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辽宁 > 大连 > 普兰店人物

冷长海


[公元1921年-1953年]

   冷长海,1921年5月生于辽宁省新金县太平乡姚家村大王屯的一个农民家庭。1937年,16岁的冷长海为了谋生到小平岛当了修船徒工,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有时还无故遭受日本鬼子的打骂和-。为了摆脱这个生活苦境,爷爷托人让他到大连青泥洼桥交通株式会社当了电车剪票员。他每天起早贪黑地忙碌在电车上,但天天吃的仍是橡子面和豆饼坯,就这还吃不饱。在生活的逼迫下,出于无奈,他私自出卖几张废票,为赚点钱养家糊口。这事不久被日本鬼子察觉了,把他毒打了一顿。此后,冷长海在下班时经常受到搜身检查的人格污辱。为了发泄心头之恨,他联合工人兄弟以消极怠工或破坏交通线路等方式进行斗争,有时还带领知心好友,夜晚埋伏在鬼子或汉奸下班必经之路,堵住一个便狠狠地揍一顿。
  在殖民地奴役生活中成长起来的冷长海,思想日益觉醒。他对日本统治者及其爪牙们非常仇恨;对周围受苦受难的工人兄弟却亲如手足。不管哪个工人家里有困难,只要让他知道,便尽力相帮,宁肯饿着肚子,也要拿出自己的微薄工资予以资助。因此他在工人群众中威望很高,大家都愿接近他。1939年,他考上了司机培训班,不久便当了电车司机。
  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冷长海继续在大连市交通公司工作。交通公司地下党员赵守业(赵清)、于庆发等人见冷长海思想进步,敢于斗争,便介绍他与大连地下党组织负责人韩光和曲慕芝等人相识。冷长海在党组织的培养教育下,工作更加主动,革命信心倍增,经常把同志们带到自己家里开秘密会议。他的妻子李淑贞也常给他们在外面“望风”。1946年5月4日,由韩光、曲慕芝介绍,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当时交通公司曾一度被国民党三青团控制。冷长海与他们针锋相对做斗争。三青团的四个骨干分子视冷长海为“眼中钉”,伺机对他下毒手。有一次,“三青团”和“维持会”联合在“双星泉”酒锅开会,也让冷长海去参加,企图进行暗害。冷长海觉察到这里面有阴谋,立即向地下党组织负责人韩光作了汇报。由于这次会议关系到交通公司领导权落到什么人手中的问题,因此,党组织研究决定让他带领三名同志,准时参加会议。他们一进门就发现会场内外戒备森严。三青团的头头们如临大敌,个个怒目横眉逼视着冷长海等人,企图挑起事端。冷长海胸有成竹沉着冷静地与敌人进行了机智果断的斗争,不仅粉碎了敌人的阴谋,还夺取了交通公司的领导权。冷长海当上了总调度长和不公开的经理。他领导工人群众继续同残余的三青团、“维持会”等反动组织进行公开的或不公开的斗争,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
  1947年7月,冷长海任关东交通公司静浦营业所副主任(地下党支部宣传委员);1948年又担任了电车公司客运营业所主任和巡视员。在恢复城市客运工作中,他做了大量的工作。1949这一年,他吃住都在营业所里,为革命忘我工作。
  1950年3月,冷长海被调到大连市委担任总务科科长。朝鲜战争爆发后,党组织上号召党员参加抗美援朝,他毫不犹豫地报了名。不久他便带领2000名干部去东北局换了军装,随部队一起渡过了鸭绿江。
  赴朝后,他被编入志愿军总后勤部兵站二分部第十大站,在二号粮库任副主任。粮库位于平安北道附近,距前线很近。当时条件十分艰苦,大部分粮食都在露天堆放。冷长海深知自己责任重大,每天深入现场,与同志们一起晾晒、苫盖和伪装,还要随时防备敌机来轰炸。为了保证前线粮食供应,他经常带领粮库职工冒着敌机轰炸的危险,奋不顾身一次又一次地扑灭烈火,保全粮食。由于他工作认真负责,成绩显著,1951年9月和1952年12月,先后两次荣立三等功。1953年1月,他给家里写信报喜时,立志要争取立大功,向祖国和人民汇报。1953年6月的一天,敌机空袭轰炸,他身边的两个战友牺牲了,他的头部和脚也受了伤。部队领导根据他的伤情安排他回国治疗,但他坚决表示:“战争不结束,决不回国。”他边战斗边养伤。1953年8月,赶上了阴雨天,大雨连续几天不停。冷长海为了保管好粮食,就宿在防空洞内的粮库中。8月22日早晨,突然山洪暴发,库房被冲塌,冷长海不幸以身殉职,时年32岁。
  1955年4月18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书记长姜良玉追授冷长海烈士军功章一枚,以纪念这位国际主义战士。他的英名将永远铭记在中朝人民的心中。
  (普兰店市民政局)
  

冷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21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53年)去世的名人:
普兰店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普兰店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