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浙江省 > 宁波 > 北仑区人物

李敏


[浙东的刘胡兰]

   李敏,原名李雅琴,1923年12月生于浙江省镇海县小港乡青峙李隘村(今属北仑区)。9岁那年,父亲好不容易在上海谋得了一个职位,李敏得以实现了读书的愿望,在上海读至小学三年级。在她12岁那年,父亲失业,李敏不得不随之辍学。为了弥补家庭的收入不足,幼小的她不得不随母亲到一家日本人开的纱厂当童工,每天干活12小时,还时常遭到日本工头的辱骂和殴打。
  两年半苦难的童工生活,在李敏那尚未成熟的心灵中深深的刻上了阶级仇、民族恨的烙印。同时也铸就成李敏坚毅、刚强的性格。
  1937年,随着父亲的复业,李敏也进入了家乡的延陵小学继续求学。在该校学习的三年中,李敏受到了难能可贵的党的教育和进步思想的熏陶,她积极参加学校组织的一切进步活动。
  1941年,17岁的李敏积极投身于抗日救国斗争中。她秘密为当地抗日部队借物、带路;提供情报,忙得不亦乐乎。
  1942年春,李敏到长山桥方沿小学任教。是年暑假,她参加了中共鄞县地下党举办的鄞西小学教师暑期训练班学习。短短20多天训练班的学习,使李敏的思想发生了质的飞跃。训练班还未结束,李敏就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从此,她立志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中国人民争取独立、解放的壮丽事业。
  从训练班回来后,李敏便以小学教师的身份,在樟水地区一带从事群众工作,境水两岸时常可见她忙碌的身影。
  李敏的工作作风踏实、严谨、为人机灵、勇敢,曾多次受到上级领导的称赞。一次,在当地某抗日大队突围时,李敏不顾个人安危迅速跑到岩下联络站,通知联络站同志撤走。当她冲进联络站后门时,发现敌人已进了前门,她迅速拿起桌上装有重要文件的小包从容地从后门退出。由于李敏取走了小包,敌人拿不到证据,联络站的同志转危为安。
  1943年春,年仅20岁的李敏担任了中共樟水区区委书记,成为当时浙东四明山区最年轻的区委书记。
  同年秋,浙东反顽自卫战争即将开始,县委为充实新区斗争力量,决定调李敏任鄞江区区委书记,李敏愉快地服从组织安排。
  在新区,政治环境和自然条件都相当险恶,斗争局面尚未打开,李敏抱着“咬紧牙关,冲出路来”的决心,带领工作组开始了积极艰苦的工作。他们一面宣传抗日政策,实行减租减息,发展党的组织;一面组织担架队,发动群众做军鞋,献鸡蛋,慰问当地抗日部队。在李敏的辛勤工作下,鄞江新区的局面,被逐渐打开了,党的好女儿李敏也在革命斗争的熊熊烈火中锻炼得更加坚强、更加成熟了。
  1943年秋天,国民党第三战区绥靖公署在天台召开了-会议,秘密散发-手册,企图消灭坚持抗日的新四军浙东游击队。不久,国民党 和日伪军勾结起来,大举向新四军进攻,四明山区的形势骤然紧张了起来。
  这年腊月末,下了一场初雪。鄞江两岸的山头上银装素裹。往年这个时候,正是人们臼年糕,做馒头,忙着过年的时节。可这一年的腊月,街市上静得有点异乎寻常,一个黑色的传闻把人心搅得惶惶不安:国民党军队从新昌、嵊县和奉化方向气势汹汹地向四明山区涌来。
  1944年2月20日,由于叛徒出卖,李敏被捕了。
  “将李敏即刻带到审讯室来!”
  崔家岙村的临时审讯室里,传出了驻扎在当地一支国民党保安第二团头目得意的狞笑声,他为争得了捕获四明山区第一位中共区委书记的“头功”而洋洋自得。他要亲自审问这名女“共党”,他不信撬不开这个“毛丫头”的嘴。
  李敏被带进了审讯室。
  敌头目脸上堆满了奸笑,他装腔作势干咳一声,用一种威胁的口气问道:“你是搞-工作的,应该对这里的情况很熟悉吧?章水两岸有多少共产党员?多少武装?从实招来,免受皮肉之苦。”
