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疆人物

田崇峰


[公元1969年-1990年,维吾尔族]

   田崇峰,1969年6月出生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二师三工区(现农九师)一个农工家里。
  田崇峰从小受到了兵团创业者的熏陶和影响,他热爱集体,热爱劳动,淳朴善良。在学校里,他学习用功,热爱劳动,团结同学,乐于助人,曾被评为“三好学生”。职业高中毕业后被分到银川市亚麻厂实习。当时有的同学找门路,希望能到轻松的部门去实习,但田崇峰却说:“我不怕艰苦,给我分个最重的活。”有人说修理工的活最重,他果真主动要求当了一名修理工。要保证机器的正常运转和安全生产,修理工必须做到手勤、眼勤,不怕脏,不怕苦,还要有一套娴熟的技术,了解机器的构造、性能。一台大型机器,有上千个零部件,上万个螺丝,要在短时间内掌握修理技术是相当困难的。过去,这项工作全靠几名经验丰富的老师傅去做。田崇峰深知这项工作的重要。为了尽快做一名熟练的修理工人,他付出了艰苦的努力。他虚心向书本学习,向老师傅求教,白天泡在车间里,晚上跟班作业。车间里潮湿闷热,空气污浊,特别是盛夏,工人们要冒几十度的高温工作。一班下来,工作服上往往浸透了汗水,沾满了油污。但他下班后,还利用休息时间查找资料,翻阅笔记,弄清楚工作中遇到的问题。
  1987年上半年,亚麻厂轻纺车间分成湿纺、前纺两个车间,机器也要搬迁。这项艰巨的任务就落在了田崇峰及三名工人和四名徒工肩上。他高兴地承担了任务。细纱机是从苏联进口的成套设备,共10台,每台机身长12米,高2米多,非常笨重。因为机器太大,必须拆开搬运,重新安装、调试。为了装配时不出现差错,拆机时田崇峰做了大量笔记,并用各色油漆做了记号。在拆卸过程中,田崇峰手上打满了血泡,但他从不叫苦。有一次他患了流行迷人冒,高烧39度,也硬撑着和大家一起日夜战斗在车间。装机时,他又对每一个零部件进行清洗、擦拭、上油。凭着对机器性能、构造的了解,加上他做的详细笔记,装机非常顺利,试机一次成功。这次大拆迁,不仅为生产争得了时间,还为厂里节约了资金。庆祝新车间投产大会上,田崇峰受到表彰,工人们称赞他是亚麻厂第一个最年轻的“机器通”。
  1989年3月,田崇峰参军入伍,来到了祖国西北边陲重镇喀什市,身穿橄榄绿,头顶国徽,成为一名光荣的武警战士。
  在三个月的新兵训练中,田崇峰表现非常出色。他身体素质好,又肯吃苦,军事技术进步很快。擒拿和格斗散打,是武警战士的基本功,为了掌握一手过硬的本领,除集体操练外,一有时间他就到操场练习。为了增强体力,增加耐力,他坚持长跑,加大运动量,一次次地摸爬滚打,反复练习倒功。胳膊擦破了,腿摔肿了,他咬咬牙挺过来。新兵训练结束,他受到新兵连嘉奖,被分到二大队六中队,他成为中队的军事骨干。由于田崇峰的突出表现,不久,他被提升为二班副班长。当年11月,他光荣加入了共青团。
  田崇峰在训练中严格要求战士,在生活中像一个兄长,热情关怀战友。一天训练结束后,经常有战友四肢摔肿,关节摔疼。田崇峰就用自己节省下来的津贴,上街买回松节油和白酒,亲自给战友按摩、推拿。战士的衣服摔破了,他帮助缝补,细针密线,针针缝进他对战友的情谊。新兵陈代清鞋子破了,他把自己新买的一双白“回力”鞋送给他穿,还将一双新发的胶鞋送给另一位战士,自己仍然穿着露脚拇指的旧鞋。田崇峰不仅生活上无微不至地关心战士,政治上更是爱护备至。1989年春夏之交的-发生后,田崇峰在班务会上旗帜鲜明地说:“我们是武警战士,祖国的卫士,一定要听党的话,党指到哪儿,我们就打到哪儿。”他经常组织全班学习,端正认识,明辨是非。还抽时间,给全班每个战士的父母都写了汇报信,受到战友家长的一致赞扬。
  田崇峰热爱各族人民。他所在部队的驻地,是维吾尔族聚居区。尽管他与他们之间,语言不通,习俗各异。但一年多来,田崇峰坚持为各族人民做好事,把他对人民的爱,播撒到各族人民的心中,谱写了一曲警民团结的赞歌。
