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河北 > 沧州 > 任丘人物

梁振江


[公元1929年-1947年]

   梁振江,1929年出生于河北任丘县大梁庄的一户贫苦农民家庭。全家靠父亲给地主扛长工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
  1943年,14岁的梁振江被地主卖到井陉矿区,成了一名深井挖煤工。1947年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晋察冀野战军,并任第十团第二连第二班副班长。
  参加革命队伍后,梁振江一面积极学习革命理论,一面进一步苦练杀敌本领,在解放阳泉,攻打坡头山,乃至保(定)北阻击战等历次战斗中,他都表现得非常出色,被提升为班长。
  1947年10月,晋察冀野战军在清风店大捷之后,决定攻取华北重镇石门(今石家庄市),梁振江所在团,担任旅的主攻任务。
  石门,位于河北省西南部,古称石邑,历史上属于常山辖地,地理位置极为重要,为“燕晋咽喉,南北通衢”,自古成为重兵恶战之地。公元前234年,赵国大将军李牧率军同秦军战于此地,大破秦军。汉高祖刘邦得天下后,平卢绾,斩陈,皆取道于此。唐末大将李光弼、郭子仪出井陉,入常山,重创安史叛军。解放战争时期,石门是国民党控制冀南、冀中的重镇,是敌人联结华北、山东和中原的要冲。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荣臻在1946年10月的一次军事会议上说:“石家庄是华北的要塞,华北的门户,不能久在敌手,一旦条件成熟,就要坚决夺取之。”拔掉这个钉子,对于稳定和发展华北形势,割断敌人山西与中原、华北与山东之间的联系,孤立华北之敌,乃至连接晋察冀才晋冀鲁豫两大解放区,都是非常必要的。11月6日拂晓,在野司的统一号令下,我各部队同时向石门发起总攻。经过激烈的战斗,第二十团于10日16时,突入敌内市沟防线,攻占三座楼房,控制了城西制高点。
  当夜幕降临时,担任尖刀班班长的梁振江,奉命带领全班沿中华大街向敌纵深穿插。他把全班分成两个小组,自己带两名战士在前开路,趁黑向前摸去。
  忽然,前边传来急促的跑步声,他和那两名战士急忙闪到墙边,等那黑影跑到近前,他一伸腿,只听“哎哟”一声,来人猛不防跌倒在地上。梁振江一步跨过去,拿枪顶在这家伙脑袋上:“别喊叫,快说!你是干什么的?”
  “别开枪,别开枪。”这家伙早吓得魂都丢了,声音发颤地说:“我是……是第三军第三十二师的……作战参谋。”
  梁振江顺手把他腰间的手枪下了,随即押着俘虏带路,到敌第三十二师师部的大门外停下来,迫令俘虏高声叫道:“里边的人,快开门!”
  门里有个公鸡嗓子的人答应了一声:“谁呀?”“我是张参谋,刚从里边出来的,快开门!”大门吱呀开了条缝,一个马弁模样的人,往外探了一下头,模模糊糊看见几个黑影,以为全是自己人,就骂骂咧咧地往回走。
  梁振江无声无息地走进院子,只见在暗淡的光线里,有七八十个敌人,有的站着,有的蹲在坦克和野炮中间挥舞着手臂争论着,还有的已经躺下睡着了。梁振江打手势让两名战士向左,自己向右悄悄绕过去。这时,一个敌军依在坦克上,似乎发现情形不对,急忙喝问了一句:“哪一部分的?”
  梁振江一惊,顺手操起一支靠在墙边的机枪,用敌人的口吻大声呵斥:“0的,共军来了,你们还在这儿瞎闹!”“共军在哪?”几个敌军向他走来,梁振江突然从暗处一个箭步冲出来,用机枪对住领头的敌人:“别动!共军就在这儿,马上放下武器,想要活命的就乖乖投降!”
