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河北 > 保定 > 清苑区人物

李树春


[公元1890年-1945年]

   李树春(1890-1945)字荫轩,陆军中将,国民政府参谋部参谋次长。直隶(今河北省)清苑县人。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一期毕业。
  青少年求学时期
  先生幼读私塾,1905年考入保定陆军小学堂第一期德文班(学制三年,本期共招收学生100名)与曹士杰(杰)、门炳岳同班。1906年,陆军部将保定陆小第一期学生整体拨入与陆小一墙之隔的北洋陆军速成武备学堂第三期按所学语种插班学习,李树春、曹士杰、门炳岳入德文班,1908年毕业。李树春同时获得保定陆军小学堂第一期和北洋陆军速成武备学堂第三期毕业文凭。
  1909年秋升入陆军部陆军第一中学堂(北京清河镇)第一期第二队德文班(学制两年),与门炳岳、张越亭同班。1911年6月18日毕业。按规程陆中毕业生应分派到各镇入伍实习半年后才能升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但因军队士兵素质不齐,恐与学生不宜相处,乃于6月下旬在保定速成武备学堂原址成立入伍生队,由陆军第一中学堂总办商德全出任队长。入伍生队由北京清河的陆军第一中学堂(八百余名)、武昌南湖的陆军第三中学堂、南京的陆军第四中学堂、西安的陆军第二中学堂等四个陆中的第一期毕业生共一千二百余名组成,分步、骑、炮、工、辎重五科。操练了不过三个月,武昌起义爆发。入伍生队-解散,待南北议和后,袁世凯急召原入伍生速回保定集中。同时放宽尺度,凡各陆军中学第二期毕业而尚未入伍的学生,一律准予报到,因此增加了三百余名。
  1912年8月,先生升入陆军军官学校(保定)第一期(本期共招生1500余名),被编入步兵科,与唐生智、曹士杰、杨爱源、万耀煌同在第二连。其他步科同学有李品仙曹浩森,门致中、王天培、傅汝钧、张樾亭、徐幼陵、蒋光鼐等;同期骑科同学有门炳岳、郑大章、王镇淮、龚浩、张钺等;同期炮科同学有魏益三、荣臻周玳、李兴中等;同期工科同学有李必蕃等;同期辎重科同学有张维藩等。
  1914年10月27日,保定军校第一期同学毕业(本期共毕业1114名,其中步兵科565名,骑兵科189名,炮兵科185名,工兵科94名,辎重兵科81名)。段祺瑞派荫昌亲赴保定军校参加首届毕业典礼。并亲向每名毕业生颁发毕业证书。
  任北洋陆军第十六混成旅营长时期
  先生毕业后被分配到曹锟第三师任见习官,1916年5月9日与其保定军校第一期毕业的488名步兵科同学一起被补授陆军步兵少尉。1918年在陆军第六混成旅(中将旅长王正雅兼常澧镇守使)任营副。因克复常德等处出力,1918年8月18日授陆军步兵中尉。1920年7月,谭延闿陈嘉佑等部进攻澧州镇守使王正雅,王率部退慈利。22日,王正雅被澧州镇守副使卿衡部营长喻光明枪杀。李树春随转投孙岳
  1920年8月直皖战争结束后,曹锟得任直鲁豫巡阅使,吴佩孚为副使。1920年秋冬,曹锟将其卫队旅(旅长周福林)改编为第十五混成旅。旅长由孙岳出任,参谋长熊炳琦(1921年1月4日易徐永昌[1921年10月15日授陆军步兵少校],1922年11月徐调任第二团团长,易何遂);副官长梁寿恺、庞炳勋(第三镇学兵出身);上校参谋李凤楼;第一团团长刘德抡,第二团团长曹士杰(后易徐永昌,再易顾占鳌);李树春任第二团第一营营长(1922年11月之后易门炳岳)、第二营营长顾占鳌(曹锟的盟侄)、第三营营长付炳丞。庞炳勋为骑兵营长(后易门炳岳,门接任旅参谋长后易梁汝南),炮兵营长袁廷杰。1921年12月30日授陆军步兵少校[同时授少校的有徐幼陵、马祐昌等]。
