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东省 > 淄博 > 临淄区人物

石潇江


[公元1909年-1945年]

   石潇江(1909—1945)
  石潇江,原名石湘朴,1909年出生于山东省临淄县大武乡石家毛托村。幼年在本村小学就读,1922年升入益都高小,1925年考入曲阜山东省立第二师范,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其间,因有爱国言论和革命行动而入狱。
  1934年,石潇江在临淄通惠小学当校长。此时,日本帝国主义继强占中国东北三省之后,又对华北虎视眈眈,而蒋介石推行不抵抗政策。抗日的怒火燃遍全国,各地展开声讨蒋介石-求荣,支援抗日军队的募捐运动。“逼洋人捐款,去打东洋兵!”石潇江义愤填膺,勇敢地组织学生展开对日本商人、外国资本家的募捐斗争。
  临淄的辛店一带盛产黄烟,自1927年以来,英、日、美等国烟商相继在这里设立烟草公司,廉价收购,高价出口,恣意盘剥中国人民。洋人的肆虐、掠夺,使石潇江和广大师生切齿痛恨。他们决定向附近的日本“米星烟草公司”开刀。这一天,石潇江带领一批师生拥进日本老板会客室,强求捐款。“这个的,拿着。”日本烟商抖动着十块银元,假惺惺地愚弄师生们:“我的,不会亏你们的。”目睹这奸商狡诈又吝啬的样子,气得石潇江两眼直冒火星。“这一点不够你一顿饭钱。告诉你,今天若不交上1000元,就休想在这里营业!”“对,立即停止他营业!”“日本佬,滚出辛店去!”师生们齐声高喊,吼声震天,顿使日本老板胆战心惊,只得按石潇江的要求当场如数交齐。这一招,群众称快,师生佩服。有个学生还编出了顺口溜:“潇江老师办法好,逼着洋人把钱交;洋人出钱打洋人,这个办法实在好!”
  此举触怒了国民党县当局,县长急遣通惠小学训育主任、国民党分子陈省吾,公开镇压师生的募捐活动,并下令开除了几名进步学生。面对严峻的现实,石潇江毫不退缩,决定抓住陈的亲信教师王润斋-学费的事实,发动学生逼其退赃,以此打击陈省吾。一天夜里,郭俊忱、毛洪范等20多名学生,闯进了王润斋的宿舍,向其强索了赃款。这时,站在操场一角的石潇江故意喝斥学生们“无礼”,以暗示他们尽快离校避风。果然,县警察队很快包围了学校。毛洪范等学生未及离校,就被警察抓住,押进监狱。
  为营救入狱学生,石潇江立即发动学生-,要求惩办-分子,释放无辜学生。经过半个月的斗争,毛洪范等同学终于得到释入,并追回了王润斋的全部赃款,陈省吾、王润斋也-辞职,灰溜溜地滚出了学校。紧接着,石潇江又组织大批进步师生举行抗日-、-,散发抗日传单,张贴革命标语。通过这些活动,教育和团结了广大师生,打击了反动分子的嚣张气焰。
  1937年七七事变发生,国难当头。斗志弥坚的石潇江遵照党的指示,组织师生发动群众,搜集武器,筹建抗日武装。他常激昂地动员大家:“是真正的中国人,就不当-奴,不当汉奸,日本帝国主义是灭亡不了中国的!我们要向东北抗日义勇军学习,扛起枪来打鬼子。”经过近两个月的积极工作,师生的觉悟有了较大的提高,60多名爱国青年积极要求参加抗日队伍,与此同时,他还组织搜集了-械40多支,为武装起义做好了准备。
  1938年2月5日晨,正当石潇江等部署武装起义时,日军突然包围袭击了临近的中埠、冶里村,以“清剿”抗日游击队之名,-无辜群众231人,制造了“中埠冶里惨案”。石潇江当机立断,于2月8日晚提前举行武装起义,把队伍拉上了黑铁山。不久,这支部队被编入“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五军第十二中队”,石潇江任队长,石一宸任副队长。石潇江满腔救国热情,拟联抒怀:
  今古上国衣冠沦于夷狄,
  相率中原豪杰还我山河。
  不久,第十二中队奉命攻打设在辛店车站附近的汉奸维持会,并趁机将存放在候车室东侧房间里的两挺歪把子机关枪弄到手。石潇江、石一宸经过一番筹划,挑选了石次昆、王树勋、贾化民、郭俊忱等20余名熟悉辛店敌情的骨干分子组成奔袭队。
  一天早饭后,奔袭队员分别化装成赶集、抓药或走亲访友的群众,悄悄潜入辛店火车站附近。不多时,贾化民、赵嗣波等人便机警地来到候车室东侧存放机关枪的房间门口。当他们假装乘客,拿着车票来到候车室门口时,不料,被敌人的一个翻译看出了破绽。危急时刻,贾化民冲开人群,一脚将这个翻译踢倒在地,“叭!叭!”两枪,结果了他的性命。埋伏在维持会附近的奔袭队闻声,一跃而起,将维持会长和几个汉奸堵在屋内,使这帮家伙乖乖地当了俘虏。那两挺歪把子机枪也被两个机灵的战士抢走,送到一位地下党员家里隐藏起来。
