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东省 > 临沂 > 沂南县人物

宋光


[公元1919年-1946年]

   宋光,原名李长庚,1919年生于山东省边联县土山区一个中农家庭里。他曾就读于当地高小,后因无力升学而务农。1936年,投身于当地的抗日斗争。194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中共胶东地委派一批干部到辽南,宋光随队而来。1946年2月初,宋光被组织派到营口市东昌区任区长。此时,正值蒋介石依仗美帝国主义疯狂进犯东北,宋光怀着满腔热忱,夜以继日的工作,带领区工作人员组织全区人民抬担架,支援前线。
  1946年3月,国民党大举进攻辽南。根据敌我形势,党和人民军队准备撤出营口。撤退前,宋光带领区政府工作人员安抚群众,向群众宣传撤退是暂时的,我们一定会回来的,并警告地主恶霸,必须规规矩矩,不许乱说乱动。
  1946年4月初,国民党第七十一军八十八师发兵辽南。遵照中共中央提出的“让开大路,占领两厢”的战略决策,驻营口党政军机关由营口、大石桥撤至海城县析木城以东。4月下旬,成立了营口县委和县人民政府。由于当时营口县境内均被国民党占领统治着,县委、县政府驻无定所,实是游击政府。为了便于开展工作,划分了第一区、第二区。6月,宋光由辽南公学被派往营口县任二区区长。
  当时营口县二区范围从博洛铺向西到太平庄、西三家子、商家台、滕家坨子、赖家窝棚等村。区政府临时设在西三家子。工作重点是宣传共产党的方针、政策和主张,扩大共产党的影响,发动群众锄奸反霸,建立地方政权,组建武装,打击敌人,支援前线。
  宋光来到二区,住在西三家子。他深入到群众中讲解共产党的主张,倾听群众的反映。当时正是青黄不接时候,农民揭不开锅,没有粮吃,宋光便发动群众,组织长工要求增资减息,不增资减息就-。对罪大恶极,拒不服从的地主,宋光便带领群众召开大会进行斗争,使农民由过去每石粮交五斗减到二斗五升;多交的租返回来,解决了老百姓的燃眉之急。减租减息斗争的初步胜利,使穷苦人看到了革命的前途、组织起来的力量,看到了共产党是穷苦人的大救星,更主动地接近政府。
  党中央五四指示下达后,宋光带领区工作队员在减租减息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动群众,根据群众的揭发、控诉,对罪大恶极的地主恶霸开群众斗争大会,打击他们的反动气焰,壮大人民的声威。在斗争中,宋光注意发现和培养积极分子,组建农会,首先在西三家子选出农会会长毕守田,副会长冯殿武;同时把青年人组成“基干队”,后来改称“民兵”组织。西三家子建立农会和民兵组织后,立刻向附近村庄扩展,很快地在赖家窝棚、滕家坨子等村相继建立起农会和民兵组织,掀起了-涨粮、增资减息及清算斗争的热潮,群众的热情更加高涨。
  但斗争形势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当宋光带领区政府工作人员在滕家坨子斗争一姓孙的恶霸地主时,第一次斗争大会竟开闷了,群众不敢站出来直面控诉地主。经深入群众了解调查后,宋光才发现滕家坨子离二道沟近,二道沟住着国民党部队,群众有惧怕心理。于是宋光便带领区工作队员深入群众中耐心宣传革命道理,讲共产党革命的前途,讲斗争必须团结的道理,使群众的阶级觉悟很快提高。第二次斗争大会,群众消除了顾虑,纷纷上台揭发、控诉、清算孙家的罪恶,分了他家的青苗。此时,在群众声讨的呼声中,姓孙的地主像瘟鸡的脑袋耷拉下了头。
