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内蒙古自治区 > 鄂尔多斯 > 鄂托克旗人物

马良诚


[公元1913年-1948年]

   马良诚,蒙古族,蒙古名宝日巴特尔,1913年生于内蒙古鄂托克旗察汉陶劳亥(今马拉苏木毛盖图嘎查)一个贫苦牧民家庭。其父贺喜巴图是一个忠厚的牧民,为了全家糊口,长年为王公干活。其母朝力孟其其格带着马良诚和弟弟艰难度日。20世纪初的鄂托克草原,广大牧民受着帝国主义列强和王公贵族的重重压迫,牧业生产遭到严重破坏,在层层盘剥下,几只羊只能换来极少的一点生活必需品,人民生活急端贫困。马良诚3岁那年,其母病饿而死,他和弟弟由好心的邻居收养,后又被寄养在老姑母满德日娃家里。童年的悲惨处境,使他很小就参加劳动。7岁开始牧羊,9岁时骑在马背上放马。11岁时已拿着套马杆从事危险的套马活动。艰苦的牧业劳动,把他锻炼成为能骑善射的彪悍牧民。
  16岁那年,阿拉庙跳鬼赶会,马良诚参加了赛马,在几百名赛马的牧民中取得第一名。他的骁勇身姿引起-章文轩的注意,章文轩授意下面的人把他招入鄂温克保安大队。从此,马良诚就在保安大队服役,和枪、马、砍刀结下了不解之缘。
  马良诚讲义气,富有正义感,又有高超的骑射本领,很受士兵们的尊重。有一年,一群马帮土匪在乌审旗接连洗劫了几个浩特(村落),尔后向查沙陶勒盖方向逃窜。马良诚奉命率骑兵小队追赶。在被洗劫的浩特(村落)前,他面对横七竖八的牧民尸体和烧毁的帐篷,对士兵们说:“我们保安大队名声很不好,今天牧民们真正用得着我们了,我们怎么办?”
  士兵们异口同声地说:“消灭土匪!”
  马良诚不顾一路上鞍马劳顿,在草原上寻着土匪踪迹追击了十多天。土匪无奈,掉头逃往陕西的白城子。骑兵小队最后在一道大川里追上土匪,一举将土匪消灭。不久,马良诚被晋升为保安大队中队长,成为鄂托克旗军界的中层人士。他当官之后,经常教导士兵:“我们的父母都是贫苦牧民,所以我们如果欺侮贫苦牧民,就是欺侮我们的父母”。在保安大队里,他所管辖的中队纪律好,战斗力强,在与军阀的冲突中,为保卫家园,发挥了重要作用。
  1935年10月,中央红军经过长征,胜利到达陕北。为团结抗日,处理好与少数民族的关系,毛泽东于12月代表中央工农民主政府发表了“对内蒙古宣言”。宣言号召内蒙古民族和红军联合起来打败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明确提出反对国民党军阀对内蒙古人民的种种压迫;内蒙古人民有权处理自己的一切事务。1936年5月,红军东征回师时,解放了定边、盐池二县,打通了陕北和伊克昭盟的联系。与此同时,中国共产党成立了内蒙古工作委员会,中共中央党校举办了民族班,这些人学习后秘密回到鄂尔多斯草原,宣传共产党的主张。马良诚听后,感到耳目一新。7月,为体现党的民族政策,红军解放定边、盐池后,将被宁夏军马鸿逵霸占多年的北大池、敖包池、苟池等几个盐池,归还给鄂托克旗。移交时,马良诚第一次见到了红军。红军严明的纪律,红军指挥员的热情好客,使马良诚的心灵受到了强烈的震撼。移交结束时,红军团长卷好一支烟,笑着递给他,亲切地说:“蒙汉一家人,欢迎你们常过来做客。”马良诚双手接过烟,激动得两手直哆嗦。他见过国民党的团长,见过宁夏军马鸿逵的团长,这些达官贵人,谁把蒙人当人看?他深深认识到,只有共产党、红军才是真正平等对待蒙古族的。
