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东 > 烟台 > 牟平区人物

曲延吉


[公元1916年-1948年]

   曲延吉,1916年6月出生在山东省牟平县高树岭村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曲家世世代代都是贫苦的农民,到了父亲这一辈儿,不但家境更加贫寒,而且社会又急剧动荡。
  1937年9月,日本侵略者的魔爪又伸向了山东,国民党山东省主席韩复榘为保全实力,且战且逃,仅半年日军就占领我山东的大部分土地。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人民陷入了空前劫难中。
  1941年,抗日战争时进入了最艰苦时期。25岁的曲延吉毅然走上了炮火纷飞的抗日战场,成为胶东军区第十五团的一名光荣的八路军战士,从此开始了他的战斗生涯。
  1944年初,日军从华北方面军所辖的11个师团中,先后调走将近九个师的兵力,支援太平洋战场。敌人的战斗力明显的减弱,敌人为了巩固其据点,掩盖其兵力之不足,采取以攻为守的策略,不断地对我根据地进行“扫荡”破坏。我山东军区根据中央的指示,先后向敌之据点发起春秋两季猛攻。8月下旬,胶东军区东海军分区在第十八团一部的配合下,以强攻牟平城南水道日军据点为主,开展军事和政治攻势。8月24日夜间,东海军分区独立团在兄弟部队配合下,悄悄地潜入牟平县城南水道据点外围,勇士们抱着0包轻轻地向前爬着。曲延吉冲在最前面,他敏捷地越过战壕,爬过铁丝网,迅速将一包0塞进敌人的碉堡里,随手将捻子点着,转身跳进战壕。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碉堡被炸得四分五裂,顿时枪声大作,埋伏在附近的勇士们,蜂拥而至,全歼据点的日军一个小分队和伪军两个中队。并伏击由烟台增援牟平的伪军,歼其大部。此次战斗使文登、荣成之敌惶惶不可终日,我乘胜向敌展开强大的政治攻势,宣传我党的抗日救国的政治主张。30日,文登县守城伪军全部弃城逃窜。9月2日,荣成伪军六个中队全部反正,我军即收复该城。曲延吉作战有功,受到东海军分区的嘉奖。
  1945年,中国抗战取得了胜利,曲延吉又随部队来到辽东做开辟新区的工作。曲延吉由排长提升为代理指导员。两个月后,又被提升为纵队警卫团第二营的副政治教导员。他积极响应东北局的号召,和干部、战士一起,深入到广大贫苦农民中,宣传革命的道理,动员广大工人、农民参军,做了大量的艰苦细致的工作。
  1946年春,为配合四平保卫战的顺利进行,我第四纵队一部发起著名的鞍海战役。蒋介石见我占领鞍山,十分恐慌,急忙调第九十三军、新一军、第六十军南下增援。为阻敌南下,我军一部撤出鞍山,并向鞍山、海城之间敌人的一个高地发起进攻。是夜,曲延吉亲自带领一个排,沿着崎岖的山路,飞速地摸到敌人的前哨阵地,将敌人的哨兵活捉。曲延吉问明情况后,灵活地指挥全排战士冲上敌人碉堡,大声喊道:“缴枪不杀”,守敌便战战兢兢地从地堡里爬出来做了俘虏。此次夜袭敌人前哨阵地,保证了全部战斗胜利结束,击溃守敌一个营,掩护部队0完成任务而安全转移。
  1947年5月,四保临江、三下江南的战役结束后,东北战场敌我力量的对比发生了有利于我的重大变化,国民党军在我接连不断地打击之下,-由进攻转入防御,我军由防御转为-。1947年5月13日,我军发起了强大的夏季攻势,几天之内,连克数镇。5月17日,我军又取得了椅子山战斗的胜利。
  经过夏季、秋季、冬季攻势后,东北的国民党军-龟缩在长春沈阳锦州三个地区,深深陷入我军的包围之中。
  1948年,我军毅然决定在锦州地区与国民党军进行战略决战,把蒋军全部包围并歼灭在东北境内。东北野战军各路纵队,纷纷向锦州集结,迅速扫清外围,完成对锦州包围之势。第四纵队全体指战员,经过五个月的军事整训后,群情振奋,斗志昂扬,从辽东出发,西渡辽河,南下北宁线,以破竹之势,横扫锦州城南国民党军的外围据点。10月6日,第三营奉命进入了塔山前线的白台山第七号阵地,阻击葫芦岛、锦西的国民党援锦的东进兵团。塔山位于锦州城南60公里,东临波涛滚滚的渤海,西傍巍峨险峻的虹螺山,是关内通往锦州的咽喉之路,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因此,塔山阻击战是辽沈战役中关键的一仗。我东北野战军司令部向全体指战员发布命令,要誓死捍卫阵地,“寸土不失”,创造出震惊全国的防御战的光荣战例。曲延吉传达了上级的指示精神,全体指战员热烈地讨论了第四纵队的“告全纵指战员书”,大家纷纷表示决心,誓与阵地共存亡。
