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福建省 > 三明市 > 永安人物

陈邦文


[公元1917年-1951年]

   陈邦文(1917~1951年)上坪人,出身于上坪乡“首富”的地主家庭。其父陈祥彩曾任上坪地主武装的“团总”。陈邦文自幼娇生惯养,日事嬉游,不愿读书,成人时文化水平还达不到小学毕业程度。由于依仗家庭财势和堂兄陈邦永(第三区区长)的提携,陈邦文青年时期就任保长、联保主任和槐西、龙青、古马、洪田等乡乡长,欺压百姓,抓丁派款,为反动政府效劳。并参加军统特务组织,进行特务活动。在任古马乡乡长时,曾被人告发有-壮丁费、接受贿赂、开分赃等罪行,均受永安县当局包庇。民国34年(1945年)4月,因陈的小老婆蒋春英的胞弟是中共地下党员,陈邦文被永安县长陈仁庆以“奸党嫌疑”扣押,不久即“取保释放”。蒋春英则被关押一年才放回上坪。陈邦文因而迁怒于蒋,陈父则将蒋春英毒打后推下河中(未死)。
  民国38年5月,国民党刘汝明兵团溃退时,有一批军医人员在三元脱离部队,从山路逃往九龙,抵达上坪。陈邦文带着几个人搜查他们的行装,发现带有很多金条,陈即抢一半和同伙均分,还对这些军医人员说:“这一半金条留给你们做路费,你们不懂去永安的道路,我亲自送你们一段。”这些逃亡者道谢不尽,谁知送到“三十里亭”时,陈邦文即拔出手枪对准他们,迫令他们交出剩下的一半金条,由个人独占。
  民国38年7月,陈邦文和王仁锋一伙,乘永安县长陈町逃跑的混乱时期,打着“东乡自卫团”的旗号率领匪徒进占永安城。进城后改称“福建省第六区保安大队”,王自任“大队长”,陈邦文为中校大队副。王仁锋每天以吸鸦片烟饮酒取乐,“保安大队”的事主要由陈邦文管。陈又以解决“保安大队”的经费供给为名,策划成立“第六区保安大队士兵副食筹募委员会”,开设场,抽取捐,以致中华路一带摆满-摊,弄得满城乌烟瘴气。所收捐,除少数作为“保安大队”给养和供县政府的头目瓜分外,其大部分被陈邦文占为已有,共达银圆28000多元。
  同年8月,由于沙县、南平、福州都已先后解放,县长陈文孙出示布告,实行减租,而陈邦文竭力反对,他亲自带队下乡镇压要求减租的农民,将曹岩“保农社”主席谢昌轮抓到“保安大队部”,坐“老虎凳”、灌“辣椒水”,严刑逼供。因逼不出“通共”根据,最后还要交60元银元才予释放。在搜捕“保农社”减租人员时,汶州一农民闻风逃往别村,陈邦文即乘机0其妻。同年11月5日陈邦文带队到洪田,“围剿”地下游击队,枪杀游击队员5名,并丧心病狂地以死者心肝配酒。陈还下令说:如有3个农民在一起交谈就可以开枪射击。
  陈邦文在城内称霸期间,-民女达40多人。其中有一妇女,陈邦文意欲长期霸占,就将其夫抓进“保安大队部”,施行毒打后关进暗室,断绝茶饭,欲将其害死,幸而临近解放,此人才逃脱虎口。陈邦文在永安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他一餐可以喝下8斤吉山老酒,醉后在街上肆意戏打过路人,还叫卫士打人供他赏玩。
  1950年1月下旬,永安解放在即。陈邦文准备负隅顽抗,扬言要与解放军“拼一下”。1月27日12时陈邦文知道解放军即将进城就派兵占据鳌山制高点,在大同路、大街、小街、山边街等处遍布岗哨,在三叉路口架设轻机枪,摆出抗拒的架势。人民解放军先头部队冲进城时,陈邦文即下令机枪扫射,打死解放军战士1人,其匪部被解放军击溃后,陈才率领匪徒从山后涉水逃遁,窜回上坪老巢。同年2月,陈邦文见解放大军势不可挡,就施诈降之计,向人民政府缴了部分枪枝,暗中则保存实力,组织“-救国军”与人民为敌。县人民政府识破其阴谋,将他逮捕。在押期间,他乘其妻探监时,用香烟盒写字与仍在山上为匪的王仁锋密传情报,妄图组织-,因被-门及时破获,未能得逞。
  1951年2月3日,永安县人民政府在体育场召开3000人公审大会,处决恶贯满盈的陈邦文,群众无不拍手称快。

陈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17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51年)去世的名人:
永安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永安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