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津市 > 蓟州区人物

刘继抗


   刘继抗,原名魏宝成,又名国一、刘继康,蓟县下营乡刘庄子村人。抗日战争时期,历任冀东军分区直属游击队队长、蓟县第八区游击队长、冀东军分区第一机动兵连连长蓟县武装部长,是蓟县和河北省遵化县、兴隆县一带最受人们尊重爱戴的抗日英雄之一,以 法神奇和机智骁勇而闻名于冀东地区。
  一生两次参加抗日
  第一次参加抗日是1937年“七七事变”后,年仅只有22岁的刘继抗加入了卜荣久领导的“抗日救国会”,当时使用的名子是魏宝成。1938年7月上旬,魏宝成参加了轰轰烈烈的蓟县抗日武装大-,被编人冀东抗联第十六总队,任机 班长。九月底,八路军第四纵队及抗日联军十六总队撤回平西抗日根据地,魏宝成所在小分队五十多人在遵化县卜子店,受到敌人截击,与十六总队失去联系,-转入遵化县西部的头拨子(地名)至九拨子深山老林,化整为零,投亲靠友,潜伏起来。魏宝成将手中的三支 (机 、 、 各一支)秘密藏在今下营镇东山村的山洞里。
  第二次参加抗日是1939年,邹林(原名季振元,蓟县人,曾任冀东军分区副政委)受党组织的委派,从陕西抗日大学回到蓟县,协助包森同志创建冀东抗日根据地,收集当年抗日联军散落在民间的0。邹林了解到魏宝成有三支 后,与穿房峪乡东水场村刘广林商议,争取魏宝成重新加入抗日武装。魏宝成与刘广林是磕过头的把兄弟,两个人很熟悉。刘广林的公开身份是东水场村负责人,曾多次帮助八路军筹衣筹粮。刘广林找到魏宝成后,把他带到自己家里,在东厢房与邹林见了面。当邹林得知魏宝成愿意继续抗日打鬼子后,便请他将那3支 交还组织。魏宝成翻山越岭,回到了三十里外的东山村后,连夜把三支 送到了刘广林家。邹林打开包裹一看,好家伙!全都是新 !当即决定让魏宝成担任基干队的教导员,负责训练刚刚参加抗日的新同志。
  出于个人安全的需要,参加抗日的同志都用化名,魏宝成想来想去,自己是在东水场村参加抗日的,这里的村民都是姓刘,决定自己也改姓刘,名叫继抗,就是继续抗日的意思。
  警告特务董保旺
  1943年夏季,刘继抗率领游击队在杨庄西北方向的一座山上修整,忽然看到山下有个人骑着自行车向县城驶去。当时的自行车很少,只有日军据点的特务队才配备自行车。刘继抗马上警惕起来,拿起望远镜一看,认出这个人是和自己同村的董保旺,在下营据点当特务,他去县城很可能是向伪县长李午阶报告游击队的行踪。想到此,刘继抗端起三八式双准星 ,照着董保旺的头部就来了一个点射,子 着一股热流擦着董保旺的耳根呼啸而过,当时董保旺被吓得魂飞魄散,眼前一黑就跌倒了。过了好一会,他才缓过神来,站起来狠狠地掐了掐大腿,又在太阳下看了看自己的影子,才知道自己没有变成 下之鬼。用手一摸耳根,竟然毫发未伤。董保旺循着 声向西山望去,看见山上一个身材魁梧的人正端着一支 ,望着自己。他心中暗想:对方只打一 ,看来没想要自己的命,但是这颗 只要偏一点点儿脑袋就会开了花,谁能有这种 法呢?他忽然想起游击队长刘继抗号称神 手。想到这里,董保旺出了一身的冷汗,他知道这一 肯定是刘继抗手下留情,在警告他不要去告密,否则第二 马上就会结束他的性命。想到这里,董保旺赶紧掉转车身逃了回去。
  打死日本鬼子吓走伪县长李午阶
  1943年,马伸桥大街(村)西侧驻着一个日本兵守备队。守备队有七十多人、十几排营房。营房中间是一座二十多米高的圆锥形岗楼,岗楼顶端有围墙和垛口,鬼子平时就躲在围墙后面,透过垛口向外侦察了望。在马伸桥东部、今乡政府附近还驻着一个伪军中队,共有一百多人,伪县长李午阶就住在这里。这两个中队相距不足三里,经常对附近的村庄进行扫荡,老百姓们苦不堪言,纷纷向游击队长刘继抗反映情况。
  刘继抗冷静客观地分析了敌我情况,认为游击队从人员兵器上都与敌人相差悬殊,不能面对面地硬打,只能采取“麻雀战”战术,打完就走,给日伪军一点厉害尝尝。这样既可以达到教训敌人的目的,又能减少游击队的伤亡。
