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南省 > 琼海人物

张良栋


[公元1902年-1928年]

   张良栋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乐会县党团组织的主要创建者之一,琼崖东路、南路革命斗争的著名英烈。他的一生虽然短暂,却建立了光辉的业绩,在琼崖尤其是乐会、陵水、崖县人民中间树下了心碑。
   张良栋,原名张昌猷,1902年3月5日出生于海南岛东部的乐会县第一区笃信乡(今琼海县九曲江乡)田龙村的一个农民家庭。父亲张启熙,字岳藩,学名明卿,是清末功名生,素以乡村教员为职业。母亲司有花是个贤慧勤劳的农妇。良栋有兄弟4人,长兄张昌谟、三弟张昌烈、四弟张仲超。他排行第二,自小聪颖,才思敏捷,勤奋好学,被父亲视为掌上明珠。少年随父读小学,1916年考进乐会县立高等小学校就读。
   1919年良栋因家庭人口多,家境日趋窘迫,只好辍学承父之业,在君昌村小学任救。他身处社会底层,体察民情,执教得法,治学严谨,深受村中父老和群众的爱戴。他在任教期间结识了村中寡妇王氏之长女李逸芬,她为人纯朴勤劳,和良栋同年出生,两人情投意合,经自由恋爱结婚。这对当时父母包办婚姻的封建陋习不啻是勇敢的挑战。婚后良栋在岳母家中寓居。
  由于岳母和妻子克勤克俭,良栋在任教之余也抽空从事家务劳动,增加家庭收入,使家境稍为好转,略有了节余。他征得妻子和岳母同意后,便辞去教员之职,以继续求学。无奈他没有高等小学毕业文凭,无报考初中资格,只好到万州岭村向同宗张良栋借文凭报考,并以优异成绩被乐会县立初级中学录取。自此,张昌猷便易名为张良栋。
   1924年秋,良栋进入乐会县立初级中学就读。这时中国正值国共两党首次合作、国民革命运动风起云涌之时。良栋在任教的几年中,目睹广大劳苦人民在饥寒交迫中挣扎的悲惨情景,已萌发了变革社会的思想,因而他在学校中勤奋攻读,团结同学,潜心研究各种社会问题,对新事物新思想反应敏锐,很快便成为乐中学生中品学兼优的佼佼者。
   1925年上海“五卅”惨案后,全国掀起了革命0,各种进步书刊也大量传入乐会中学,在学生中传阅。蕴藏在良栋心中的革命热情再也按捺不住了,他与校中的进步学生陈家谟、莫汉泽(即莫逊)等组织学习会,认真学习宣传革命道理的刊物,分析政治运动发生的原因和意义,从中探求革命真理。他发动成立学生自治会,组织学生宣传队,上街头下农村--,宣传演讲,发动市民和农民声援工人运动。这期间,张良栋还担任乐会县学生联合会主席,他和学生们的革命行动在乐会县群众中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1926年春,被派到乐会县开展农-动和国民革命运动的中共党员王绰余、林鸿德、何万澄、何君焕、陈永大、王天富、陈哲夫等先后到达乐会县城,成立了乐会县农民协会筹备办事处,并在该处秘密成立了中共支部委员会,由王绰余任支部书记。党支部秘密发展了一批 员,乐会学生张良栋、陈家谟、莫汉泽等同时参加中国共产党。
   5月初中毕业考试前夕,良栋接受党组织的派遣,毅然放弃毕业考试,前往广州参加广东省第二次全省农民代表大会(后来学校照发给他毕业证明)。会议期间,他广泛接触各地农-动干部,听取各地的革命经验,政治视野更加开阔,革命信心更加坚定。下旬会终返乡,各村小学慕名而来,竞相上门聘请他当教员,保证薪金从优,但他一一谢绝,因为他已下定决心,当一名职业革命者。
   6月,在党组织的正确领导和广大党员努力工作之下,全县农-动蓬勃发展,乐会县农民协会、乐会县农民军事政治训练所相继成立,党组织在这些团体中发展了大批党员。6月下旬,中共乐会县总支委员会在乐城的城隍庙成立,王绰余任总支书记,雷永业、张良栋为总支委员,雷永业负责组织工作,张良栋负责宣传工作。同时分别在农民协会、农训所和乐会中学成立乐民、乐农、乐中3个中共支部,张良栋被选为中共乐中支部书记。尔后,良栋受党组织的委派,参加国民党乐会县党部的筹建工作,并被选为国民党乐会县党部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