  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以后形势急转直下,归绥、包头相继沦陷。这年冬天,日军的侵略魔爪又伸向了伊克昭盟地区。为深入贯彻中央工农民主政府的“三五”宣言,扩大党和工农红军的影响,进而在军事上牵制日军西进和阻止其掉头南下进攻陕甘宁边区,同时粉碎国民党对陕甘宁边区的经济-,中共鄂托克旗工委以三段地为中心,积极开展了对鄂托克旗中上层人物的工作,特别是对-兼保安司令章文轩的工作。中共鄂托克旗负责人周仁山最先找到马良诚,向他讲述共产党和红军的主张,讲目前全国的抗日形势及鄂托克旗的处境。周仁山的一夜长谈,使马良诚茅塞顿开。他真诚地对周仁山说:“这些年,我真是糊里糊涂地当兵,糊里糊涂地打仗,陕甘宁三省我都去过,中央军、东北军、西北军、阎锡山的晋绥军,我都见过,可从没有见过像红军这样的好军队。草原大无边,红军靠得住;世上人众多,和蒙族是兄弟的只有共产党红军……”
  看到马良诚的思想转变,周仁山开诚布公地讲了中共鄂托克旗工委的想法。马良诚沉思半晌后说:“要做保安司令章文轩的工作,首先要和他的秘书马富纲联系,马富纲和我是老朋友,我给你们引见。”
  此后,在马良诚的安排下,中共鄂托克旗工委的周仁山、田万生等人先后以喝酒的名义认识了马富纲;不久,又认识了另一个中队长寿山。这两人通过与中共地下工作人员接触,思想很快发生变化,一方面他们努力影响章文轩,同时秘密安排周仁山、田万生等共产党人与章文轩面晤。通过做工作,章文轩在一段时间里保持了中立,为中共组织扩大影响,开展对牧民的宣传争取了时间。
  1941年初,国民党顽固派发动了第二次-0。陕甘宁边区四周的反动军阀、王公贵族对陕甘宁边区实行经济-,企图将边区军民困死在这块贫瘠的黄土高原上。在国民党的收买下,一贯脚踏两只船,利欲熏心的章文轩,终于投向国民党反动派,跟着国民党-。马良诚最早得到消息,便赶紧通知共产党员、积极分子转移。他曾找到周仁山,激动地说:“章文轩越老越糊涂了。现在投靠了国民党军阀,还与日本特务联系,我想脱下军装不干了。”
  周仁山和蔼地劝他继续留在保安团,对他说:“在敌人队伍中深深潜伏起来,尽可能做一些革命工作,等待时机。”
  马良诚听取周仁山的意见,很快回到保安队。不久,国民党反动军阀伙同草原上的王公贵族,加紧控制对陕甘宁边区盐巴、布匹等日用品的贩运。章文轩还按照宁夏军阀马鸿逵的指令,悬文张榜,严禁向陕甘宁边区贩盐,并加紧对鄂托克旗大小盐池的警戒。鄂托克旗的大小盐池,是陕甘宁边区军民的重要供应基地,一旦被切断,后果十分严重。马良诚从鄂托克旗工委那里了解情况后,立刻回来,找有正义感的寿山和秘书马富纲商量,决定以放私盐的方式,帮助陕甘宁边区解决吃盐难的问题。为使这一计划落实,他们专门把一个有正义感,对章文轩不满的连队调到大盐池做守卫。这个连队到大盐池后,对于“私人”买卖盐巴不管不问,同时还暗暗保护从陕甘宁来的脚户,使他们能够安全离境。1942年夏,这个连队在马良诚的安排下,组织了100多峰骆驼运输队,把食盐运往边区、靖边的西乌审根据地,为支援根据地军民冲破马鸿逵、章文轩的-做出了贡献。
  1946年1月12日,为配合斗争形势,使鄂托克旗早日摆脱专横暴戾、荒淫无度的章文轩的统治,在中共地下党组织的支持和配合下,马良诚与马富纲、顾寿山率部起义,组建鄂托克旗第一支民族革命武装,马良诚任第二团团长。
  为支援鄂托克旗民族革命武装起义,陕甘宁晋绥联防军三边警备区的骑兵团从陕甘宁进军鄂尔多斯草原。马良诚很快与之接上头,配合红军骑兵团消灭了鄂托克旗保安副司令奇恩诚部。陕甘宁晋绥联防军三边警备区的骑兵团走后,反动王公杨森扎布妄图占领阿拉庙,夺取-大印,建立新的封建-统治。马良诚团结其他进步力量,打垮了杨森扎布的保安兵。这时,风闻军阀马鸿逵增援杨森扎布的300名骑兵已进入鄂尔多斯草原。马鸿逵的骑兵凶残、悍蛮是出了名的,马良诚对大家说:“你们分头撤退,我掩护你们。”