  第一次直奉战争结束后,1922年11月13日,曹锟将孙岳的第十五混成旅第二团(团长曹士杰)之第一、第三营拉出来,成立第十六混成旅(即曹锟的卫队旅)。李树春任第十六混成旅第二团第三营营长(旅长曹士杰、付旅长兼第二团长傅汝钧[1921年10月15日授陆军步兵少校加中校衔、1924年6月20日授陆军步兵上校并加陆军少将衔]),张樾廷[亭]为第二营营长,同为营长的有徐幼陵、付炳丞、顾海清)。1924年6月20日授陆军步兵中校[同时授中校的有徐幼陵、张樾廷等]。
  1924年9月,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10月下旬,冯玉祥、孙岳发动北京政变,推翻曹(锟)、吴(佩孚)。适时孙岳奉命率国民军第三军进取保定,消灭曹、吴的残余势力。当时驻守在保定的十六混成旅旅长曹士杰于“北京政变”发生后,他首先将政变消息告知吴佩孚,并立即通电讨冯。此时曹士杰拥兵五千,力量大于孙岳,企图以此固守保定。孙岳兵力有三、四千人,尚且兵分两地:两个步兵团分驻大名和邯郸。为此冯玉祥派孙岳的同乡佟麟阁率一个加强营前往协助。佟麟阁配合孙岳于徐水南部打垮了十六混成旅的炮兵营,直趋保定。孙岳攻打保定得到不少同乡好友的支援。何遂调来航空署的飞机为其助战,由李石曾、段宗林聘请法国人驾驶,来往传递军事情报和战斗命令,调剂战地指挥人员,李、段二人随机作翻译。孙岳在保定的亲密朋友也趁机活动,涣散曹士杰部军心。曹士杰原是十五混成旅的一个团长,其部下多与孙部有缘,因此战斗情绪十分低落。双方部队在保定城郊经过两日战斗,曹部即溃,除傅汝钧率部(先生所在部队)南撤之外,其余纷纷缴械投降。孙岳便委第十五混成旅参谋长门炳岳为十六混成旅旅长,收编曹士杰的部队。而后大军南下追击,与徐永昌在定县北合围傅汝钧部。11月6日战事结束,孙岳完全控制了保定及周围各县。孙岳软禁了曹士杰,逼他交出30万元作为释放条件。曹士杰以身在囹圄无法筹款为借口。孙岳便派人到天津往见曹钧,经调人往返多次洽谈,最后商妥由曹钧代为交出10万元,孙岳方将曹士杰释放。(此后,曹士杰便退隐津门,在租界里做起寓公。宁汉分立,汪蒋合流时期,唐生智多次致电并派副官到天津敦请曹士杰出山合作.但曹士杰经过宦海沉浮已心灰意冷,无意为官,婉拒了唐生智,在津门做寓公—寿终。)
  南口大战及北伐战争时期
  随后,门炳岳以多年老同学之谊推荐先生到冯玉祥处。冯欣赏先生的学识,委之为国民军最精锐的第一军第一师第一旅参谋长。国民军总司令冯玉祥,第一军军长冯兼,第一师师长鹿钟麟,第一旅旅长韩复榘。先生从此与韩结下不解之缘。此前,先生曾一度担任国民三军第十一旅旅长。
  1925年12月,在国民军攻打奉军李景林的天津战役中,韩复榘因首占天津而升任第一军第一师师长,先生任师参谋长。
  1926年5月,国民军求和不成,决定战略为:在南口主守、对大同主攻。韩复榘升任国民军西路军(总司令宋哲元)前敌总指挥兼第八军(旋改为第六军)军长,先生任军参谋长。韩、李指挥西路军各部在雁北对晋军作战。孤山一役,韩部第一师第二旅旅长程希贤与晋军第四师(师长谢濂)之丰玉玺旅激战两日,大破晋军,攻下孤山和镇川堡并活捉了旅长丰玉玺,该旅三团团长杨曾祥阵亡,六团团长张荫梧(保定军校第五期步兵科毕业)受伤。此时鹿钟麟派飞机在大同撒传单,限市民即日出城,否则掷百磅炸弹。张之江则致函阎锡山,谓国民军为自存计不得不取大同,佚大局定后,当即奉还。韩军旋即包围晋北重镇大同,其后久攻不下。先生遂携张樾亭(时任国民军作战部主任参谋)以老同学、老同事之谊与晋军大同守将傅汝钧师长相联络。6月27日双方达成默契:韩保证不再攻城;傅许诺不阻断国民军之后方交通线——京绥铁路。韩军于是挥师南下,与石友三的第五军齐头并进,势如破竹,直逼雁门关下。
  8月15日南口失守,国民军溃不成军,群龙无首。韩军处变不惊,完师以退,在绥远途中被晋军将领商震收编,改称晋军第十三师,韩复榘任师长,先生任师参谋长。关于此次附晋,简又文(当时的广州国民政府派驻国-军的政治工作人员,时任国-军总部中将外交处长,去职后任香港中文大学历史学教授)在他的回忆录《西北从军记》中有如下评价。“韩复榘、石友三等,所统帅五师之众,为西北军最精锐部队,留于晋北,归阎锡山部下商震改编。此是战略作用,因为一则可掩护其余部队安然退却,次则可免奉军之穷追,三则可助商震防守绥远,至为上策。而阎氏亦乘机假此劲旅扼守晋北,以防奉军进攻。实两得其利。”