  1927年春,良栋回到自己的家乡乐一区笃信乡开展农-动。他充分利用民间庙会、演戏场、集市等各种场所进行宣传演讲。由于他长期生活在广大劳苦大众之中,了解他们的疾苦和艰辛,加上他善于辞令,演讲娓娓动听,且能抓住敏感的社会热点问题和群众的思想脉搏,深入浅出,把话说到群众的心坎上,因此,深受群众欢迎。在墟日及-场所,人们总爱打听“田龙人”(即良栋,家在田龙村而得名)有无来演讲,有则兴高采烈地倾听,无则怅然而去。在张良栋的发动下,广大农民纷纷起来组织农民协会,破除封建迷信,打倒土豪劣绅。良栋及时抓住群众的情绪,因势利导,带领农民骨干挨家挨户做思想工作,着手筹备乡农民协会。春末,笃信乡农民代表大会在书斋小学召开,正式成立了该乡农民协会,张良栋被选为主席,吴伯熊为副主席。
  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政变。22日,琼崖国民党 当局一面在府海地区开始了对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的大捕杀,一面密令各县党部和-立即“清共”。但因乐会是小县,敌警力配备不足,不敢贸然下手,只得派代表前往海口请求援兵。23日,中共乐会县总支书记王绰余按中共琼崖地委的通知,要求革命群众团体和革命同志立即撤出县城,向农村转移。当晚张良栋还在乐会中学夜校讲课,9时多他接到通知便直接赶到北山随撤-伍向乐会四区转移。
   25日下午,国民党-在乐会县四出搜捕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并趁火打劫,到处掠钱夺物。张良栋家首当其冲,幸亏家人及时离家出走才未遭劫难。国民党 派恼羞成怒,发出通缉令,通缉王绰余、陈永芹、张良栋、雷永业等中共乐会县党组织领导人。通缉令称,活捉上述共产党领导者赏银元300枚;打死献首者赏银元100枚。敌人还扬言要斩草除根。在危急关头,良栋动员妻子、大哥、大嫂和三弟到乐会四区参加了革命队伍;母亲和小弟仲超都离开家乡,随父亲到崖县藤桥一带去执教,一家人在子夜时分分离了。在革命遭受严重挫折之时,良栋毅然动员家人参加革命队伍,这种献身革命的大无畏精神何等宝贵啊!
   5月初,中共琼崖地委书记王文明到达乐会县第四区,与王绰余、张良栋、陈永芹等人会合。中旬在万宁四区的军寮村组建了乐万地区农民武装大队,开始了武装反击敌人的斗争。
   6月,中共广东区委特派员杨善集抵达乐四区,与王文明等在宝墩村召开了地委紧急会议。会议传达了党中央和广东区委的指示,确定了琼崖对敌斗争的革命方针。会议将中共琼崖地委改为中共琼崖特委。同月,在特委的直接领导下,中共乐会县委、共青团乐会县委同时成立,王绰余任县委书记,张良栋任团县委书记。
   7月,琼崖讨逆革命军总司令部在乐四区成立,张良栋积极配合特委和讨逆革命军、农民自卫军等武装组织,开展地方武装斗争,打击土豪劣绅、 民团,肃清-势力,为创建乐四区革命根据地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9月,王绰余调往琼崖讨逆革命军总司令部参与全琼武装总-的指挥工作,张良栋任县委代理书记。23日晨,全琼武装总-的第一仗在乐三区的椰子寨打响。良栋和县委其他领导成员发动乐四区农民自卫军和武装群众600多名,参加了这次全琼武装总-。
   11月,中共南方局和广东省委相继派杨殷徐成章刘明夏等来琼指导工作。上旬,王文明和杨殷在乐四区的白水氵桑 村主持召开特委第一次扩大会议,会议决定东路工农革命军榫师南征,打击万宁陵水、崖县的 派,建立南路革命根据地。为了加强南征部队的政治思想工作,特委任命常委、宣传部长陈垂斌为特派员随军南征,派张良栋协助陈垂斌做党务和政治工作。
  12月中旬陵水县苏维埃政府成立后,徐成章在陵城整编扩充部队,开展军事训练。他对陵水,崖城敌情进行了侦察和分析,认为要守住陵城,就必须肃清陵水、崖县境内之敌,为此决定派出强有力的政治工作人员到新村港,藤桥等地活动,准备先肃清新村港、藤桥的敌人,然后再攻崖城,夺取南路要塞,巩固和扩大革命胜利成果。良栋及妻子李逸芬随军作战,把政治思想工作做到战斗第一线,深受徐成章的赞赏和器重,因而与藤桥籍的党员李茂文一起被派到藤桥地区开展群众工作,准备迎接革命军向藤桥和三亚的进攻。
  李茂文、张良栋等抵藤桥后,深入发动群众,收集民间0,发展武装组织,并在藤桥成立了中共崖县三区委、崖县三区苏维埃政府和三区的青年、妇女等群众组织,张良栋任区委书记,李茂文任区苏主席,李逸芬任区妇女协会主任。
