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云南省 > 临沧 > 云县人物

胡瑛


[公元1889年-1961年]

   胡瑛(1889-1961)字蕴山,云南云县人,生于1889年9月7日。云南讲武堂第1期特别班毕业。1909年加入同盟会,1911年在云南响应辛亥革命,1913年任黔军新编陆军第1团2营营长,不久改任模范营营长,1916年1月任护国军黔军东路支队前卫司令,参加护国战争,战后任黔军第3混成旅少将旅长,1917年任靖国湘军第1路司令,1920年2月任重庆卫戍司令,8月任黔军总指挥,1921年7月任援桂黔军总司令兼第5路司令,1922年辞职回滇寓居,1924年任云南讲武堂将校队总队附,不久任靖国联军佽飞军第4军军长兼云南宪兵司令,1927年3月任云南省务委员会候补委员,6月任云南盐运使,旋任国民革命军第38军军长,8月离职,1928年1月任云南省政府委员兼总参议,1929年曾代理云南省政府主席,1935年任云南-司令部司令,抗战爆发后任国民政府参军处上将参军,1945年5月当选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1949年10月任-顾问,解放前夕拒赴台湾,在昆明迎接解放。1961年4月3日在昆明病逝。
  胡瑛,字蕴山,陆军中将。1889年旧历九月初七日生于云南临沧云县茂兰大丙边。他的父亲胡定邦是前清贡生。胡瑛幼年时在父亲教育下读书,后来受教于凤庆名士赵兰馨先生,学业得到很大进步。当时,清朝廷已经废科举,兴学堂,于是胡瑛负笈入省,考入云南优级师范,后以优等生毕业。那时,清朝腐败,外侮日盛,胡瑛深感书生难挽狂澜,于是决定投笔从戎,报考云南陆军讲武堂,以第一名成绩被特别班录取。当时,考取特别班的仅27人难以编队,于是由丙班生中择优补充为100人,朱德朱培德、卢涛、李雁冰、林桂清、戴永莘等为同学。在校读书时,孙中山先生派员在云南发展同盟会员,从事反帝制活动。1911年10月,武昌首义时,特别班的学生已分配到陆军第19镇37统73标当见习官,胡瑛即与同学于重九日响应,参与攻打满清督署及军械局等地,光复后升为连长。
  胡瑛的一生
  1913年,袁世凯调云南督军蔡锷入京就近监视,蔡锷临走时,推荐唐继尧继任。1914年,袁世凯窃国称帝之心渐露,唐继尧虽有反袁世凯之心,但在袁世凯严令“滇省驻军不得超过两师”及投靠袁世凯的进步党人任可澄、籍忠寅等人的监视下,不敢扩大滇军实力。当时,正值黔军青年将领王文华为他的舅父黔护军使刘显世编练新军,请求唐继尧帮助,唐继尧于是因势利导,派胡瑛与卢涛、李雁冰、吴传声等讲武堂毕业的优秀青年军官,携带一批武器赴贵州,名为帮助贵州编练新军,实则避开袁世凯的耳目,借此扩大力量。王文华也是同盟会员,他与胡瑛等意气相投,胡瑛刚到贵州时,即被任命为第一团二营营长,在卢涛调升第二团副团长后,胡瑛继任模范营营长,负责培训下级干部。从此,黔军在胡瑛等人的协助下,面貌一新、人才辈出,如后来的黔军将领毛光翔、犹国才等均出自模范营,为黔军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胡瑛为前卫司令官监视袁世凯
