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四川省 > 宜宾市 > 兴文县人物

王松


[公元1975年-1994年]

   王松,1975年8月30日出生于四川省文县久庆镇兴隆村的一个农民家庭。王松从小养成乐于助人的好品德。在家乡上小学时,同学李江脚崴伤了,王松坚持背李江上学达一个多月。王松家的邻居傅成周是个“五保”老人。王松为他担水,扫院子达十余年。有时,他还动员班里同学拿出零花钱为老人买糖、买盐、买水果。上中学时,王松是班里的劳动委员兼卫生委员,每个星期六他都带领同学到久庆镇敬老院,为12位老人担水、理发、打扫卫生。1991年中秋节,他跟同学一起凑钱18元为老人们买了月饼、糕点和洗衣粉。
  王松还是个积极动脑、有进取心的学生。初中二年级时,他给班主任写过一封公开信,建议老师改进目标管理办法,将教师打分、班干部打分与学生自我打分相结合,还建议对班级的公共财物实行责任管理。在兴文县共乐职业高中,王松仅仅学习了三个月。他的关于增设专业的建议被学校采纳,使学校由原来单一的蚕桑专业扩大为服装、美术、家电等五专业。校长说王松这个建议千金难买。在学校,有一次期终考试他名次前进了两名,受到老师表扬,他却很不满足,认为自己退步了,因为平均分数比上学期下降了两分。1991年,久庆镇举办为期20天的英语补习班,王松非常想参加补习,提高自己的英语水平,但却缴不起8元钱的学费。他一连四天到山上跟大人一起挑石头挣钱,靠勤工俭学获得了补习英语的机会。在王松家,一把卷了刃的旧铁锹,这是王松用过的。他家门前有一条土路,雨后泥泞不平,王松经常在放学后铲草、培土、修补。在中学,他一次被评为学雷锋、学赖宁积极分子,一次被评为遵纪好学标兵。
  1992年12月26日,18岁的王松参军入伍,在济南军区驻潍坊某部二连一班当战士。从入伍那天起,王松就立志当一名军事过硬的好兵。
  王松身高只有165米,个子矮,体质差,第一次投弹只投了20多米,心里非常着急。他先从增强体质入手,坚持每天做几百个俯卧撑、仰卧起坐、下起蹲,还把绳子挂在树上拉绳练臂力。看了《前卫报》上刊登的“砸地训练法”后,王松加法练习,每天挥弹砸地300余次。半年之后,投弹距离提高到46米,达到优秀标准。为练好400米障碍这一共同课目训练中的高难课目,王松费尽了心思。排长杜志军单手跃墙动作标准规范,他就虚心求教,细心领会;四班长石岩上高板是“绝活”,他就留心观察,反复练习;五班长吕强过高墙敏捷利索,他就用心研究掌握技巧,很快熟练掌握了过每个障碍场的动作要领,达到了比优秀标准还快8秒的速度。但王松仍不满足。一天,他们班进行400米障碍训练,王松提出要与全团闻名的训练尖子王国斌较量较量,结果,王国斌跑了1分32秒,王松慢了10秒。他对王国斌说:“班长,我现在虽然不如你,但总有一天,我要超过你。”五公里越野虽是王松的强项,但他训练仍不放松。晚上,绕营房练长跑,别人跑五圈,他跑八圈;五公里越野别人带四枚手榴弹,他带八枚,连病员的沙袋他也绑在自己的腿上。即使当炊事员期间,他也仍坚持每天晚上练长跑,连队每次搞五公里越野比赛,他每次都是前三名。团里进行训练比武,其他连队的选手都是战斗班出场,二连却把他从炊事班抽出来参加比武,并拿到了名次。由于王松训练刻苦,门门军事技术都十分过硬,他是班里的军体拳、捕俘拳小教员,战术小教员,连队的队列标兵。1994年6月,连队进行轻武器第二练习实弹射击,他九发九中。
  王松还热心帮助战友提高军事技能。新兵刘基峰耸肩驼背,军姿不整,队列基础差,班长令他贴墙根正军姿,刘基峰认为是惩罚自己。王松一边给他讲训练军姿的重要性,一边陪他在太阳下贴墙根,终于使小刘端正了军姿;战士张良宽胆子小,障碍的“矮墙”过不去,王松拿着一根树枝当矮墙,让张良宽跳树枝,四个中午的练习就使张良宽自如地跳过了“矮墙”;战士张代军弹跳力差,“高低墙”上不去,练习了三个月没有进展,王松找来跳木马的踏板,让张代军从踏板上起跳体会动作要领,并把杠铃压在他肩上练弹跳力,一个月的训练,就使张代军在400米障碍比赛中“关山度若飞”了。
  王松是有名的“建议兵”。在新兵连时,南方兵多,冬季室外训练,易冻手脚。他向排长提出把队列训练和其他训练搭配进行。排长采纳了他的建议,将队列、体能、游戏穿插开来,既活跃了训练场上的气氛,又提高了训练效果,避免了手脚冻伤,真是“一石三鸟”。而那时,王松自己还是个入伍不足一个月的新兵。有一次,班里搞爆破训练,天上下着雨,地面很滑,新兵李强抱着0包摔了一跤,自己笑了,班里的战友也笑了,惟独王松没有笑。他对班长说:“假情况要当真情况练才行,训练缺乏敌情观念,不严肃认真,打起仗来就要吃亏。”1994年8月,连队野营训练来到安丘市农村,为使全连官兵遵守群众纪律、树立文明之师的形象,第一次班务会上,王松就提出了“四不准、五个一”的建议。即不损坏群众庄稼、不拿群众东西、不喝酒、不随地大小便;每天为群众清扫一条街、打扫一个院子、挑满一缸水、帮群众干一小时活、走访一户老乡。
