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河南 > 济源人物

李永发


[公元1922年-1948年]

   李永发,1922年出生在河南济源县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1945年8月,在家乡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不久随部队开赴东北前线。由于思想进步很快,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战士、侦察员、副班长、班长。他机智勇敢,足智多谋,侦察任务十分出色,受到上级领导的多次表扬,先后荣立大小功多次。
  1948年9月12日,震惊中外的辽沈战役在辽宁省西部开始,李永发随部队开赴到战斗的最前沿。此时,锦州守敌范汉杰处于四面包围之中,乞求增援。9月24日,义县告急,9月30日,蒋介石飞抵北平,10月2日飞抵沈阳,像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连续召-议,调兵增援锦州,妄图在锦州同解放军打一场生死决战。
  在蒋介石督战下,国民党廖耀湘兵团缓慢西进,10月11日攻占彰武。此时从葫芦岛东进援锦的侯镜如兵团在塔山受阻。10月14日上午11时,解放军向锦州发起总攻,10月15日,锦州解放。在蒋介石的强令下,廖耀湘攻占新立屯后,渡绕阳河向黑山前进。
  李永发排是4月末从通江口西渡辽河经开原插绕阳河,到黑山城东五公里下湾子村接受了战斗任务。下湾子村有几十户人家,旁边有一座光秃秃的扁平小山脉,山约500米长,250米宽,主峰为一○一高地,山的前沿为九二高地,再前面为九○高地。山的左边是通往锦州的公路,右边与大虎山的火车铁路线只有五公里左右,从这里到锦州,铁路公路皆宜。
  10月18日,国民党廖耀湘兵团向我塔子山、新开河、芳山镇等阵地猛攻。10月22日,我军退至黑山一线。当夜,国民党新一军、新三军、新六军沿芳山镇南下,七十一军沿公路前行,掩护重炮团及辎重炮团的第二○七师三旅也进抵胡家窝棚,加入到廖耀湘兵团的行列。国民党守敌汽车频繁往来,马达声时远时近,灯光照亮了半边天,这一切说明国民党守敌已准备充分,准备在这里打一场大仗。
  我第二十八师默默的守候在这里,严阵以待。坚守的位置,左邻是驻守江台、赵北楼一带的第二十九师,右邻是防守大虎山一线的第三十师,三个师结成坚固防线。从战役的布置上,这里是一支大口袋嘴,将是把敌人送进坟墓的战场。
  根据毛泽东《关于辽沈战役的作战方针》的指示,第十纵队党委在动员会上发出:“全体指战员,在两天时间里,“死守黑山,与阵地共存亡”,“人在阵地在”,“一寸不能丢”等战斗号召。李永发在动员会上,他感到任务光荣而艰巨,并代表了全排向上级表示了决心,他说:“我代表第四连第一排全体指战员,按照上级领导的要求,守住黑山的大门,把住辽西的大门,不管是新一军、新六军,让廖耀湘兵团这个王牌师葬身于黑山”。动员会后,战士们士气高昂。李永发带领全排在风沙怒卷没遮没挡的阵地上赶修工事。他与指导员刘宝珊通力合作,部队工具少,就轮流作业,他们身先士卒,战士们深受鼓舞。半夜寒风吹来。冻得人浑身打颤。李永发把衣服脱下给别的同志披上。战士们轮流着休息,可他却睡不着觉,深感责任的重大,动员会上-的动员,自己的慷慨发言不时响在耳边,他决心不负-的期望,把这场战斗打好,打的漂亮。
  10月24日早8时,整个防线像火山似的爆发,枪声,炮声在几十公里长的阵地上轰鸣起来。敌七十一军等近四个师的兵力向我全线发起了总攻击。一○一高地前,敌人整营整团的冲锋,同时又有轻重机枪群掩护。敌人发了疯似的蜂拥而上。山脚下的敌人也端着冲锋枪不停地扫射。这时,我第八十四团工营全体指战员,在一个山炮营的支援下,坚守在三个制高点上,与敌人展开了反复的冲杀。
  敌人第一次冲锋被击退后,随即又以三个营的兵力向我高地发起第二次猛攻。此时,在敌人猛烈炮火轰击下,我山头工事大部残破坍塌,人员也受到较大伤亡。但大家“人在阵地在”、“与阵地共存亡”的士气丝毫没有减弱,李永发所在排和全营战友一起,不怕烟熏火烧,不怕伤筋折骨,从倒塌的战壕里,纷纷跃起,高呼着“为阶级兄弟报仇”愤怒口号,以极度高涨的士气,给敌人一次比一次沉重的打击。各个高地上,敌遗尸数百具,寸土未进。敌人在激怒之下,又重新组织,集中所有重炮弹,豁出成吨钢铁武器,向我军阵地暴雨般地倾泻而来。当疯狂的敌人冲到九二高地半山坡时,形势显得格外紧张。而李永发排异常沉着、镇静,面对着一层层、一排排向上爬的敌人,他没有发出一颗子弹。二班长早就急了,探身问道:“排长,差不多了,打吧?”战士们也催促:“排长,下命令吧!”但李永发还是不发令。直到一○一高地上的重机枪已经向敌人后续部队拦阻射击,敌人离山头更近的时候,他才大喊一声“打!”战士们听到命令,立即向敌人狠狠扫射,如同拉开闸的阀门,个个如猛虎下山,冲向敌群,又一次击溃了几倍于我部队的敌人。