  另外两个战士也同时“哗啦哗啦”拉响了枪栓,大声喊道:“缴枪不杀!举起手来!”随后跟上的其他战士也在院外虚张声势,配合行动。
  有一个敌军刚想抵抗,梁振江手疾眼快,一转枪口“乒”的一声,那人应声倒地。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马上投降,否则就没命了,解放军优待俘虏,缴枪不杀。”
  敌人慌乱一阵,又静了下来,僵持不一会儿,只好缴械投降了。经过清点,俘敌85名,缴获坦克两辆,野战炮四门,步、机枪30余支。
  随后,梁振江把全班改编成三个组:一组押送俘虏,一组守护战利品,自己率一个小组,继续向纵深搜索。他们用同样的方法解决了敌师部一个警卫班后,摸索着向一个闪着灯的院落走去。
  忽然,从院里冲出一个彪形大汉来,刚好站在亮处,手里拿着一把一尺多长的尖刀,四处张望,左顾右盼,像是在观察动静。梁振江用脚猛踢一声砖头。那家伙听到响声,转身向他这边走来。梁振江躲在暗处,蹲下身子,一声不吭,等敌人走近了,猛地冲上去,用手枪抵住那人胸口,低吼一声:“站住,别出声!”
  那人吓得打哆嗦,尖刀“当啷”一声落在地上:“长官饶命,长官饶命!”
  梁振江从衣领一把提起他来:“你听着,现在已有10个团把你们包围了,只要你们放下武器,缴械投降,解放军优待俘虏!”
  尽管梁振江做宣传,这名敌人还是害怕得直发抖,不敢说话。
  梁振江松开手,对他又说:“你们都是受苦人出身,解放军里也都是吃过苦的,我们官兵一致,亲如兄弟!”说完,便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给他点上。
  俘虏吸了几口烟,逐渐平静下来。
  “你是出来干啥的?”梁振江趁机问道。
  “是排长让我出来打探情况的,他在前院里。”
  “这么着:你带我到前院,把排长叫出来,给你个立功的机会。只要你好好合作,我保证你平安无事。”
  俘虏答应下来,带着梁振江来到院门口,冲里面喊:
  “排长,排长!有人请你出来一下。”
  随着骂骂咧咧的回应,一个愣头愣脑的家伙走出来,只是模模糊糊看见梁振江手中拎着手枪,以为是上峰来检查,便点头哈腰地说了一句:“哦,是参谋长啊!”
  “什么参谋长,我是解放军!”
  那个排长一听不对,刚想掏枪,梁振江一步冲上去,用手枪指着他的脑袋,低声喝道:“给我过来!”
  走到一处僻静地方,梁振江停住了。
  “现在我们已经把你们全包围了,-让我们先进来一个营,摸一下这里的情况,你们想回家的,就发给路费,如果继续顽抗,只有死路一条。你们的师长已经被我们活捉了,你们还打个啥?现在缴枪投降还来得及。”
  对梁振江的话,敌排长半信半疑。
  梁振江又说:“实话告诉你,我原来也在国民党这边当兵,在井陉那儿是个小队长,后来解放军打过去,把我们解放了。不但不打骂,而且既往不咎,看我打仗勇敢,立了大功,还让我当了营长。在我们队伍中既不讲钱,也不讲面子,只要作战有功,就重用。你在这里是个排长,到了我们队伍里只要有本事,说不定还能当大官呢!”
  这时,旁边那个俘虏也凑过来附和着:“是啊!排长,人家营长说的都是真的!”
  那个排长思忖了片刻,终于下了决心:
  “好,营长,我听你的,跟着解放军干,立功赎罪。”
  他随即转身走进院子,停了一会儿,带着30多人走出来,对梁振江说:“我们一个排30多人,全部都跟营长你,听你差遣!”
  梁振江安排几名战士把俘虏带到一个大院子里,派人看守。又回过身来问那个排长:“附近哪个地方还驻有人?”
  敌排长想了一下:“对了,后面院子里还有一个步兵营,营长到师部开会去了,还没有回来!”
  梁振江想了一会儿,对排长说:“咱们去把那个营解决了。”
  “你们的人呢?”
  梁振江说:“我们的人就在周围,只要我一声令下,别说你们一个营,就是再有几个营也被消灭。”
  “好,那我喊话,你掩护我!”
  梁振江领了三个战士,押着敌排长走到一个院门口,排长说:“就在这儿!”梁振江把几个战士叫到一起,嘀咕了一阵子,然后他猛冲过去,一脚踹开院门,端起冲锋枪一梭子打进去,掩护那个排长进院。而后,他和几个战士齐声大叫:“不许动!举起手来,缴枪不杀!”
  敌人一下子愣住了:“哪儿来的神兵天将!”趁敌愣神的功夫,那个排长高声喊道:“弟兄们,别开枪,是我!现在解放军已经把咱们都包围了,师长也被人家抓了,营长也给打死了,咱们还打个啥?我们都投降吧,人家解放军优待俘虏!”
