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福建 > 龙岩 > 漳平人物

龙均爵


[公元1932年-1958年]

   龙均爵(1932~1958年)
  1932年出生于贵州锦屏县的一个侗族村寨——冲沟寨。两岁丧父。十岁时为维持生计,龙-给地主放牛。原定一年工钱350斤大米,但到年终却只给能买15斤盐巴的4000元法币。小龙有苦无处诉,回家对母亲说:“今后,就是饿死,我也不再给地主做工了!”
  1949年11月,侗寨解放了。次年,刚满18岁的龙均爵就当了民兵,参加剿匪斗争。1951年夏,他在身高不够参军条件的情况下,软缠硬磨,钻进新兵队伍中当了一名志愿军小战士,被分配到铁道兵团。这年冬天,他在朝鲜战场接受给卫生队盖防空洞的任务。在大雪封山,运木艰难的情况下,他创造了滑雪运木方法,不仅减轻了劳动强度,还大大地提高了工效,提前完成了任务,荣立二等功一次。他不怕苦不怕累,组织上分配他打石碴,他却要求去干重活——-眼。别人一天打不到一米,他却一天能打两米三。由于他处处带头,抢挑重担,1953年春,光荣地加入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
  朝鲜战争停战后,他回国参加宝成铁路建设,在建设中又创造了流水运木方法,受到部队表彰。
  1955年秋,他参加修筑鹰厦铁路。他的班负责这条线路上最长最艰巨的钱坂至割坂隧道的开挖任务。1956年夏,他为使新战士尽快掌握打眼掘进技术,向新战士讲解钻机原理,手把手地教。他一连几天寸步不离地在旁指导。新战士缺乏经验,常把钻花打掉。打掉一个钻花国家就要损失70元钱,为节约资金,他利用收工时间去掏钻花。常为一颗钻花掏到天亮。战士们知道后十分感动,决心学好技术,不打掉钻花。不久,班里打掉钻花的事就大大减少了,-眼的效率迅速提高。他的班被评为“龙均爵优秀风钻组”,自己荣立三等功,1956年10月30日,他被批准为中共预备党员。他向党宣誓:“要学习董存瑞黄继光那种对党对人民无限忠诚的精神,为人民的事业,必要时献出自己的生命!”
  鹰厦铁路建成后,他被派到沙建十一工程段维修线路。1957年超期服役到期后转为留队职工。
  1958年夏,漳泉铁路开工,他受命编入先遣队,开往漳平大深,接受为筑路大军盖3800间营房的任务。上级要求盖房材料就地自己动手解决。他们到达大深的第二天,全队上山砍伐木材,砍了一天,结果所备木材还不够盖3间房。照此进度计算,盖好全部营房需花三年多时间,而筑路大军几个月后就要开进山里来。为此,大家十分焦急,几次开会研究解决材料难题。龙均爵想用家乡搭竹棚的办法盖营房,可是他一连几天围着大山转,都未发现附近有竹林。后来又走访了附近大多数居民,听一位老人说,北山山下有竹林,第二天他独自朝北山寻找。一连翻越了3座高山,累得精疲力尽,仍未见到竹林。这时已是下午两点多钟了,他忍着饥渴,又爬上一座高山,突然发现山下有一片翠绿的竹林。他进入竹林估算了一下,约摸有5万根毛竹,足够盖1000多间营房。他高兴地回到营地,已是晚上10点多钟了。第二天一早部队组织一批民工进山砍竹。而龙均爵在带民工到达竹林后,又翻山越岭去寻找竹林。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又找到两片更大的竹林,解决了盖营房的全部竹料。接着他又设法以竹篾和竹楔代替铁丝和铁钉紧固竹棚,为国家节约大笔资金。这两个主要难题解决后,工程进展十分迅速,一个多月后,一排排整齐别致的营房奇迹般地出现在这荒山沟中。整个工程比原计划提前3个多月完工。部队又一次给他记了三等功。
  接着,筑路大军进山了。他又担负起0—13公里路段桥涵工程的民兵施工技术指导。他负责的路段共有11座桥涵。他每天起早摸黑,东巡西查,指导各桥涵的施工,及时解决技术难题。晚上还组织各小队技术小组上技术辅导课,给技术骨干讲解施工技术和传授修筑经验,使辖区内的工程进展快,质量好。
