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江苏省 > 常州 > 武进人物

王金达


[公元1924年-1948年]

   王金达,1924出生在江苏省武进县南郊(今常州市)的一个贫农家庭。父母死得很早,从小是个孤儿。1945年8月,他加入新四军。开始在地方独立团当战士,后来北撤到江苏涟水,编入新四军第一纵队第一旅第三团。1946年秋,鲁南保卫战后,王金达所在的连队编入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第一师第二团第八连,他成了副班长,宿北战役后被提为班长。
  1947年2月22日,莱芜战役进入关键阶段。
  拂晓前,连长杨纲达带领第八连和一个重机枪排,借着西沉的朦胧月光,登上了莱芜城西北角的四○○高地。杨连长带着王金达在内的班排长巡视着刚接防的阵地。
  四○○高地,当地老乡叫它安乐山。它与敌军第七十三军第四十五团重兵控制的矿山——四六八高地相连接,中间有两条山沟蜿蜒西来。山顶上都是大小碎石,寸草不生,东西长不到40米,南北宽仅20米,一个连的兵力没法展开,因此只放了王金达所在排和两挺重机枪,其他两个排放在两侧山鞍、山腰机动。
  朝阳东升,一班长王金达和全排同志正在紧张地搬运大小石块垒着简易掩体时,敌人的第一次进攻就开始了。
  敌人的六○炮弹四五个、五六个一齐在山顶上、山背后击起碎石浓烟,轻重机枪就像下雨一样,打得人抬不起头来。矿山上一个连的敌人拉开距离,大摇大摆地沿着起伏的山路直扑过来。散开在山头的王金达和战友们,用轻机枪,用排子枪(几名战士同时用步枪瞄准敌人齐放,火力相对集中,杀伤力大,军用术语叫“排子枪”)迎战敌人。
  副教导员杜须金指挥迫击炮和重机枪,向着沿山沟运动的敌人猛打,用火力支援着山头的战友。一个敌军官摇着小红旗乱叫唤,我们的重机枪扫过去,他和好几名当兵的一头栽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了。我第三营山上山下同时喷射出的火雨,打垮了敌人连续两次冲锋。
  上午10时左右,敌军对我进行第三次进攻之前,四架机身上漆着青天白日国民党党徽的敌机,飞临四○○高地上空盘旋扫射,投下一枚又一枚燃烧弹。矿山上的敌炮阵地也不断射来炮弹,高地上弹片与碎石块飞溅,烈焰腾空,硝烟迷漫,双方各种火力齐鸣,震耳欲聋。
  当又一次打垮了的敌人的冲锋后,第二班、第三班的正副班长都负了伤,有一颗炮弹的碎片打伤了一排长陆贵元的头部,顿时满脸是血。王金达给排长简单地包扎后,安慰他说:“你放心去包扎所好了,有我们在,就有山头在!”
  正在第二排的杨连长听说一排长负伤了,急忙奔向第一排阵地,刚到被打塌的矮石墙边,他的右腿就被飞溅的弹片打伤了。他忍住剧痛,喊道:“同志们坚持住!四面八方的兄弟部队都在望着我们,决不能把山头从我们八连手里丢掉!”王金达和战友们在炮火烟雾中看不清敌人,急得干脆直起腰来打枪抡手榴弹。
  激战到中午,眼看又有一个连的敌人正在山洼下的小松林边集结,又将发起第四次冲击。当时第二班11人打得只留下六人,第三班的伤亡更大,能继续战斗的只有三人。在这危急关头,王金达主动挑起了指挥全排的重任。坚守小洼、北铺山紧紧地攫住了四万余蒋军突围道路的咽喉,直到2月23日上午,左右军各纵队赶到,才放敌人出城逃窜,让他们钻进我们张开的口袋。李仙洲集团四万多人被全部网住后,我军各种口径的炮火,一齐向网中的敌军头上砸去。敌人顿时骡马狂奔,车辆乱窜,中弹后起火燃烧,乱成一锅粥,再也无法作有组织的抵抗,全部成瓮中之鳖。
  战后,第八连荣立集体大功,纵队-发布的第七号嘉奖令中说:
  “2月22日莱芜战役中,我一师二团三营八连扼守四○○高地,整日在敌机空袭与炮火轰击中,以及敌人以一个营的兵力七次冲锋之下,八连指战员英勇顽强,击退敌人,始终屹立于四○○高地上,使友邻侧翼得以安全,并狠狠杀伤敌人,在促使敌人溃败中起了重大作用,特予全连记大功一次,并传令嘉奖。”
  莱芜战役后,王金达被正式任命为第八连第一排长。两个多月后,在山东蒙阴全歼敌整编第七十四师的孟良崮恶战中,王金达所在的第一纵队奉命楔入敌人纵深,切断敌第七十四师和第二十五师联系,要将第七十四师剜割出来。
  1947年5月13日天黑后,乘着迷茫雾霭,第一纵队第一师出敌不意地从敌军的结合部打进去。第二团第八连当前的任务是攻占孟良崮群山西北方向的塔山,得手后,配合第一团和第三师部分兄弟部队,坚决狙击第二十五师与第七十四师靠拢。
  王金达率领全排奋勇当先,从西北山坡攀越乱石,秘密接敌。守敌还未发觉,手榴弹已在敌军的阵地上开花,如炸雷一样,炸得敌人死伤一大片,残敌慌忙南缩,天明前,搜索残敌,俘敌数十名,缴获了部分美械武器。