  这时,院里几百个人一下子沸腾了,像开锅了似地乱喊乱叫,有几个敌军想负隅顽抗,不时向外打冷枪,梁振江冲那个方向又打了一梭子,趁机大声高喊:“一连向左,二连向右,三连跟上来,各连准备发起冲击,有不投降的就地处理!”这时,门外几个战士附和着喊道:“一连跟我来!”“二连跟我来!”“三连准备!”
  梁振江端着枪,对着敌军大声说:“马上放下武器,解放军不杀俘虏,谁要反抗,立即打死!”
  敌人当时就给这气势镇住了,不知道外边有多少人围住,丧失了抵抗的信心,纷纷交械投降。经清点俘敌一个营400多人,缴获手枪四支,步枪400余支,轻机枪11挺,而全班无一伤亡。
  战后,第二连第二班被纵队授予“机智勇敢特功班”锦旗一面,梁振江个人荣立特等功,新华社以《两个英雄班》为题,详细报道了他的事迹。
  1947年11月下旬,刚刚参加完石门攻坚战的各部队的英雄模范,聚集在河北省晋县,参加祝捷庆功大会。
  “全体起立!”
  听到口令,英模代表唰地站起,一齐侧头向会场门口望去。只见朱德总司令步履稳健,笑容满面地步入会场。
  “同志们,我向你们祝贺!石门的解放,是我军夺取大城市的创例,在军事上、政治上的意义都很大,动摇了敌人防守大城市的信心,我们却更有了打大城市的信心和经验。”
  说着,朱老总径直走到一个胸前戴大红花,英姿勃发的青年英雄跟前,握着他的手说:“你们都是大英雄,是解放石门的大英雄啊!小伙子们多年轻啊……”
  这位和朱老总握手的青年英雄,就是梁振江。
  1948年冬,我军继辽沈、淮海大捷之后,又发起了以歼灭华北傅作义集团为目标的平津战役。华北野战军第三纵队日夜兼程北上,经12天的艰苦行军,于12月8日凌晨,与友军一起将傅作义嫡系王牌部队——第三十五军包围于新保安。9日下午,我侦察部队发现,怀来方向有敌大部队正在向西运动,为防北平之敌西进接应第三十五军南逃,纵队-命令第七旅以第二十团为先导向东推进,占领太平堡、土木一线,准备阻敌。
  第二十团受领任务后,不顾连日行军的疲劳,即以第一连为尖兵连,沿洋河北岸向东开进。当晚,部队进至碱滩以东乔家营村西时,与西进接应之敌突然遭遇,双方立即展开激战。
  此时的梁振江,已提升为第二连副连长,革命的熔炉和战争的炮火,已把他锻炼成一名出色的基层指挥员。这次开进,他带领第二连第一排在第一连的左侧后跟进,以保证尖刀连的翼侧安全。战斗打响后,他一面指挥一排迅速展开,抢占有利地形,从侧翼打击进攻之敌,配合一-斗;一面借着微弱的星光,观察周围的地势和战场的形势变化,思量阻敌之策。当他发现前方约20米处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干河沟时,情不自禁地露出了欣慰的微笑,当即下令:“一班在右,二班在中,三班在左,交替掩护占领前方河沟,构筑工事,准备长期阻敌!”
