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陕西省 > 商洛 > 丹凤县人物

刘山


[公元1921年-1947年]

   刘山,原名刘占山。1921年4月13日出生于陕西省凤县大峪沟两岔一个山洞里,父母希望儿子将来能在山野里求得一席立足之地,故为其取名刘占山(后改名刘山)。刘山5岁时,父亲病逝,母亲带着他沿门乞讨两年后,也病饿而死。孤苦伶仃的小刘山在贫苦乡邻的关照下,苦度着辛酸的童年。
  从11岁开始,刘山就给财主家放牛、打草,苦难的放牛娃,生性顽强。1935年,程子华徐海东率领红二十五军来到商洛山,创建了鄂豫陕革命根据地,在山阳县西照川打土豪、分田地,建立苏维埃政权,宣传抗日救国,刘山大开眼界。“天下真个有替穷人撑腰的军队!”他心里乐开了花。一有空就往红军的屋子里钻,一声声红军大叔、大哥叫个不停,“我要当红军”。一位红军-摸着他的脑袋说:“还没有 高就想当红军,等长大了我来接你到红军里。”
  红军北上后,刘山天天盼望着红军能早日回来,好叫他早一天参加红军拿起 杆子。
  大约在1940年,刘山结识了在山阳东河一带颇有名气的谭道鹏和从陕北回来的共产党游击队队长蔡兴运。从他们那里,他知道了北上的红军已改编为八路军,正在前线抗击日本侵略者。年轻的刘山,革命热情一下子焕发出来了,他成了谭道鹏筹划和组织农民武装的得力助手。
  1945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武装斗争,在商洛山的沟沟岔岔燃烧开来。9月初,谭道鹏组织领导的照川东河起义,击毙敌营长王炳初等8人,接着他又带领5名队员,打掉了国民党王先坪乡公所,缴 10余支。他还跟谭道鹏队长,先后袭击了照川东河保长王启清、保队副王启发、晏马保长王维元。使起义武装声威大震,当地贫苦农民纷纷参加起义队伍。到10月中旬,起义队伍迅速发展到130多人,刘山当了分队长。
  起义部队的革命行动,震撼了国民党山阳县政府。县长罗靖华企图剿灭起义队伍,带领保安大队和漫川关赵月汉(外号赵秃子)、竹林关刘长中、中村张传林等保安中队进行追剿。这支刚刚诞生的农民武装,寡不敌众,损失惨重,退至照川仅剩下谭道鹏、刘山、刘兴德等12人。
  在这危急关头,混入起义队伍并0副队长职务的胡延才,又暗中作祟,挑拨离间谭道鹏同刘山、刘兴德之间的关系,谭道鹏陷入十分苦闷之中。幸有中共地下党派张奎率领的游击队到山阳救助了这支农民队伍。
  两支部队会合后,张奎发现被他开除了的胡延才在谭道鹏队伍里。经查又发现胡有图谋不轨动机,便当即揭穿了胡的根底。谭道鹏才恍然大悟,弄清了内讧的根子,并当机立断处决了胡延才,挽救了几名上当受骗者。
  1946年2月初,张奎引荐谭道鹏率领部分队员,在银花叶家湾见到了中共领导的陕南游击队司令巩德芳,谭道鹏被正式编入陕南游击队,归第三大队张奎领导。
  谭道鹏去见巩德芳期间,刘山带领六名队员,借着月光,直奔南坪保长胡玉坤家,处决了叛徒王少万(曾任谭部一中队副队长,投敌后任南坪保队副),发展了30余名农民参加游击队。谭道鹏率领队伍返回后,刘山任第一中队长,带领这支游击队,独立活动于商南县白鲁础中梁子一带。
  漫川关是山阳县西南边的一个大镇。镇周围崇山峻岭,地势险要,是陕西南通湖北的一个关隘,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国民党漫川关乡长赵月汉,从他父亲起就与共产党势不两立,赵月汉更是 至极。他狂妄叫嚣要收拾掉这支起义队伍,没料到却在照川被谭道鹏部活捉。
