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黑龙江 > 哈尔滨 > 宾县人物

吕大千


[公元1909年-1937年]

   吕大千(1909~1937)
  吕大千,又名吕树俊。1909年3月4日出生于宾县东吕家烧锅屯(现常安乡营口村本屯)一个没落的富裕农民家庭。他7岁时分家,父亲患癫狂病,常年不能劳动,分得的家产不到两年已大部卖光,3年后,父亲病故。孀母领着大千兄弟3人,靠所剩10多垧山荒薄田度日,家境十分困难。
  大千11岁时入私塾,13岁时转入九千五初小三年二期学习。16岁,高小毕业。在高小阶段,大千即已显示出聪敏的才华和高尚的品德。他刻苦攻读,成绩优良,作文、绘画、唱歌、体育更为不凡。他尊敬老师,爱护同学,待人忠厚诚恳。他家生活很困难,但又尽力帮助别人。一次,把母亲给做的一双新鞋,送给无鞋穿的同学,博得老师和同学的赞扬、
  大千16岁时高小毕业,因家境贫困,无力升学,幸得到老师于观涛、吕树田及同学周文秀的资助,考入吉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次年6月转入宾县中学二班学习,18岁毕业。他在初中阶段,除了勤奋学习功课外,还特别关心人民的疾苦,国家的命运。他在课余时间手不释卷,博览进步书刊,探索救国救民途径。1925年,"五卅"惨案爆发,宾县中学师生立即进行-斗争,他组织同学街头讲演,散发传单,举行--活动。大干善以诗、画进行宣传和揭露帝国主义者对中国的侵略、压迫和奴役。他的诗、画在学生中颇有影响,曾在全县诗、画展览会上得到县长的奖赏。同学们称他是爱国诗人、画家。
  大千在中学毕业以后,仍无力升学,又在老师吕树声、吕树田、于观涛的资助下,于1927年考入东省特区第二中学读书。这时,他不满足于理论上探求,而是与广大同学走出学校,投身到革命斗争中去。1928年,他参加了哈尔滨市学生反对东北军阀张作霖出卖东三省铁路修筑权的-运动,被学生公推为代表,去道台府-,因而遭到学校当局的开除。大千回到宾县,在南关校、模范校当教员。他以博学多才,思想激进,成为进步学生的中坚,且闻名于全县城。
  1929年,大千考入北平民国大学预科学习。同年,参加共产党领导的反帝大同盟,并加入中国共产党。暑假期间,在家乡发展孙凤翔、裴学奎、周凤文为中共党员。1931年7月,毕业于北平民国大学。在中华民族灾难深重的时刻,大千怀着救国救民的理想,回到了祖国东北边疆的故乡-宾县,在中学担任训育主任、国文教员。当时,他同共产党员田在村、孙保太、张树声(张宗仁)成立了中共宾县中学工委支部。此后,他积极利用各种条件开展工作。在课堂上,他时常讲授鲁迅郭沫若蒋光慈等进步作家的作品和苏联小说—斯科印象记》等著作,借以提倡新文化,传播进步思想。他讲课时常常借题发挥,讽刺、揭露社会黑暗,不平等,公开提出“打倒孔家店,反对旧礼教”的口号。郑文雅、白昕洁、孙太义、王希贤等学生在大干的影响和教育下,都走向革命。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占领东三省,更加激发了大千的抗日救国热情,他在宾县中学组织了抗日宣传队,并亲自起草传单、讲稿,编写标语口号。组织学生到街上散发传单,并进行街头讲演。这个宣传队不仅在宾县城内,还去农村和到哈尔滨活动,深受爱国主义者的拥护,并受到吉林省临时政府的赞扬和支持,拨给宣传队一笔活动经费。以后,县中学用此款买了进步书刊,装备、充实了中学图书室。
  1932年3月,日本帝国主义者侵占宾县,大千更加义愤填膺,在学生中公开提出"抗日救国"的口号,动员孙太义(孙苏民)、李延新等一批进步学生到农村去做抗日宣传工作。同时,他自己四处奔走,和张树声、颜喜奎等一起搞抗日宣传活动。
  1933年1月,大千通过季兴汉(季铁中)与中共宾县特别支部委员会书记金策,组织委员李熙山接通关系。同年3月,大千担任中共宾县中学支部书记。当时,宾县中学以石云鹏为首的部分教员,以整顿学生纪律为名,竭力主张开除进步学生。以大千为首的大多数教员,针对当时学校班级多,学生名额不足的实际情况,通过校长谭熹扩大办学的意图,阻止了石云鹏等开除进步学生。经过不公开的斗争,保护了进步学生。同年下学期,中学党支部利用读书会,启发学生阅读进步书刊,传播抗日救国思想,培养了革命后备力量。王希贤、孙太义、季兴汉、赵俊臣(赵三声)等都成为抗日斗争的骨干,并被发展为共产党员。
