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辽宁省 > 葫芦岛 > 建昌县人物

莫德


[公元1920年-1946年]

   莫德,蒙古族,原名青格勒图,汉名王守业,原辽宁省喀左县古迹营子(现属建昌县)人,1920年农历十月一日生于一个富裕的家庭。莫德的父亲王宗洛,曾为伪蒙疆政府官员,但深明大义,倾向进步,莫德及其兄妹在父亲影响下先后投身革命。
  1927年,莫德一家随父到了奉天(今沈阳),与其兄哈丹布和同在省立第三、第六小学读书。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莫德全家又到了北平。父亲在蒙藏学校教书,莫德与兄妹在鲍家街小学读书。莫德聪颖过人,学业优良,又很乐于助人。家庭生活比较富裕的他,对于那些贫困的同学,怀有极大的同情心。一次,他穿着母亲刚刚做好的新衣去上学,看到一个同学实在困难,便毫不犹豫地脱下来送给了他。1934年冬,锡林郭勒草原遭受了多年未见的特大风雪灾害,牛羊冻死很多。住在北平的蒙古族同乡在蒙藏学校礼堂召开了一个呼吁同乡们捐款赈灾的茶话会,14岁的莫德和他的哥哥哈丹布和也参加了。会议开始后,其他人都拿起桌上的果品来吃,莫德不但不吃,还径直跑上台去,大声疾呼:“我们的父老兄弟在受灾受难,我们在这里还有什么心肠吃这个果品呢?我们不是开茶话会,我们要救救那些受冻挨饿的同胞乡亲们,不要吃了,多拿出一些钱和东西救救灾区的同胞吧!”一番话,不但感动了到会的所有同乡,更使到会的记者惊喜异常,当场就对他进行了采访并给他拍了照片,登在第二天的报纸上。这样一来,不但蒙族同乡,就连许多北平居民也纷纷为灾区捐了款。
  1939年春,莫德与哥哥哈丹布和又随父亲到了日本。天性好动、多才多艺且酷爱音乐的莫德,本来准备报考上野音乐学院,但因父亲的干涉,考入了东京庆应义塾大学医学部。虽然身在异国他乡,但他时刻没有忘记祖国正在遭受日本帝国主义的 。所以,他非常关注国内外大事,经常看报纸、听广播,想方设法购买一些马列著作和鲁迅老舍等人的作品来读,用心观察和探索社会问题。1943年,他和哥哥一起在东京购买日本共产党人出版的进步书籍时,曾被日本 发现并盯梢,他们的住处也因此遭到搜查,但这一切都不能动摇他探求真理的决心,而是更加千方百计的购买和研读马列著作,勤奋刻苦地学习科学知识。这一切努力,为他后来走上革命道路和献身民族解放事业奠定了思想和理论基础。
  1945年4月,莫德又随父兄一起,回到了日夜魂牵梦绕的祖国。这时,正值抗日战争进入战略大-阶段,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在国内外引起很大震动。莫德的父亲,毅然投身革命。莫德由衷赞同父亲的革命行动,义无反顾地同其父一起投入了党的怀抱。参加革命后,他的父亲被安排到内蒙古自治学院教书,莫德则被送到内蒙古人民自治运动联合会在张家口办的民族自治学院军事班学习,从此,开始了他真正的革命生涯。在这个军事班里,他学习非常刻苦,常对人说:“悔恨我对共产党认识太晚了,如果早有这种认识,决不到日本。”由于刻苦学习,认真钻研,莫德很快便显示出了优势。同年11月,他被选为出席内蒙古人民自治运动联合会第一次会议的代表,他的父亲也作为代表出席会议。会议期间,他和父亲一起认真学习党的民族政策,细心聆听领导同志的报告,和代表们一起研究讨论开展民族自治运动的具体任务,并以亲眼目睹和切身经历的事实控诉日本侵略者和国民党 派的滔天罪行,畅谈回国后看到的内蒙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夺取革命胜利的感想,对“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的道理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所以他坚定地表示:“愿为内蒙古民族自治运动的发展和解放全中国的壮丽事业而献身”。就在这次大会上,莫德被选为内蒙自治运动联合会执行委员。他的革命热情更加高涨,坚决要求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到火热的斗争前线去工作、去战斗。当时,正值党组织决定建立东蒙自治政府,莫德便被批准参加了由乌兰、孔飞率领的东蒙工作团,由张家口出发,步行到赤峰去。
