獗,新生的人民政权面临着被颠覆的危险。王勇波沉着果敢,指挥若定,把100多名干部战士编成小分队,分头开展瓦解反动武装、团结各族群众的工作。不到半个多,就有近百名旧政府人员向人民政府登记报到,收缴了200多支枪,打开了全县工作局面。
  息烽地处交通要道,又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解放大西南的重要战略兵站,每天都有大部队过境。中共息烽县主管粮食工作的副书记马明赏感到压力沉重,他焦急地对王勇波说:“王书记,县里的粮食已经不多了,可是过往的部队越来越多,库存的粮食能维持供应两个月,我们怎么办哪?”“不要着急,办法会有的。只要工作做到家,粮食就会有的。”王勇波胸有成竹地说。他带领县委干部下乡调查访问,掌握了一些富绅、粮商囤粮的情况,又召开征借粮会议,开展宣传教育工作。不出一个月时间,就征借到120万公斤粮食,除保证本县过境部队需要之外,还调往省会贵阳25万公斤。
  1950年3月16日,黔北国民党残部土匪武装“-救国军”司令杨平舟部在息烽县东北部温泉乡实施破坏活动,乡人民政府遭到袭击,情况十分严重。接到情报,王勇波立即率领一个排的兵力前往追剿,同时请求人民解放军某部增援。
  为了争取时间掌握主动权,未等增援部队赶到,王勇波就带队出发了。他们以急行军的速度前进,王勇波一直当排头兵,中午到达养龙司乡。战士们又饥又渴,王勇波口中直冒火,但他仍然命令部队继续前进,一定要抢先占领有利地形,为增援部队创造条件。
  当部队行进到养龙司乡与温泉乡之间的山谷时,遭到由遵义地区流窜到息烽县境内的土匪武装曾广富部和杨平舟部1400余人的伏击。黑压压的匪徒从四面向谷地逼近,密集的子弹从山坡上倾泻而来,王勇波和他带的部队处于敌众我寡的险恶局面。
  “抢占制高点!赶快突围!”王勇波一边高喊着,一边向匪徒射击。战士们在他的指挥下英勇战斗,很快杀出一条血路。冲出包围圈,占领了一座名叫轿子山的制高点,接连打退匪徒三次疯狂进攻。过了一会儿,山下残暴的匪徒又纠集一起,怪叫着朝轿子山头猛扑。王勇波把打光了子弹的手枪用石块砸坏,又从一名身负重伤的战士手中夺过上了刺刀的步枪,站在一块巨石上作最后动员:
  “同志们,我们是人民的战士,宁可牺牲,决不投降!党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
  话音刚落,满身血污的王勇波就端着枪冲下山坡,与爬上来的匪徒展开了浴血搏斗。战士们冲锋陷阵全力拼杀,奋不顾身地保护他们的好书记。
  良久,枪声停了,喊杀声息了,轿子山一片沉寂。36岁的王勇波倒在了鲜血染红的山坡上。
  次年清明节,息烽县人民政府在轿子山头竖立起一座纪念碑,上面镌刻着“王勇波同志永垂千古”九个大字。
  (许福林)
  

王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16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50年)去世的名人:
南乐县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南乐县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