  七月的一天,刘继抗带领游击队一个排的兵力,于子夜时分潜伏到马伸桥据点北侧的青纱帐里,游击队员们呈扇子面形散开,各自进入战斗位置,然后刘继抗只身潜入据点以西二百米的古庙内,在庙墙里搭上一个两米来高的木梯,他登上木梯,潜伏在庙墙之后,耐心地等待着,只要日本鬼子在垛口中露出头来,立即将其击毙。
  天亮之后,一个日本鬼子终于出现了,他躲在围墙的后面,在十几公分宽的垛口缝隙中鬼鬼祟祟地露出半张脸,正打算向外张望,刘继抗眼疾手快,扣动了手中的三八式 ,恰好命中鬼子的两眉之间,鬼子没有来得及哼一声儿就倒在了地上。
   声一响,青纱帐里的游击队员们按照预定方案,向据点方向开了 ,以吸引敌人的注意力。警备队营房里响起了集合号令,还没有睡醒的敌人吵吵嚷嚷、乱作一团,谁也不敢登上岗楼观察战况,只是依托营房和据点向北胡乱射击。刘继抗趁机撤回青纱帐,与游击队员们迅速转移到八仙山以北山区隐蔽起来。
  刘继抗带队撤走后,敌人进行了仔细搜查,当他们得知刘继抗是在岗楼二百米以外,顺着垛口的缝隙将哨兵击毙后非常恐惧,马上向伪县长李午阶汇报,伪县长李午阶听说刘继抗来端他的据点,吓得赶紧逃回了县城据点。从此以后,日伪军扫荡清乡的次数也明显减少,再也不敢象以前那样为所欲为了。这就是抗日战争时期,当地群众广为流传的“打死日本鬼子,吓走李午阶”的故事。
  两次脱险
  刘继抗率领游击队开展的抗日活动日渐频繁,对日伪军构成了极大威胁。为此,敌人曾张贴告示悬赏捉拿刘继抗,并多次派出特务和军队对刘继抗的老家——刘庄子村进行监视、搜捕和围剿,刘继抗曾先后两次陷入敌人的重重包围,但是最后,他都机智巧妙地安全脱险了。
  第一次脱险:1941年冬季,刘继抗在潜回刘庄子村的路上遇到了一个熟人,那个人也认出了刘继抗。当天晚上,那人便悄悄向下营据点的敌人告了密。
  第二天凌晨6点多钟,天刚蒙蒙亮,下营据点的日本守备中队和伪军中队把刘庄子村团围住了,敌人在刘庄子村两侧半弧形的低山上架起机 ,埋伏了狙击手,在村子南、北两个出口布下哨兵。鬼子进村以后,一群日伪军直接包围了刘继抗的家。那天刘继抗的父亲外出未归,家里只有他的弟弟、母亲和妻子。
  刘继抗知道自己回村时被人看见,便没敢住在家里,而是住在了本村的表哥刘乡富家。刘继抗的母亲一大早儿起来,到院子里抱柴准备烧火做饭时,看到了两边山上的敌人架起了机 ,心中便明白了敌人的来意,赶紧到屋里告诉已经有六个多月身孕的儿媳,让她赶快从后门逃走。
  鬼子进门以后,里里外外搜了个遍,也没看到刘继抗的影子,就把他的弟弟和母亲带到了保长赵福忠家里,赵福忠当时的公开身份是村长,实际上是我党的地下工作者。赵福忠家有两道门,鬼子在第二道门与正房中间支起了老虎凳,把刘继抗的弟弟和母亲绑在上面,让脖子卡在板凳的一端,脑袋倒垂向下,再捆上双腿,摁住两条胳膊,嘴掰开,给刘继抗的弟弟灌开水,给他的母亲灌凉水,逼着他们说出刘继抗的下落。滚烫的开水倒人弟弟魏宝树的口中,把魏宝树嘴巴口腔和嗓子全烫烂了,开水又从鼻子、眼睛倒呛出来,情景惨不忍睹。刘继抗的母亲这边也是一口一口地被敌人灌着凉水,三九寒冬,刚从井里打上来的水冰凉刺骨,实在灌不下去了,日本人又把老人放在地上,在她的肚子上又跺又踩,直到凉水从嘴里溢出来。不管敌人怎么折磨,母子俩一口咬定“不知道”。
  正在这时,南山下突然响起一阵 声。原来,刘继抗发现自己被敌人包围之后,就从表哥家里穿了一件破旧的黑色棉袄,往头发和脸上抹了两把灶灰,又涂上一层土,背上抬粪用的筐子,拌成一个躬身驼背的老头儿向村南走去。起初,哨兵没有注意这个拾粪老头儿,就在刘继抗将要走出敌人的警戒线时,哨兵才感觉到不对劲,忙喊“站住!再向前走就开 了”。刘继抗听到喊声,一把甩开粪筐,迅速向蝎子峪方向跑去。后面的哨兵急忙呜 大喊:“刘继抗在这儿哪!”,附近的十几个伪军追了过来,边追边放 。刘继抗听到 声,扭头抬手就是一梭子,敌人知道他是神 手,谁也不敢向前再追,都停在原地射击。刘继抗见敌人没有追过来,就脱下破棉袄挂在了树枝上,然后沿着双叉沟、边山子跑到了南山顶上。
  敌人把挂在树枝上的破棉袄当成了刘继抗,纷纷向破棉袄射击,把棉袄都打烂了,以为刘继抗这下肯定被打死了,便纷纷走到近前,一看是个被打烂了的破棉袄挂在那里才知道上当。这时,刘继抗已经到了山顶,看到敌人手里拿着自己的破衣服,大声喊道:“爷爷在这儿哪!”