  千里跋涉,这对于刚刚由国外留学回来,而又出生在富裕家庭的莫德的确是一种严峻的考验。但他一路上却表现得异常坚强、勇敢与乐观,不仅和大家一起行军,还边走边学习,听领导和同志们讲故事、讲毛主席的《论联合政府》、讲党的三0宝,使他深受教育。一路上,他把毛泽东为抗大的题词:“勇敢、坚定、沉着,向斗争中学习,为民族的解放事业,随时准备牺牲自己的一切”作为自己的座右铭,还用自己的医学知识为同志们服务,主动担起了随队医生的责任。
  1946年1月,东蒙工作团到达赤峰后,立即发动群众开展“反奸清算”、“减租减息”斗争,并在蒙古王公贵族中开展蒙古“高树勋”运动。在卓索土盟东部,提出“拉住朝阳吐右旗的四王爷,分化阜新吐左旗的六王爷,集中打击吐中旗的沁王爷”的口号,很有成效。如火如荼的阶级斗争锻炼、考验了莫德,也使他对党的认识更加深刻、清楚,感情更加深厚,所以,他满怀热情地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决心做一名忠诚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一切听从党的安排。
  1946年春节后,莫德的家乡喀左、建昌、凌源一带被国民党 派占领,喀左旗旗长默尔更额投靠了国民党,并网络土匪和 势力,大肆镇压民族自治运动,党初建的地方政权遭到严重破坏。在这种情况下,莫德坚决要求回到喀左去,到艰苦复杂的斗争第一线去工作。党组织批准了他的请求并向他交代了任务。临行前,乌兰代表组织发给他一支勃克 和20发 。他激动地表示:“我一定把这支 作为我武器的‘0鸡’,用它缴获更多的 和炮。我一定要同喀左的干部一起建立自己的武装,建立起自己的政权,搞好民族自治运动,为民族的解放做出更大的贡献。”
  4月初,莫德回到喀左,立即同在这里工作的金明陈刚、苏和一起,深入到群众中去,扎根串联,团结和争取各阶层人士,着手建立旗支会和旗支队。经过积极的筹备工作,于4月下旬在海岛营子召开了九人会议,讨论了建立旗支会的具体问题。根据内蒙古人民自治运动联合会卓盟分会的意见,确定金明为喀左旗支会主任,莫德为副主任,苏和、陈刚等人为委员。5月1日,喀喇沁左旗支会正式宣告成立,并印发了《告喀左蒙民同胞书》,号召全旗蒙民积极行动起来,参加民族自治运动,为民族的彻底解放而斗争。
  5月4日,又在桃花池召开群众大会,进一步组织动员群众,发展会员。莫德在讲话中说:“只有跟着共产党走实现民族自治,才是少数民族获得解放,实现民族平等的惟一出路。”群众动员起来了,当场就有30多名青年报名入会,为建立旗支队打下了基础。
  正当他们在凌源南部的奈-子准备建立旗支队时,国民党军队又占领了南公营子,向刚刚建立的区村政权展开了全面进攻。这时,热东地委指示喀左旗支会要尽快成立旗支队,开展武装斗争。为了尽快建立和发展自己的武装力量,旗支会一方面组织部分力量深入到汤神庙、古迹营子一带打游击,建立努图克(区)、苏木(村)政权,发展会员,发动群众同敌人展开斗争;一方面又积极收缴散落在民间的0弹药和地主、土匪手中的武器,壮大自己的队伍。经过艰苦努力,6月18日,一支有40多人的喀左旗支队建立了,苏和任支队长,金明、莫德负责政治工作。
