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庆市 > 渝北人物

王朴


[公元1921年-1949年]
王朴
  王朴,又名王兰骏,1921年11月27日出生在四川省江北仙桃乡一个富裕家庭里。他自幼勤奋好学,深受历史上爱国志士、革命先驱伟大精神的熏陶。中学时代,王朴目睹国家忧患,民族危机,积极寻求救国救民真理。为此博览群书,尤其热心阅读党报党刊、马列著作。他从《新华日报》上先后读到了毛泽东的《论持久战》等光辉著作,从中看到了中国的希望和光明。
  1944年夏,王朴考入了设在重庆北碚的复旦大学新闻系,他如饥似渴地研读了大量马列著作,坚定了共产主义信念。这时,他与中共中央南方局青年组的张黎群、周力行等同志取得了直接联系,找到了党。他参加了《中国学生导报》社的工作,被选为报社财经委员会主任委员,成为学校-的骨干。为到解放区去的同学资助费用,做好组织动员工作。他被列入学校发生紧急情况接替党的工作的“第三梯队”名单。
  1945年,受南方局青年组的派遣,王朴回到家乡江北县农村办学。党组织指派了一批共产党员和进步青年前来,协同王朴办起了莲华小学。学校由王朴的母亲金永华任董事长,王朴任校长。实行陶行知的教、学、做合一的教学方法,用《新华日报》的新闻、社论等作政治课教材。对学校里占一半的穷困学生不收学费、还管吃住,深受农民欢迎。
  1946年,王朴经陶昌宜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王朴得到母亲支持,出资买下逊敏书院校址,改莲华小学为莲华中学。四川省委青年组又派杨仲武、王敏等几名党员来莲华中学,并成立了中共江北特支,王朴任支部委员。1947年9月,中共重庆北区工委成立,由齐亮任书记,黄颂文、王朴任工委委员。
  此时,人民解放军取得了伟大胜利,国民党军队遭到了严重失败。川东地下党的力量不断增强,在奉节、巫山一带开展了武装斗争,并准备开展华蓥山地区武装斗争。川东临委要购买武器、药品、粮食,急需大量经费,决定同王朴家里谈判,由他家变卖田产,给党作活动经费。王朴满怀信心地去做母亲金永华的说服工作。王朴的父亲王莲舫,是家资富甲一方的大地主,并经营猪鬃出口生意。1943年去世后,留下了一大笔家产,由金永华料理。金永华深明大义,对共产党有所认识,一向支持王朴的革命活动。1945年,王朴接受党交给的回乡办学任务后,金永华即慷慨拿出资金,很快把莲华小学办了起来。但现在是要妈妈把全部家产拿出来,家里还有老、小、幼、残五口人今后如何生活,万一被国民党当局知道,加上“通匪资匪”的罪名,这可是杀头之罪。经过王朴向妈妈讲清革命形势和党组织的意图,讲清要救天下受苦人,只靠施舍是不顶用的,唯一的办法是推翻这个吃人的社会!终于使妈妈欣然同意,决心把自己准备留给子孙后代的全部家产奉献给共产党使用。于是从1947年秋至1949年,由王朴、陶昌宜、黄友凡把变卖王家的田产,作为一项党的任务来完成。先后卖出1480担田产和一些街房,获得了折合黄金2000两的巨款,一部分支付党的活动经费,一部分通过共产党员杨志存入中国银行或买金条存放。
  1948年春,王朴根据川东临委指示:以做生意为名,筹建一家贸易公司,作为川东地下党的一个经济据点。便在重庆城区民国路(现五一路)租了宏泰大楼二楼一层楼房,创办了南华贸易公司。由王朴任经理,杨志任副经理,并由党组织从学校抽调几名党员来任会计和办事员。公司以王朴家卖田的款项作资本搞经济活动,目的之一是通过公司做生意,力求不受货币贬值影响,不断供给川东各地党的活动经费;二是以做生意作掩护,与上海、香港往来,以便与上级党组织取得联系。公司开业以后,川东临委书记王慕斋就多次前来提款,用于购买0,进行武装斗争,并作为各地党组织的活动经费。这对党组织的发展和武装斗争的开展,起了重要的支援作用。川东临委书记王慕斋对王朴建立这个公司的工作十分满意。