  六中队驻地附近,住着一位年近古稀的维吾尔族孤寡老人,她的名字叫罕沙汗。老人体弱多病,生活不能自理,虽然有人民政府的照顾,但毕竟身边没有一个亲人照理,生活中困难很多。田崇峰知道后,用自己微薄的津贴买上补养品,前去看望老人。他拉着罕沙汗老人的手说:“我就是您的孙子,我就是您的亲人,让我来侍候您的晚年。”老人虽然没有完全听懂他的话,但看出他那颗热情善良的心,感激地连连点头。从此,田崇峰的身影经常出没在老人家中。老人病了,他帮助拿药、端水;老人衣服脏了,他帮助洗涮,还经常来给老人挑水、劈柴、打扫房子,就像自己的亲人。老人逢人就说:“真想不到,我这么大年纪,‘胡达’又赐给我这样一个好孙子。”
  1990年3月20日,田崇峰和战友吴勇一起,跳入三米多深的大池塘中,救上来一名投水的维吾尔族少女。3月23日午夜,喀什噶尔下了一场暴雨,水涨渠溢,黄水漫漫。喀什五中教师努尔莎的家,一片汪洋洪水过膝,房子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所有财物尚在屋中。在这关键时刻,他们想到了人民的武警,急忙来到部队求援。田崇峰和吴勇等武警战士冒着寒冷连续在大雨中战斗了两个多小时,终于保住了努尔莎全家的生命财产。
  1990年4月5日,阿克陶县巴仁乡发生-武装-,武警官兵和公安干警前往维持社会秩序,遭遇暴徒的拦截、围困,汽车被砸毁,官兵被打伤。执行公务的公安干警,有五人遭暴徒绑架,抢劫手枪五支、电警棍一个、对讲机一部、手铐一付、警服五套。情势危急,事态严重!田崇峰所在的六中队,奉命赶赴巴仁乡附近的一个村庄待命。田崇峰率领二班,紧张地进入战备出发位置。当晚23时左右,地方政府紧急通报:60多名手持长刀、棍棒、0、0包的暴徒,将五名被绑架的公安干警劫持到一座清真寺内,正在毒打。23时16分,附近传来两声枪响。不久,地方政府紧急通报:“武警阿克陶县边防大队副教导员许新建等四人,在赴巴仁乡执行任务途中失踪(后方知被暴徒杀害)。”
  公安干警战友的生命安危,边防武警战友的生命安全,巴仁乡的局势发展,无一不在牵动着中队官兵的心。按照地方领导指示,中队领导决定,速派人前往巴仁乡政府报告情况。
  任务下达后,二班副班长田崇峰当即自告奋勇,要求执行去巴仁乡政府报告情况的任务。22时30分,田崇峰、吴勇随副中队长艾力·牙生,乘“巡洋舰”汽车,向巴仁乡出发。
  汽车风驰电掣,行至距巴仁乡政府15公里处的红桥时,突然,夜幕下闪出几个身着“公安”、“武警”服装的人,汽车被阻截在桥头。艾力·牙生跳下车,大声喊道:“我们是执行任务的武警,快让我们过去!”话音刚落,“叭……叭叭……!”几声刺耳的枪声,划破夜空,子弹飞过车顶。暴徒们撕下了伪装公安、武警的假面具。田崇峰、吴勇听到枪声,就像听到了命令,迅速跳下汽车,端着冲锋枪,向副中队长靠拢,形成三角队形,与拦车的暴徒对峙。
  面对凶恶的暴徒,田崇峰没有畏惧、退缩,而是正义凛然,威武不屈。此时,他的食指只要稍稍一动,枪口就会喷射出一长串子弹,他的前面就会倒下一片,他可以突破拦截,从容突围。然而,子弹上膛的自动步枪,一枪未鸣。在生命最危险的时刻,他曾左突右冲,勇猛地徒手同暴徒搏斗。但是,终于寡不敌众,暴徒们一拥而上,木棒、匕首、长刀戳在他的身上。在他负伤时,手指还扣着扳机。但为了防止事态扩大,为了不误伤群众,田崇峰强压下心头怒火,强忍住从未有过的屈辱,甘洒热血,慷慨赴死。田崇峰牺牲后,人们看到他的身上有九处刀伤,石块、木棒等钝器击伤无数,以致血肉模糊,面目无法辨认。祖国的好战士、人民的好儿子田崇峰,为维护祖国统一,为保卫新疆各族人民的幸福生活,壮烈牺牲。
  为了表彰田崇峰烈士忠于职守,严守纪律,视死如归的精神,1990年6月5日,中国人民武装警察总部发布命令,授予他“边陲卫士”的荣誉称号。根据烈士生前愿望,经上级党委批准,田崇峰所在部队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热爱人民的人,为祖国利益而献身的人,人民将永远纪念他。
  (孟宪典)
  

田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69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90年)去世的名人:
维吾尔族人物介绍
新疆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新疆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