  12月下旬,东路工农革命军攻克了新村港,第二天立即挥师南征,在张良栋、李茂文、李逸芬等带领农军和武装群众的密切配合下,胜利攻占了藤桥市。此时,盘踞崖城,三亚的国民党崖县县长王鸣亚大为震惊。他下令在三亚市加紧修筑工事,妄图负隅顽抗。为了赶在敌人慌乱之际攻打三亚,徐成章将藤桥的农军改编为革命军补充连,任命陈保甲、张开泰为正副连长,驻守藤桥市,发动工匠赶制五寸土刺刀,每 配上一把,命令张良栋、李茂文等带领战士深入群众,揭露 县长王鸣亚的罪恶,提高群众的觉悟。经过深入的政治工作,当地黎族首领亚豪等受到了教育,他们组织起一支由几百名少数民族群众组成的-队,随军南征配合作战。
   藤桥地区是琼崖南路交通咽喉,是经济贸易的集散地之一。张良栋等放手发动群众惩办 分子,没收 商人的财产,征收税款等,筹集了一大笔款子上缴中共琼崖特委作为革命经费。崖县东部地区的革命运动如火如荼地蓬勃发展,各地的 派惶惶不可终日。不久,东路工农革命军回师乐万,崖县地区的革命武装力量减弱,国民党崖县县长王鸣亚勾结叛徒王昭夷等,纠集 势力乘机反扑,卷土重来。
   2月中旬,王鸣亚、王昭夷等率众匪倾巢而出围攻藤桥市,于凌晨发动第一次反扑,县委、补充连和附近农军密切合作奋起抗击,当天便击退了敌人的进攻。后来由于王鸣亚、王昭夷等大肆进行 宣传,挑拨离间,恐吓威胁,使附近的农军特别是民族自卫队不敢支援我军,以致我军陷于孤军守墟的困境。为保存实力,李茂文和张良栋决定突围转移。19日夜间,我部队和当地党组织机关人员开始突围,先头部队刚冲出木排工事,就被敌人发现而拦腰阻击,我军被截成了两段,先冲出去的武装队伍主力,安全向陵城转移,剩下的机关队伍因战斗力不足,只好向保亭营地区撤离。当张良栋、李茂文、陈可源等带领机关队伍到达保亭营后,派员与保亭营地方武装首领符学清联系,争取他们的支持和合作。符学清曾与我党有过合作的经历,但他和王昭夷感情渊深源远,过往甚密。在王昭夷的煽动下,符学清决意“-”,两人已定下灭我之奸计。当我派员到达时,他虚情假意佯装热情接待,约定22日在他家设宴招待我党领导人,共商合作事宜。
  李茂文、张良栋和陈可源等接到正式“邀请”后,进行了认真的研究,认为符学清过去虽和我们有过合作,但受王昭夷影响较深,对他应该有所警惕和戒备;但是如果不“赴约”,又会给 势力进行0活动提供口实,授人以柄,因此最后决定依时“赴宴”,并布置留守人员做好对付突发事变的准备。22日晨,李茂文、张良栋、陈可源等带领一个战斗班按时“赴宴”抵达符学清家时,酒席已摆好。我战斗班留在外面守卫,李、张、陈带领3名警卫人员入屋就席。陈可源就席时把两颗菠萝型手 随手放于桌上,符学清见状便问:“此弹有多大威力?”陈说:“用一颗就可以毁掉这间房子!”符学清闻之心惧,未敢立即动手。事前他已定下毒计,以他起身敬酒为信号发动袭击。席间双方表面谈笑自如,但实际上已处于剑拔 张之势。寒喧数句之后,符学清起身敬酒发出动手信号。埋伏在外的匪兵迅速行动,缴我警卫人员0,我方人员-鸣 警告。 声一响,李、张、陈3人夺门而出,欲急返驻地调部队战斗。随行的战斗班沿着小河道且战且退,退到半里远进入了符事先设下的埋伏圈,伏匪居高临下四下出击,敌众我寡,加上我留守部队指挥无力,接应失误,李、张、陈和战斗班陷入重围,全部英勇牺牲。这就是 县长王鸣亚、叛徒王昭夷、符学清互相勾结制造的“保亭营惨案”。李茂文、张良栋、陈可源牺牲后,符学清之流采取极其残忍和卑鄙的手段,割下他们的头部吊在藤桥市上示众,然后送往海口报功领赏,获得300光洋。
  张良栋牺牲时年仅26岁。良栋的一家人在他的影响和带动下,都参加了革命,有5人为革命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他们是哥哥张昌谟、嫂子林坚、妻子李逸芬、弟弟张昌烈,真不愧为一门忠烈。烈士们的无私奉献精神及其所建立的功业,将永垂史册,万世流芳。
  


下一名人:陈续虞
张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02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28年)去世的名人:
琼海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琼海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