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福建省 > 三明市 > 大田人物

刘绍珠


[公元1922年-1946年]

   刘绍珠(1922~1946年),女,出生于大田县上京乡溪口村的一个农民家庭。她从小热爱劳动,性格开朗,乐于助人,是个善良俭朴的农村姑娘。在中国共产党的教育下,成长为对党忠诚、英勇不屈的女共产党员。
  民国27年(1938年),绍珠17岁,嫁给武陵林大蕃的侄儿林占庚为妻。当时,林大蕃武陵小学党支部书记,以武陵小学为基地,组织“青年读书会”、“农民夜校”、“妇女识字”班。开展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活动。为了解放“四权”枷锁中的妇女,林大蕃先从家属、亲人做起,动员结发妻子曾二使背着婴儿上识字班。绍珠来到这个革命家庭里,受到进步思想的熏陶,思想觉悟提高很快。她听从党的召唤,冲破封建思想的束缚,带头剪髻子,上妇女识字班,如饥似渴地学习文化和革命理论,学唱革命歌曲。有的妇女不好意思唱出声,她带头放声高唱,有的妇女惧于封建势力和夫权思想,未敢上学,她主动协助地下党组织挨家动员,使村里入学的妇女越来越多,人们称她是桃溪村的女“头目”。民国28年(1939年),识字班形成热潮,妇女入学达80多人。林大蕃在识字班里,通过上政治课、开演讲会等形式,传播革命道理,使妇女认识到只有团结起来,推翻三座大山,才能翻身解放,实现男女平等。在抗日义卖活动中,她们有的捐款捐物,有的绣手帕、挑柴火、搞义卖,支持抗日。有的主动承担家务,支持丈夫和亲人参加革命活动。
  民国29年,经林友梅介绍刘绍珠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宣誓时,她激动得热泪盈眶,抱定为劳苦大众求解放而奋斗的决心。刘绍珠是大田县委、闽中工委和闽西特委机关后勤工作人员。她经常与田宗玉(地下党员)、曾二使秘密为地下党做米袋、子弹袋、衣服、鞋子等。因为革命同志和游击队员多,需要的衣服也多,人工手缝速度不快,为了赶时间,她与曾二使总是废寝忘食地忙着制衣、缝补,及时把衣物送到同志们手里。林大蕃家是地下党和游击队的“后勤部”。同志们经常出入其家,有时一天来往几次,有时一次来二三十人。同志们经常把脏衣服脱给她们洗。她在白天不敢洗,只好晚上洗。洗了不敢晒在显眼处,就凉在后厅走廊。武陵天气冷,衣服不容易晾干,只好一件一件用火烤。多少不眠之夜,她们都是在炉火旁度过。绍珠待人热情、和蔼可亲。同志们冬夜来时,她不顾寒冷,马上穿衣起床,烧水给他们烫脚,升火给他们烤,煮饭给他们吃,不管白天黑夜,晴天雨天,只要见同志来了,她就很高兴。尽管再疲劳也马上投入紧张工作。她与萧贤使(林大蕃母亲)、曾二使很快能做出饭菜,准备舒适的地方,使他们饭后就可以休息或研究工作。民国30年,武陵地主恶霸林润民向大田县党部和省保安厅告发武陵地下党活动情况,敌人开始注视地下党活动。同志们白天隐蔽在山上,许多同志染上疥疮,衣服粘上疥疤,很难洗,她与萧贤使、曾二使不怕苦,不怕脏,为他们洗衣、缝补。后来自己也染上疥疮,疼痒难忍,仍坚持做好后勤工作。有的同志疥疮溃烂,行走困难,就隐蔽在她家治疗。刘绍珠等人就千方百计地寻找土草药供他们涂抹。省委派来的黄扆禹手摔伤了,在她家养伤1个多月。刘绍珠与曾二使照顾他,并找青草药为其敷伤口。
  民国31年底,地下党转移到武陵水尾一座偏僻的房子。刘绍珠与曾二使经常伪装挑水,把饭菜送去。有时又伪装上山拔兔草,送信搞联络。绍珠脚大,她的鞋很多人可以穿,遇上同志们的鞋子破了,就把自己的鞋子让给他们穿,直至把陪嫁的十几双鞋子都送光。有的同志要化装外出执行任务,她的便衣就是化装衣。
  林大蕃领导的地下党转入游击战,民国33年7月15日,国民党派兵“围剿”武陵,包围林大蕃、林笏隆等4人的房子。林大蕃及时发现,沉着指挥特委机关和游击队迅速转移。家属也分散隐蔽,刘绍珠带着儿子回到娘家溪口,隐蔽在山边一座四面通风、又冷又臭、潮湿的肥料棚里。是年9月的一天,刘绍珠妈妈送饭时,被特务发现。当晚刘绍珠就被捕。连她4岁的儿子也被带进监狱。敌人严刑拷打,要她讲出家里人去哪里,林大蕃去哪里,0藏在什么地方。她咬紧牙不说一句话。敌人见她不说,就用短枪虎视耽耽地逼着她和4岁孩子。刘绍珠守口如瓶。残忍的敌人举起短枪猛敲孩子的右额,鲜血流淌下来。她心如刀绞,咬紧牙关把孩子紧紧地搂在怀里,把仇与恨埋进心底。敌人为了放长线钓大鱼把她“释放”。她回家后,并没有被敌人的残酷吓倒,继续隐蔽地为党工作。经常到大田监狱,以给林壮谦(公公)送饭为名,探望其他被捕同志,传递消息,要他们坚持斗争。由于她频繁往返于武陵、大田城关之间,民国34年2月10日又被抓起来,软禁在武陵林笏隆的房子里,要她给敌军煮饭、洗衣服。她表面上顺从,暗地里做分化敌军工作。有个敌军的小头目厚颜无耻地对她说:“只要你肯嫁给我,我可以让你自由,跟我一起享福。”刘绍珠轻蔑地说:“我没那份福气。”敌人无奈,就在民国34年5月25日下半夜,把她和林龙使、陈香娣、魏中治等4人押到武陵六目菜山活埋。在押解途中,夜空漆黑,伸手不见五指,4人均被反绑双手,一脚高一脚低地向刑场走去。刑场上,敌人早已把坑挖好,她们毫无惧色,大骂反动派狼心狗肺,表现出为革命视死如归的高尚品德。刘绍珠的斥责,使刽子手慌了手脚,就把绍珠先推下坑,接着把其余3人推下去。绍珠年轻力大,猛力一挣,翻跃上坑,怒视敌人,坚定地说:“共产党人是杀不完的……”灭绝人寰的刽子手举起锄头朝她头上猛击,脑浆溅到刽子手脸上。牺牲时年仅24岁。

刘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22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6年)去世的名人:
大田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大田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