  在斗争中,宋光不断总结经验教训,在公开斗争的同时,还采取了既能打击地主反动气焰,又能让群众得到实惠,消除顾虑的办法。李石窝棚有个姓袁的大地主,绰号叫“袁二卵子”,民愤极大,宋光决定要教训他一下。在一个阴云密布、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晚,宋光带着区工作队员摸到袁二卵子家附近。抬眼望去,只见袁家两个高墙大院,四个角都设有炮台,哨兵把守严密。宋光沉思一下,果断部署,决定对两院实行三面包围。说时迟那时快,宋光带人从正面迅速接近院墙外。只见他向后撤两步,一窜高攀住墙顶,然后翻身入院,动作之神速令队员们惊叹不已。入院后,宋光找到了更夫,逼着更夫打开大门,区工作队员迅速进院包抄了各屋,将还在睡梦中的袁家老小从被窝里揪了出来,集中到东院东里屋,警告他们不许乱说乱动。接着农工队员把袁家浮财搬到院子里堆了一大堆,不多时,隔一会进来一个人,拿些财产就走了。看到队员们发愣的表情,宋光解释说:“这就是斗争策略,在敌占区就得这样开展斗争,斗地主,分财产不能大张旗鼓。如果不这样分,不仅不能给群众分到钱财,反而会给百姓日后带来麻烦”。听了宋光的话,在场的人无不点头称是。之后,太平庄、商家台等村相继掀起了清算斗争的0,一时间以西三家子为中心,斗争的火焰越燃越烈,老百姓扬眉吐气,地主恶霸垂头丧气。
  西三家子革命风暴,震惊了敌人。驻太平山的国民党军恼羞成怒,不甘于宋光在自己的鼻子底下闹革命,借查户口为名,三番五次到西三家子折腾,但每每落空。7月里的一天,国民党军奉命出动集重兵再次袭击西三家子,声称要活拿宋光和农会干部。敌人还没接近村头,就被机警的哨兵发现。宋光得到报告后,果断下令让区干部带领农会干部和民兵离开村子向村南撤退。不多时,敌人以扇面形包围了西三家子,进村后挨街逐户搜查。宋光看其他同志已撤出村南,便提着匣子枪翻墙越壁,与敌人周旋。他穿梭于各个财主家警告他们,要给自己留条后路,谁胆敢向敌人告密,伤害百姓,就叫他脑袋搬家。财主们知道宋光的厉害,不敢轻举妄动,只好在国民党面前巧言应酬,使宋光得以脱身。敌人忙乎了大半天,不见宋光等人踪影,只好灰溜溜的退兵。
  当天晚上,在西三家子村南头破旧的大庙里,宋光、朱鹏、刘文祥和姚崇洲等几名区工作队员在油灯下仔细分析着当前斗争形势,充分肯定了人民群众的斗争热情,决定组建一支农工武装。
  第二天,青年民兵听说要建一支武装队伍,争相报名。经农会研究,从70多名普通民兵中,选出22名青壮年,荷枪实弹,全副武装,好不威风,取名“农工队”(后来发展到40多人),蒋震任队长,王勃任指导员,韩忠顺任副队长,刘文祥担任军事教练。下设三个排,每人发四颗手枪弹,一支步枪。经过短暂的训练后,宋光便带领农工队袭击太平山、田屯两处国民党驻军,在实战中锻炼队伍,使农工队员较快掌握战术技术。当他们占领了田屯金牛山,看到敌人狼狈逃窜时,队员们信心大增。之后,农工大队配合区工作队,四处奔波,接连创造了突袭兰旗场盐利局、镇压赖家窝棚独眼地主孙继高、小桥子阻击战等战绩。至此,宋光和农工队威名大震,敌人再也不敢恣意骚扰。不久,二区便扩展到二三十个村庄了。
  1946年7、8月间,为配合主力部队作战,切断敌援军及军需运输线,宋光带领区工作队和农工队多次破坏敌铁路、阻断敌交通。
  一天傍晚,区工作队和农工队秘密汇集在西三家子村头,手里拿着尖镐、铁锹、撬棍等待行动。宋光告诉大家,主力部队就要攻打大石桥了,上级命令我们今晚在老边西段拆毁两节铁路,切断营口援敌,配合主力作战。接着宋光又向大家说明了注意事项。经过短暂的动员后,摩拳擦掌的队员们便在宋光带领下像离弦的箭,向老边方向飞奔而去。
  经过急行军,半夜11点多钟队伍到达了目的地。没等大家消汗,宋光就部署区工作队和农工队东西警戒,民兵按事先编组开始行动。人们屏住气,使足劲,起道钉,抬铁轨,抽枕木,行动是那样的迅速而有节奏。很快,50米铁道全部拆除,还挖了横跨道基的三道一米来深的横沟。此刻,大石桥方向响起了隆隆炮声,大家寻声望着闪闪的红光,忘掉了半夜的疲劳,兴奋极了。几乎就在同时,一辆满载军需物资的列车从营口向大石桥急驶而来,离被毁路段越来越近。宋光一声令下,“快撤!”当队员们刚刚撤出后,敌人发觉了,便开枪扫射。但列车已驶入被毁路段,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山崩地裂一声巨响,机车猛然跌下轨道,后边的车厢一节接一节脱轨,躺到路轨旁。
  宋光带领队员们还破坏了大石桥至大连的路段,有力地阻断了敌交通。当时国民党《渤海民报》报道:“0破坏铁路,博洛铺一段很厉害”。可见二区配合主力部队作战,阻断敌交通的仗打得何等漂亮。
