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东省 > 烟台 > 蓬莱人物

汪雅臣


[公元1911年-1941年]

   汪雅臣 又名汪景龙,生于1911年,祖籍山东,幼年随亲人来五常县民意乡卞家围子定居。
  汪雅臣小时候只念一年私塾,后因家境贫寒而失学为地主放猪。15岁时,离家去苇河(今尚志县境内)当伐木工人。1928年,由于不堪忍受林业工头的-跑回五常县境内,被当地土匪"保胜"(东双胜)队收留。1929年东北军二十六旅三十四团(即吉林驻军邓殿云部)来夹信沟一带"剿匪"时与"保胜"队交战,"保胜"队被打散,汪雅臣被俘后当了兵。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占领了吉林,东北军二十六旅三十四团全部投降了日本侵略者。汪雅臣基于民族气节和爱国热忱,密约几个有爱国思想、志同道合的士兵携枪离队,跋山涉水,历尽千辛万苦回到五常县东南山里牤牛河一带。
  牤牛河沿岸,山高林密,物产丰富,人烟稀少,交通闭塞,易于隐避,进可攻、退可守。汪雅臣便在这个地区开展了抗日活动。此时,"保胜"仍率20余人在此行抢,骚扰百姓。汪雅臣为了使更多的人投身于抗日队伍,经和弟兄们商量后,便毅然回到"保胜"队做争取工作,"保胜",推汪雅臣为"炮头"。
  汪雅臣重回"保胜"队以后,常常暗地里把日本侵略者侵入吉林之后的种种暴行和-中国人民的悲惨情景讲给弟兄们听,又多次对"保胜"说:"东北已经失守了,国家已沦亡,我们不要再抢老乡的东西了;没有国家就没有我们的家;今后要枪口对外,专打日本鬼子,把日本帝国主义赶出中国去……”,“保胜”只想为匪称王,不听劝告,仍然一意孤行,继续行抢。但弟兄们却渐渐对汪雅臣产生了好感,大家尊重他,把他当成领头人,愿意听他的指挥。
  1933年春,汪雅臣带领一些弟兄准备去袭击日军,在行军时,忽然有人报告说:"保胜又在沟里抢劫老百姓了。"弟兄们听后极其愤恨,纷纷要求枪毙"保胜",于是汪雅臣立即带队返回沟里,机智地处决了"保胜",为民除了一害。处死"保胜"之后,他对弟兄们讲:"保胜"的下场是自己造成的,我们劝他改邪归正,他不改,在国家和人民面临危亡的时候,我们应该全力以赴去挽救国家和人民,不能再干损害人民的事情。从今以后,我们不能像从前那样去抢老百姓,要专打日本鬼子,愿意干的就留下,不愿意就走。汪雅臣的一席话,使在场人深受感动,纷纷表示愿听汪雅臣的指挥,一起抗日,并推汪雅臣为首领。为了便于活动,汪雅臣报字“双龙”。从此,汪雅臣便带领这些弟兄在拉林河上游的冲河、寒葱河、向阳山一带山区开展了抗日游击斗争。不久队伍扩展到60余人。当地人民称这支队伍为"双龙队"。
  同年驻守在五常县山河屯的伪军营长刘某,带1 500多人哗变来到九十五顶子山(今沙河子镇境内)的西莲花座,自称抗日山林队"盟主"。7月间,在康汪保家召开山林队会议时,汪雅臣也带队到会,会上刘营长提出联合攻打大界,筹集给养,汪雅臣提出应攻打日本侵略军。一时争论不休,会议不欢而散。刘营长又说:“明天大家都把队伍带来在此集合”。汪雅臣见刘有拉山头,吃掉同伙,称王称霸之心,便没去赴会而投奔了县内最大的一支抗日山林队一一宋德林部。“双龙队"被编为第四支队,汪雅臣为支队长。
  "双龙队"被编为第四支队以后,汪雅臣带队随宋德林攻打了金马川(今吉林省舒兰县境内)的日本守备队,于8月又攻打了向阳山和沙河子伪自卫团,经过激烈战斗,打死打伤守敌40余人,活捉沙河子自卫团长沈青山、靖天向,缴获了大量轻重武器和物资。汪雅臣在战斗中右臂受伤。因沈青山、靖天向二人民愤极大,于9月被宋德林枪毙。
  1933年底,汪雅臣的第四支队已发展到200多人。这时汪雅臣已和珠河反目游击队尚志部取得了联系,赵尚志曾派交通员肖逸民经常往来两个部队之间沟通情报。汪雅臣和赵尚志部之间的关系从此越来越密切。
  1934年2月,汪雅臣联合五常一带的反日山林队,在尖山子老爷庙前召开700多人的抗日大会,汪雅臣在大会上号召大家"联合起来共同抗日",他说:"东北已被日本人占领了,大家应一齐起来抗日,珠河那边,赵尚志已带人干起来了,我们也要干。......我双龙队,是抗日队伍,要干咱们编在一起,五常一带的队伍都联合起来。”一席话说得大家心悦诚服,表示联合抗日,推选他为义勇军首领,于是汪雅臣当众宣布“反满抗日救国义勇军"正式成立。从此脱离了宋德林的领导。抗日义勇军成立后,汪雅臣率队首先一举攻下了铁路线上的上营子日军炮楼,当场击毙日军5人,缴获追击炮1门,步枪7支、手枪5支。然后又在九十五个顶子山区建立了义勇军的根据地。