  旗支队建立后,立即深入喀左各地开展民族自治运动,并多次与凌源、凌建、建东、建昌的县支队配合作战,很快壮大起来,仅三个月就发展到200多人,100多支 ,编为两个连。在开展武装斗争的同时,还发动群众开展减租减息和清算斗争。为了更好的发动群众,莫德带了一支小分队回到自己的老家古迹营子。莫德的老家在当地是地主,有土地40多亩、房子40多间、大牲畜10多头。当时,父亲兄弟四人有三个不在本地,这些家业都交给他的老叔王永禄一个人执掌,莫德回到家以后,首先说服了他的老叔,主动把多余的土地、粮食分给了穷人。莫德以他的实际行动说服和鼓舞了群众,人们由赞佩到信赖,对民族自治运动更加拥护。群众真正发展起来了,只用20多天时间,就在当地发展会员60多名,有了18支 。组织起来的人民群众在党的领导下投入到更加火热的斗争中来,莫德和旗支会的其他同志一起,又到老爷庙、山嘴子等地开展减租和清算斗争。
  民族自治运动的开展,是对蒙古上层王公贵族和国民党 统治的强烈打击和震撼,因而也招来了他们更加疯狂的反扑和破坏。1946年7至8月间,旗支会派到老爷庙、山嘴子的工作组先后遭到国民党东北保安三支队和国民党第九十三军一个团的袭击,老爷庙区区长陈冠卿在战斗中牺牲。其他地方的工作也遭到破坏,清算斗争不得不停顿下来。面对敌强我弱的斗争形势,旗支会研究决定,派莫德回赤峰的卓盟分会去汇报工作并请求增派干部,以加强对民族自治运动的领导。
  8月下旬,莫德到达赤峰,卓盟分会选派了原籍喀左五家子(现属凌源)的齐瑞和他的妻子齐淑芳到喀左去工作。9月19日,三人从赤峰出发,途中又遇到莫德的一位小同乡、青年学生王明,便结伴同行。由于沿途要经过国民党占领区,他们只能夜行晓住,还要绕很多弯路,谨慎前行。
  9月24日凌晨,当他们行至凌源县城南20里的老窝铺村外时,发现对面有汽车驶来,他们立即跳下公路,跑进一条山沟隐蔽起来。一小时后,天已大亮,再从公路上前行已不可能了,他们便顺着山路来到了一个叫王杖子的小村,准备在这儿找点吃的,休息一天,晚上再赶路。
  来到村边,正好有一处单门独户,主人王振热情地把四个人请到家里,并准备给他们做饭吃。就在这时,国民党凌源县 大队的巡逻队30多人包围了这座房子。敌人疯狂地砸着门高喊:“里边是什么人!赶快都出来!”为了不连累老乡,莫德让王振一家人先离开了屋子,接着又让齐淑芳出去应付敌人,但齐淑芳刚一出门就被敌人抓了起来。紧接着,敌人就向屋里开了 ,莫德立即向外打了一 ,这一 正好打中了站在门口的一个 ,敌人恼羞成怒,集中火力向屋里射击,莫德和齐瑞也开 还击。门窗被打坏了,他们只能凭几堵残墙与敌人战斗。莫德的腿部负了伤,但依然蹲在灶坑旁坚持战斗,敌人扔到屋里的手 立即被拣起来扔了回去,炸得敌人鬼哭狼嚎。战斗一直持续到中午。敌人又大喊:“出来吧,投降不杀!”为了减少牺牲,莫德对那位叫王明的青年学生说:“你是个学生,他们不会把你怎么着,你出去吧!”被说服了的王明举着双手往外走,但刚到门口,就被敌人打穿了一只手,随后就被绑了起来。莫德和齐瑞仍然顽强地与敌人对峙着。敌人想出了一个很毒的办法,悄悄在后墙上挖了一个洞,把手 绑在长杆上伸进屋里0了,轰的一声巨响,齐瑞牺牲了。莫德忍无可忍,立即烧毁了所带的文件,强忍腿部伤痛,一跃冲出屋去,边喊边打,但还没冲到院子中间,就被敌人密集的 射中,年仅26岁的莫德在战斗中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喀左人民没有忘记为民族解放而英勇献身的光荣战士,党也没有忘记苦苦追随他的忠诚儿子。1983年10月11日,中共朝阳地委组织部根据烈士生前的要求,追认莫德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莫德、齐瑞烈士纪念碑也于同时竖立在喀左县烈士陵园,为后人永远学习、纪念。
  (李桂芹)
  


下一名人:孟琇焘
莫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20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6年)去世的名人:
建昌县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建昌县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