  蒋介石深知,如果不能攻下塔山,就无法挽回东北全军覆没的命运,于是他急忙纠集11个师的兵力,并亲临葫芦岛督战,妄图攻下我塔山阵地。
  10月10日,这场惊心动魄的战斗打响了。敌人以三个师的兵力,在军舰、飞机和40余门重炮的配合下,向我塔山前线进行全面、试探性进攻。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都被我守备部队英勇地击退。不久,敌人以第一五一师主力向我白台山阵地展开猛烈进攻。白台山,七号阵地,位于塔山西南25公里,是个孤零零、光秃秃的小山岗。当天下午,敌人向我阵地猛烈冲击,一个接一个梯队的冲向阵地。在曲延吉机智的指挥下,第三营的勇士们与敌人进行了激烈的搏斗。当时工事尚没有完全修好,又部分地遭到敌人炮火的摧毁,处境十分困难。然而,当疯狂的敌人接近阵地前沿时,沉默一时的轻、重机枪立刻怒吼起来,其势如山呼海啸,敌人在滚滚的浓烟中纷纷倒下去了。勇士们连续打退敌人几次进攻。黄昏时分,纵队组织各预备队一齐出击,将进犯之敌全部击退。
  10月13日,疯狂的敌人以四个师的兵力,向我东侧的铁路桥头和西侧的白台山阵地发起重点进攻,妄图以两翼牵制塔山进而攻占塔山堡。下午13时,敌人在飞机、大炮的紧密配合下,以整团、整营的兵力,向我白台山阵地进行集团冲锋。连续受挫的蒋军漫山遍野地向我阵地压来,枪声、炮声、叫喊声乱作一团。坚守在阵地上的勇士们,镇定自若,凝视山下的敌人。突然,一声令下:“打”,战士们在曲延吉指挥下,把一排又一排的手榴弹投向敌群。在连续不断的0声中,敌人死的死,伤的伤。“同志们,冲啊”,“不能让敌人跑掉!”曲延吉大声喊着。勇士们飞身跳出战壕,如猛虎下山,同山下的敌人展开激烈的搏斗,他们或用刺刀左冲右突,奋力厮杀,或用枪托猛击敌人,有的用石头,同敌人进行激烈的搏斗。经两小时的激战,将敌人全部击退。
  15时,敌人为挽回败局,又向我阵地发起冲锋,我纵队出动全部预备队,配合第三十六团,在炮火的大力配合下,向敌进行反击,战至黄昏,敌人大败而逃。此次战斗,敌人遗弃在阵前的尸体千余具。战斗结束后,第八、九连荣获师党委授予的“反击如猛虎”锦旗。
  10月14日,我攻锦部队已将锦州外围的敌人大部扫清,总攻即将开始。被我军重重围困的蒋军,已成为瓮中之鳖。蒋介石为挽救他们即将全军覆没的命运,严令援锦的“东进兵团”14日“拂晓攻下塔山,12时进占高桥,黄昏到达锦州。”于是,敌又以四个师的兵力向我阵地发动全线进攻。其主要突击方向指向塔山及其两翼阵地。上午9时50分,敌集中炮火,猛烈轰击我阵地。浓烟滚滚,沙石纷飞,碉堡被炸塌,战壕被填平,妄图以火力将我阵地摧毁。此刻,我守备白台山阵地的勇士们大部分都在阵地外隐蔽着。只有曲延吉带领少数同志在阵地上目不转睛地观察山下敌人的动静。敌炮延伸射击,敌人排开集团冲锋的阵势,连喊带叫地向我阵地猛扑过来,隐蔽在阵地周围的勇士们默然无声。敌人已进入我鹿寨,曲延吉猛然大喊一声:“打。”战士们立即进入阵地,操起轻、重武器向敌人猛烈射击。敌军被突如其来的枪声,打得蒙头转向,抱头鼠窜。敌又以猛烈的炮火轰击我阵地,我守备部队立即四下隐蔽起来。
  锦州守敌,连续告急,叫苦不迭,继续向我阵地发起冲锋。我以强大的炮火将敌击退。随后,我第三十一团、三十六团三营沿阵地两侧向敌出击。曲延吉带领七-士,奋不顾身地追击敌军。不料一颗炮弹在他的脚下0。这位南征北战、屡建战功的英雄壮烈牺牲。时年32岁。
  (孟繁德)
  

经历历史事件
曲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16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8年)去世的名人:
牟平区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牟平区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