  汪雅臣紧紧依靠当地群众,注意军民关系,经常组织战士下山。一面帮助农民铲地、做农活,一面向群众宣传抗日道理,颇受群众爱戴。老百姓经常给部队送粮食和衣服等物资。义勇军规定"不许拿群众的东西,买东西要按价付款,违者严惩”。一次两个战士违纪下山,到山河屯的一家群众院里想拿点东西。老乡见有人进院,误认为是“土匪",便用"洋炮"(土炮)把他俩打伤。出来一问知道是"双龙队"的人,就急忙给包扎伤口,送回部队。汪雅臣查明情况后,立即命令枪毙了这两个人。由于作战勇敢,纪律严明, "双龙队"的威望越来越高,扬名于五常、山河屯、舒兰一带。
  1934年5月,汪雅臣得知赵尚志在黑龙宫一带活动,便带队去五区小街和赵尚志会晤,这是汪雅臣第一次和党的接触。
  1935年春,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军长赵尚志派人到九十五个顶子山找到了汪雅臣,会晤之后,他积极要求共产党领导他的队伍。
  1936年春,汪雅臣部与赵尚志的三军三团团长张连科在高丽营子再次会晤以后,赵尚志把汪雅臣要求改编的情况向中共珠河中心县委做了汇报。县委书记张兰生(原名鲍巨魁)和其他领导冯仲云、赵尚志、韩光、朱新阳等接见了汪雅臣。然后,经县委批准,将汪雅臣部队改编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八军,汪雅臣任第八军军长,派三军三团政治部主任侯启刚为第八军政治部主任。不久汪雅臣、王准宇经侯启刚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八军也随之建立了党支部。
  部队改编后,八军共800多人,设五个团、一个直属保卫连。汪雅臣带队返回五常途中,尖兵报告:"发现在桦皮场子驻有日军讨伐队”,汪雅臣决定进攻桦皮场子,战斗打了两天两夜,胜利地攻占了桦皮场子,歼敌70 O余名,缴获大量的0弹药。回到五常后,仍以九十五个顶子山为根据地,活动在五常、舒兰、榆树三县。
  不久,汪雅臣又率200余人进攻西关街日伪军讨伐队据点。汪雅臣指挥部队抢占了据点附近的小土山以后,敌人全部出动,向小山攻来,当敌人到半山腰时,汪雅臣立刻命令队伍三面围歼日军,战斗结束后,共消灭日军300余人,缴枪300余支、子弹6箱、机枪7挺、小炮1门。6月,八军在舒兰县朱旗一带活动时,日军500多人,伪军800多人,联合前来“讨伐”,汪雅臣让1个小队在朱旗口子设上卡子。当敌军讨伐队进入口子时,汪雅臣命令放过伪军。当日军进入口子后,埋伏在林子里的战士一跃而起,杀向日军。战斗打了两个多小时,打死日军30 O多人,其余残兵败将狼狈逃回。这次战斗汪雅臣腿部负伤。
  八军回到九十五个顶子山休整了1个夏天。入秋后,汪雅臣伤愈,又带队去沙河子活动。部队出山后,汪雅臣派人去大东屯找百户长孟某联系做饭,孟表面上满口答应,一面通知全屯各户做饭,一面却暗中找人报告沙河子日军守备队。屯里老乡把此事立即报告了汪雅臣。汪雅臣将计就计,把队伍拉到小黑顶子山,设下了埋伏。沙河子守备队原想出其不备,一举消灭八军。当敌人一进小黑顶子便遭伏击,守备队被打死10余人,其余残敌跑回沙河子。战斗结束后,汪雅臣带人回到大东屯,处死了孟百户长。
  1936年9月18日,经满洲省委批准,将东北人民革命军第八军改编为东北抗日联军第十军,汪雅臣任军长。此时,十军发展到19个团,共1 000余人。
  1937年初夏,汪雅臣回到磨石顶子山。这时部队子弹缺乏,虽多次派人下山去弄子弹,终因敌人-太严,弄不到手。汪雅臣决定自己亲自出山,到伪军邓旅通过朋友关系弄子弹。一天他装扮成山里的老乡,下山找到邓旅长,劝他不要打中国人,要把枪口对外。同时,要求他想办法给抗日部队接济点子弹。邓旅长虽然默默无语,但内心对汪雅臣为抗日不计生死的精神很敬佩,6月间,邓旅200多人随同日军"讨伐"队伍到抗联十军活动的四平山北沟。敌人发起攻击时,邓旅200多人朝天放枪,汪雅臣命令战士描准日军打枪,日军冲了几次都被打退,邓旅的士兵见日军退却,就在四平山北沟河套里倒出25箱子弹,把空箱拿回去"请功"。