  1948年,中共重庆北区工委决定接办抗战时由天津迁来江北县静观场的私立志达中学后,王朴的公开身份是志达中学校长。南华公司成立后,王朴日夜奔波,频繁地穿梭于重庆城区和江北乡间,冒着重庆国民党特务监视、搜捕共产党人的危险,争分夺秒地竭力为党多做工作。4月初,重庆行辕二处的三名特务到江北复兴乡公所,窃探地下党的活动,打入乡公所工作的地下党员王泽津及时向北区工委作了汇报,在形势危急的情况下,王朴不顾个人安危,仍然到场上与王泽津会晤,了解特务们的活动情况,并交代他继续监视敌人的行动。接头之后,王朴与特务在街上擦身而过,他泰然自若,未被特务察觉,安全回到志达中学,然后又到城区经营南华公司。
  4月中旬。王朴在城里遇见地下党中共川东临委委员兼重庆市委书记刘国定。刘国定说:“有两位同志被捕了,营救他们急需一大笔钱。”王朴一听,就表示立即去银行取款。刘国定说时间来不及,要求王朴开张支票他自己去取,王朴只好开了张公司支票给他,并相约了下次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几天后,王朴穿上漂亮的西装,打扮成一个派头十足的富商模样,到一家名叫“凯歌归”的餐厅,坐在二号雅座里,等待与刘国定接头。按照约定的时间上午9点钟,未见刘国定的踪影,王朴内心十分焦急。又过几分钟,王朴听见门外有汽车开来,急忙站起身往窗外一看,只见从车上跳下几个特务直扑餐厅。王朴随机应变,立即走到斜对面的八号雅座,只见一个大个子男人醉成一摊泥,身旁站一位女人正一筹莫展。王朴就势装成醉汉的朋友,随手摘下眼镜,扶着醉汉往外走去。醉汉不停地说着胡话,把正聚在二号雅座前的特务都弄笑了。王朴把醉汉扶到街上,已弄得满头大汗,便叫了两辆黄包车,让那醉汉和女人上了前一辆,自己上了后一辆。然后叫车夫拐过弯来,拉着自己脱离险境。
  王朴在餐厅未碰到刘国定却碰上了几个特务,虽然此时他还未确知刘国定在被捕后叛变投敌,但感到了事出有因,深恐江北县的党组织会遭到破坏,王朴换上蓝布长衫,急匆匆地赶回江北复兴场学校。立即找北区工委书记齐亮及黄颂文,把乡公所来了三个特务和自己在“凯歌归”险被特务逮捕的情况向齐亮做了汇报。经过反复研究,决定采取几条措施:销毁文件、资料,转移进步书刊;对外来教师,统一应付敌人的口径;北区工委成员只留下一人,对付敌人的突然袭击。谁留下来坚持党的工作,都是千斤重担一肩挑,得随时准备牺牲。王朴抢先说:“我留下来应付敌人。”但谁都表示要留下,互相争执不下,最后还是决定王朴留下。
  王朴把学校应变的事安排好后,因城里南华公司还有许事情需要采取紧急措施,原定在城里与川东临委书记王慕斋接头的时间也快到了,如果不去接头,就会和上级失去联系。4月24日晚,王朴向妻子(中共党员)褚群,讲了必须进城的原因,随即从皮包里取出一支他经常用的活芯铅笔给褚群说:“我这次进城,很可能被捕,这支笔就留给你作个纪念吧!你留在学校,担子比以前更重。由于我的牵连,你也可能被捕,要作最坏的打算。”“要是我被捕了,你要听组织的安排,要努力完成党交给的任务,要把孩子抚养成人。”第二天拂晓,王朴告别爱妻幼子,匆匆向南华公司奔去。
  王朴回到城里后,和他此时正住在城内的母亲谈了许多,难表他对母亲的感谢、敬佩和依恋之情。母亲不仅是自己启蒙教育的老师,如今又成了与自己协同斗争不可缺少的同志和战友,为着共产党领导的革命事业,母亲几乎献出了她所有的一切。今后等待着母亲的路,都充满着更严峻的考验。他深情地望着母亲,眼含泪珠,向母亲提出了三条要求:1.万一他被捕了,要放出和平空气,保护学校,保护同志,学校一定要办下去;2.要听党的话,剩下的田产继续变卖钱交给党;3.弟弟妹妹要靠组织,不能离开学校。
  由于敌人从叛徒刘国定身上搜出了王朴开的支票,到小什字川康银行,抓到王朴的同学苟孔甲,又到电力公司抓到南华公司总务唐鹤笙。二人也相继叛变,供出了王朴的行踪。4月27日上午,王朴回到南华公司,地下党员张克正对他说:“你快走,我早上从朋友那儿得到消息,特务已经密切注意咱们公司!”王朴镇定地说:“我不能走,我走了影响太大,我走了川东、川西党组织的经费怎么办?”一会儿,王朴的弟弟王容也来了,中午时分,王朴与弟弟正在公司吃饭,行辕二处的课长雷天元带了五名特务冲上楼来,逮捕了王朴。