  1934年6月,大千担任中共宾县特别支部委员会副书记兼宣传委员、中学支部书记。在上级党的领导下,大千团结各界人士,积极开展了抗日救国斗争。为了帮助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解决情报、子弹和后勤方面的困难,宾县特支曾派韩谋智、邢成福、赵俊臣、孙太义4名党员,打入敌伪内部,搜集情报,购买子弹,由交通员李树廷(小魏)、曹国兴(曹洪瑞)转送到抗联部队。中学支部为了解决抗联部队缺少医药的困难,以给学生治病为名,在学校成立了医药部,购进一些奇缺药品供给抗联部队;又组织化学工艺社,吸收学生参加制做防冻甘油,配制碘剂药品,供给抗联部队使用。大千还为抗联部队筹集办公用品,印刷抗日宣传材料和党的文件,给抗联部队以全力支援。大千心中只有党组织,尽管自己家庭困难,还是把每月工资的大部分交给组织使用,留一少部分照顾家庭。
  1937年5月12日,大千得知特支书记孙保太被捕,当晚,去未婚妻李荫墀家,让其销毁信件和书刊,回家后,销毁了党内文件、材料。5月13日早晨上班,大千发觉有人跟踪。他到学校,对党员李梦九(李光复)说:"跟上了,走不了啦,挺挺看吧!"9时许,大千在宾县中学被逮捕。当敌人-时,大千厉声说:"用不着!"说罢怒目横眉,镇定自若地拿着《三国演义》走出教研室。当走到校门时,他回首望望杏树,自言自语说:"杏树花要开了!"到伪警务科后,他一边若无其事地看着《三国演义》,内心盘算着如何对付眼前疯狂的敌人。“审讯”时,他发现对面墙上挂着战刀,便荫发了“与其坐以待毙,不如砍死几个敌人”,于是,趁敌人不备,突然起身,猛冲过去,拔刀向敌人劈去。日本特务惊慌窜出门外,回手将门锁上。大千见事不成,便想以身殉国,于是用力朝自己脖颈砍下,又用战刀刺腹,大干昏倒在地。敌人将重伤的大千-,送到医院,抢救包扎后,立即用汽车将他与赵俊臣、韩谋智、孙保太押送到伪滨江省警务厅刑事科第四监狱。第二天,大千醒过来,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如何保护更多的同志,以保存革命力量,打击日本侵略者。大千背着看守人员,对邻监号-的孙保太说:“就可我们几个滚吧,不能再牵连别人了。”为了说服孙保太,鼓舞其斗志,曾写给孙保太一首诗:“时代转红轮,朝阳日日新,今日春草除,犹有来年春。”这首诗当时在狱中秘密流传,对难友起了很大的鼓舞作用。放风时,他又对赵俊臣、韩谍智说:“你们要挺住,不能暴露身分,只能说是我的学生。”在大千的掩护下,赵俊臣、韩谋智、李有三人,坚定了斗争决心,终于获得释放。
  在"审讯"中,大千大义凛然,义正词严地同敌人进行斗争。宣传共产党抗日救国主张,揭露国民党亲日派、汉奸-求荣的可耻罪行。他自豪地向敌人宣布:"我是共产党员,我愿意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他主动团结战友,共同斗争,打击敌人,组织"难友"进行反抗,敌人便将他转押到潮湿狭小的监号里,与"难友"隔离。敌人开始大-了。1937年7月21日,大千等人就义于哈尔滨圈河。大千在就义前面对敌人枪口,振臂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人民的好儿子吕大千,为党的事业和抗日斗争的胜利,慷慨就义,流尽了最后一滴鲜血。牺牲时,年仅28岁。大千在就义前,曾在死难"罪犯"登记册上留下遗诗:
  耐代转红轮,朝阳日日新。
  今年春草除,犹有来年春。

吕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09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37年)去世的名人:
宾县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宾县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