  趁着军民庆贺胜利的热烈气氛,石潇江根据上级指示,就地处决了日军翻译王乃卓。
  日寇为了镇压人民的反抗,沿张(店)博(山)铁路线“扫荡”,-烧杀,无恶不作,在枸寨河东制造了两起惨案,数百名抗日军民被残杀。为严惩敌人,石潇江奉命带十二中队配合十四中队,开赴张(店)博(山)铁路线,伏击敌人的列车,断敌交通,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石潇江和十四中队的领导干部亲自察看地形,制定伏击方案,商定十二中队从路西、十四中队从路东两面攻击敌人。命令下达后,部队进入阵地,爆破组迅速在铁轨下埋好0,待机歼敌。
  上午10时左右,几声汽笛响过,敌人的一列军用火车徐徐驶来。车上的日军、汉奸正懵头懵脑地东张西望着。列车进入了爆破点,只听“轰隆”一声巨响,顷刻间车头脱轨,车厢叮叮咣咣滚翻到路基下。紧接着,石潇江一声令下,密集的子弹齐射车厢,直打得敌人哇哇乱叫。车厢旁的一个日本兵刚要举枪射击,被战士石玉一枪打翻在地。两个汉奸见势不妙,慌里慌张地拖着同伙的尸体往车厢下钻。石潇江旋即指挥王树勋和郭亨元冲上去,举起鬼头大刀,嗖嗖两下,两个汉奸顿时成了无头鬼。与此同时,战士们蜂拥跃进车厢,抢出了一箱箱弹药0。经过十几分钟激战,毙伤日军、汉奸20多人,缴获大批军火物资。这一仗,极大地鼓舞了部队和人民群众的斗志,各种抗日团体纷纷建立,并有20多名煤矿工人参加了十二中队。
  不久,石潇江又协助地方党组织建立了淄川、博山边区抗日根据地。在党组织的支持下,他深入黑铁山一带说服顽军陈瑞符部下的宋亮、郑新斋,从中拉出60余人、70支枪投奔十二中队。不久,十二中队被编入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三支队八团二营,石潇江任二营营长。
  1938年秋季以后,敌后斗争形势进入了一个新阶段。石潇江率领的二营奉命调往鲁中地区,编入山东纵队第四支队。石潇江调任鲁中军区参谋主任,转战于蒙阴、沂水一带。1940年9月,石潇江和朱则民(山东纵队-部部长)奉命执行改造国民党保安团的任务,将其改编为八路军蒙南支队,邵子厚任支队长,朱则民任政治委员,石潇江任副支队长兼参谋长。
  1941年初,国民党反动派掀起了第二次-0。同年3月,在日照县以及周围地区,相继发生了顽军袭击八路军官兵和地方干部的“沟洼事变”和“边联惨案”。不久,被八路军争取过来担任蒙南支队队长的原国民党保安团团长邵子厚,竟被一时的-逆流吓破了胆,趁石潇江等支队领导到山东纵队机关开会之际,于1941年4月29日叛变投敌。纵队-决定加强蒙南支队武装力量,以巩固发展沂蒙山区抗日根据地。
  1941年冬,刺骨的寒风吹着沂蒙大地。就在这时,日本华北派遣军总司令俊六率五万余日军,以“铁壁合围”战术,对驻扎在沂蒙山区的山东党、政、军首脑机关,展开了疯狂的“扫荡”。战斗首先在石岚子口东北山地发起。支队政委刘海涛亲率一营兵力,与奔袭而来的临沂费县之敌展开了激烈的白刃格斗。与此同时,600多名日军在大量伪军配合下,分三路合击据守在城子一带的支队主力,并于拂晓时分占领了东蒙山制高点——大顶子山。幸好敌人尚不清楚这里是一一五师主力部队和山东纵队指挥机关的隐蔽点。
  为了掩护山东纵队主力转移,石潇江奉命指挥蒙南支队官兵英勇抗击敌人,连续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敌众我寡,战斗激烈,石潇江不顾个人安危,穿行在一线指挥抗敌。“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坚决守住阵地!”他洪钟般的号令,不时引来勇士们“人在阵地在”的坚定回答。大地颤抖,血石飞溅,官兵们犹如猛虎,愈战愈勇,连挫顽敌,掩护了山东纵队领导机关和主力部队的安全转移,在我军抗击日寇“扫荡”的史册上,谱写了光辉的一页。
  1943年3月,第一一五师和山东军区(山东纵队)合并,成立新的山东军区,实行精兵简政,主力部队全部地方化。石潇江调任清河军区参谋主任,不久又调任清东军分区副司令员。在与日伪军展开的平原游击战中,他以多谋善断,智胜敌寇的非凡武略,率部打出了一场场漂亮的战斗。