  混进起义队伍的阮英保又把赵月汉放掉。当敌人联合“追剿”起义队伍时,赵月汉又非常卖力,策反起义队伍中两个中队叛变。刘山决心除掉这个死心塌地的 恶棍。一天,刘山得到情报,赵月汉要在其弟弟结婚的日子宴请社会名流。
  刘山决定借机大闹漫川关。这天,刘山带领着40多名队员,天亮前赶到漫川关附近的山上隐蔽下来。经侦察研究决定:刘山带一个分队去打敌人留守炮楼的一个班,副队长刘兴德率两个分队去打赵家。
  晚饭后,两支部队分头出发。刘山率队摸到炮楼附近,摸掉敌哨,问清口令,混入炮楼,一声令下,游击队员立即冲了进去,迅速缴了一楼正在睡大觉的乡丁的 械。楼上的敌人妄图负隅顽抗,刘山命令战士点燃铺草,烧得楼上的敌人也乖乖地缴械投降了。与此同时,刘兴德率领的两个分队出其不意地冲进赵家,正在赵家喝酒作乐的30多名敌人,也乖乖地当了俘虏。这次战斗共俘敌50余名(赵月汉去县城开会未归),缴获040余支,还缴获了赵月汉平时搜刮的一批财物,补充了部队的装备和供给。
  刘山大闹漫川关,大伤了赵月汉的元气。赵月汉从此一蹶不振,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刘山勇猛、顽强、机智、果断的战斗作风,深得队员们的喜爱和尊重。但他成长为一个坚强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还有一段曲折的过程——
  一天,谭道鹏要刘山率队到湖北省郧县一带活动,但他决意不愿离开“老窝”。道鹏批评他,他想不通,脖子筋一暴,犟劲上来了:“我们仇人在山阳,在商洛,不在湖北,你何必要管那么宽!”
  道鹏怎样说服都无济于事,气得脸一沉冲着刘山:“革命就得服从纪律,不听指挥还革什么命。既然是这样,把 留下,回你中梁大凹去吧!”
  道鹏本来说了句气话,可正在火头上的刘山,果真把 全交了。带着30多名队员离开谭道鹏并气冲冲地说:“相信我刘山死也不会当叛徒!”
  刘山走后,谭道鹏懊悔自己不该说那样的气话。于是叫谭道盛带人把武器给刘山送去,让他先独自闯一段,日后再说。
  刘山带领队员回到中梁大凹不久,山阳县一个保安中队和几股地方保甲武装共200多人分三路向他们打来。刘山把窝在肚子里的气拼命地朝这股敌人身上使,指挥队员们狠狠打击来犯之敌。打得敌人抛下几具尸体,退了回去。
  过了七八天,敌人又纠集郧西县保安团两个中队300多人,在一个叫“鲁麻子”的率领下,重犯游击队根据地中梁大凹。刘山带领队员沉着应战英勇毙敌,鲁麻子等5人当场被游击队击毙。
  很快,敌郧西保安团和当地保甲武装共500多人,向中梁子一带包围过来。敌人分割“清剿”,步步推进。一连几天的战斗,游击队30多人,伤得剩下十几个人,刘山率队突出重围。在突围路上,遇到谭道鹏和蔡兴运率领的游击队的救援。刘山得到安慰,一块同谭、蔡到丹江南岸去见陕南游击队指挥部政委王力。
  王力严肃地批评了刘山占山头、个人英雄主义、山大王习气的错误。刘山痛心地检讨了自己的错误行动所造成的恶果,请求组织处分。王力安慰他说:“只要我们还有几个人,今后还可以发展到几百、几千、几万人,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应该改名叫留(刘)山,不能再占山了。”他心悦诚服地接受了王力的批评和教育。