  王松干一行,爱一行,心系连队,热爱集体。先在战斗班,后在炊事班,最后又调到战斗班,他都愉快地服从组织上的安排。在炊事班,他自费买烹饪书籍学习,把饭菜做得有滋有味。为了节煤,他从不压火,每天早晨4点半起床,坚持从煤灰中拣出未燃透的煤渣。炊事班的灯泡坏了,他自己掏钱买来新的换上;洗涮间的水龙头滴水,他买来垫片修好;连队的鼓风机坏了,花80多元钱到地方上没有修好,他将所有零件一件件拆开,对照着找出毛病,仅花几块钱就把行将报废的鼓风机修好了。
  王松当兵一年零八个月,由于他表现积极,曾三次受到上级嘉奖,并相继被评为学雷锋标兵和优秀共青团员。
  1994年8月30日(农历七月二十四)是王松19岁生日。早上,他不到5点就起了床,把小妹从四川家乡寄来的生日贺信又看了一遍,揣在内衣兜里。昨天晚上一场秋雨,房东的院子里积满了雨水,王松拿起铁锨将院子里的积水排放出去。然后用扫帚把各角落打扫干净。他又提起水桶,为房东打了满一缸水。战友们昨夜洗的衣服还湿漉漉的,他拴上背包绳一件件全部晾在院子里。淋湿的鞋子,他一双双摆在水泥台上。当战友们起床后,王松已为战友们打好洗脸水。开早饭时,担任小值日的新兵刘向海要去打饭,王松夺过饭盆说:“我来吧,今天是我的生日,让我多干点!”饭后,王松对排长说:“房东的院子中间洼,四周高,一下雨就积水,咱们利用操课前的时间帮着铺铺吧!”征得房东同意后,他和战友们搬来了砖块,把院子铺得平平整整。操课时间,班里进行军事理论复习,中间20分钟的休息,王松趴在方凳上写了半篇学习《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的心得体会。
  下午3点半,二连来到铁山脚下,进行分班步兵进攻战斗连贯作业,一班分为三个战斗小组,王国斌、张良宽、王松分在一个小组。他们三人成一路队形,王国斌、张良宽在前,王松在后,前后15米左右。从占领出发阵地到爬上铁山山头近2000米的距离,有几十个战术动作,全副武装的战斗,摸爬滚打,一溜小跑,要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王松练得特别认真,每个动作,一招一式都非常逼真,仿佛铁山山头上盘跨着凶恶的敌人。一遍演练下来,战士们都气喘吁吁、大汗淋漓,王松比别人用的劲大,汗水把迷彩服都湿透了!汗水和着泥土,他几乎成了泥人。到了演练通过通路时,班长命令:前面是雷区,我工兵连已开辟了通路,现变成一路队形快速通过!说完,王国斌、张良宽、王松依次跃起,拉开距离,猫着腰冲了上去。正在此时,朱佃均老人落水了,“救命……救命……”几声断断续续的救命的呼喊愈来愈微弱。
  这被山风吹得细若游丝的呼救声,王松首先听到了,他立即刹住脚步,向跑在前面十几米的班长王国斌、战士张良宽大喊一声:“快回来!”然后向发出呼救声和方向疾奔而去。一个长50米、宽15米的采石大坑,积水三米多深,四周绝壁峭立。水中,一位老人正在拼命地挣扎。全身已被汗水浸透的王松,边跑边放下武器,摘下子弹袋,连衣服、帽子、鞋子都没顾得脱,便纵身跳入水中,一只手托起老人,一只手奋力击水,艰难地向坑边一点一点地推移。水性一般且在山地训练了半天,身体已极度疲劳的王松用尽浑身力气将老人推到离坑边约一米时,王国斌、张良宽赶来了。王松双手猛力把老人一推,王国斌、张良宽把老人拉了上来。老人得救了,王松却紧贴陡峭的石壁一下子沉入水底。
  当王国斌潜入水底将王松抢救上来时,王松已是鼻孔出血,脉搏停止了跳动。战友们赶来了,群众赶来了,后朱家官庄村的村民开来一辆拖拉机,群众和官兵们急如星火地将王松送往医院抢救。然而,王松却终因呛水窒息而壮烈牺牲。
  王松舍己救人献身后,被所在的某集团军批准为烈士,追记一等功,并追认为中共党员。1995年3月15日,济南等区授予他为“舍己救人的好战士”荣誉称号。
  (尹洪东王志刚刘善信鲁民)
  

王姓名人堂
同名人物:
同年(公元1975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94年)去世的名人:
兴文县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兴文县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