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陕西 > 安康 > 汉阴县人物

胡书竹


[公元1867年-1951年]

   胡书竹(1867.10.15~1951.3) 原名洪勋,城关人。学识渊博,德高望重,人们尊称“胡老夫子”。
  老夫子出生官宦人家,幼时,家道已日趋衰落。光绪十二年(1886)考中秀才,不久升补廪生。先后在汉阴县安康恒口镇开馆讲学。辛亥革命时期,毕业于湖北法官养成所。民国5年(1916),应徒生陈树藩(伯森)聘请,赴陕西督军府任陆军典狱长兼军法课一等课员,任期5年,荣获6等“文虎勋章”。9年(1920)弃戎从教,历任西安几所中等学校的国文教员。16年(1927)春,他辞职返里,囊空如洗,竟无路费,后由陈树藩送给盘费,才携眷回到汉阴。是年秋,任汉阴县教育局长。翌年,因国民革命军第2集团军冯玉祥部驱逐盘踞陕南多年的军阀新田,冯部旅长赵风林来县召集绅士会议,成立临时县政府,会上推选他代行县务。在主持县政期间,惩恶扬善,四境安谧,军民融洽。是年十一月,新县长田润荆到任,例行交割后仍任教育局长。冬,与张铭谟等主办教师寒假讲习会,致力于革新教育。
  18年(1929),汉阴遭受特大旱灾,他受县府委托承办赈济事务,在原考院旧址开办粥厂,救济垂毙灾民。建立各种制度,杜绝-,备受拥戴。汉阴县城位于河滨,山洪暴发,洪水漫及城内,危及居民生命财产。为此,他多次向县府请求筑堤护城。20年(1931),县府批准他的请求,并委托他亲自督办。老夫子受命以工代赈,费时年余,终于筑成防洪堤坝。由于历年洪水、地震,加上年久失修,汉阴城墙断续崩豁,时有盗贼骚扰,人心惶然。他四处奔走,倡修城墙。十九年(1930),在县长的支持下,他自始至终躬亲监修,很快恢复了城墙原貌。
  22年(1933),汉阴县县长姚警尘决定续修《汉阴县志》,委托他为主办,他欣然承诺,邀集群彦,广咨嘉谋,于37年(1948)写成初稿,珍藏至今。
  24年(1935),县长张一之决定以漏报逆产及赈济会新置的田课作经费,筹建汉阴县初级中学,老夫子欣然受托,躬亲监修。学校建成后,亲任国文教员,招生20余名,赊购课本,当年就开学授课。
  同年,陕西省主席邵力子颁赠“仪型桑梓”匾,嘉其德行。悬匾之日,绅商士庶及附近百姓咸来祝贺。他盛筵款待,并请来养济院代表(乞丐)与绅士官员同席共饮,此举传为美谈。
  26年(1937),他辞去一切公职,专事慈善事业。先后在县城东关举办儿童教养所、救济院,购置织布机、纺纱车等,收容贫苦无依儿童,授以文化知识和生产技术,周济老弱残废者,人们交口称赞。同年,抗日战争爆发,他发动地方爱国人士,组建汉阴县抗敌后援会,募捐抗日。29年(1940),由于连年兵祸及自然灾害,饥荒严重,哀鸿遍野。他发动民众自救,将西河滩大操场和城外海壕空地200余亩开垦种植粮菜,当年获得丰收,缓和了县城灾民的饥荒威胁。为进一步扩大赈济面,他亲自筹措赈济经费,以工代赈修筑汉阴县南北道路,整修城内街道,城区焕然一新。
  他乐于为人排忧解难。在担任陆军典狱长时,曾有1名团长被冤判死刑,布告已印就,即将绑赴刑场处决,全家老少痛哭一团。他目睹惨状,挺身而出,到处奔走营救,后经复查,果属冤案,得以获释。34年(1945)后,国民党军队强征壮丁,集中关押在县城湖北馆内,施以酷刑破孩,有的甚至被逼得吞食沙砾自杀。他为此四处奔走呼号,几次向县府控诉,当局却漠然视之。他深为国事绝望而寝食不安。37年(1948),国民党政权日趋崩溃,溃散的军队沿途随意拉丁抓伕,有的以拉丁为名,行绑票之实,借以0钱财。不少青壮年用针锥刺瞎自己的眼睛,剁掉自己的手指,逃避抓丁。诸如此类骇人听闻的惨事,屡见不鲜。一天,国民党军队某部路过高梁乡,将当地农民成显发等9人抓为壮丁。家属妇幼齐跪马路号啕大哭,仍无济于事。迫于无奈,结伙至城求老夫子营救。赶到城内,时已深夜,他听完受害人的诉说后,立即叫人提上马灯,找到县长、兵役科长等人,一齐到北门外马路上拦见团长。经过洽谈,团长亲赴各连队,依次查出被抓的9人,全部释放回家。
  1949年11月29日,汉阴解放,老夫子拄杖到县城东关外恭迎人民解放军。在12月2日举行的庆祝汉阴解放的大会上登台讲演,历数国民党军队的累累罪行,欢呼新政权诞生。1953年3月病逝,享年84岁。汉阴县人民政府赠送粮食30石助葬。

胡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867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51年)去世的名人:
汉阴县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汉阴县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