  刘山回到组织怀抱,随大队活动了一段。一天,刘山率队在商县孝义湾截获了国民党二十四集团军两辆汽车,缴获了大批关金票和其他军用物资。返回龙山后,王力政委指示他率队到商南县白鲁础一带建立根据地,准备迎接李先念 率领的中原突围部队。刘山愉快地接受了新的战斗任务。
  7月20日,驻扎在白鲁础天地岭的刘山部游击队接到山下送来的情报:“十里坪、大竹园来了不少队伍,骡马驮着大炮,尖兵已经到了白鲁础。”刘山立即带游击队到高头山,不断派人出去侦察情况。几天后,终于和中原军区机关、部队接上了关系。
  刘山在中原军区司令部受到李先念 郑位三陈少敏及二纵队司令员文建武等领导人的接见。李先念 司令员向刘山详细询问了巩德芳及陕南游击队的情况,决定先就近找谭道鹏大队,然后再和陕南游击队指挥部会合。
  李先念 司令员率领中原军区机关和北路主力从白鲁础出发,刘山和四名游击队员带路,顺鱼洞河而下,经过岳家庄、西坪、大河、桐木沟、桂竹园等地,见到了谭道鹏。
  1946年8月以后,豫鄂陕革命根据地建立后,刘山游击队被编为郧(西)商(南)县大队,刘山任大队长,归郧商支队建制。
  郧商县建立初期,县大队随支队一起摧毁国民党保甲政权组织,打击地方 武装势力,迅速建立起区、乡、村人民民主政权组织。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县大队就发展到200多人的武装,国民党郧西县数乡惊呼:“陕匪刘山等时常窜境,关于军差及一切应行之政令,均已停止,无法办理。”“尤以瓜子岭、蒿坪河、八道河各地,五至十一等保,山险以藏,进攻难剿,竟据为巢穴,并组织伪乡保机构。”
  刘山机智灵活,不是率领县大队配合主力作战,就是单独执行较大的战斗任务。他先后配合主力袭击了国民党第五区郧西夹河关金兰山被服库,摧毁了敌马鞍山弹药库,三次攻打东赵川,两下汉江拦劫敌船队,缴获的物资满足了两个团的给养供给。而照川之敌,给养断绝,不得不撤走。
  国民党当局重新调集九个正规旅和17个保安团,二次“清剿”根据地。为了粉碎敌人的“清剿”,豫鄂陕边区党委决定将主力编为野战纵队,转移外线作战,配合内线反“清剿”斗争。
  主力转移后,郧商县既要同敌“清剿”部队作战,又要解决地方机关和部队的衣食困难,刘山勇敢地担起了这副重担。
  一天,分区副司令员和支队政委潘友找到刘山,商量设法赶快搞到资金购买布匹、棉花,解决部队冬装问题,刘山慷慨地把在孝义湾缴获的“关金票”全部交给县政府,并在小川、宽坪找了几个可靠的老乡到竹林关、郧西城购买土布和棉花,并和军分区-长带领一连人马下汉江设法解决钱粮和衣物问题。
  刘山得知天河口街没有敌正规部队,只有镇公所的50余人的民团。码头停了不少船只,其中两条船上有20多名国民党士兵,估计装运的是军用物资。经研究决定,-长率领一个排收拾镇公所,刘山率领其余部队直扑码头。
  战斗一开始,-长轻而易举地俘获了镇公所兵丁50余人。刘山率队的码头前,先派出一个手 班化装成闲杂人员,混到几只正在卸货的民船上,待机点火为号。等到火光一闪,刘山立即发出行动命令,三挺机 一阵疾射,二十几个敌人缴械投降。
  上船打开货物一看,刘山喜出望外。原来,这两船货是给国民党驻白河部队送的棉军服,还有整捆的美国产黄卡叽布,以及棉花、香烟、罐头、大米和30多箱 。刘山正为搬运这些物资作难时,-长他们押着50多个俘虏来了。-长诙谐地说:“运输大队长蒋介石真够意思,不但送给养,还送到了挑夫!”刘山会意地说:“美国大老板知道咱山里人没开过洋荤,远里八千地送来这么多好玩意,咱刘山就不客气了!”