  王朴被捕后,党组织和金妈妈多方进行营救,均未奏效。王朴在狱中,没有承认自己的党员身份,一口咬定是被诬陷,敌人先加给他一个“资匪”的罪名。以后国民党中统特务头子徐远举亲自出马,审讯王朴。徐远举百般利诱威胁,软硬兼施,都遭到王朴的坚决回击。敌人把他列为“顽固的共产党人”,作为案情重大的政治要犯,由渣滓洞转移到白公馆监狱囚禁。妄图用酷刑迫使王朴供出党的机密,把他捆在“老虎凳”上一边敲打他的膝盖骨,一边往他的小腿下加砖头。王朴痛得浑身发颤。“说不说?”敌人嚎叫着。王朴拼尽全力一字一顿:“绝——不——说!”“再加!”王朴咬紧牙关,头上冒出冷汗。加到第三块砖时,王朴痛得昏死过去。特务们用一桶冷水把他从昏迷中浇醒。这以后王朴又受到过无数次鞭打,上过“电刑”,又坐过两次“老虎凳”。他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浑身到处留下累累伤痕,但他钢铁般的意志,始终坚不可摧。经受住了敌人高官厚禄的引诱和严刑拷打的折磨,他仍然宁死不屈,不惜用鲜血和生命保护党组织的安全。
  王朴在狱中,始终充满乐观主义精神,仍然坚持学习,鼓励大家坚定必胜信心。他在生活上关心难友,在狱中生活条件极差的情况下,把家里送来的食品分给难友们分享。他随时准备为党牺牲,设法带出口信给母亲和妻子,要她们继续跟党走,努力做好党的工作,嘱咐把儿子“狗狗”,取名“继志”。体现了王朴把未竟的革命事业寄托于党寄托于亲人,寄托于后来人的高尚情怀。
  1949年深秋,国民党军队的败局已定,重庆正处于黎明前的黑暗中。继国民政府由广州迁逃重庆,蒋介石也狼狈地重返山城。监狱中关押的“政治犯”,成了他们泄愤对象,决定公开枪杀王朴等十人。10月27日,王朴等革命志士再次被押到行辕二处,敌人摆了一桌丰盛的酒席,徐远举装腔作势地说:“今天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王朴指着敌人的酒席说:“这是人民的血汗,我们不吃!”又回头指着徐远举说:“蒋介石的统治就要彻底垮台,你们逃不脱人民的审判!”10月28日上午,一辆大卡车载着王朴与陈然、刘国志成善谋等十名“政治犯”,从警备司令部驶向重庆城区西面的大坪,车辆驶过的民生路、七星岗、观音岩、两路口……街两边挤满了围观的市民。王朴站在囚车上,高喊口号,“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声震山城云空。他还抓住这向群众宣传的最后机会,不停地大声演讲:“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成立了!反动政府活不了几天,重庆马上就要解放了!我们为革命被捕,今天牺牲是光荣的,胜利就要来临了!”人群中不少人掉下了眼泪。囚车驶到大坪,王朴首先被推了下来,敌人将他们押上了公路一侧的松林坡。王朴和战友们面对敌人黑洞洞的枪口,昂首挺胸,高呼口号,慷慨就义,壮烈牺牲,体现了共产党人的英勇气概。
  王朴烈士牺牲后30多天,重庆获得解放。1950年初,在重庆市追悼中美合作所殉难烈士的大会上,王朴被誉为“白公馆政治犯中的杰出人物。”王朴家乡的人民,为了寄托对烈士的哀思,在静观镇修建了王朴烈士陵园。在莲华中学修建了革命文物陈列馆。在渝北区人民政府所在地两路镇碧津公园内,塑刻了王朴烈士雕像,并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人群络绎不绝,前来瞻仰、扫祭,立志继承遗志,完成他的未竟事业。
  (王辛佑)
  

相关院校:
复旦大学
王姓名人堂
同名人物:
同年(公元1921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9年)去世的名人:
复旦大学人物介绍
渝北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渝北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