  5月14日中午前,敌第二十五师先后出动四个团,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轮番向我猛扑。我攻占的黄斗顶山、塔山、尧山阵地几度告急。第二团第七连在塔山与反扑的敌人展开激烈争夺,连续击退敌人两次冲击后,伤亡较大而后撤,塔山又重新落入敌手,我侧翼阵地受到了严重威胁。
  正在北山腰休息待命的王金达,带领全排立即前去增援。连长杨纲达举起驳壳枪,高喊:“同志们冲啊!有我们的勇敢,就没有敌人的顽强!”我们的六○炮、掷弹筒打得山头沙石乱飞,轻重机枪的子弹呼呼响,经过三个连队并肩拼搏,敌人丢下近百具尸体溃退了,塔山重又牢牢地站在王金达和战友们的脚下。
  孟良崮战役中,王金达和全营战友,备战两天三夜。炮声震耳,弹雨如飞,阵地始终笼罩在血与硝烟之中。战区干旱,骄阳似火,有时喝不上水,一天只能吃上一餐地瓜小米饭。疲劳得两眼都布满了血丝。但是,不管敌人火力多猛,反扑再凶,第八-扬了大功连“攻如猛虎,守如泰山。”的光荣传统。王金达和战友一起,用血肉之躯,硬是筑成了一道铜墙铁壁,不折不扣地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
  为了策应刘邓大军南渡黄河,向大别山区挺进,华野第一、第四纵队分兵转战在鲁南。7月7日拂晓,王金达所在的第二团,炸开费县南面的城墙,突入城中。在巷战中,第八连一、二排长失去了连的指挥,二排长与负责二排的副连长又先后负伤。王金达在得到副营长的同意后,主动负担起指挥第二排的任务,走在全排前面观察地形和敌情,具体指挥。当盘踞在天主教堂内的敌人用机枪-我前进道路时,王金达一面指挥两挺机枪用火力压制敌人,一面命战士避开正面火力向西侧迂回。当他腿部负伤作了简单包扎后,又继续指挥全排分成战斗小组打墙洞,与敌逐层争夺。这时,他不幸第二次左膀挂花,流血很多,经副营长再三劝阻,他才-离开了火线。到上午9时,费县守敌被全歼,此战仅王金达所在的第一纵队第一师,就俘敌少将以下官兵1100余名。
  1948年5月,朱德总司令在陈毅粟裕陪同下,从河北西柏坡来到河南濮阳城。14日,朱总司令接见营以上干部和连队的部分代表,伤愈归队的王金达也聆听了总司令的讲话,得到了莫大鼓舞。
  5月30日,南渡黄河进入鲁西南的第一、第四、第六纵队,最初是为了钓到敌邱清泉兵团整编第五军这条大鱼。敌变我变。以后华东野战军-调整了作战部署,先打开封,后歼援敌。为了在中原寻机歼敌,我们牵着敌军兜圈子,“玩龙灯”。从6月3日起,王金达所在的华野第一纵队,从山东巨野、菏泽、成武到曹县西南,“拉起两条飞毛腿”,不停地行军,不断地与敌五军接触,展开了连续十多天的运动防御战。
  6月17日,华野第三兵团第三、八纵队突然兵临开封城下,蒋介石大为震动,严令邱清泉区寿年兵团星夜西援。作为打援集团的我一纵队,叶飞司令员调集六个团的部分主力,赶往曹县西面的安仁集、朱庙一线,给敌人来一个全面反击。
  王金达和战友们以及其他兄弟部队一起,乘着朦胧月色,大步流星杀奔敌驻守的苗庄、朱庙、王楼、岳楼几处村落。
  奉命主攻朱庙守敌的是王金达所在团。
  朱庙村周围,原先有一片杏林和枣树林,已被敌人砍倒作鹿砦工事。敌人为了扫清射界,又把已结穗的成片成片庄稼砍个精光,用轻重武器组成了交叉火网。
  我爆破手大显神威,偷袭加强攻,炸飞了敌人好多处鹿砦工事和暗堡。排长王金达带领突击班冲在最前面,用携带的小包0开路,成群手榴弹、轻机枪、汤姆枪的火力,像下冰雹、下暴雨那样,在敌军前沿阵地开了花,敌军支撑不住直向后退。王金达带领全排不让敌人喘息,继续向敌人纵深阵地扑去。
  慌乱了一阵的敌人醒过来后,开始用各种炮火拦阻射击,敌人的炮弹如成群的乌鸦飞落在我后续部队的通道上,我后续两个营被敌人严密的火网压在开阔地上无法前进。打进村落的王金达和战友们成了一支孤军。敌人成连成营开始反扑。
  为了坚持既得阵地,王金达和兄弟连并肩战斗,打退了敌人多次凶猛的反突击。许多同志负伤了,包扎一下继续战斗。爆破英雄周阿生看到自己连的突击排长牺牲了,像莱芜战役中的王金达那样,也自动起来代理指挥。在打垮敌人第五次集团反扑时,特等功臣、华东二级人民英雄王金达也倒在了弹雨中,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王金达烈士用他的生命火花,照亮了通向全国解放的大道,他将永远活在人民的心中,他的英名将与我军鲜红的战旗同在!
  

王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24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8年)去世的名人:
武进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武进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