  1946年10月20日,国民党军队再次疯狂向辽南大地扑来。为了保存有生力量,宋光奉命率区工作队和农工队随县委、县政府向东南方向转移。行至万福县境内,接到上级“区不离区,县不离县”的指示,县委召集一、二区长开会布置任务,要求每个区由区长带队选拔精明强悍的干部组成小分队,返回原地,坚持游击战。宋光带着朱鹏、王勃、刘文祥、崔大林、姚崇洲等,爬山越岭、昼夜兼程,绕过敌人-线,历尽艰辛,疾速返回到了二区。11月5日深夜,宋光率小分队经过太平庄悄悄摸回西三家子。
  第二天夜里,宋光布置完工作后离开西三家子,趁夜打击了商家台的恶霸,掐断了敌电话线,又向西径直奔滕家坨子,在两户四外不着边的人家住了下来。
  11月7日下午2点左右,由于连续几天的奔波劳累,宋光和小分队睡得正香时,忽听房东小伙子高喊“国民党来了!”原来是被坏人告密,国民党一连人加上铁路警察配合,乘车赶来,将宋光等人住处团团包围。听见喊声,宋光和几个队员腾地跳起,抽出手枪、手榴弹,准备突围。此时,敌人已里三层外三层地将他的住处包围,并逐步缩小包围圈。刘文祥第一个冲出门,向北边矮墙扑去,刚一跨墙头就被敌人机枪射来的子弹射中当场牺牲。正面突击受阻。宋光、朱鹏、崔大林冲出门后,见北边火力太猛,转身回到院里,准备从东南角向外冲。此时崔大林左腿受了伤,东南方向也被包围了。宋光和朱鹏开枪还击,敌人吓得卧倒在地。宋光深知此时的处境,敌众我寡,坚持不了多时,于是挺起身高喊:“冲啊!”随即投出一颗手榴弹,接着朱鹏也投出手榴弹,借着手榴弹0的硝烟,宋光飞身向外冲去,将手高高扬起,高喊:“同志们冲啊!冲出去就是胜利!”宋光奋不顾身又甩出两颗手榴弹,掩护同志们突围。听到喊声,敌人直扑宋光而去,朱鹏和崔大林趁势冲出了包围圈。
  敌人的包围圈越缩越小,枪声越来越紧,宋光只身与敌人拼搏。敌人见宋光子弹打光了,停止了射击,口喊“抓活的”蜂拥向宋光扑来。就在这时,宋光发现西南角百步外的地方有挺机枪,就奋力向前扑去。就在宋光还差十来步就夺到机枪的瞬间,只听“叭”的一声,宋光的右踝骨流出了鲜血。他支撑着又冲出几步,将手枪卸了连同手表一起扔掉,终因寡不敌众被俘。王勃、姚崇洲在突围时同时被俘。
  被俘后,敌人将宋光等三人押到大石桥-稽察处。第二天,将他们转至海城。在狱中,敌人用尽软硬兼施的伎俩。宋光咬紧牙关,不透露一个共产党员和区干部的姓名。宋光愤恨的斥责审讯官,使审讯官垂头丧气,竟凶残的将三刃刺刀戮进宋光左踝骨的伤口里,左右转剐着。宋光疼得满身是汗,怒目圆睁,对着凶手说:“别说这点痛,就是锯掉我的腿,我若皱下眉头,就不算好汉!”
  残忍的敌人见软硬兼施,都枉费心机,便决定杀害宋光。11月17日,一狱卒说:“宋光,给你换个地方。”宋光此时已明白将要发生的事情,吃力地站起来,坚定而沉着地对王勃、姚崇洲及其他难友说:“同志们,坚持就是胜利。”王勃和难友们目送宋光,眼含热泪。
  宋光被押上南行的火车,行至西三家子正西停下。在一片空荡荡的坟地里,面对约一个连端着刺刀的国民党兵,宋光昂着头,用单腿跳着向前走去。在场的群众想再看一眼他们的区长,一个国民党军官指着人群对宋光说:“这是你管辖的地方,这里谁是农会干部,谁是共产党员,只要你说出一个,我就当场放了你。”宋光激昂地大声对敌人说:“我宋光早已准备好了,要毙要杀随你们的便吧!不过,我要告诉你们,杀了一个宋光,还会有千万个宋光给我报仇,最后胜利是属于人民的!”
  上午10点,在“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喊声中宋光英勇就义,时年27岁。
  (毕云广 罗占拥 董 风 张万品 张丽娜 姜兴涛 张越铭)
  

宋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19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6年)去世的名人:
沂南县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沂南县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