  1915年冬,袁世凯悍然称帝,滇、黔军中、上级军官黄毓成、杨蓁、邓泰中、董鸿勋李文汉、卢涛、李雁冰、吴传声、胡瑛等都是参加辛亥革命的同盟会员,在讲武堂时即志同道合为反帝制的先驱者,此时,又在滇、黔军中担任团、营长职务握有实权。筹安会出笼后,他们就对反袁一事函电往来,联系密切,李雁冰还数次来滇与杨蓁、邓泰中诸君会商对策,形成反袁核心。鉴于袁军势力大,滇、黔力弱,只有奇兵才能制胜,经双方商定:滇军须先通过四川境内燕子岩进入横江后,才能宣布独立;黔军则应在滇军入川咬住袁军,才能开始袭占老鹰岩,打乱袁军整体布署。等到蔡锷、李烈钧等入滇后,滇方提前宣布独立。黔军王文华在戴戡未抵筑前,即派胡瑛为前卫司令官开赴玉屏监视袁军,王文华则于1916年1月19日亲率第一团至镇远,并与卢涛、吴传声议定:第一团扼守镇、铜要隘为中路,攻打晃州;第二团卢部为北路,会攻麻阳;第三团吴部驻天柱为南路,进攻黔阳、洪江,然后会师辰溪
  1916年1月24日,袁军第一路司令官马继增部到达晃县,25日即向黔军发动攻击。胡瑛以贵州省未宣布独立仍坚壁固守,到袁军反复轰击非常激烈时率部-,迫使袁军退入晃县,为黔军护国在东线打响第一枪,首次揭开了湘西战场序幕。当时,马继增将大部队驻扎在辰溪,其先头部队汪学谦旅分据县城及大关、小关、蜈蚣关等地。旧历除夕,袁军以黔军兵微将寡不足重视,正处在春节狂欢之中,胡瑛突发奇兵袭击县城。袁军仓惶应战,败退大关、蜈蚣关,于是胡瑛部队攻占了晃县县城。王文华得知胡瑛部队奇袭成功,于是命令袁祖铭部配合猛攻蜈蚣关、大关,袁军败退,护国黔军攻占晃县全境,此时为1916年2月3日,距贵州宣布独立仅5日,捷报初传护国军全线士气大振。
  护国运动胡瑛由团长晋升为少将
  黔军得晃县后,王文华令胡瑛趁胜向芷江冷水铺进兵,直袭齐天盖,同时,调吴传声率第三团与胡瑛配合。2月5日,黔军猛攻芷江,马继增部恃其械精弹足猛烈还击,吴传声身先士卒不幸中弹壮烈牺牲。王文华亲率袁祖铭、王天培等从左侧翼增援,突破马部江石桥阵地,与胡瑛两面夹击北军。吴团官兵对他们的团长牺牲万分悲痛,于是一个个奋不顾身,在冰天雪地中英勇奋战,杀声震天。马继增部伤亡惨重,于2月7日夜向黔阳溃退,护国军于2月8日占领湘西重镇芷江。当时马继增部有一混成旅守麻阳,麻阳为北军老巢,防线坚固。王文华令胡瑛率部经晃县出击麻阳之侧;并调驻铜仁镇远卢焘第二团协同进攻。自2月20日起,胡、卢两部开始夹击麻阳,与马部激战三昼夜。民兵大队长胡刚见城坚难破,于是亲率敢死队以云梯在一、二两团火力掩护下登城,与胡、卢两部夹击。马部不支,向交村、展溪溃逃。黔军于2月16日占领袁军重要据点麻阳,缴获粮弹装备无数。经两周之激战,黔护国军连克晃县、黔阳、洪江、芷江、麻阳、靖县、通道、绥宁等县,击溃袁军三个混成团。马继增连失湘西重镇遭袁世凯谴责自杀。袁军在湘西的部队,惧怕黔军如同猛虎,长江下游诸省震动,迫使袁世凯不得不抽调入川兵力入湘,不但对入川之蔡锷第一军减轻压力,且消除北洋军强不可摧之神话,使得徘徊观望的粤、桂、川、湘各省纷起独立,最终迫使袁世凯于1916年3月22日取消帝制,在6月6日羞愤而死。护国之战,蔡锷、李烈钧在川、桂力战,而黔东路护国军在湘西重创袁军,连克湘西重镇逼马继增自杀,破坏了袁世凯的整个作战计划功不可没。护国战争结束时,胡瑛已由团长晋升为少将混成旅长,被授予二等嘉禾勋章。
  胡瑛为第五路军司令
  1917年7月,张勋复辟被粉碎,黎元洪下台,冯国璋代理大总统,段祺瑞以“再造共和之功”重任国务总理。段祺瑞废除临时约法,抵制国会复开,孙中山先生于7月17日从上海到达广州,揭起护法旗帜宣布护法。西南拥有强大实力的陆荣廷、唐继尧也表示拥护。唐继尧组成靖国联军自任总司令。当时,继蔡锷任四川督军的罗佩金刘存厚赶出成都,唐继尧于7月20日发出“号”电,声称“先平川乱,然后北伐”,将原驻四川的护国军两个师扩编为靖国第一、二军,原黔东路护国军也改编为靖国黔军,在唐继尧的指挥下进攻刘存厚。黔军攻入重庆后,胡瑛曾以黔军第三混成旅旅长兼重庆卫戌司令,驻守重庆。后唐继尧与四川靖国军熊克武反目,增调杨蓁、邓泰中两纵队及驻粤之原护国军第二军李烈钧及援陕之第八军叶荃部入川,企图一举消灭熊克武时,胡瑛因熊克武在护国时与滇、黔军并肩与袁军作战有一定交情,且护法之目的在于反对北洋军阀,不宜与川人为敌,于是劝王文华不要介入川、滇矛盾旋涡。