  第一排刚刚占领河沟不久,约一个连的敌人即向他们展开了进攻。面对数倍于己的强敌,梁振江毫不畏惧,指挥部队依托河沟沉着应战。他们先将敌人放进至三四十米处,然后以突然猛烈的火力大量杀伤敌人;当敌逃跑时,再用步枪瞄准一个一个地“点名”;敌人逃远了,就抓紧时间修工事。就这样,他们连续打退了敌人的四次进攻,使敌人在阵地前难越雷池一步。
  9日凌晨4时许,连部通信员突然到阵地,向梁振江传达了团-的指示。原来,由于敌我在黑夜遭遇后即展开激战,以至打了近三个小时的混战。团长指令让梁振江设法抓几个活口,以便掌握当面之敌的情况。
  听完通信员带来的命令,梁振江略微思考后,将一排长和三个班长召集到一起,沉着地说:“一排长,你带二班和三班继续坚守阵地,我带一班去抓舌头。”说完,即带领一班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
  他们先沿河沟向北摸出200多米,随后再沿着一道高约15米的土坎向东摸,神不知,鬼不觉地绕到敌人的侧翼。这时,借以掩护行动的土坎中断了,前面是一片开阔的农田,约200米远处,一大片敌人乱成一团,有的在支帐篷,有的在点火做饭,还有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抽大烟的。突然,一个人影摇晃着向他们藏身的方向走来,嘴里还妹呀、妹呀的哼着小调,大家的心一下子绷得紧紧的。梁振江一挥手,战士们迅速散开埋伏下来,只等敌人入网。
  然而,这名敌人只向前走了100米便站住了,只听他喊道:“小六子,小六子,你躲到哪儿去了?还不给老子出来!”随着这名敌人的喊声,距我埋伏圈约70米处突然闪出亮光。随即传出唐山口音:“是排长啊,吓了我一大跳,这儿有一个大坑,挺避风的。”“让你站岗,你倒会找地方,要是让共军摸过来,看老子怎么收拾你!”敌排长一边说着,一边向前走到闪亮处便消失了身影,只剩下叽叽咕咕的低语声。梁振江判断该处可能是一个暗哨点,遂让一班长负责掩护,自己带着三名战士向前摸去。20米、10米,当他们爬到距坑沿只有6米时,坑中突然传出敌排长的声音:“……你0的挺会说,就在这藏着吧,老子再到别处去转转!”
  “不好,敌人排长要出坑!”就在敌排长的头刚刚露出坑沿时,梁振江飞身扑上去,只见他左手捂嘴、右臂锁喉,将敌排长按倒在坑底,随行的三名战士紧跟着也扑向敌哨兵。敌哨兵完全吓傻了,不知所措地将握在手中的美式卡宾枪往地上扔。谁也没想到,这家伙的枪机竟没上保险,枪刚落地,一发子弹“砰”的一声走火,飞上了天空。
  枪声一响,正在休息的敌人顿时炸了窝,有的抱头躲藏,有的乱跑乱叫,还有的端枪向枪响处扑来。这时,梁振江已和三名战士将两名俘虏捆好,看了看正在逼近的敌人,他向三名战士说:“我留下掩护,你们三人将两名俘虏带走,告诉一班长,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将俘虏送回团部。这是命令,赶快执行!”三名战士看到副连长严肃的面容,知道再争辩也没用了,当即一个个眼含热泪,默默将自己的子弹袋和手榴弹解下留给副连长,深深注视一眼后,押着两名俘虏冲出了土坑。在三名战士动身的同时,梁振江反向跃出土坑,端着刚从敌哨兵手中缴获的卡宾枪,对着冲近的敌群猛烈扫射。就在这时,担任掩护任务的其他同志也开始向敌射击,配合副连长行动。
  敌人开始不明情况,后来发现不是“共军”的大部队,便一个个胆壮气粗起来,在机枪和迫击炮的掩护下,约一个连的敌人,从三面向梁振江和一班包围上来。梁振江回头看到押俘虏的二名战士与一班汇合后仍然不肯离去,即大声喊道:“不要管我,完成任务要紧!”随后再次跃出土坑,一边向敌投弹,一面向敌射击,将敌人的火力全部吸引过来。一班长明白不能再等了,即令全班边撤边射击,以期能给副连长减少些压力。
  早已被解放军打怕的敌人,哪敢在黑夜中追击“共军”,更何况“共军”的大部队就在西边不远处。于是,敌人将攻击目标全部对准了留在坑内阻击的梁振江身上,从四面八方围攻他。听着第一班撤远的枪声,梁振江放下了为战友悬着的心,面对围上来的敌人,他全无惧色,将身上带的笔记本和钢笔撕碎砸烂后,再次端枪跃出土坑,将注满仇恨的子弹射向敌群。突然,几发子弹击中了他的双腿,只见他一个趔趄,倒在血泊中,十几个敌人见状向前冲来,高喊着“捉活的!”然而,就在他们冲至梁振江身旁时,梁振江一下子拉响了早已备好的六颗手榴弹,只听“轰”地一声巨响,十几个敌人倒成了一圈。梁振江为了战斗的胜利壮烈牺牲。
  (何庆彬张斌)
  

经历历史事件
梁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29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7年)去世的名人:
任丘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任丘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