  位于昌邑县北部的马渠村,是国民党顽固派王玉民亲信李树桂团的盘踞点。李倚仗兵强势众,肆意杀害抗日军民,犯下了滔天罪行。1944年1月,清东军分区改编为渤海军区第五军分区。分区党委立即决定,以独立团的四个连和昌邑一个独立营的兵力拿下马渠村据点,石潇江任总指挥。受领任务的当天晚上,石潇江即率部向马渠村发起进攻,并顺利地突破了敌人的防线。黎明前,斗志正旺的官兵们正准备强攻时,石潇江却突然下令停止攻击。许多同志对石潇江的意图疑惑不解,纷纷请求一气拿下马渠村,为死难烈士报仇。殊不知石潇江自有锦囊妙计。他根据多年的经验,断定敌人在遭到重创,外无援兵的情况下,很可能向西南方向逃遁。“我们若强攻,势必要付出很大代价;若让敌人离开‘乌龟壳’,再行歼灭,对我更有利。”两句简短的解释,使大家茅塞顿开。紧接着,他命令四连从北面佯攻,其余三个连和昌邑独立营全部埋伏在据点西南三里处的油坊一线,待命截击敌人。
  太阳升到一杆子高,官兵们等待得似乎不耐烦了。突然,顽军像一窝受惊的兔子,从马渠村口倾巢而出,乱哄哄地向西南方向逃窜。敌人进入伏击圈后,石潇江一声令下,只见十几挺机关枪、数百支步枪一齐开火。刹那间,打得敌人人仰马翻,溃不成军,当场死伤100多人。残敌如惊弓之鸟,纷纷四散奔逃。石潇江见时机已到,立即命令部队全线出击。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除少数残敌逃跑外,800余人被俘。
  敌人不甘心失败,马渠村战斗之后,扬言要把八路军“赶下海去”,聚拢2000名残兵,气势汹汹地向第五军分区主力部队扑来。石潇江根据收集到的情报,在战前会上作了一番很有见地的分析:敌势众,我如击之,必付出巨大代价;拖而击之,定能轻巧取胜。于是,他率领一支部队和敌人兜圈子。见敌人已疲惫不堪,石潇江事前布设的五个连的兵力闻令而起,不到半小时功夫,伏击得胜。接着,石潇江指挥三个连的勇士乘胜追击,激战数日,将敌人全部击溃。此战,打出了八路军的威风,石潇江的英名也随之在昌北平原传扬开来。
  1944年夏天,顽军头子张景月受日军唆使,扩充兵力,建成第七团,并勒令团长康代五进驻寿光、潍县边界的桂河村,骚扰根据地。第五军分区决定消灭“康团”。
  一天夜里,石潇江率独立团第一营快速行军,于黎明前悄悄包围了桂河村。石潇江立即指派一个排冒充伪军混进村内,以作内应;一个排摸掉东门岗哨,把守东门,断敌退路;其他部队埋伏在村北,待机发起攻击。部署就绪后,一连一排直冲西门,几个敌哨兵糊里糊涂地当了俘虏。另一个排也进入村内,跟伪军遭遇。排长先发制人,指挥全排与敌展开近战。刹那间,一排排手榴弹、一串串密集子弹直向敌人飞去。主力部队听到枪弹声,立即从北门发起攻击。敌人遭此内外夹击,个个像没头的苍蝇,三五成群地胡窜乱碰。不足一小时,战斗结束,“康团”除死伤者外,600余人全部缴械投降。
  “康团”被消灭,顽军头子张景月十分恼火,遂派一营兵力占领了寿光县北部的三合庄,并以此为据点,向根据地蚕食。
  为了保卫麦收,分区-决定拔掉三合庄据点。石潇江奉命率独立团三营、分区直属一、四连和寿光县大队,开至三合庄附近,相机围歼三合庄之敌。了解了地形、敌情,石潇江制敌的招数成竹在胸。“一连攻敌营部,三营围歼顽军各连,四连和县大队埋伏在三合庄东南、东北打援。”石潇江召集各分队指挥员,简短地作了战斗部署。
  黄昏时分,各分队按石潇江的命令进入阵地。当晚7时,五分区部队突然向三合庄之敌发起攻击,一举冲入村内。没费多大力气,200多名敌人被全部生擒,只有敌营长溜掉。这一仗,彻底粉碎了顽军的抢粮计划,保卫了根据地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1945年9月,渤海军区遵照党中央、毛泽东关于从山东抽调主力部队挺进东北的指示和上级有关部署,分工由刘其人、王兆湘、石潇江等负责组建新编师,北渡渤海,挺进东北。
  根据分工,石潇江带领一个营从沾化县的海口渡海。然而,积劳成疾的石潇江已经难以支撑虚弱的身体了。同志们心疼地劝他疗养一段时间再启程。石潇江却严肃地说:“挺时东北,是党中央、-的命令,关系到与国民党反动军队争夺时间、解放东北的大局,我们不能只顾个人安危而贻误战机。”在场的同志点头称是。
  渤海涛涌,海鸥翻飞。石潇江打起精神,以昔日驰骋疆场的威武,带领警卫排30多名勇士,劈波斗浪,向大连方向驶进。当行至秦皇岛附近时,天气突变,狂风骤起,木船因触礁而翻沉,石潇江和30多名官兵同时遇难。这年,石潇江才36岁。
  (孙长坤)
  

石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09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5年)去世的名人:
临淄区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临淄区导航
返回电脑版