王文华以黔军力弱,内部有矛盾,采纳了胡瑛的建议,在李烈钧率部到渝时,即将重庆防务移交李部,带领黔军移住南岸,接着又撤出四川,在黔、湘边境抗拒北军。此时,胡瑛一直留在前线直至南北议和。云南省档案馆《云南档案史料》记载,黔耆宿平刚先生在1918年11月南北议和时,曾于11月8日致电唐继尧云:“读铣电,知公此次西南和议,法实并举,力虑允宏,凡属义师莫不倾服。惟所举前方将士独不及第三军胡瑛,第五军林德轩,窃虑未周。之二人者,自举义以来皆在前线,战线优越,鄂境林军,遒勇冠军;胡君沉谋急难,冯下祥之不来叩展关,胡军力尤多,较之王天纵有过之,较之周则范则有天渊之别。结果在此不在彼,恐非以鼓励天下士者”。这一电文足以证明胡瑛对护法始终如一。1920年,黔军总司令王文华与其舅刘显世争夺贵州省军政大权,又恐遭人“以甥逼舅”之讥,于是以到上海治病为名,令卢涛代理黔军总司令,胡瑛以黔军总指挥率领黔军回贵阳,逼刘下台。不想王文华在上海遇刺身亡,黔军发生内江,胡瑛不愿参与黔军内部权力之争,于是向卢涛提出愿意率部到广西,响应孙中山先生讨伐桂系陆荣廷的号召,黔第二混成旅长谷正伦则因无法控制何应钦,也想向外另谋出路,于是愿意同往。卢涛将胡、谷两旅组成黔北伐军援桂,李烈钧传孙大元帅命令,任命谷为黔军援桂第四路军司令,胡瑛为第五路军司令。
  谷正伦在黔军中,名位均在胡瑛之下,一贯嫉妒胡瑛护国时战功,更拟独揽黔军,伺机返黔夺权,于是趁唐继尧不甘被顾品珍逐出云南,不就任副元帅职务,正活动援桂滇军胡若愚、李友勋、龙云等返滇夺权之机,到处散布谣言,并累次向李烈钧、孙中山进谗言说:“胡瑛滇人,与唐有旧,已受唐赂拟移黔军助唐返滇”云云。孙、李想撤胡瑛职务。胡瑛不听部下吴传心等人的建议,对此不加申辩,先电大元帅府辞职,只身返黔以明心迹。孙中山以吴传心代第五路军司令职务。
  胡瑛带着家眷回云南不久,顾品珍战死,唐继尧重新掌握云南军政大权。当时唐继尧在讲武堂创立将校队,培训初、中级军官自兼总队长。唐以胡瑛在贵州模范营时带队有方,于是委任胡瑛为副总队长。民国十四年(1925年)唐继尧采纳胡若愚建议,命胡若愚、龙云唐继虞张汝骥等分兵三路入桂,拟夺取广西后,打通海路,逐鹿中原。但唐继虞张汝骥在贵州迟滞不前,胡若愚也没有及时与龙云部配合对付李宗黄等。当龙云攻占南宁后,唐继尧以胡瑛为巡宣使,李玉昆为副巡宣使,率朱旭、傅达两团进入广西劳军,并协助林俊适由北海运回由国外购进的枪械。等胡瑛率朱旭等到达邕后,滇军被范石生、李宗黄、白崇禧等合力各个击破,胡瑛所率的步兵两团交龙云指挥,退回云南。
  胡瑛一直任省务委员达20年之久
  1927年2月6曰,龙云、胡若愚、张汝骥、李选庭四镇守使发动“二·六政变”,逼迫唐继尧交权,使唐继尧成为有名无权的省务委员会总裁。唐继尧因此愤懑吐血死后,龙云、胡若愚、张汝骥、李选庭为争权发生内讧。6月14日,胡、张、李突然联合袭击龙云,龙被关押,其部卢汉等分向滇西撤走。胡瑛在“二·六政变”前,即不任军职,只任省务委员,“六·一四政变”时,胡若愚等仍请胡瑛任省务委员兼监运使。卢汉、孟坤、朱旭等到滇西后,因各不相属,且大理有唐继尧的堂弟唐继麟、欧阳好谦、渝沛英等西军之威胁不敢久留。朱旭提出请胡瑛西上,主持-胡、张,得到孟坤、卢汉同意后,派鲁道源率部到禄丰,由鲁道源派人到昆明请胡瑛赴滇西。胡瑛到达禄丰后,鲁道源即迎接胡瑛赴滇西与卢汉、朱旭、孟坤等会晤,大家推举胡瑛重组三十八军,以孟坤为副军长兼第二师师长,朱旭为第三师师长挥军东下。三十八军在祥云县青华洞将胡军欧、林两旅击溃并追到禄丰,又将增援的张汝骥部击败,直趋昆明。胡若愚挟龙云退至大板桥,胡将龙云释放出来,二人签定了“板桥协议”。龙云绕道回昆,暂住大观楼外的五家堆。胡瑛即迎龙云返昆,交还三十八军军权。龙云对胡瑛优礼甚厚,以后一直任省务委员达20年之久。