  9月17日,冯玉祥从苏联回国,举行“五原誓师”,重整旗鼓,响应北伐。韩率部归队,任国-军援陕第六路司令官,先生任参谋长,韩部于9月底由绥远乘数列车抵包头,后又继续步行到五原。不数日,部队即从五原出发。沿黄河经石嘴山、平罗,向银川进发。因给养匮乏,天气寒冷,草地人烟罕至,野猪狼群比比皆是,部队倍尝艰苦。行军中,韩复榘和李参谋长不断把坐骑让给病员骑,和士兵们一起切菜做饭。韩不愧为和士兵同甘共苦之将也。(见《内蒙古文史资料第二十四辑》中[五原誓师前后的韩复榘部]周范防著,周范防时任韩部炮兵连长)。
  韩部援陕途经陕西三原县,与原国民二军第三师田玉洁部发生冲突(田阻止韩军入城,韩欲攻城而入)。幸先生与田部参谋长李某系保定军校同学,先生只身入城疏通,二人相见甚欢,彻夜畅谈,终于使两军化干戈为玉帛。
  1927年5月1日,冯玉祥就任国民政府委任之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在西安誓师北伐。韩部改“路”为“军”,韩复榘任第六军军长,先生任军参谋长。此前先生己随国-军于“五原誓师”时集体加入了中国国民党。
  5月中旬,韩军兵出潼关,参加北伐。7月8日,韩复榘在洛阳就任第二集团军第三方面军总指挥(辖第六军、第三十八军),先生任总指挥部参谋长。
  10月下旬,张宗昌出动第二、七方面军十六万众大举进犯豫东,第二集团军与敌展开第一次兰封大战。是役,韩部连夜急行军,实现敌后包抄,破敌左翼张敬尧等部,从而带动全局。在友军配合下,大获全胜,俘敌三万余人,钢甲车四列。战后,总司令冯玉祥表彰韩军道:“这次作战,第六军日行百五十里,袭敌之背,因获大胜,于此可见该军将领有智、部队有勇”。先生之功不可没。
  11月中旬,以褚玉璞为前敌总指挥的第二、七方面军十三万众再度犯豫,第二次兰封大战又起。韩军与石友三军共任中路为主力,于11月24日在柳河、李坝集、柳河集与褚军大战。韩、李率卫队两千余名亲自督战,战况激烈异常。12月1日占领砀山,2日进占黄口。在左翼孙良诚军与右翼鹿钟麟军及郑大章的骑兵军配合下,歼灭直鲁联军十万人,豫东及鲁西南遂告肃清。
  12月3日韩军即向徐州挺进,占领陇海路徐州车站,并截断津浦路,与何应钦第一集团军相约会攻战略要地徐州。韩军任第二集团军中路,为攻徐主力,在左翼石友三军及右翼鹿钟麟军配合下,力挫张宗昌军与孙传芳军,终与第一集团军顾祝同部会师徐州,取得北伐战争阶段性胜利。
  在两次兰封大战及徐州会战中,韩军威名大振。先生身为幕僚长,运筹帷幄,以其杰出的军事谋略为世人所瞩目。
  1928年4月5日,第二集团军北路军(总司令鹿钟麟)在豫北彰德府(今安阳)与据守于此的奉军主力张学良韩麟春之第三、四方面军展开殊死决战。双方各投入兵力十余万人,奉军因拥有重武器的绝对优势,第二集团军渐吃紧。15日,冯玉祥急调韩军自豫南北上参战,任韩复榘为北路军前敌总指挥,统一指挥第二集团军各参战部队计七个军共二十个师,先生任总指挥部参谋长并亲自披挂上阵,指挥韩部第六军。4月29日,第二集团军展开全面-,韩军一天之内连下三十余堡,给奉军一个下马威。奉军主帅张学良亲率卫队前来督战,此役韩军亦伤孙桐萱曹福林、张凌云三位师长及两位旅长,足见战事之酷烈。第二集团军与奉军血战半月,在付出巨大伤亡之后,终于取得最后胜利。鹿钟麟闻捷后,以手加额道:“以后不会再有大战了”。
  韩军乘胜挥师北上,一路进展神速,5月8日占领顺德,11日进抵石家庄张作霖见大势已去,随于6月2日下令总退却,3日仓惶乘专列逃出北京回奉,4日晨在皇姑屯被炸身亡。韩、李率先头部队李汉章旅于6月6日下午四时首占北京南苑,向全国召告北伐完成。北京民众拥至南苑欢迎,北京各报皆惊呼:“飞将军自天而降!”。
  南京国民政府时期
  北伐结束后,全国军队实行编遣。韩军缩编为暂编第一师,旋改称第二十师,韩复榘任师长,先生任师参谋长。1928年12月2日,韩复榘就任河南省政府主席。不久韩被冯玉祥免去第二十师师长职,由石敬亭接任,1929年3月18日又易李兴中孙桐萱为副师长。