  汉江截船之后,刘山领导县大队又在马家坪东坪打死了郧西恶绅秦三奶奶。秦三奶奶是国民党郧西县参议,其子是国民党郧西县的区长,人称“母老虎”,连国民党郧西县县长也不敢惹她。刘山趁“母老虎”做寿之际,出其不意,击毙了寿席宴上的秦三奶奶和她的儿子,十几名保安队士兵也被当场击毙。“母老虎”一死,群众拍手称快,纷纷感谢县大队为民除了害。
  刘山率队打入敌人内部,袭击了敌保安中队,国民党郧西县政府惊慌失措,急忙向上司报告,假称:共产党巩德芳游击队几千人入境进犯,县城受到威胁,请示派“国军”到郧西“剿匪”。国民党当即调了一个正规团到郧西配合保安团进剿。
  刘山率县大队与县委机关失去联系。面对敌人的疯狂“清剿”,刘山率县大队在郧西和山阳一带与敌周旋,他独当一面领导县大队坚持斗争。他们白天钻老林子,夜晚下山袭击敌人。今天在这里抓两个俘虏,明天到那里摸几条 。几个人占着山梁子,敌人一两个连攻不上去。国民党六十四旅毫无办法,捎信给刘山,许以国民党保安大队长之职,人 不编散,并不受理地方乡绅控告等为条件,诱降刘山下山。刘山把敌人的劝降信交给了郧商县委,继续坚持斗争。
  第三军分区政治部主任许道琦,认为刘山具有军事才能,有群众威信,他领导的军队没有一个叛离,在与上级失去联系的情况下,独立与敌作战,表现突出,于1946年12月亲自介绍刘山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7年1月,三分区部分县机关和部队先后转移到四分区卢氏一带。留在三分区坚持斗争的是分区少量部队和郧商县机关部队,敌众我寡,国民党十五军在照川驻有两个团,恶狼一样到处“清剿”搜索。
  1月28日(农历正月初七),刘山率县大队夜宿在山阳小沟江家屋场。半夜,一团的敌人包围了县大队驻地,放哨的战士由于连续行军,疲惫不堪,正在打盹,敌人摸到跟前他才发觉,忙鸣 报警。 一响,战士们从梦中惊醒,赶快往外冲,却被经验丰富的刘山挡住。这时敌人的机 、 像泼水似的朝游击队住处倾泄,打得房响瓦炸。
  刘山叫大家准备好手 ,瞅准机会往外冲,敌人狂叫猛打,不见游击队还击,但又不敢直接进屋。敌改变计划,决心围到天亮强攻,敌人机 刚停下,刘山下令,甩出一排手 ,队员们随着响声冲出门外,在房前场子里,刘山夺过机 ,边撤边打,掩护大家沿着后半山坡撤离出去。
  2月下旬,郧商县机关和独立连随王海山司令员率领的五分区部队转移到四分区,刘山奉命率县大队留下坚持斗争。
  县大队在天桥、上津、广竹山等地同国民党六十五师及白青云等地方保安团周旋游击。这时,刘山踏破铁鞋,找寻失散多时的老上级张奎和谭道鹏,同巩德芳司令员会师,重整旗鼓。
  3月,国民党十五军驻照川一个团刚刚撤离,刘山就率县大队袭击了照川保甲队,烧了照川炮楼和敌人另一个据点关帝庙。在返回白鲁础经过东河四曼坡时,同国民党十军工兵营遭遇,双方展开激烈的战斗。正在指挥战斗的刘山大队长,被存心投敌的一名叛徒从背后打了黑 ,威武的身躯倒在商洛大山的怀抱之中。刘山在牺牲前还断断续续地对副大队长和文书交待:“把部队带出去找党组织。”
  刘山牺牲后,县大队把他掩埋在白鲁础石佛庵。全国解放后,人民政府追认刘山为革命烈士,并把烈士忠骨安放在商南县烈士陵园。
  刘山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26岁年轻的生命。他没有儿女,也没有留下什么遗产,但他富有传奇色彩的革命活动,在商洛山中广为流传。
  (陈远映)
  


下一名人:李辉
刘姓名人堂
同名人物:
同年(公元1921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7年)去世的名人:
丹凤县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丹凤县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