  1927年冬,贵州省主席周西成应胡惹愚的邀请,倾师犯滇,踞迤东数十县,情势猖獗。胡瑛应龙云的请求,出任第三十八军前敌总司令,率卢汉、朱旭、孟坤、张逢春、张冲等师与黔军及胡、张部激战于曲靖城西的廖廓山,将黔军及胡、张击败。胡、张及黔军顾万午退入曲靖城固守,毛光翔、王家烈、犹国才等黔军被击退。胡瑛以朱旭等围击曲靖,胡、张突围而去,黔军旅长顾万午部缴械投降。
  1928年1月,龙云正式就任云南省政府主席,委胡瑛为省务委员、省政府总参议。1928年9月,龙云应李燊请求,亲率朱旭、曾恕怀、鲁道源、刘正富等师、旅长入黔,帮助李燊夺取贵州。龙云临行前,请胡瑛代理省主席,率卢汉、孙渡等守昆明。胡若愚、张汝骥的孟坤及胡、张本部趁昆明兵力单薄之际,突袭昆明。胡瑛与卢汉急电龙云回师,并布置城防。当朱旭师赶到昆明时,胡瑛采用孙渡之谋,仿效三国时曹操遗书马腾而故意误投马超大营之故伎,离间孟坤与胡、张。胡、张中计西撤,命孟坤在碧鸡关断后。卢汉、朱旭分路攻击碧鸡关,孟坤部旅长赵仁绪阵亡,孟坤与胡、张等退去,昆明免遭战火。但是,当胡、张、孟等窜袭昆明时,守军将领恐北郊商山寺储存的火药被对方占用,商定用牛车运入城,不慎造成北门街临时火药库0,人民生命财产受到巨大损失。胡瑛身为省政府代主席,难辞其咎,深感内疚,到龙云回昆交出代主席一职后,即退居安宁温泉,垒石为屋题名“枕流”,引进奉化水蜜桃数千株及其他果树种植于茨坝,终日以琴书、种植自娱。从此挂名省务委员,不再过问兵戎之事,当时年仅40岁。他的袍泽故旧何应钦朱绍良吕超等多次劝他复出,胡瑛均没有答应。前陆军总部参谋长肖毅肃曾以“元龙未允高卧稳,中原到处存啼痕”之诗讽谏,胡瑛均以一笑置之。
  1937年抗战争爆发后,时任国民政府参军的胡瑛力助龙云组成六十军、五十八军先后出省抗日,当五十八军出发时,胡瑛重着戎装,代龙云检阅部队并授军旗,他勉励全军将士奋勇杀敌,誓雪国耻。在抗战献金救亡运动中,胡瑛将珍藏多年的金银佛像等财物捐献出,后陈列于马市口原省党部的献金台前,推动了献金运动的开展。
  1945年10月3日,蒋介石趁卢汉全师赴越受降,突令杜聿明武装逼迫龙云交出云南,并命限期到重庆就任军事参议院院长一职。龙云拒不交权,双方已短兵相接发生巷战。胡瑛接到蒋介石和李宗黄亲笔信,请胡出面斡旋。胡瑛提出必须以杜聿明部首先停火为先决条件才答应出面,在得到杜聿明承诺后,胡瑛便往返于杜、龙之间,劝二人勿武力相见。与此同时,何应钦、卫立煌等也致电蒋介石请暂缓龙云赴重庆日期,并派宋子文来滇陪龙云赴重庆,龙云才答应前往重庆就职。
  1949年,胡瑛任-顾问。一些高级将领邀约胡瑛去台湾,均被他婉言谢绝。1950年,云南和平解放,解放军进入昆明城后,陈赓周保中张冲等受朱德总司令的委托,曾到安宁温泉胡瑛住所看望问候。在以后的各次政治运动中,胡瑛均拥护党和政府的领导,教育子女努力学习,跟随时代步伐,为国家服务。1961年4月3日,胡瑛因脑溢血在昆华医院住院一周后,抢救无效逝世,终年72岁。

经历历史事件

相关院校:
云南讲武堂
胡姓名人堂
同名人物:
同年(公元1889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61年)去世的名人:
云南讲武堂人物介绍
云县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云县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