  上午,不到四个小时,敌人向我高家屯、一○一高地已连续发起五次冲锋,炮火轰击不断。前沿正面,第四连打退敌人五次冲锋后,伤亡很大,李永发排也不断减员。战斗异常残酷,战士们的心情也异常紧张。李永发率领全排坚强地支持着。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也不肯离开战场。
  中午,阵地出现一阵暂时的沉寂。李永发想到敌人不会甘心失败,还会有更激烈的战斗。他感到自己身为排长责任的重大,大部分的战友已经倒下了,有的已牺牲在这块土地上,战斗还没有结束,最后的胜利还要进行一场更为残酷的较量。他一边和战友们抢修工事,一边整理机枪和子弹,同时安稳和鼓舞战士们的士气。
  不一会儿,敌人机枪出动了,猛烈地轰炸扫射,下午的总攻又开始了。敌人集中所有的重炮群向我前沿阵地猛轰起来,并又以一个多营的兵力轮番向我第六连第一排驻守的高家屯石头山冲击上来。石头山紧挨着李永发排所在地,他们得与失至关重要。炮轰后,石头山上的工事被敌人几乎摧毁,但战士们仍与敌人苦战。当敌人的第三次冲锋被打下去后,全排剩下四名战士,他们依然坚守着。战斗到14时30分,石头山阵地终于失守。这样,九二高地也暴露在敌人的炮火之下。这无疑使李永发排处于很不利的位置,15时许,敌人以已得阵地为依托,向第一营和第三营阵地佯攻。同时用炮火轰炸九二高地。山上的工事差不多全被轰平,伤员不断增加。但战士们仍不下火线,他们用自己活着的身躯鼓励着仍能战斗的战友们。他们关心的不是伤亡,而是阵地能不能守得住,胜利是否属于我们?这时一○一高地上打的更加激烈,枪声、炮声震耳欲聋响彻云霄,烟幕火气一股股在地上落下又迅速升入天空。高地就像要0了一般,下湾子村炮火纷飞,血染黄沙黑山变红。这时,六连副连长被抬了下来,连队卫生员见阵地上没有干部,便主动留下来带领八名战士坚持着。敌人见我方减员,便三次冲上一○一高地,但都被打下去了,我方阵地仍屹立未动。
  敌人在一○一高地上没有得逞,便向九二高地集中,九二高地的形势非常紧张,枪声、喊声混成一片。-看到这般情况不,急忙调遣两个班支援李永发排,但由于敌人火力太猛,半路都被炮火阻拦,而且大部伤亡。上级-想尽一切办法,用轻重机枪不间断地射击,集中火力压住敌人,但敌人丝毫不放枪,一层倒下去,一层又冲上来。
  经过一场激烈的争夺后,九二高地仍在我们手里。敌人见久攻不下,就利用阵地前约30米处的坟地隐蔽,挖掘工事对峙起来。手榴弹可直接投入到我交通壕,卡宾枪从坟后不断地向我方射击。守在这个高地的只有排长李永发和六名战士了。此时,李永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人在阵地在。他率领几名战士,英勇地与数十倍的敌人对抗,保卫着战友们用鲜血浇铸的每一寸土地,争取着每分钟、每秒钟的宝贵时间,同时又焦急的等待着后继部队的支援。
  有个叫“爆破大王”的爆破手,眼看敌人利用坟地隐蔽杀伤我们,便主动向李永发请战:“这个任务交给我!”话音刚落,他带上手榴弹就向坟地匍匐前进。李永发马上命令机枪掩护。说时迟那时快,“爆破大王”用手榴弹,消灭了十几个敌人。敌人急忙向他开枪。李永发见他双腿负伤,命令他赶快下去包扎。但他不肯,又拿起四颗手榴弹,拖着负伤的腿,用胳臂支撑着向敌人艰难地爬去。李永发见此情景,一边命令身边的两名战士掩护,一边抢过一挺轻机枪向敌人扫射。这时“爆破大王”已爬到坟地前的一个凹地里,奋力的投出两颗手榴弹后,不幸被敌人击中,壮烈牺牲。李永发眼看着战友倒下去,怒火在胸中燃起。这时,敌人的一个连的兵力像疯子一样冲上九二高地。李永发看着寡不敌众,大声喊道:“上刺刀,为阶级兄弟报仇!”他和三班副班长李子珍、战士金贤江、通讯员孙元东一跃冲入敌群,李永发接连刺死五个敌人。顿时,吓得敌人目瞪口呆,不知所措。黄昏时,友邻部队赶到,一举夺回了高地。李永发却没有看到这最后的胜利,光荣的牺牲在九二高地上。
  战后,纵队党委决定将李永发所在排命名为“李永发排”,并授予“黑山战斗奇功”奖旗一面。为李永发追记两次大功,并授予战斗英雄奖章一枚。李永发烈士的事迹永载史册。
  (朱亚铎李鸿飞)
  

经历历史事件
李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22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8年)去世的名人:
济源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济源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