  入秋,手枪子弹又不足,汪雅臣派人去向阳山,找驻在向阳山的伪军陈团长弄手枪子弹,联络员找到陈团长后,陈团长满口答应,但要汪军长亲自来谈。为了抗日大业,他化装成山民,带着短枪和联络员一起来到向阳山。一进屯,发现有日军守备队,汪雅臣让联络员先进屯找陈团长,陈团长一听汪雅臣果然来了,暗自佩服汪雅臣的胆量。急忙命令几个士兵到屯外接汪军长进屯。见面后,汪雅臣劝陈团长应有民族的良心,不要做敌人的帮凶。陈团长感到十分内疚,答应送些子弹。傍晚,陈团长派人送汪雅臣出屯。几个月后,陈团长果然派人送来一些手枪子弹。汪雅臣有胆有识,既是一军之长,又是一名传奇式的英雄。
  1938年7月汪雅臣带队去珠河娄山一带接应抗联四、五军西征部队,中途在小山子被日军阻击,战斗中汪雅臣负伤,只好带队撤回,到九十五个顶子山养伤。
  1939年6月,汪雅臣化装成伪军团长,300多名战士化装成伪军,由会讲日语的战士当翻译,从小南山去九十五个顶子。途中遇到百余名日伪军讨伐队,日军误认抗联十军是伪军,并无戒备。汪雅臣随机应变,他命令部队原地休息,把枪架起来。日军队长也命令讨伐队休息,也把枪架起来。休息片刻,汪雅臣看时机已到,便下令出发,战士们拿起枪,马上包围了日军。汪雅臣大喊一声"没有满军的事,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几十名日军全部被消灭。
  1939年以后,敌人推行"归屯并户"政策和对抗联不断进行"讨伐",十军的密营地遭到了破坏,部队失去了根据地。部队给养发生了困难。有时几天吃不上粮食。白天无法下山,晚上几个人到苞米地里找点青苞米,为了不暴驴标,常常吃生的。汪雅臣和战士们同甘共苦。夏天每到一处宿营地,他总是先把战士安顿好,然后自己才休息。冬天,在深山里露营时,汪雅臣帮助战士用树枝架成床,几个床围成一圈,中间篝火取暖。汪雅臣经常亲自值班照料战士。
  1940年3月,汪雅臣率队攻打亚布力集团部落,得马70多匹。然后回师攻打山河屯警察署,缴获很多物资。6月又率队袭击了沈家营伪军教导队,打死敌人40余名,缴获步枪50支,掷弹筒1个。7月攻入冲河镇,打死打伤(其中日军中将师团长1人后死于四平上空飞机上)日、伪军多人,烧毁了冲河伪警察署,缴获伪币8 730元。9月又率队攻打_山河屯,缴款3 000元和价值6万余元的物资,解救9名被关押的爱国者。
  1941年1月初,汪雅臣率部分战士在寒葱河东山宿营时,叛徒郭珍写信向沙河子日军守备队告了密。农历正月初二傍晚,沙河子日本守备队及自卫团60多人在队长尾田真治的率领下来到寒葱河子屯。正月初三拂晓,敌人包围了十军的宿营地。汪雅臣身边只有二十几个战士,情况十分危急。汪雅臣临危不惧,命令副军长张忠喜从东面自卫团阵地突围,自己带几个人坚守西面,阻击日军正面进攻。张忠喜向自卫团阵地冲锋时,因敌人火力太猛,只有几个人从东南角冲了出去,张忠喜壮烈牺牲。汪雅臣用机枪开路带领战士从西南突围,当快冲下山坡时,警卫员中弹牺牲,汪雅臣腹部受重伤,敌军冲过来围住了汪雅臣。他大义凛然毫不屈服,痛斥日本侵略者,当日伪军把汪雅臣抬到贾家沟时,汪雅臣已光荣牺牲,年仅30岁。
  凶残的敌人,为了镇压人民的抗日斗争,将汪雅臣将军的遗体运到五常县城,立在大十字街口的电柱前暴尸"示众",然后将头割下。
  1946年五常解放后,人们为了缅怀抗日英雄汪雅臣将军,将沙河子镇蛤蜊河子村命名为"双龙村",将五常镇的南北大街改为"雅臣大街"。
  1948年,五常县民主政府维修老监狱时,在地下发现了汪雅臣将军的遗首,后送到哈尔滨东北烈士纪念馆。
  1955年,哈尔滨市各界人民召开公祭汪雅臣将军大会,将他的遗首安放在哈尔滨烈士陵园。五常县人民在汪雅臣将军牺牲地立了纪念碑。

汪姓名人堂
汪雅臣相关
同年(公元1911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1年)去世的名人:
蓬莱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蓬莱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