  1929年3月,蒋桂战争起。冯玉祥荐韩复榘任蒋介石委任之“讨逆军”第三路总指挥,先生任总指挥部参谋长。于4月初,率十三万大军南下武汉
  5月19日,在蒋、冯即将爆发大战之际,韩复榘因在重大战略问题上与冯玉祥意见相左,遂同先生(时任第三路军参谋长)及第二十师副师长孙桐萱率第二十师,于河南陕州甘棠镇脱离冯玉祥军事集团,发动震惊全国的“甘棠东进”。并于22日在洛阳发出通电,倡言“维持和平,拥护中央”。
  7月2日,韩复榘二度出任河南省政府主席兼第三路军总指挥,先生任河南省政府委员兼民政厅长及第三路军参谋长。辖两个步兵师(第20师师长孙桐萱、第29师师长曹福林) 、一个骑兵师(第1骑兵师师长张德顺) 、一个混成旅(第1混成旅旅长谷良民)另有一个手枪团(团长雷太平) 、一个炮兵团(团长李轩德) 、一个铁甲车队(司令戴鸿宾)及运输司令部(司令田文忠),全军共计四十个团,计六万余人。
  中原大战爆发前夕,蒋介石看中先生深具军事指挥韬略,于1930年4月5日签署国民政府命令,任命先生为国民政府参谋部参谋次长。5月10日蒋介石偕陆军署长曹浩森(前冯玉祥军总参谋长),到济南布置军事。曹向韩提出:中央拟借重荫轩(李树春字)兄到南京任职。先生深知蒋之为人,坚辞不就。同时为打消韩的猜疑,辞去了参谋长之职,改任第一军团总参议,韩任总指挥。所遗参谋长之职由其保定军校一期同学张钺继任。蒋将其对先生的任命一直保持到中原大战结束。
  中原大战结束后,1930年9月1日,韩复榘就任山东省政府主席,先生任山东省政府委员兼民政厅长。
  韩复榘外出巡视或开会时,由先生代理省政府主席。1930年9月,韩复榘组织成立了山东省民团军。总指挥由韩复榘自兼,参谋长由先生兼任,下辖5个民团军,计一万二千余人。其主要任务是剿匪。1930年11月24日,韩成立了“地方行政人员训练所”。韩复榘任所长,先生任副所长。训练所成立初期,是轮训现任县长,训练三个月后仍供原职。以后又另外招收了一批,训练半年,期满即实习候补,准备补任县长者多是大学毕业生。同时成立了“山东省区长训练所”,为民政厅主办,先生出任所长。第一期培训学员400余名。1936年,成立“山东省联庄会员训练处”,负责人多是省府厅长、委员。处长由韩复榘自兼,常务副处长由先生兼任。其主要任务是维护社会治安。民政厅作为省府中最重要的职能部门,先生任职期间,任人为贤事必躬亲,在“澄清吏治”、“整顿官常”诸方面多有建树。在先生的主持下,山东省政府于1931年对泰山的文物古迹进行了大面积抢救性保护和修缮。并于1932年7月由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发出电令:“览查泰山各处均为古迹,自应格外尊重。嗣后无论任何人不准题字题诗,以免污损。”
  抗日战争时期
  1936年11月6日,先生被国民政府授予陆军中将。
  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爆发,韩复榘、李树春采取同情张(学良)、杨(虎城)的立场,并于21日发出通电(马电)声援张、杨。并准备在何应钦出动讨“逆”军攻陕时予以截击。当“西安事变”获和平解决后,蒋介石一回到南京,首先令陈布雷,把他在西安被扣期间,各方对他的态度查明汇报。韩、李的态度让蒋恨之入骨。从此便种下了蒋日后要除掉韩、李的决心。
  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日军入侵山东后,第三路军在鲁北与敌血战月余,伤亡惨重。10月3日,日军第十师团大举进攻德县。守城部队拼死抵抗,苦战两昼夜,韩军运其昌旅第四八五团全体将士殉国。11月13日,韩亲率手枪旅的贾本甲第一团和朱世勤的特务队北渡黄河与冯玉祥一起到前线督战。冯率曹福林师、展书堂师在禹城阻击日军正面;韩率手枪旅、李汉章师阻击日军左翼。适时日军已占领惠民,正驱兵南下。韩到济阳后,被日军侦知。敌乃由临邑、商河派装甲车别动队袭击济阳。手枪旅抵挡不住,退下来。韩复榘及所率贾本甲团的不到100人在济阳城关一村镇被敌装甲车数量配合飞机数架包围。甲团奋力抵抗,伤亡殆尽,韩复榘也几乎当了俘虏,后经随从拼命相救,韩才亲驾摩托车冲出重围,带着仅剩的几个随从撤回济南。此间,当韩得知蒋介石借口加强淞沪战场,已将重炮旅调走后,捶胸顿足,并认定蒋意借日本之手消灭异己。随决意退守黄河南岸。