  日伪军见刘继抗冲出了包围圈,知道抓不住他了,就带着队伍垂头丧气地撤了回去。村里的乡亲们把刘继抗的弟弟和母亲也抬回了家中治疗养伤。
  第二次脱险:1942年春季,驻守在蓟县下营和遵化县青山岭的两个日本警备中队,在一天清晨把刘庄子村包围了,挨家挨户地搜查八路军。那天刘继抗正巧在家,妻子张玉英还坐着月子。
  刘继抗听到外面人声嘈杂,抬头向外一看,见敌人在挨家挨户搜查八路,而且敌人队伍里有便衣,就悄悄溜了出去,混入了敌人的便衣队。由于十三团和游击队曾广泛开展扩军除奸活动,便衣们害怕泄露身份,都是与日本人单线联系,相互之间并不熟悉。刘继抗钻了这个空子,也跟着特务们一起咋唬村里群众:“看见八路没有?如果知道八路的下落就赶紧说出来!”。
  当刘继抗和特务们“搜查”到村子最北边一家时候,又有一个便衣跑过来问道:“见着八路军没有?”。刘继抗说:“有个人向北边跑了,我看像是八路”。那个便衣说:“那咱们赶紧追吧!”。两人一前一后向村北跑去。
  刘继抗是有名的飞毛腿,一会儿就把特务给丢下很远。等跑出敌人的包围圈后,刘继抗站住了;后面的特务赶上来问道:“怎么不追了?”
  “我就是八路”,说着刘继抗拔出手 顶在特务的太阳穴,特务一看身材魁梧的刘继抗,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只好乖乖的缴了 ,跟着刘继抗走了。
  十三人智取北太平庄据点
  这是抗日战争时期,刘继抗领导游击队运用心理战以少胜多、出奇制胜的典型战例。
  1942年,蓟县孙各庄乡北太平庄子有一个伪军据点,据点里有三十多人,因为游击队的兵力有限,刘继抗决定带十三个人智取这个据点。
  刘继抗设计好了路线,这天便带着十三名游击队员秘密来到了孙各庄乡孙各庄村。孙各庄村位于据点东南二里处。刘继抗命游击队员化装成老百姓潜入村子,挨家挨户地与群众联系,交待好相关事宜。
  次日黄昏,北太平庄和孙各庄两个村的村民都按照事先的约定,同时烧火做饭,家家点上灯笼火把。一时间,北太平庄方圆数里一片灯火通明,人影攒动。岗楼里面的敌人以为是十三团的主力部队到了,在群众家里宿营吃饭,吓得躲在岗楼里面不敢出来。孙各庄正北五里的丈烟台村也有一座敌人的岗楼,他们看到这边的景象,也以为是十三团的主力来了躲着不敢露面。
  刘继抗带领十三名游击队员,换上八路军的服装,大摇大摆地走到北太平庄岗楼下面,大声向敌人喊话,劝其投降。敌人看到刘继抗只带着十三个人过来,以为是八路军的诱敌之计,不知虚实真假,虽然不敢开门,也不敢轻易开 。
  刘继抗见敌人既不投降也不开 ,知道他们在拖延时间,想弄清虚实之后再作出反应。刘继抗不慌不忙,神态自若,指挥村里的老百姓抱来半湿不干的柴草,堆在岗楼的门口用火烧。岗楼上面是封闭的,柴草燃着之后,冒起滚滚浓烟,顺着岗楼门口向里面弥漫开来,这时伪军才知道刘继抗的用意,但是岗楼里已经烟气笼罩,对面不能见人。不一会就被熏得头晕目眩,泪流满面。到了次日凌晨3点多钟时,敌人再也坚持不住,连滚带爬地跑出岗楼,游击队员们站在岗楼门口,见一个捆一个,最后象拴骆驼似的,把三十多名伪军都拴在一起带走了。这次战斗刘继抗没放一 一弹,成功地俘虏了全部敌人,并拔掉了太平庄据点。
  


下一名人:刘家玺
刘姓名人堂
蓟州区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蓟州区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