  有人担心地问:“你一共才40余名骑兵,怎么能打过他们?还是咱们一块儿撤吧。”
  马良诚坚定地说:“如果任凭匪骑兵在鄂托克旗横冲直撞,反动王公贵族及散兵游勇土匪便会嚣张起来,整个形势就会一边倒……我一定要抗击他们。”
  安排大家疏散后,马良诚立刻派人侦察,弄清敌情当即决定长途奔袭其先头部队。他率领英勇的民族革命战士,向西南疾驰一天一夜,秘密抵近敖勒召其。次日凌晨,趁敌军吃早饭之际,马良诚率骑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入敌营,奋力砍杀。经半个多小时战斗,消灭敌人50多名,尔后迅速撤退。这一仗,使马鸿逵骑兵大伤元气,其主力不愿再为杨森扎布卖力,遂匆匆收拾尸体,气呼呼地撤回宁夏。
  此役后,鄂托克旗局势基本上为进步力量和民族武装所控制。
  1947年3月,蒋介石调集胡宗南20个旅,青海马步芳、宁夏马鸿逵12个旅,共23万人,向陕甘宁边区大举进攻。处于陕甘宁边区外围的鄂托克旗大兵压境,反动王公杨森扎布伙同马鸿逵骑兵旅疯狂扑来。鄂托克旗革命武装严重受挫,一部分人员牺牲、失散,一部分不坚定分子叛变。马良诚、马富纲和少数战士浴血奋战突围,历尽艰辛,找到中共鄂托克旗工委,随工委机关人员一道撤入靖边的南山一带打游击。在此期间,马良诚向党组织提出了入党要求,并郑重提出,愿意接受党组织的各种考验。
  1947年3月至7月间,中共中央及人民解放军总部撤出延安后,指挥西北野战兵团,采取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先后进行了青化砭、羊马河、蟠龙战役,使敌受挫,因而缓解了鄂托克旗的压力。7月底,马良诚随中共伊克昭盟工委返回鄂托克旗。与周仁山、田万生、马富纲分头在二道山、大池等地秘密地恢复工作。马良诚昼伏夜出,只身潜入敌占区察汉陶劳亥等地,联络一些被打散的战士和积极分子,很快组织了一支60人的队伍。8月下旬,这支队伍被编入中共伊克昭盟工委军事部领导下的蒙汉支队第三大队,马良诚任大队长。从此,鄂托克旗的这支革命武装以人民军队的崭新面貌,驰骋在鄂尔多斯草原上。
  蒙汉支队成立后,马良诚在工委的领导下,全身心地投入到革命战争中。他率领这支新生的革命武装,数次进剿匪帮,驱逐马鸿逵残部,使部队受到了锻炼,自己也在战斗中成长为优秀的指挥员。1947年8月中旬,以彭德怀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的西北野战军第一次攻打榆林期间,蒙汉支队在敌援榆的道路边隐蔽待命。马鸿逵部骑兵第二十团突然袭击驻大石城的工委机关和一大队营地,马良诚知道消息后,及时率部赶到,与一大队共同抗击敌人的进攻,战斗非常激烈。不久,副司令高平负伤,马良诚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指挥战斗。他和一大队教导员鲁富业率领170多名战士,抗击着700多名骑兵的进攻,战斗从中午打到黄昏。为不让敌人突破防线,哪里危险,马良诚就跑到哪里指挥,自己衣服被打了几个洞,全然不知。敌人丢下了几十具尸体,仍被阻于大石砭北畔。马良诚在最前沿观察敌情时,忽然发现了敌人隐蔽的指挥部,遂只身匍匐前进十几米,选好地形,一枪将敌指挥官打死。敌人锐气顿挫,我军乘胜反击,终于将敌人打退。此役,马良诚受到了中共伊克昭盟工委的极高评价。1947年冬天,马良诚与其他领导一道,率支队开进陕北吴起镇,进行新式整军。在那里,他们认真学习了毛泽东的建军思想和作战方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以及训令、规定等,还在解放军正规部队实地进行观摩,使支队官兵耳目一新,深受教育,马良诚的思想也产生了一次飞跃,为他日后担任支队主要领导工作奠定了思想基础。