  11月下旬,日军迫近黄河北岸,并占据鹊山,向济南-,炮弹直落到商埠和车站。不几天,日军又调来远程炮,越过城区打到千佛山脚下。韩复榘令省政府各机关和人员全体先行撤到宁阳县。在省府主要官员中只有先生与何思源仍不愿走,二人相约一同行动,经韩同意继续留济。此间先生曾力劝韩复榘,以民族大义为重,守土尽责。
  12月8日先生代表韩复榘到徐州参加第五战区军事会议。徐永昌、白崇禧李宗仁张之江等参加了会议。
  12月22日早晨五时(济南陷落前五天),韩复榘在省政府对先生及何思源说:“夜里日军从济阳门台子过了黄河,二十二师谷良民部己退到周村,你们该走了吧!”。这时,韩已令原迁移到宁阳县的省政府人员再退到鲁西南曹县,先生与何思源也只得各乘汽车直去曹县。24日夜,韩复榘留下十二军军长孙桐萱断后,并放火烧掉省府、日本领事馆和济南市重要建筑物,他本人同蒋伯诚也离开了济南。27日日军占领济南。
  1938年1月11日,蒋介石以在开封召开军事会议为名,诱韩前往,暗伏杀机。先生力阻韩复榘前往赴汴,并愿代之与会。起初韩复榘已同意,先生便收拾行装准备前往。恰在此时,韩接到蒋介石亲自打来的电话,叮嘱韩:一定要亲自前往,以便商讨对日作战要事。韩听后改变主意,不听先生的劝阻,终遭不测。先生事后每思及此,即潸然泪下,唏嘘不己。
  1938年1月24日,蒋介石以“不听命令,擅自撤退”等罪名秘密杀韩于武昌。沈鸿烈继任山东省政府主席,先生留任省政府委员兼民政厅长并兼任鲁西行署主任,廖安邦任副主任。在冀鲁豫边区指挥范筑先、韩多峰等开展抗日游击战。
  1941年4月,为纪念在聊城保卫战中牺牲的范筑先老将军及七百余名抗日英烈。在先生的主持下,鲁西北抗日军民于鲁西梁水镇建立了“范公祠”。在范公祠院落正中建立了十几米高的“山东省第六区抗日英烈纪念塔”。塔身上镶嵌有先生的亲笔题词:光前裕后。(此塔现在仍保存完好,“范公祠”,被列为山东省聊城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942年初,先生因部队损失惨重,丧失战斗力,-潜回北平家中,化名李-,隐居东城史家胡同25号家中。1944年4月,日伪曾派吴化文(时任汪伪第三方面军总指挥、汪伪陆军上将,曾为先生的老部下)到先生家中拜访,极力拉拢先生出来“做事”,被他严词拒绝。先生并对吴化文说“我还得给子孙后代留碗饭吃!”。
  死因成历史悬案
  1945年4月,先生偕李念周、赵濯鑫等二十余人离北平赴河南联络其第三路军旧部乔立志等将领,准备迎接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在此期间,先生曾于5月下旬在洛河发回一封电报,告知家中称“不日返京”,以后音信全无。据说先生于抗战胜利前夕,在豫-遭所谓“国民党游击队”袭击并杀害,乔立志也同时遇难,随先生赴豫的二十余人无一生还。南京当局对此闪烁其词,讳莫如深,至今仍是一桩历史悬案。

经历历史事件

相关院校:
保定陆军军官学校
李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890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5年)去世的名人:
保定陆军军官学校人物介绍
清苑区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清苑区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