  11月8日,正当他为自己创造的优质高产记录高兴时,他突然接到远在辽宁铁岭的未婚妻邓惠坤的来信,说她要来福建和他结婚,将于11月9日到达梅水坑车站,请他准时去接她。龙均爵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将喜讯告诉了同志们。民工同志们主动利用下工时间为他收拾和布置新房,领导也特地批准他明天休息一天,准备点糖果、香烟,当晚就举行婚礼。均爵高兴得一夜没睡好,天刚亮,他就到各个桥涵工地布置工作,直到过午才回到驻地。他匆匆吃了点饭,看距离火车到达车站只有一个多小时了,就喜孜孜地洗了脸,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要去接新娘。就在这时,一位民工惊慌地跑来向他报告,说山上着火了。
  均爵急步跨出工棚,只见西南方3里外的覆鼎山上升起一股浓烟。他想到,那里有潘洛铁矿,有509地质队的汽油库和机械房,若大火烧了矿区和油库,那国家将遭受巨大损失。为保护国家资财和人民的生命安全,他通知各队民工紧急集合,上山灭火,同时向领导报告。他转身拿起一根扁担,朝山上飞跑。路上民工们看见他时,都劝他快去接新娘,别上山参加灭火。他头也不回地说:“接爱人迟一点没问题,救火晚一点可不行”。他一阵风似地跑到前面去了。
  均爵跑到覆鼎山前一看,大火已烧到半山腰。南边是深山密林,北面就是矿山和仓库。大火吞噬着山林,龙均爵心急如焚。他带领民工冲上北坡,追打山火,就象追打拒不缴枪的敌人。
  浓烟翻滚,烈火腾飞,火苗象一头头狰狞的怪兽,猛扑山脊。均爵见势大喊:
  “同志们,冲上山脊,绝不能让火接近仓库!”
  他边喊边跑,绕到前面,迎着火头猛打。一处打灭,一处又起。突然一阵旋风卷来,风助火势,顷刻把均爵包围起来了。
  “老龙,快往后退!”一个民工惊叫着。
  但均爵没有后退,抡起扁担横扫烈火,打开一条缺口冲了出去。他继续领着民工往山脊上扑火。经过一阵搏斗,扑向仓库的大火终于被截住了。但南面的红流却飞快地漫过山脊,向后山延烧。
  这时,距离较远的部队和民工已陆续赶到。会合后,决定采取迂回包抄战术,分头围歼。
  天,渐渐黑下来。大火却把覆鼎山上空照得一片通红。山火被分割成一块块,一圈圈,越围越小。此时,大部分人在南边灭火。但北面有几个坳口死灰复燃,龙均爵独自过去扑救。待南边大火被扑灭时,通讯排长李玉发忽然发现北边有一人被火包围住了。急问前面民工,才看清楚是龙均爵。他们看到老龙正毫无惧色地扑打着。他从火圈中冲出来,衣裤全着了火,成了一个火神。
  李玉发站的地方距北面有一道断崖,过不去。他急忙大喊:
  “均爵,快往右边跑呀!打几个滚……”
  没有人知道均爵是否听到李玉发的喊声。只见一阵山风吹过山脊,随着一股浓烟,腾起一股烈火。人们已没再看见龙均爵的身影。
  山火全被扑灭后,人们却找不到均爵。大家心里笼罩着一层阴影。不顾疲倦和饥渴,踏着焦土上山寻找。他们在通往铁矿和仓库的山坡上,发现了龙均爵的尸体。
  人们含着热泪,怀着崇敬的心情在他的遗体面前摘下帽子,深深地鞠躬,悼念!
  铁道兵8503部队追认他为一等功臣。中共福建省委-叶飞贵州省委-周林,铁道兵司令员李寿轩、国务院内务部长钱瑛为他题词立碑,以志悼念。

龙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32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58年)去世的名人:
侗族人物介绍
漳平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漳平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