  “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李敏嘴角掠过一丝轻蔑。
  敌头目收起笑沉下脸,继续威胁到:“你还年青,给你十分钟时间,你好好考虑一下吧”。
  李敏鄙夷地扫了他一眼,没吭声。
  十分钟,十分钟,再十分钟……李敏仍不作声。
  回答一阵又一阵如狼似虎的咆哮的,是一次又一次金子般的沉默。
  敌头目终于耐不住了,他指着门卫手中的 暴跳如雷:“再不说,刺刀可不认人。”
  李敏坚定而又冷静地回答:“共产党员是不怕死的。要命有一条,要口供,半句也没有。”
  掷地有声的语言,呛得敌人倒抽冷气,哑口无言。
  敌人无奈,只得暂且将她关押在一间临时充作牢房的农舍里,并派重兵把守。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李敏还不忘忠告同时被关押的群众,要他们严守党的秘密。
  敌人使尽了一切伎俩,但还是没能从李敏等共产党人嘴里得到任何口供。他们恼羞成怒,竟无耻地将李敏、袁春妍的外衣、鞋袜剥掉,只剩下衬衣和短裤,将他们押出了崔家岙,企图以死威逼年轻的共产党员屈服,但是,敌人又一次失算了。
  李敏、袁春妍赤着脚,穿着单薄的血衣,迎着刺骨的寒风,毫无惧色地向樟村街刑场走去……
  天气阴暗、寒冷,空气令人窒息、恐怖。
  樟村街的十字路口,有几根刚竖起的柱子,敌人把李敏绑在柱子上,旁边站着满脸杀气、紧握刺刀的刽子手。临刑前,敌头目厚颜无耻地对李敏说道:
  “只要说一声,现在还来得及。”
  “少废话,要杀要剐由你们,共产党员是杀不完的!”李敏愤怒地回答。
  敌头目气得青筋直跳,嘶声狂叫:“杀!杀!”
  刺刀从李敏的小腿一刀刀刺上去,鲜血,从年轻的女共产党员身上喷涌而出,染红了黄土,染红了凄凄青草……
  刑场边,传来了一阵阵轻轻的抽泣声,继而变成了失声痛哭,哭声连成一片,散布在荒凉的原野上,震撼着阴晦的上空。
  “不许哭,哭就是同情共产党。”
  敌人惊恐万状,声嘶力竭地恫吓被逼前来观看行刑的群众。
  李敏、袁春妍忍受着非人的酷刑,大义凛然,怒视着敌人。刽子手拿刀的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他们不敢正视刚烈的女共产党员的眼睛。这时,李敏突然开口了:“乡亲们,不要哭,敌人快要完蛋了”。她和袁春妍挺起了胸,一起用力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
  响亮的口号声震彻云宵,惊慌失措的敌人颤抖着举起刺刀,向李敏的心脏刺去……李敏壮烈牺牲。
  李敏等被害后的第二天夜里,当地人民群众不顾敌人“5天内不准收尸”的禁令,秘密把烈士们的遗体抢运了出来,埋葬在樟树村去毛岙的山脚下。在一个风稀月明的夜晚,樟水两岸十几个年轻人悄悄来到墓地,向烈士举手宣誓后,即隐入深山老林去投奔了新四军。
  李敏等人被国民党 派残酷杀害的消息传出后,广大浙江人民尤其是妇女界被深深激怒了。1944年4月13日的《新浙东报》第一版发表了以《四明山十万妇女向全世界控告: 派实行分尸残暴过日寇,共产党女同志至死不忘人民》为题的四明山妇女界的控告书,愤怒地控诉揭露了国民党 派以极其残酷的手段杀害李敏等人的暴行,从而在浙江大地上掀起了反顽抗日的新0。
  全国解放后,1957年7月,党和人民政府在鄞县樟村兴建了革命烈士纪念塔,并重新修筑了烈士公墓,李敏等烈士的遗骨就安葬在这里。每逢大地回春的清明时节,总有络绎不绝的群众前来扫墓,以寄托他们对烈士的无限怀念和崇敬之情。
  


下一名人:刘深源
李姓名人堂
同名人物:
同年(公元1923年)出生的名人:
北仑区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北仑区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