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津市 > 蓟州区人物

刘旭东


[公元1909年-1942年]

   刘旭东,原名刘文芳。1909年生于蓟县小朱庄一个贫农家庭。小时候,父亲紧衣缩食供他读了几年私塾,在村里算是文化比较高的小知识分子,文笔也是不错的。14岁开始务农,后又和父亲在本村开了一个小药铺。刘旭东特别同情和照顾穷人,1927年,他组织人们办了一个以互助相帮为宗旨的“结社股”,深受群众的欢迎,在群众中产生了一定影响。
  1938年,刘旭东经后大岭村的老党员铁华介绍,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入党后,他积极工作,卓有成效,时间不长,先后在小朱庄、西瓦房、安二寺、兴武镇等村发展党员20余人,成立了四个秘密党小组,建立了联村党支部,他任支部书记。l940年10月,蓟(县)宝(坻)三(河)联合县成立,刘旭东被任命为五区区委书记。他对党忠心耿耿,工怍认真负责,为人忠厚可亲,态度和蔼,乡亲和同志们都很喜欢他,有事都愿找他谈一淡。
  那时区委没有固定地点,刘旭东平时总是夹着个小布包,里面装些换洗的衣服、书籍和纸笔。走村串庄,发动群众参加抗日活动,发展党的组织。到1941年.一年多的时间。五区除离上仓敌人据点较近的村庄外,其余大部分村都发展了党员,建立了党支部。刘旭东活动较多、群众基础较好的村庄,如毛李庄、都辛庄、崔庄子等还建立了中心党支部,在党支部领导下,在掩护抗日人员,扩大抗日队伍、上缴运送公粮、制做军鞋、军袜等方面都做出很大贡献。每到夜晚,庄庄有活动,妇女、青年、儿童工作很活跃。
  1942年4月,敌人发动第四次“治安强化运动”,日军山本特务队驻进邦均镇,勾结蓟县县城敌伪军向盘山根据地反复“围剿”。驻扎在三、四、五区中心尤占庄姓森的日本鬼子,更是杀人不眨眼,十分残暴,骑兵队、自行车队经常围庄、清乡。特别对五区搞得更频繁,手段更狠毒.见到庄外的人一跑就开枪,然后抓到尤占庄据点内,不论是抗日干部、还是老百姓,一律毒刑拷打,百般折磨,残害了许多人。但五区区委书记刘旭东,置个人安危于不顾,仍旧夹着个小布包,带领区干部深入各村,布置反“扫荡”、反清乡,帮助村干部出主意。
  1942年6月11日,刘旭东来到五区南部的青甸村布置工作,嘱咐村支书和其他干部,要动员群众,尤其是党员骨干们。要提高警惕,注意站岗放哨,避免人员损失。发现敌情,要迅速组织民兵配合区小队打击日伪军,掩护群众安全转移。因为转天刘旭东要进山向县委领导汇报工作,傍晚带着区委干事邢少春和警卫员张海亭离开青甸村,连夜到小朱庄,在自己家里吃了饭,拿上点干粮,带着二弟刘文化(后为县委交通员,在蓟县北部山区牺牲),深夜钻进村东南角大水坑北沿水簸箕下边的一个秘密洞内。
  6月l2日拂晓。渊溜据点敌人带领30余名伪军,把小朱庄团同围住。除了睡在村外的骨干和群众之外,村里其余人都被围在里面。天一亮,敌人就将人们驱赶进一个大院内,大约有四五十人。穷凶极恶的日伪军对老百姓又骂又打,要老百姓交出八路军和地方干部。不承认不交出的,就往死里折磨,被灌凉水的达十几个人。多数共产党员尽管吃尽苦头,但不屈不挠,没有暴露一点秘密,但何广太受刑不过,可耻地向敌人供出村东南大坑洞子的秘密。敌人令何带路。把大坑围得水泄不通,但日伪军谁也不敢靠近,让老百姓在里边围一层,他们站在外边大喊大叫“出来缴枪吧!”喊了一阵,洞里没有动静。日伪军强迫老百姓用铁锨和镐头在洞顶上又刨又挖,这一带地下水位较高,洞子难以挖得太深.顶部土层不厚,挖出小洞后,对洞子里的威胁就大了。刘旭东等人“砰、砰”从洞子里打出两枪。当他们知道挖洞的是本村乡亲时,便不再往外打枪了。敌人一看挖开的洞口越来越大,藏在洞里的人还那样坚决,就穷凶极恶地强迫老百姓烧起柴禾,架起风车,往洞里灌烟。烟越来越大,洞里的人被呛得实在难以忍受,刘旭东感到形势十分不利,敌众我寡,又难以向外冲,遂下定决心,宁肯牺牲,也不让敌人捉活的,为不暴露党的秘密,他让同志们立即烧毁文件,然后,刘旭东问:“共产党员怕死不怕死?”众口同声:“不怕死!”刘旭东接着说:“看样子我们是冲不出去了。反正不能让敌人抓活的……”时间不长,邢少春、张海亭和刘旭东三人先后被烟熏死,壮烈牺牲。

刘姓名人堂
同名人物:
同年(公元1909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2年)去世的名人:
蓟州区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蓟州区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