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黑龙江 > 牡丹江 > 宁安市人物

田俊若


[公元1919年-1946年]

   田俊若(1919~1946)
  田俊若,1919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宁安县:在家乡念完优级。1934年随父母投奔兄长田在村(共产党员、中学教员)来到宾县,考入宾县中学13班读书。1936年夏,经其姐夫介绍去漠河金矿采金组当翻译。1937年,回宾县中学插班学习,年末毕业。1938年,在伪宾县兴农合作社当职员。
  田俊若在初中学习期间,由于受地下党员田在村的影响,思想较为进步,经常与进步同学接触。学习钻研,成绩较好。1945年"八·一五"光复后,随其岳父魏世恩搬往南摆渡河魏家屯。1946年2月,田俊若经宾东办事处主任赵三声介绍参加革命,在南摆渡河与张宏飞共同组建自卫队,田俊若任队长,张宏飞为主任。在农运中,田俊若的大爷丈人地主魏老四不接受清算和减租减息政策,把群众拒之门外,成了南摆渡河地区农运的绊脚石。田俊若得知情况后,带领农会干部、自卫队员和群众,按群众要求,强行拆除魏老四的西下屋,砍掉魏家后山的“翎毛树”,分掉全部浮产和部分动产。魏老四对田俊若等人怀恨在心。田俊若大义灭亲的举动,震慑了南摆渡河地区地主、富农的威风,老老实实地接收清算,给劳苦大众掌了腰,清算与减租减息斗争开展的较顺利。随着农运工作的深入,群众觉悟的提高,贫苦农民要求参军参战的人员越来越多。田俊若不失时机地挑选与吸收自卫队员,至同年3月中旬,自卫队已扩展到30余人,在地主、富农家收缴大枪30余支,装备了自卫队。
  张宏飞、田俊若领导农民武装自卫队,保障农运深入发展,贫苦农民得到实惠,更加信赖自卫队。而地主、富农、土匪、敌伪残余势力则恨之入骨,寻找机会企图反扑。
  1946年农历4月23日,张宏飞、田俊若奉命挑选1O名身体强壮的队员随同宾公区自卫队去方正县购买弹药,这一情况被地主魏老四得知,0土匪,于5月4日拂晓,攻打南摆渡河区自卫队驻地魏老八屯。
  战斗打响了,当夜田俊若住在家里,听到枪声,立即赶到自卫队。这时,自卫队主任张宏飞已受伤,田俊若独自指挥战斗。战斗一直坚持到东南晌。这时,土匪把田俊若的爱人魏芳兰抓去,叫她喊话,要田俊若投降,田俊若没加理会,继续指挥战斗。在接近晌午时,土匪把田俊若的母亲和自卫队员崔景山的母亲,田玉林娘俩,还有王玉福老婆和张长和等抓去拉草车,烧自卫队大门。被抓去的家属用绳子绑着。田俊若母亲架辕,其余5人拉套,土匪在车后跟着。自卫队员看到家属拉车,一个个愤怒已极。当草车离大门还有20多米远时,田俊若命令射击,他带头打了第一枪,双方展开激战。在混战中,王玉福老婆当场死亡,田俊若母亲受重伤,草车张辕子,把她挑起活活勒死。张长和也受伤,另外3人跑了。队员亲眼看到亲人惨遭杀害,激起消灭土匪,为亲人报仇的怒火,人人坚守岗位,与敌决一死战。
  下午3点多钟,田俊若命令队员节省子弹,等坚持到天黑,好往外突围。土匪多次进攻,却不能靠近自卫队阵地一步。后来土匪用枪恐吓自卫队员家属,顿时全屯叫苦连天,恫吓声、哭声、喊声、骂声......混成一片。少数自卫队员开始动摇。区农会主任杨成春向田俊若说:"老田外甥,咱们打不过人家,子弹打光了,快交枪吧l咱们死了不要紧,家里老人和孩子怎么办?"没等杨成春说完,田俊若厉声说:"住口,不要再说了,出去!"说完仍继续指挥战斗。不料,杨成春跑到西北炮台,高喊:"你们别打了,我们没有子弹了,交枪留命吧!”说着先把枪扔了出去。就这样,部分队员也交了枪,自卫队员全部被捕。当张宏飞牺牲后,田俊若向张宏飞遗体默默致哀,被土匪强行拉走。来到白渔圈沟,田俊若等18人被关进一个大屋里。
  两天后,土匪袭击宾公,押着田俊若18人,路过魏老八屯休息,田俊若的爱人魏芳兰去看他,劝他投降,认土匪头子尚永山"干老",能保住活命。田俊若大义凛然地说:"你不要说了,死了就是革命成功,回去你领着孩子过吧,过不了你就走!"土匪占领宾公后,15名自卫队员和农会干部都被保了出去,只有队长田俊若,参谋洪建勋,炮手崔友3人没释放。几天后,在宾公区西门外土匪将田俊若杀害,田俊若牺牲时年仅28岁。洪建勋、崔友被我军解救出来。

田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19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6年)去世的名人:
宁安市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宁安市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