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福建省 > 泉州市 > 惠安县人物

广钦


[公元1892年-1986年]

   广钦
  (1892~1986年)
  广钦,清光绪十八年(1892年)生,俗姓黄,名文来,涂寨镇和弄村四房人。父黄勒,兄弟7人,勒居长,平常为弟弟建家立室,再加上清政府无穷的搜刮,早已压弯了腰。到分居时,大儿子已达婚龄,而所分家产仅有房2间,薄田不及3亩。由于家境困窘,只得忍痛把仅4岁的幼小儿子文来卖给邻县晋江池店乡梧潭村李树为养子。
  由于家境清贫,文来自婴儿起,即因营养不足而体弱多病。李家同样是穷苦之家,早期养母林莱为求子嗣,曾在观音像前许愿茹素,由于自己未曾生养,对文来疼爱异常,视为己子,但见他癯瘦多病,便舍给观音菩萨座下为“谊子”,并在7岁时随养母茹素。
  文来9岁时养母身故,11岁养父相继去世,自己身体孱弱,孤苦零丁,生计无着,唯一的出路只有养母为他所铺筑的走向佛门之路。于是他就在泉州承天寺出家,由方丈转尘法师收容,皈依苦行僧瑞芳法师。为了让他吃得苦中苦,瑞芳法师安排他当担负苦役的小沙弥。
  养父母亲族见到文来出家,怕李树绝后,相率动员文来还俗。文来尚未成年,为生活所迫,出家也非本意,而佛门未剃度、未受戒的小沙弥是可以还俗的。于是文来变卖家产当旅费,远渡南洋谋出路。
  文来在南洋10多年,举目无亲,只能做些低贱劳累的工作,收入微薄,仅够糊口而已。由于长期的苦闷、焦灼,与佛门又早有接触,于是便“悟”出“人生在世,用尽心思,努力追求声色财富,到头来仍是一场空”。他33岁时,便立下牺牲自我、拯救广大苦难人民的夙愿,毅然由南洋返泉,再度到承天寺要求住持接受他的剃度。住持见其意坚,同意所请,赐法号为照敬,字广钦,仍皈依于苦行僧瑞芳法师。
  广钦自知要达到修成正果的宏愿,绝非易事。自己识字有限,只好专心苦修,为人所不为,食人所不食。他的行动得到老方丈赏识,因此加意指点,使他逐渐领悟到佛学三昧。为了领略尘世万象,锻炼佛门意志,方丈特准他托钵远方,云游加戒。这样连续磨炼10年,年已42岁。
  为了向佛门中更高的境界发展,广钦决意效法达摩祖师面壁证悟。经方丈许可,他携带简单衣物和白米10余斤,径上泉州城北清源山,披荆斩棘,深入荒野,觅得隐密隔绝山洞(即现在碧霄岩)一处作为安身之所。初期米尽粮绝,逐渐学会吃野果、树枳、树薯充饥。此后50多年“不吃人间烟火”,后人称他为“果子师”。后来逐渐学会趺坐入定,一定数月,不食不动。这样穴居苦修13个寒暑,总算功德完满,才从清源山回到承天寺。
  广钦-刻苦,实属罕见。于是神话般的传说到处传开,如猛虎与他朝夕相处,成为“伏虎和尚”;猴子经常为他送野果,成为“驯猴法师”;几十年一块树薯为他延续性命,成为“继生唯一薯”;在台还有“治鬼”和“驯戒蟒蛇”等等。
  抗战胜利,台湾回归祖国,广钦师鉴于台湾受日本50年统治的创伤,正需佛门慈悲法雨润泽,顿萌渡台之念,民国36年(1947年)6月自厦门抵基隆,先在基隆极乐寺、灵泉寺、最胜寺寄足,不久就往台北芝山岩和法华寺。1949年10月以后,由于人为隔绝,广钦师虽想返回故乡泉州看望,可是根本做不到。1955年把信徒购置的“火山”地,更名为“清源山”,决定在此建立寺庙,称为“承天禅寺”,后亲任该寺的住持,以此作为纪念。在台期间,他先后兴建、改建8座寺庙并雕刻1尊高大石佛。
  1986年春,广钦法师预感到“留世之日无多”,突然要还承天寺,以示不忘本源。2月13日(旧历正月初五日)下午2时,忽告众曰:“无来也无法,无代志”,遂溘然圆寂,享年95岁。
  荼毗(火化)之日,远近善男信女2万多人参加葬礼。蒋经国亲题“大慈大悲”以悼。遵照法师生前遗嘱,由美籍华人吴梅影居士专程从台护送铜像和舍利子到泉州开元寺。

广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892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86年)去世的名人:
惠安县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惠安县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