  1948年1月下旬,蒙汉支队改编为内蒙古人民解放军伊克昭盟支队,成为一支野战性质的人民武装,马良诚担任参谋长兼第三大队队长。2月,根据斗争形势,中共伊克昭盟工委一分为二,改组为-、伊西两个工委,马良诚和副司令员马富纲率领第三大队,在伊西工委领导下坚持斗争。
  此时的伊克昭盟西部,虽然无敌人大部队,但反动王公、残匪都还在,又赶上灾荒年,群众和支队吃饭成了大问题。马良诚带领部队,与工委的同志一起边清剿残匪,边建立政权。他带人去陕伊交界的地方,千方百计搞来20万斤粮食,缓解部队的困难,帮助一贫如洗的群众度过难关。有了粮食,稳定了局面,他们又配合地方同志先后建立起七个区级政权,并开始大面积地清匪反霸斗争。
  伊西各项工作的深入开展,引起了反动王公和残匪的仇视,他们联合起来进行殊死反抗和报复。第三大队因疾病和人员分散,在军事上完全处于劣势地位,残匪经常成群结队地来尾追、偷袭。1948年5月初,工委负责人周仁山曾经征询马良诚的意见:“现在形势恶劣,部队供应困难,减员大,是不是先转移到陇东休整一段时间?”
  马良诚说:“我们坚决不能走,我们一走,刚刚建立的民主政权就会垮台,革命群众、积极分子就会遭殃。”
  周仁山同意了他的请求,并说:“我明天去上级工委开会,顺便问一问你入党的事研究了没有。这几天,你千万留心……
  马良诚动情地说:“如果上级党委认为我不够入党条件,我会继续努力争取的!”
  周仁山和他用力握手告别。
  几天后一个早晨,马良诚和大队的其他同志还在乌审旗南部的王耀湾、掌高图休息,就听到村外响起枪声。他立即集合部队迎战。见到了与敌人接上火的第二连,马良诚弄清了情况。惯匪张庭芝带200名骑兵,袭击第三大队,而自己一方只有50余名骑兵。马良诚见敌人人多势众,知道不能恋战,他沉着地指挥大家交替掩护撤退。撤至掌高图西部时,一股敌骑兵从侧翼冲上来,企图将第三大队分割消灭。马良诚上马挥刀,带领16名骑兵战士向敌人出击,终于将被分割的部队接应过来,会合后共同撤退。
  在马良诚指挥下,经过五个多小时的战斗,第三大队经白草海子安全后撤了15公里。下午1时,第三大队在郑家峁子设了防线,与进攻的敌人对峙起来。为彻底摆脱敌人,马良诚经过和其他领导商量,决定出击一下。为摸清出击路线,马良诚不顾危险,登上前沿的沙梁,用望远镜观察敌人的动向,警卫员跑上来劝他下去隐蔽,他把警卫员推开,依然静心观察。就在这时,一颗子弹飞来,击中了他的前胸……
  马良诚的遗体被运回驻地。到外地开会的周仁山回来,在追悼会上,他将上级党组织批准马良诚入党的通知书放在马良诚遗体旁,声泪俱下:“马参谋长,你最关心的入党批准书,我给你带回来了……”
  马良诚安详地闭着眼睛,仿佛知道了这一切。他的灵柩运回他的家乡,树碑铭文,以志纪念。在黎明即将到来的时刻,一只雄鹰永远地飞走了,鄂托克旗大草原永远留着他矫健的身影。
  (李金明)
  

马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13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8年)去世的名人:
蒙古族人物介绍
鄂托克旗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鄂托克旗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